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都市言情]

紅顏 作者︰阿三瘦馬 (連載中)

line
avatar
169342 402 22
紅顏簡介︰
  ——生前往事,若片片糾纏連結花瓣,唯上帝憐憫的神手悄然將之化成一朵往生的蓮花;
  ——再歷紅塵,悔種種過錯是非缺憾,看頑主超然的嬉鬧堂皇為己書就一世絢麗的華章。
  ****
  ——明明死了,可又活了,活在十三年前,那場悲劇風暴即將猖囂之前……是上帝在拿我的命運開玩笑,還是我覺得上帝太渣就拿它開涮?
  ****
  ——彼岸花開,彼岸花又謝了,究竟是花開了才謝,還是花謝了才開?閉上眼,再把眼睜開,岸還是那道岸,花還是那朵花麼?
  ****
  ——再度重溫生命里那些曾經的慈悲,爾將如何感懷?

正文 楔子

    瑞士盧塞恩市羅伊斯河畔雲煙別墅里。

    四具肢體在臥房巨大水床上絞纏,抽動,喘息,呻吟,瘋狂而放蕩。窗外白雪皚皚,室內春光淫浪。

    一個黑衣人避過監視鏡頭,翻上陽台,透過窗簾縫隙看去,健碩身形不受控制地顫栗著,痛苦和憤怒令他面容扭曲,他的心碎裂成片——

    屋里這兩女兩男,是他的兩個女人和他最信任的兩個助手。

    此時淫靡已近尾聲,須臾平靜,一頭金色卷發披散的美女滿足地發出一聲悠長嘆息,慵懶地說︰“這次事情如果成了,他至少損失三十億美金,根據我們與AMT的協議,能賺到六成,十八個億,平均分配,每人四億五千萬。還有兩天就簽約了,大家務必謹慎小心,千萬別出意外情況。盯緊點他,要知道,我們是在火山口跳舞,稍有不慎就會被他的怒火送進地獄!”

    一個雅利安人種面孔的男人接口道︰“放心吧,海倫,不會有任何問題,他的任何動向都在我們掌控之中,我們只需耐心等待收割,讓豐收的果實裝滿糧倉。”

    一個東方絕色艷女表情忽然有些害怕,聲音也有些哆嗦︰“海倫,我好怕,好怕被他發現我們做的事——”

    另一個棕色皮膚非常健壯的男人一把抓住東方艷女的酥乳,狠狠搓揉兩把︰“怕?怕什麼怕!你弄死他那個兩歲兒子的時候怕過嗎?你要我的人奸殺他那個女人的時候怕過嗎?看到他那遺囑上只給你們這些女人每人一千萬的時候怕過嗎?听好了,小川純美子,害怕膽怯根本對大事毫無益處,我們必須在他那該死的心髒病喪命之前盡可能地掏光他的錢,不留下任何把柄任何痕跡!這是停不下來的游戲,誰敢臨陣退縮,其余人絕不饒他!”

    金發的海倫非常優雅地點燃一根煙抽吸著,梳理一下散亂的發絲,咯咯咯笑幾聲︰“要說他吧,的確是最優秀的男人,我也是心甘情願地愛他,他總能帶給我無比的快樂,假如我們不知道他那份遺囑,我想我會永遠選擇跟他在一起的。

    ——可是不行啊,他對我們太無情了,我們這麼愛他,他為什麼不把錢留給我們?他為什麼要在遺囑里把這總計兩百億美金可愛的資產拿去成立什麼洪氏全球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那上千件價值連城的寶貝為什麼要連博物館一起贈送給他那個落後貧窮的祖國?還聯合一群有錢的闊佬華人成立什麼華夏發展基金組織!

    ——難道在他心里,我們和他的恩愛感情還及不上那些他根本就不認識毫無關系的愚昧同胞和落後國家的兒童嗎?一千萬,狗屎,跟他那麼久,就打發我們一千萬?”

    雅利安男子咬牙切齒地︰“我受夠這條凶狠的鱷魚了!當年他殘暴冷酷,無恥地吞並了我的家族,如果不是為了搬空他的錢,奪回該屬于我的東西,我恨不得要他立即去死!”

