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三國醉漢 作者:論修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44121 100 8
三國醉漢 第一卷長沙習武 第一章 李成秋醉回三國,黃漢升怒打蔡瑁
啊……睡得真香!”

  李成秋推開錦被,瞇著眼睛,美美的打了個哈欠,感覺精神了許多。

  這……這是怎么回事?李成秋瞇著的眼睛睜得老大,一夜酒醒,怎么變得小胳膊小腿了?白白的!嫩嫩的!

  再看看四周,里面是紅門、紙窗、檀木床,外面是鳥語花香,顯然是古代的富貴人家。

  “夢!絕對是春宵美夢!”

  李成秋剛想欣賞一下夢境,發現自己身上一陣無力感,隱隱有些酸痛,這夢是不是頗真實了些。

  “妖婦!拿命來!”

  李成秋正在遲疑間,一聲炸雷般的聲音,將李成秋嚇了一跳。

  “黃忠,汝想造反不成?”

  黃忠!黃忠是誰?李成秋愣了。

  “蔡瑁,卑鄙小人,毒害公子,黃忠豈能容你,看打!”說著傳出一陣踢打聲,打得好不熱鬧。黃忠、蔡瑁!難道外面在放三國演義?黃忠打蔡瑁,三國演義中有這曲?且不管有沒有,忠臣打奸臣,將軍打小人,一定很是經典,必然大快人心。

  “黃將軍,別打了!我知道錯了,饒命!饒命啊!”

  聽這陣仗,應該是蔡瑁被黃忠打得跪地求饒了,然后隱隱聽到他人的勸阻之聲,有趣!李成秋真想看一看,這精彩一幕。

  “黃忠,還不住手?”

  一聲叱響,立即聽到眾人紛紛道:“大守大人!”

  太守大人?難道是劉表上場了?他應該是荊州刺史吧!劉備呢?奈何李成秋就是動彈不得。

  “夫君,救命!黃忠這厮要殺妾身,嗚……”

  先前嚇得不敢做聲的蔡夫人看到劉表來了,心知已經無事,扑到劉表懷中,淒淒哀哀的說道。

  “大人,這妖婦指使蔡瑁毒殺公子,這等妖婦遲早禍害主公,不如早些處置。”黃忠虎目睜圓,瞪得蔡夫人一個寒顫,嚇得躲在劉表的懷中,不敢做聲。

  “漢升(黃忠,表字漢升)不可胡言,你說如此,可有証據?”劉表冷聲說道,劉表保蔡夫人,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沒……沒有!但府中下人都這么說。”叫黃忠殺人,絕不含糊,但叫他吵架,就是趕鴨子上架!

  “夫君,妾身冤枉啊!定是黃漢升早看妾身不順眼,想……”蔡夫人豈不知劉表言下之意,立即反咬一口,黃忠頓時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下人們說的,是不是真的,只是一時之怒,才做出此事。

  “好啦!漢升也是聽信小人讒言,讓他給你陪個不是,也就算了,以后切不可再發生,吾定斬不饒。”劉表很溫和的說道,如今各州郡都有造反的飢民,江夏雖然未出反叛,但手中有一員大將,就是一張王牌,他又怎能下得了殺手呢!

  “謝大人。”黃忠立即跪地,向蔡夫人和蔡瑁陪禮道歉。

  接下來的話,李成秋也不想聽了,這些導演技朮太差了,黃忠打蔡瑁,三國里面哪有這曲!就算有,這等大快人心的場面,應該像魯智深拳打鎮關西,三拳搞定,或者揪蔡氏的脖子,雙手一擰,“喀嚓”一聲,蔡氏兩眼一翻,哪還輪得到求饒。

  他現在唯一關心的是自己怎么就變得小胳膊小腿了?看一看這小手掌,最多才七八歲的孩子嘛!李成秋的父母在高中時雙雙去世,現在已經快三十的人了,還沒結婚,原因很簡單,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醉漢,昨天一下班就去了酒吧!后來發生了什么他就不清楚了。

  這時傳來一陣喧嘩,有人來了!

  “我兒醒了嗎?”

  那個演劉表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李成秋愣了,這房里除了自己哪有人影,短命鬼劉琦從何來?沒聽到里面回答,“假劉表”推門而入,卻發現李成秋大大的眼睛看著自己。

  “我兒可曾好些?”

  “你們演技也太差了。”李成秋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個假劉表的問候中,聲音太硬,絲毫聽不出父親對兒子的關愛,就算劉表再不疼劉琦,至少受傷了,也能施舍一點感情吧!

  “我兒這是?”劉表愣了,難道他瘋了?

