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奇幻冒險】 活祭--作者:通吃小墨墨(小說-全書完)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28528 14 6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11-3-16 13:26 編輯

181354.jpg

第一章 一條價值二百萬的消息

第一章

  有人說,醫院是人類誕生到滅亡的寫照,一點不假。看小說首選更新最快的

  人死如燈滅,燈滅了尚有餘溫,何況是人!

  留戀在人間的那些魂魄,靈體,徘徊在醫院的每一個角落。所以,醫院,是陰氣最重的地方。。。。

  不管是不喜歡福爾馬林的味道,還是不喜歡太重的陰氣,任天行都不喜歡這個地方,雖然不喜歡,但是他還是來了。

  能讓他親自來醫院探望的人,只有一個,也是第一個,那就是完顏長風。

  完顏長風是誰?沒有人知道,用任天行的話來說,這個人完全不是人。

  不管是不是人,都進了醫院,也都受了傷,也都活了過來,就快康復了,任天行還有什麼理由呆在這裡。

  有來就有走,所以任天行走了。

  離開了醫院,他不禁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在醫院裡,自己總有一股非常大的壓力感,這種感覺不知道是自己不適應福爾馬林的味道,還是像古晶說的那樣,陰氣太重。

  任天行有一把佩槍,就是韋軍長譏笑他的那把槍,這是一把普通的槍,起碼看起來是這樣。

  但是任天行說,這把槍有靈性。

  有靈性的槍,其主人槍法一定很好,不然也不能稱為靈性。所以九菊派的森田死在了自己的手裡。天下只有一個人知道這把槍為何有靈性,那就是完顏長風。

  上下九步行街,是廣州的第二大步行街,這裡人絲毫不亞於北京路步行街。

  邁開了腳步,跟隨著人流走,哪人多就走哪,反正怎麼也都是逛。到了街口,他正打算往步行街裡逛,一陣緊急剎車的聲音在自己的身後響起。

  處於職業性的反映,任天行不僅不向旁邊躲,反而凌空跳了起來,轉身往後看,右手已經摸在了那把槍上。

  身後的一輛車停了下來,一個戴著墨鏡的年輕小伙子笑瞇瞇的打開了車門,對著他喊道:「任sir!」

  「剛子?!好小子,才剛剛好幾天就出來蹦了,怎麼不多休息幾天,長風說你最近遇到了點麻煩。」

  來人居然是剛子,這倒是讓任天行吃驚不小,從長風的嘴裡得知,這傢伙被人下了咒,前幾天還在古晶那裡躺著呢,如今居然生龍活虎的。

  剛子走了下來,伸了個懶腰,把墨鏡給拆了下來,暖暖的說:「古老爺子說我身子虛,多曬太陽,添點陽氣好的快,哈哈。」

  「。。。。。。」

  剛子哈哈大笑,拍了拍任天行的肩膀說:「任sir,不跟你開玩笑了,有沒有興趣跟我去喝杯咖啡?」

  任天行看了剛子一眼,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說:「剛哥要請的人,誰敢不賣面子。」

  任天行這話不是沒道理,剛子沒有古晶這麼樣的本事,得到道家驅魔鼻祖真傳,也沒有區偉業這麼樣的勢力,是華南地區黑道龍頭,但是他絕對是獨一無二的。他做的職業,是從古到今都一直存在的,就是賣消息。

  剛子外號叫「癩痢剛」,以前人們都這麼叫他,現在就連王丫頭的二叔,公安廳的廳長見到他,也稱呼他叫剛子或者剛哥,而不敢稱癩痢剛。

  剛子不知道從何處學到的這種本事,只要你想要的消息,出得起價格,他就會幫你找出來,而且消息絕對是可靠的。

  昔年在瀋陽,連環殺手案件,一個殺人狂殺了二十一條人命,警察都懸賞五十萬,找這個人的下落,一找就是十多年,一點消息都沒有,最後瀋陽負責這個案件的新警官上任,剛子聯繫了之後,說只要給一百萬,半天之內給找出這個殺手。請牢記