    棕色皮膚男子擼擼下體,試圖讓它再次勃起,嘴里獰笑著︰“各位,我在想,假如我們偉大的老板,假如你們兩位美女親愛的男友,突然闖進這里看到我們現在這個樣子,哈哈,那是多麼刺激的場面,他會動手殺了我們嗎——”

    砰——砰!

    驚天動地接連兩聲巨響,十公分厚的橡木門從結實的門框上震落倒地!

    他們驚慌望去,那個黑衣人左手捂心口,右手指著他們,面色死白,身子搖搖欲墜,嘴巴張丫著,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東方艷女小川純美子啊地尖聲慘叫,倉皇地翻身滾到床下,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金發美女海倫呆如木雞,傻傻地看著這黑衣人。

    棕色皮膚男子大驚失色,與雅利安男子對望一眼,對方急促地點一下頭,棕色皮膚男子身子弓起,如一頭獵豹,爆然躍起,撲向這黑衣人!

    黑衣人卻右手一甩,兩把寸長的飛刀如電射出,一把射入棕色皮膚男子咽喉,另一把無情地割開雅利安男子的頸動脈!血液頓時噴出兩米高!

    棕色皮膚男子飛撲過來的勢頭卻並沒因為飛刀穿喉而阻滯,他狠狠地砸在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在揮掌劈落這扇橡木門之極那顆脆弱的心髒已經再也承受不住這種過于突然的打擊和負荷,他射出飛刀,已是最後一擊,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來閃避砸過來的棕色皮膚男子的尸體,他被重重地撞出這二樓陽台,一頭栽倒在厚厚的雪地里,身體一下一下地抽搐……

    巨大的響聲和尖叫頓時驚動了剛巧巡邏至此的警察,也驚動了別墅的佣人,驚動了隔鄰不遠的別墅居民……

    警車、急救車呼嘯而至,人們愕然發現這個倒在雪地里瞳孔開始渙散的黑衣人竟然是他們熟知的洪先生……

    事情很快傳揚開來,人們紛紛在猜測為什麼洪先生會倒在雪地里心髒病猝然發作,為什麼臥室里會躺著洪先生兩個得力助手的尸體,為什麼洪先生的兩個女人海倫和小川純美子會在案發現場,為什麼一張水床上會有他們四人的性愛體液卻沒有洪先生的,為什麼本在法國巴黎先賢祠附近豪宅里睡大覺的洪先生卻在深更半夜來到瑞士盧塞恩……

    無數的為什麼,意味著無數的新聞。無數的記者聞風而來,千方百計想進入警察局,進入瑪利亞醫院,進入洪先生的HY投資公司總部,去尋找洪先生的其他緋聞女友,去追訪去查探任何有新聞價值的消息……

    事關洪先生,非同小可,瑞士警方高度重視,警方對案發現場幸存者海倫、小川純美子的審訊在繼續,緊急調查全面鋪開,越來越多的人被卷了進去,洪先生的保鏢和親友無不發狂,更同時展開發瘋的報復……

    任何一條未經警方未經當事人證實的傳聞都足以掀起一波新聞熱浪,天馬行空的杜撰越來越引起人們的興趣,人們越來越迫切地想得知事件真相,而越來越多的傳聞和杜撰也越來越接近真實,漸漸地把真相予以還原……

    這天便是聖誕了。凌晨三點鐘,經過兩日兩夜的緊張施救,數名用專機接來的著名醫學專家絕望地放棄了努力——洪先生拒絕換心手術,他不能容忍自己體內跳動著別人的心髒,甚至不容許專家打開他的胸腔,觸踫他的心。

    躺在重癥ICU病房床上的他已經沒了半點求生意志。他已經到了最後的彌留之際,他臉上死灰死灰的,偏著頭,用那雙再無一絲神采的眼楮僵硬地看著窗外他那些泣不成聲的緋聞女人,神情悲傷,痛苦不舍,嘴唇緩慢地蠕動。

    一個絕美的女醫生死死咬著下唇,眼淚大顆大顆地滾落,把身子俯下來,想听清楚他在說什麼——

    “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

    一生無數的往事洪水般地涌上來,無數的過錯,無數的遺憾,無數的痛恨,無數的懺悔,仿佛一瓣瓣糾纏連結的花瓣,被上帝的神手悄然結成一朵七彩的蓮花,托著他飛向縹緲廣袤的蒼茫夜空……

    夜空幽黑,大地雪白,有多少紅顏,有多少朋友,願意為他披上縞素?

