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半路情緣》 作者:三色柳 (連載中)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5685 41 2




簡介:

        即使是一朵最平凡的花,也要保持自己的美麗

  第一部

  三十歲的女人如她,面對愛情還能有激情嗎?
  當然,是不是愛情還不能確定,但是能確定的是,她對這個一口一個“姐姐”的“海歸精英”,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不!
        是很不好!

  第二部

  單純固執女對油滑世故男!
  每個人心里都有堅持的準則,每個人都向往美好的感情!

  第三部

  這世界上狗尾巴草太多了,挑來挑去雜草迷了眼睛,終于挑到一個老草----而且還是一個認識了很久的老狗尾巴草!
  好吧,非要說這狗尾巴草和別的狗尾巴草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這個狗尾巴草特別堅韌,風催不倒雨打不死火燒不盡!


第一部 第一章 女人為難女人

柳是 很是不待見自己的兄弟媳婦,當然這種不待見一般會隱藏在她皮肉不笑的臉蛋下面。

她兄弟媳婦叫王娟,是大城市的所謂白領女郎,柳是 當然不知道這個白領女郎的真正涵義,只憋著薄薄的嘴唇說「天天坐在有空調的房子裡,看看報紙,喝喝開水,領著幾千的工資,能不叫白領嗎?」

王娟同樣不待見這個怪裡怪氣的大姑姊,如果不是看在她剛十六歲就出去打工,然後掙錢供養了自己老公上大學直至研究生,她是連眼角也不會看一看這樣的女子。

你說一個女人吧,要不就漂亮,要不就有氣質,要不就俗不可耐,可他這個大姑姊到好了,俗氣不俗氣,時尚卻又談不上,說他沒見識吧,卻憑著早年就在沿海打工件事了不少,不時有新鮮理論出來。一般的情況下王娟是不會想起這個大姑姊的,她一個高級知識份子和這樣的人計較未免也顯得小氣十足了,但是,現在她卻有點為難的事情不得不和這個難纏的姑姊打打交道了。

柳是 十六歲出家門打工是迫不得已的。老爸在她很小的時候就死了,老媽只知道哭哭啼啼,田地裡的農活簡直就看不過眼。柳是 漲到十六歲的時候還沒吃過一頓飽飯,她看著麻桿一樣的弟弟整天埋頭在書堆裏唸叨著書中自黃金屋,咬咬牙從學校拿了初中結業証就跟人出去打工了。

柳是 天生帶著一股子倔強的勁,到了外面更是不能讓人看輕了自己。

她第一年出門市跟著村子裡的一些老姑娘進了成衣廠,每天天還沒亮起來就坐在車間裡剪線頭,那衣服堆的跟山頭一樣高,柳是 偶爾肩膀痠了抬頭活動活動,就想,老子最美好的十六歲就在衣服堆裡度過的。

一個月過去,到手的錢只有薄薄的三張,柳是苦笑一下,留下五十,然後一分不留地全部郵寄回家了。家裡沒有電話,柳是的電話打到村裡的小賣部上,老媽去接電話的時候走路帶風,連給她說話的時候中氣也足了七分。

一連在成衣廠剪了三個月的線頭,柳是一看這樣下去真不是個事,就拿自己省下來的二十塊錢買了幾斤水果,趁天黑沒人的時候送到了一個裁剪的大師傅屋子裡去了。

    大師傅是廠子裡的技術工人,早年念了個縫紉中專,懂知識,會來事,裁剪的衣服樣子也好看,廠長很是看重她。

柳是冷眼看著,就這個大師傅,別看一個嬌嬌小小的女子,每個月拿的錢不少,于是就生了心眼,平日就都笑臉迎著,就差拍馬屁了。大師傅也是個通透的女子,見柳是站在門外了,笑笑就道:“你也算是個機靈的!”

就這一笑,柳是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大師傅的徒弟,換了工作崗位,工資當然也漲了一點點,不過還是沒有達到她的理想水準。柳是在這家廠裡呆了三年,大師傅某天就道:“我看你學得也差不多了,要再留下去,我的飯碗也得砸,你去別的地看看!”柳是一點也不恨這個大師傅,反而感激得不得了,臨走的時候送了更大的禮。

柳是在沿海的高級成衣廠跳來跳去,工資翻了幾番,家裡的境況好了許多,那麻桿弟弟柳才也順利地考上了大學。

柳是也是懷著點私心的,眼看著自己就要成老姑娘了,老媽還沒有意思要給自己找婆家,她在廠子裡也呆不住了,于是收拾行李便回了家。這一回家可好了,老媽頓時在外人面前沒了氣,吶吶道,“你回來了,家裡哪裡來錢啊?”柳是氣得吐血,原來她這幾年郵寄回來的錢,一分不拉全讓老媽花得幹幹淨淨。

柳是冷著臉看又氣又惱的老媽,咬牙道:“弟弟的學費吶?”“你二姑……”“哪個二姑?老爸死了,所有親戚斷得幹幹淨淨,哪裡來的二姑?”老媽一看女兒小臉如刀,柳眉倒立,那眼睛裡的光估計著能殺了自己,但隨即一想自己是當媽的,用點女兒的錢又咋拉,心中又有了底氣,道:“總要有來有往才是親戚,二姑的女子也考了大學,我想著都是親戚就借了,我這也是為著你考慮的,你一個大姑娘的在外打工總是不好,二姑張羅著要給你找戶好人家吶!”柳是便不再言語,走著看唄,能有什麼樣的好人家?