  最後沒過幾天,一百萬就拿到了他的手上,據說那位負責這件案子的警官想賴皮,最後把一個文件寄給那警官之後,那警官屁都不敢放。

  在道上一傳十,十傳百,剛子的名聲也紅了,找他打探消息的人越來越多,而他要的價格也越來越貴,不過物有所值,凡是能開出價位的,都能滿意的得到自己想知道的。

  這樣,生意好了,仇人也多了起來,白道黑道都想找到他,暫且不說能不能找到他,但是區偉業這個靠山,在華南一帶就沒人敢惹。

  所以剛子要請任天行喝茶,任天行有理由拒絕嗎?

  端起咖啡,任天行壓了一口之後,在咖啡杯上深深的聞了一下,搖了搖頭說:「咖啡是香,只可惜滲有一股銅臭味。」放下了被子說:「說吧,鼎鼎大名的剛哥不會平白無故的找人喝茶的。」

  「哈,姜果然是老的辣,一看就知道我是來賺你錢。爽快!」剛子拍了一下手,伸出兩個手指說:「這個數。買一送一。」

  任天行皺了皺眉頭,說:「直接說吧,我這人不喜歡猜!」兩隻手指誰知道是代表多少,可以是兩萬,也可以是二十萬,甚至可以更多。

  「兩百萬!」

  「兩百萬!」任天行失聲叫了一下,譏笑道:「你不如去搶。」

  剛子淡淡一笑,慢慢的端起咖啡來喝,不急不躁的壓著,也不理會任天行,閉上眼睛聽著咖啡屋裡播放的輕音樂。

  任天行瞟了一下剛子,什麼消息這麼值錢,居然值兩百萬,本以為是他在開玩笑,但是看他這麼樣,也不像是在忽悠自己。

  「說說看,什麼消息?」

  剛子沒理會任天行的問話,依舊閉著眼睛享受著,右手懶懶的伸出兩根手指。

  「這兩百萬可不是小數目,你要先說出來我才知道值不值。」

  剛子依然不理,已經懶洋洋的躺在那裡,動都不動。

  這小子居然來這一套,任天行心理暗暗罵了一句,以前聽說這傢伙難對付,自己還不信。任天行嘿嘿笑了一下,看了一下手機之後,掏出了一張大團圓放在桌子上,就自顧走了出去,看也不看剛子。

  剛子也沒想到這任天行居然不吃他這一套,見他走到門口就快出去了,自己急忙躍了起來追上:「喂喂喂,你還真的走啊?」

  「你當我任天行是你眼中的凱子嗎?」任天行轉臉看了一下剛子,那神情敢情是沒有商量的餘地。

  剛子唉了一聲,嘴裡喃喃道,黃歷都說了今天不宜談事情,果然靈驗。

  兩人回到座位上,剛子清了一下嗓子,說:「有沒有聽過湘西鳳凰縣這個地方?」

  任天行看了一眼剛子,微微的點了點頭。

  湘西鳳凰縣,春秋時屬楚國,唐設渭陽縣,清改鳳凰廳,民國初定名為鳳凰縣,距今已有4000多年的歷史。

  境內古跡眾多,有建於唐代的黃絲橋石頭城,明萬曆年間的南方長城,清康熙時的鳳凰古城牆和古城樓。楚巫文化在這裡張揚,多元文化交織沉澱。

  剛子提起鳳凰縣,一開口就堵不上了。

  湘西民間,自古就有趕屍這一行業,尤其以鳳凰縣最為出名。早些年代,經常會在天亮之前,湘西神秘的山村小客店前後的一條路上看到死屍走路。一行屍體都披著寬大的黑色屍布搖搖晃晃地路過。

  屍體頭上戴上一個高筒毯帽,額上壓著幾張書著符的黃紙垂在臉上。這些披著黑色屍布的屍體前,有一個手執銅鑼的活人,這個活人,當地人叫做「趕屍匠」。

  「趕屍匠」手中搖著一個攝魂鈴,讓夜行人避開,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關起來,然後入住路上的「死屍客店」。

  「死屍客店?」任天行聽到這裡,頓時來興趣了,以前倒是聽說有「悅來客棧」「有間客棧」,或者是大小旅館,但是就沒聽過這個「死屍客店」,難不成這客店是只供給死屍住的?