    翌日,世界各地眾多報紙、電視、電台、網絡均或在頭版重要位置、或在黃金時段、或刊載、或播放一條重要新聞——

    倫敦時間2011年12月25日凌晨3點11分,金融投資巨星隕落,年僅31歲。凌晨3點27分、凌晨3點32分、凌晨4點08分,三女服毒殉情,不可思議……

    舉世嘩然。

    成百上千狗仔隊記者嗷嗷叫著,滿世界亂竄挖掘著洪先生的一切,他們的努力最終將他的所有秘密一一曝光在世人面前……

    13歲時母親心髒病猝死,18歲父親緝捕殺人犯時因公受傷,19歲考入華夏大學,同年繼母……,21歲小妹……,22歲被哈佛錄取,同年6月父親……,23歲獲得第一桶金,24歲創辦HY金融投資公司,風流韻事無數,27歲秘密生子,29歲愛子被他的女人小川純美子……

    人們沉默了。

正文 第一章 重生了那就退學吧!

    這節課上路文芳已經第四次盯視這個坐在教室最後邊靠窗的男生洪煙了。

    洪煙依舊還是那副模樣,偏著頭看著窗外,神情那般蕭索寂寞,仿佛身邊的一切都與他不相關聯。

    路文芳忽然想到一個成語能極妥切地形容他的這種狀態——“神游物外”。

    她擔任雲台第一中學高三四班語文老師已經快一個月了,對這個男生一直很關注。她來這個班任教之前就听到很多老師夸獎過洪煙,說他是一個從各方面都非常優異的學生,誠實、穩重、專心、刻苦等等贊美的詞語都可以加諸在他身上而不為過。這近一個月來,這個男生的表現證明老師們對她下的評語確實所言無虛。而且,他還非常帥氣。

    然而今天他卻一反常態地例外。

    今天是星期一,作為一個有著敏銳觀察力的語文老師,洪煙今天與前些日子截然不同的表現自然令她格外覺得納悶與不解︰這剛過一個周末返校上課,他怎麼會變成這樣?他臉上怎麼會突然出現這本該不屬于他這個年齡的憂郁滄桑?他才多大啊,十八歲,難道他的家庭發生了什麼變故?又或者他面臨什麼難以解決的難題?

    路文芳看一眼放在講台上的表,再過十分鐘就要下課了。她扶扶眼鏡架,端起茶杯淺淺喝一口,目光又看向洪煙。

    她一時忘記了說話,班上有些同學已經順著她的目光看向洪煙,發出些小小的騷動聲音。

    路文芳意識到自己有點走神,忙把目光從洪煙身上收回來,在全班同學臉上一掃,手持教鞭,敲敲黑板,嗓音清脆,如同銀鈴︰

    “同學們,這一課《莊子︰在我們無路可走的時候》已經講完了,我們應該如何解讀莊子的精神世界,如何理解作者對莊子怪誕的解釋,走近莊子,了解他,思考他,通過我們的質疑、思辨,思考莊子對于個體價值、文明社會的意義何在。周琴芹同學,你起來談談你的心得體會。”

    梳著一頭千絲小辮的周琴芹既是高三四班的班長,又是語文課代表,全班同學的目光都聚集在她亭亭玉立的身影嬌美無暇的面容上。她落落大方地站起來︰“老師,我感受最深的只有兩個字。”

    “哦?我講了兩堂課,你感受了兩個字,一堂課一個字,”

    路文芳開了個小玩笑,同學們都笑起來,她把手往下壓壓,眼神充滿鼓勵,“說說看。”