    二姑果然來說媒了,柳是也安安靜靜打扮了去看,一看便更不言語,直接轉身走人,愣得二姑當場下不來台,雙眼瞪著柳是老媽,怒吼道:“以後休想我再給你家那挑鼻子挑眼的女子說媒!”

    柳是這下是徹底死了心,她再次也不能嫁個中年老男人唄!她麻利地收拾包袱,回了廠子,這一走就是四年,直到弟弟大學畢業,說是要繼續念碩士。

    柳是掛了弟弟電話,將自己的存折翻了出來,吧啦吧啦數了,唉,既然還沒有找著對象,那就繼續讓弟弟念唄,反正她自己存了錢也不知道該怎麼花出去。

    就這樣,柳是的大好青春便消耗在存錢,給弟弟寄錢,繼續存錢的無限循環中。其間也有好事的人來說媒,不過一打聽她居然還要供養一個早寡的老娘和一個碩士的弟弟,紛紛打了退堂鼓,柳是也是可有可無的態度,這一拖又足足拖了四年,直到現在已然快成為三十歲的老姑娘了。

    柳是前兩年抱了自己存的錢回老家,在城鄉結合的小鎮裡溜達了幾圈,花了十萬不到買了個臨街的四合院子,當街的鋪面自己開了個服裝店,兩邊的廂房租給一些學生,租金不多貪圖的是那份單純。她自己則住在後面的院子裡,天井裡種了些花草,屋子後面又是田野,說起來也算是個好地方。

    王娟恨恨地打開車門,真搞不懂這大姑姐是怎麼想的,自己早前就說了在城裡還有空房子,不如搬過去住了也好一家人有個照料,不想柳是卻是陰陽怪氣地說了,看你們小夫妻親熱,我內分泌不調。王娟差點沒當場吐血,忍了又忍,估計是內傷不輕。

    柳是斜著眼看弟妹摔著車門,也不出鋪子去迎接,只大聲說,“你咋跑來了,柳才那死小子沒攔著你?我這可是鄉下地方,滿地泥,看污了你的鞋子!”

    王娟停下腳步,看著那大姑姐,穿一件大花的衣裳,一雙破爛的拖鞋,這哪裡是個姑娘,分明是個街婦!王娟深刻地告誡自己,你要忍耐,這個俗人可是為你培養了個不錯的老公,于是勉強笑道:“好久沒見姐姐了,來看看!”

坐唄!”柳是努努嘴吧,“又有啥事了?”

    王娟臉一紅,沒好意思開口。

    柳是見這弟妹面皮薄,眼角很是有些幽怨氣憤的樣子,嘴巴張了幾張卻硬沒吐出一句整話來,道:“你不說我可不好幫你!”

    王娟心裡估量一番,道:“媽不是說,要我先生個孩子麼?”

    “生孩子好啊!你也不小了,拖成高齡產婦可不得了。你別見我現在這樣子,要我一早結婚了,一早就生孩子了!”柳是笑道:“媽也是為著你好唄!”

    王娟見柳是不接她的碴,深吸一口氣,道:“姐,不是為著這個事!媽在家裡,整天不是弄這個就是弄那個,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非讓我吃了。我要不吃吧,她就哭哭啼啼的,我要吃了吧,非得拉上幾天,就這樣折騰來折騰去的,我想生也生不了啊!”

    柳是咧開嘴笑,“媽就那樣,別睬她!”

    王娟有點怨恨這個姑姐不識做了,你是她的女兒當然可以說不理睬就不理睬,她是媳婦就完全不一樣了啊!

    柳是自然是知道王娟的心思,不過世界上哪裡有那麼輕飄飄的事情?書讀著,好工作等著,家庭幸福著?柳是承認自己是嫉妒了,不就是個老太太麼,這個高水平高知識的女子還搞不定一個沒文化的老太太?柳是打定了主意,仿佛一尊菩薩,只坐在一邊保持觀音那神秘的笑容。

    王娟坐了半晌,反復說了幾遍,也說不出什麼新意來,後來幹脆自己都煩了,瞟一眼那故作姿態的姑姐,心一橫,道:“姐,還記得我媽家旁邊的鄰居不?”

    柳是頭一歪,瞇著眼睛想一下,王娟家小有資產,在郊區有個別墅,結婚的時候去過,仿佛有點印象,便點頭道:“是不是那個胖呼呼的老頭老太太?”

    “就是啊!他們家兒子今年可不從外國讀書回來了麼!”

    柳是細長的眼睛一瞟,立馬就知道這弟妹打了啥主意了,感情是想來個美人計啊!不過,就算是美人計,也得看她接不接這個碴不是。柳是可有可無道:“公子哥?你這樣的富家小孩,我可不待見!”

    王娟見柳是沒拒絕,心中大叫有門,忙滿臉堆笑,道:“姐,看你說得,人家可是實業家吶!”王娟見柳是眉角有些微鬆動,慫恿道:“要不,就見見?反正你閒著也是閒!”

    “那就……”柳是轉頭,見王娟滿臉期待,改了主意,“見見唄!”

[ 本帖最後由 pendababy 於 2008-12-20 15:39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4-10-6 18:54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