  剛子點了點頭,繼續說:「這種神秘莫測的「死屍客店」,只住死屍和趕屍匠,一般人是不住的。」

  「它的大門一年到頭都開著。因為兩扇大門板後面,是屍體停歇之處。趕屍匠趕著屍體,天亮前就達到「死屍店」,夜晚悄然離去。屍體都在門板後面整齊地倚牆而立。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裡停上幾天幾夜。」

  難不成這就是民間傳說中的「湘西趕屍」?

  「不錯,這就是湘西趕屍。」剛子看了一下任天行,繼續說:「而且,這趕屍的行業,只有湘西才有。」

  「哦,這話怎麼說?」

  剛子掰了一下手指頭,繼續說:「其實很簡單,第一,只有湘西有「死屍客店」。這客店是給死屍和趕屍的人住的。第二、只有湘西群眾聞見趕屍匠的小陰鑼,知道迴避。死人路過,生人要迴避,不然的話,相遇之後,會把生人的陽壽給折了。

  第三、湘西村外有路,可以讓趕屍人從村外路過,你想一下,如果一個村沒有村外路,趕屍人豈不是要從村裡過,又誰願意讓死屍入村。最後一個就是,湘西人聞見陰鑼聲,便會主動將家中的狗關起來,否則,狗一出來,便會將死屍咬爛。」

  任天行起身拍手誇道:「精彩!精彩!想不到剛子你還真有一手。不過,據我所知,湘西趕屍其實只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訛話而已,這些趕屍的人其實都是在這些屍體上作了手腳,明的是趕屍,暗地裡是偷運毒品。」

  剛子淡淡說:「是真是假並不重要,這些消息,如果任sir需要的話,相信並不難,重要的是。。。。」

  「是什麼?」任天行追問了起來,下面的話才是價值200萬的信息,這不得不讓他有點緊張。

  剛子見任天行坐了下來,低聲在任天行的耳邊說:「有一對考古隊途經鳳凰縣的時候,好像在那裡發現了文物,聽說發現的文物裡面有一顆佛家至寶「舍利子」,珠狀的,還有一個叫「玉玲瓏」的東西,可以說是絕世寶物。」

  任天行一聽,心理一顫,居然出土「舍利子」。

  「舍利子」是得道高僧圓寂火化後留下的遺骨和其他生成物,這種舍利子並非虛無縹緲的傳說之物,因為在現代修行的佛教人士當中,圓寂火化後,也曾有此現象產生,但是是十分的罕見。