    周琴芹略帶羞澀,微微紅著臉︰“老師,莊子遺留給後人的三十三篇文章我幾年前就看過,可是以前總覺得不知所雲,只認為他是一個隱士高人,對世事漠不關心的古典唯心主義者,听了老師的課後我才深深思考,得到了兩個字的結論,那就是清潔,抵抗一切誘惑的清潔,絕不與骯髒同流合污。”

    路文芳拍手鼓掌︰“抵抗一切誘惑的清潔,絕不與骯髒同流合污!精彩!周琴芹,非常好,請坐下。同學們,朝暾夕月,落崖驚風,志性高潔,濁然自清,不染俗塵,你們將來讀了大學,參加工作,進入社會,為生存為理想奮斗,人生的道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會有坎坷曲折,會遇到誘惑和困難,我希望你們牢記這兩個字——清潔,擁有清潔的精神,用清潔的雙手,創造屬于你們清潔的人生。同學們,好不好?”

    “好!”

    同學們大聲應答,路文芳心里很是欣喜,目光又不由自主地看向洪煙。

    洪煙這時沒再看窗外了,而是微微眯著眼盯著她,那神情有嘲笑,有譏諷,眼神空洞而又冷漠。

    她頓時心底莫名地涌出一絲慌亂,趕忙清清嗓子︰“洪煙同學,你好像有不同的理解。”

    洪煙唇角的譏諷味道更重,把頭一偏,再次看向窗外。

    課堂里頓時鴉雀無聲,大家齊刷刷地扭頭過來,看看洪煙這個同學,又看著路文芳這個語文老師。有不少人心里暗暗抱著看熱鬧把戲的念頭,巴不連得立即上演一場美女老師教訓全校第一校草學生的威猛好戲。

    “洪煙同學,請站起來對同學們說說你的看法,談談你的理解。”

    洪煙巍然不動,不耐煩地揮一下手︰“老師,你繼續愚弄禍害其他人,別把我當盤菜。”

    這句話很傷人,尤其很傷路文芳,好心的關懷被當作驢肝肺,愚弄禍害四個字嚴重損害了她作為教師的尊嚴。她心頭無名火起,啪地把教鞭丟在講台上,粉面含煞︰“你怎麼說話的?給我站起來!”

    鄰桌郭強趕緊戳他︰“別傻,快站起來,服個軟認錯!”

    洪煙嘆口氣,雙手撐著課桌站起來,漫不經心,渾身上下無一處不是頹廢,聲音低沉嘶啞︰“好吧,你可以隨意教訓我,我認了。”

    “洪煙同學,我可以容忍你不听課,可以容忍你心不在焉,可以容忍你三心二意,但我身為人民教師,為人師表,我自認我言行端正,沒有只言片語愚弄禍害過任何同學,今天你必須向全班同學說清楚,我到底怎麼愚弄禍害了大家!”

    路文芳臉都氣白了,沒有一絲血色,兩眼似乎要噴出火來。

    在路文芳的怒火里,在同學們的驚訝中,洪煙卻閉上了眼楮,億萬種悲傷在胸膛里沖蕩,億萬種聲音總是在他腦海里吶喊︰你死了!你死了!你活著!你活著!

    是的,沒有人知道洪煙內心有多痛苦︰本來死了,卻又分明地活著,死在2011年的聖誕日,睜開眼卻是1998年9月26日星期六凌晨。

    今天是1998年9月28日星期一,為前生往事種種不堪,悲哀了兩天,悔恨了兩天,自責了兩天。再來學校,再進教室,再見到那些熟悉而稚氣的面孔——是神話,還是傳奇?是笑話,還是荒誕?時空如此錯位,是精神混亂了,還是突然自我迷失?

    萬分不解。能肯定的事實就是自己復活了,復活在十三年前。

    復活是痛苦的,緣于思量那行來一路的過錯是非;復活又是孤寂的,那一切往事記憶你只能獨品;復活更是折磨的,無數種選擇交給你,你得想好了,今後如何抉擇,還願意不願意走前世走過的路。

    看一看這些記憶里的面孔,你們知道麼,我曉得你們今後要走的路,曉得你們今後為何歡喜,為何悲哀,未來又是何種境遇——

    一切真實嗎?未知的未來會成為未來的真實嗎?