  后面的蔡夫人不由暗自一喜,瘋了最好。

  “公子,是誰傷了你,有大人在此,定會為你做主,快將實情說來,忠倒要看看,哪個亂臣賊子敢對公子不利。”黃忠大聲說道,劉表見黃忠依然不肯罷休,不由眉頭一皺,瞪了黃忠一眼。

  李成秋看著黃忠,這個演員倒和三國演義中寫的有些相似,頭戴虎王盔,身披雁翎圈甲,一縷長須飄然于胸前,虎目圓睜,炯炯有神。手提一柄銅刀,背上斜挎著一把大弓和一壺鐵箭,不過他戰場上的打扮,用在這里,就有些不倫不類了。

  還裝!你要是劉表,我就是孫悟空大鬧天宮去了!李成秋把自己的小手枕在頭下,白白嫩嫩的臉蛋,黑溜溜的眼睛,看著劉表,道:“誰是你兒子,我是孫悟空,你不知道嗎?”

  孫悟空是誰?所有人都愣了!

  黃忠俯身觀看,長須自然垂到李成秋身上,李成秋隨手就是一抓,然后一扯。

  “還裝!看我把你假胡須扯下來!”

  黃忠几時想到一向乖巧的劉琦,會做出如此大不敬的動作,一時未反應過來,長長的胡須被李成秋抓去一大把,所有人都愣了,敢抓黃忠胡子的還沒見過呢!

  “哼!別以為貼了胡子,就像黃忠了。”李成秋不以為意地把扯下來的胡子舉在手中,卻發現上面居然有些血漬,而黃忠的下巴也是絲絲血紅。

  居然!

  居然是真的!

  “你這逆子!”劉表頓時來了氣,一甩長袖出去了,連他也要對黃忠禮敬三分,虧得黃忠剛才還為他說話,居然如此無禮。

  一個月來,李成秋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不對!應該叫劉琦,他也漸漸接受了事實,他穿越了,寄身于七歲的劉琦身上,應該還有几十年可活。

  劉表乃是光武帝長子劉強之后,光武帝劉秀于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一紙詔書廢除了太子劉強的母親郭皇后,長子劉強也請求廢止太子,推荐立東海王劉陽為太子,光武帝同意了,并且為劉陽改名劉庄,封劉強為王,領地分封,直到劉表一代,已經只剩下江夏和其侄劉磐的長沙二郡了。

  蔡氏才嫁給江夏太守劉表不到三個月,劉表的前妻就“病”逝了,劉琦失寵,就連前妻陳氏的宗親也被劉表打發到一些偏遠的小鎮去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蔡氏兄弟,蔡氏兄弟才到江夏,就開始為蔡氏除后患,就是長子劉琦。

  上次黃忠一鬧,蔡瑁絲毫沒收斂,一個月來,對劉琦下毒、刺殺、坑蒙、拐騙、離間、嫁禍、無毒不施,無計不試。

  可惜劉琦也不是吃素的,小不點劉琮還沒出生,畢竟還是劉表唯一的兒子,利用這點關系,倒也過得去。今朝有酒今朝醉,有酒不喝白不喝。

  劉琦拎著酒壇從酒店出來,在酒店的牆角邊撒了泡尿,然后往回走去,這個時代的酒,沒有現代蒸餾酒那么烈,但劉琦三壇下肚,尿了七八次尿,才有了七分醉意。

  一個七歲小兒,拎著一個人頭大的酒壇,歪歪趔趔的在大街上亂跑,著實不倫不類,但誰都認識這小孩子是太守大人的公子,太守在皇城,不過是螻蟻般的角色,但在這小小的江夏城中,卻是一片天。

  “公子!你喝多了!”一個少年將軍上前扶住劉琦,親切的問道。

  劉琦瞪著他,直到人影清晰,好像是府上的家將,身高八尺,面如重棗,叫什么他也沒問過,事不關已。

  “沒事!我是千杯不醉!我沒醉,你給我走開!”劉琦一邊說著,一邊推開那個家將,人沒推開,自己反倒差點摔倒,劉琦站穩后,嘿嘿一笑,雙手舉起酒壇,仰起脖子,猛灌一氣。

  “公子!”家將正要上前,卻被他的伙伴拉住。

  “張允,你這是?”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后來的蜀國大將姓魏,名延,表字文長,三年前投到太守府落腳,劉表的前妻陳氏多次幫助過他。

  “你好糊涂!”張允責怪的說道。

  “你這是?”魏延奇怪的問道。

  “太守府中都傳聞公子活不過二十,你這是何苦呢?”張允責怪道。

  “人之讒言,豈能輕信?”魏延隨口道,一向待人和善的大公子,為何會變成這樣,他一直沒忘記過陳氏對他的大恩。

  “文長,你難道不知蔡夫人欲殺大公子,已經不是一兩天就有之事,我聽下人說在她嫁與劉府第一天便有此意,我等皆是下人,何苦攪和進去,哎……”張允搖搖頭,往前走去。

  “最毒婦人心,若我是劉太守,必殺此婦!”魏延說完,拂袖而去,此時他便起了殺蔡氏之心。

  活不過二十!劉琦諷刺的一笑,記得劉琦可不止二十歲啊!讓我活給你們看看,說著仰起脖子,灌了口酒。

  府中為什么會傳聞劉琦活不過二十歲?蔡氏又有何毒計謀殺劉琦?且看下集:劉琦醉臥亂花叢,蔡瑁使計遭人聞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12-11 17:08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huro -1 違反第1條版規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