  珠狀的生成物十分的稀有,至今為止只有佛祖「釋迦牟尼」圓寂的時候其「舍利子」為珠狀寶石樣生成物。所以珠狀舍利子的生成至今是個謎。

  能出土珠狀的「舍利子」,那對這方面的研究具有重大意義。

  剛子見任天行沉默不語,知道他被這個消息給打動了,在他耳邊低聲說道:「這些消息都不值錢,值錢的是,有一批人已經在打這些文物的主意。」

  「什麼人?」任天行聲音低沉了一下,這兩樣東西可算是國寶,有人敢打主意,如果不是有些手段的,一般的盜賊沒人敢碰,就算他能拿到,也沒有人敢吃下這批貨。

  剛子淡淡的說了一句:「這批人中,有一個是你剛剛見過的。」

  「是櫻子!」

  「什麼?」任天行大吃一驚,這批文物重要之極,無論如何也不能落到其他人手上。而且聽剛子說,這批人居然是剛剛逃走又回來的櫻子。

  「除了櫻子之外,這批人到底是什麼人?」任天行嘴裡喃喃說。

  「我敢肯定,這批人裡面,櫻子只是小卒子,有幾個傢伙比她更加棘手。」

  任天行一臉凝重,這幫人裡面,還有比櫻子更棘手。上次自己的命就差點給櫻子拿去,看來這幫人來者不善。

  剛子掏出兩張卡片,拿起一張放在桌子上說:「這是我的銀行賬號。」又拿起了另一張放在旁邊說:「這是那批人的落腳點,具體他們的資料,我想你們國際警察一定能查到。」

  剛子把卡片給放下之後說:「送你一條消息,那隊考古的領頭,叫老劉,好像跟你認識,而且,最近他們那裡已經死了不少人。」

  「老劉?他們怎麼出的事?」任天行臉色一變,不由得對老劉擔心起來。

  剛子整了整領子,說:「具體你還是要去那裡看,我這邊的資料顯示是,老劉那一隊出的事,好像跟趕屍有關。」說完之後,剛子轉身出門,臨出門口的時候還跟任天行重複了一句:「湘西趕屍!」

  這考古對居然是老劉帶隊,不知道老劉出了什麼事,聽剛子的意思,已經死了好幾個人,這幾個人的死跟湘西趕屍有關。

  任天行起身收拾了一下,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之後走出了咖啡屋。

  湘西鳳凰縣。

  這個縣其實並不大,但是建築風格古香古色,頗有古風。就連縣政府都是清一色的古代紅漆庭院。但是這個縣確實早有名頭。在很久很久以前,神秘莫測的趕屍行業就在湘西興起。

  根據文獻顯示,苗族是最早發明兵器、刑法、巫術的民族;其中趕屍作為一種民俗事項,是巫術的一部分。

  苗族作家沈從文在他的一篇文章裡寫道:「經過辰州(今沅陵),那地方出辰砂,且有人會趕屍。若眼福好,必有機會看到一群死屍在公路上行走,汽車近身時,還知道避讓在路旁,完全同活人一樣。」

  任天行帶著搭檔來到鳳凰縣,不但沒有眼福,甚至連口福都沒有,別說死屍,途經的道路就連一隻鳥都看不到。

  從廣州專機直接到湘西,然後換乘當地的汽車一直開到鳳凰縣,到達鳳凰縣已經快入夜了。

  斜風,細雨,黑夜,就像戲劇般說來就來,呼嘯的風聲帶著雨絲橫衝直撞,這就是一種狂虐。

  這個古城散發出一種迷濛,遠處的青煙裊裊讓整個城鎮都是那麼的平靜,安詳。

  任天行手裡握著茶杯,在沉思著,這神秘的鳳凰縣到底藏著什麼秘密。老劉他們這支考古隊出了什麼事。

  與當地的警察局聯繫,並取得最新的資料,老劉他們發現文物的寺廟,已經有軍隊入駐作安全工作。

  寺廟處於鳳凰縣的東北角,正好是亂葬崗一帶,附近的村落已經沒有人居住。

  寺廟的牆有兩個人高,但是他們的門口卻是半個人高。這個門口的高度非常的奇怪,除了小孩子,大人進去都要彎腰進去。

  要不是那矮門上面有一個石匾寫著玄陽寺,還真以為就是一個大宅院。進入寺廟之後,意外發現了這個寺廟裡面居然另有洞天,而且發現了一大批的古物,其中有一個金棺,裡面居然有舍利子。

  發現舍利子,這可是天大的事情,而且,除了舍利子,還發現了一樣神秘的東西,一個千年槐木作的黑色木盒,裡面一顆珠子,盒子上面寫著「玉玲瓏」三個大字。

  手裡拿著文件,這些文件都是今天當地警察系統的人給他傳真的資料。

  任天行琢磨著,一個舍利子,一個玉玲瓏,還有大批的文物,這些東西怎麼會在鳳凰縣出現。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