    洪煙長長地出口氣。搖搖頭,苦笑一下︰“老師,誘惑是什麼?骯髒又是什麼?

    看看四周,看看角落,看看人心,同學們現在連什麼是誘惑、什麼是骯髒、什麼是苦難都不知道,你苦口婆心對我們來一番所謂的清潔教育,想把我們教育成乖乖孩子,將來老實本分,有用嗎?

    乖乖孩子很遭罪啊,任人欺負,連生存都艱難,你應該教會他們如何保護自己,如何去爭取自己想要的,如何應對未來難題,而不至于今後一遇到人生大事就無所適從。切切不要來糊弄傻子的公式模式化精神愚化、偽善說教。你自己對社會是何現狀都一知半解,開口便是清潔精神,就你這種純粹道德理論灌輸教育方式,難道不是在愚弄他們禍害他們麼?”

    這太過分了!路文芳怒不可遏,抓起教鞭啪地打在講台上︰“你,你放——胡說八道!給我出去!出去!”

    洪煙砸砸嘴唇︰“出去便出去,我正不想呆了,弱智的學校,操蛋的教育,填鴨八股科舉考試,千軍萬馬擠根獨木橋,這書不讀也罷!”

    下課鈴聲響了,走廊外響起其他班級同學的吵鬧聲,洪煙掃視全班同學,看著這些熟悉的稚嫩的面孔,心里嘆口氣,開始放出一個個凶猛的深水炸彈。

    “各位老同學,我會算命看相,你們的人生我一清二楚,”

    他指著坐在他旁邊的高壯男生,“你郭強,你明年高考能考上武漢體育學院,大二你為了一個女人打架,把大三一個男的打斷了三根肋骨,對方是武漢本地人,有點勢力,結果你被開除,故意傷害罪坐牢兩年——”

    郭強騰地站起來,指著自己鼻子︰“我,我為了女人打架還坐牢?有沒搞錯?”

    洪煙很嚴峻地點點頭,再指著坐在二組二號的班長周琴芹︰“周琴芹,你是我們學校成績最好的學生,也是最漂亮的校花之一,明年將以全市第二名成績考上北京外國語大學,可是你大學四年過得很淒涼,你剛入大學母親被查出有腎癌,你那副廠長爸爸涉嫌貪污被雙規。

    為了救母親,你用四十萬的價格把自己賣了,你母親移植手術還算順利,可半年後癌細胞擴散,救治無效,更要命的是你父親在監獄里也犯了病,淋巴癌晚期,而那個包養你的男人玩膩了,又找到新歡,把你甩了,大二下學期,你父母相繼死了,你破罐子破摔,干脆做了小姐。

    ——嗯,還和很多大學生不清不楚,玩弄他們的感情,大四最後一學期,有個男生終于對你發泄內心憤怒,一把剃須刀片把你毀容!”

    所有同學都被洪煙的話驚得目瞪口呆,這不成心造謠編故事嗎?還算命看相!他瘋了!發神經了!

    周琴芹嗚嗚嗚嗚趴在桌子上哭起來,使勁地搖頭︰“你胡說!你胡說!他胡說!”

    洪煙根本無視他們瞠目結舌的神情,指著五組九號的白淨少年︰

    “曾海保,你雖然成績一般,可高考發揮超常,考上華夏國海事大學,2000年國慶節你無意中在海邊救了個女孩,交上朋友,可你很傻,嫌棄她沒錢,結果你到大四畢業知道她是億萬富豪陳海望的獨生女兒,你後悔得差點要自殺,想要復合,對方已經不喜歡你了——”

    曾海保哇地叫出來︰“億萬富翁千金小姐啊!我喜歡!多謝,多謝!”

    洪煙再指著一組八號剃個平頭的小眼楮男生︰

    “王軍,你下個月跟人打桌球欠下一筆不小的賭帳,對方追債到學校,事情鬧得很大,為了避免被學校處分,你听從父母意見放棄考大學去參軍入伍,因為你身體素質好訓練出色作戰勇猛,被選入猛虎團特種部隊,三年後你立下一等功,本來前途很好,可是很可惜,在邊境執行處突任務時一顆步兵雷炸斷你的右腿,你終生殘疾了——”

    王軍哈哈笑道︰“靠,你算的這命,是夸我還是咒我啊?!”

    洪煙再指著四組四號一個相貌絕美的秀發女生︰“再說你李萍萍,你家世好,運氣最好,考上北京電影學院管理系,大二第一學期幸運地被瓊瑤阿姨看中,參加劇組拍攝,一炮而紅,今後將主演很多電影電視劇,成為很有名氣的大明星,了不起,好萊塢星光大道留下你的名字和手印——”

    李萍萍非常滿意地向他露出甜美的微笑。

    洪煙拍拍坐在他前面的胖男生︰“杜奇諾,你有商業天賦,可你得改改性格,多點容人氣度,否則八年後你會犯下殺人罪,下毒殺死競爭對手,落到挨槍子的下場。千萬小心了。”

    杜奇諾傻眼了,心里直罵︰日你哦,紅眼病,老子哪里像個殺人犯?

    洪煙把手向全班同學一掄,語氣十足肯定︰“其他人的命運都差不多,無外乎考上二流三流的大學,混到畢業,談幾場戀愛,哭幾場鬧幾場,找女人當老婆,找男人當丈夫,房子,車子,結婚,上班,混吃混喝,然後一邊巴結領導巴結有錢人,一邊哀嘆社會下作,世界黑暗,人生真***就那麼回事。”

    曾海保和王軍跟洪煙私交不錯,向他豎起大拇指,表示佩服佩服,敢這麼算命的半仙這普天下唯他一個。被評價為殺人犯的杜奇諾則揮揮拳頭暗示自己很不滿。

    路文芳已然氣得說不話來。

    洪煙卻指著她說起來︰“路老師,你肯定以為我瘋了,我傻了,說說你吧,你今年才從華東師大畢業,一副花容月貌在大學里少不得被男人追求,也悄悄喜歡上了一個男生,可那個男生不愛你,你很傷心。

    你的人生早已被父母規劃,你只能放棄去上海工作的機會回到咱們老家雲台市教書,未婚夫家世不錯,咱們雲台市吳國慶市長的二公子吳鐵,你雖然並不愛這個風流紈褲少爺,可到了今年春節你們就會訂婚,明年我們高考之後大概是七月份你們結婚,你父親如願以償地當上市委秘書長。

    但是你這個老公很多情人,又喜歡在外亂嫖,中招染上性病,傳染給了懷孕的你,結果你兒子生下來先天是個瞎子聾子,他就跟你離婚,而市長大人後來榮升到省城做副省級干部,從此和你家沒了關系,離婚後的你帶著又聾又瞎的兒子離開老家——”

    “你放屁!”

    路文芳抓起粉筆刷向洪煙擲過去,準頭卻是極差,打在前面杜奇諾的身上。

    洪煙攤攤手︰“反正我要走了,把你們幾年後的未來點破,權當是同學一場的饋贈,信不信隨你們,路老師,還有各位同學,人生一世,就是這麼糟糕,總是發生你想不到的事情!不過跟我相比,其實我的未來比你們更慘。就這樣吧。”

    路文芳沖下講台,沖到洪煙跟前,拽住他衣服向外拖,她哪拖得動身高近一米八的洪煙,洪煙把手一甩,路文芳竟站立不住,被他甩到旁邊同學身上,雙手本能尋找支撐,結果把一桌子書本文具全部弄到地上,而她的上衣勾住課桌角,只听得刺啦一聲,裂開來——

    這個時節還很炎熱,破裂的單衣根本遮蓋不住她上身完美無暇的白嫩春色,她羞愧難當地尖叫起來!

    同學們轟然站起,對這難以置信的一幕哇哇大喊著。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12-20 09:26 編輯 ]

[ 本帖最後由 wsxp12345 於 2008-12-20 11:31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