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盜賊魔法書 作者:黑豆豉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8401 41 10
第一章 艾弗溫城的科諾

(1)

  「科諾~你在忙嗎?」寧靜的院落中忽然傳來淒厲的中年女聲。如果沒仔細聽內容的
話,會覺得這女的八成剛吞下一隻蟑螂。

  「我在看書,什麼事嗎?」少年懶洋洋地回應。

  「熱水器又壞了,你要不要看一下?」那個尖叫聽起來更恐怖了。難道吞下的蟑螂不
只一隻?

  「現在誰在洗澡?」

  「我看看…是…布蘭琪…」

  「我馬上來!」少年那沒睡飽的聲音不見了,聽到布蘭琪三個字立刻做出簡短有力的
回答。磅!碰!匡啷啷!少年不知撞倒了什麼東西,緊跟著是急促的腳步聲…

  「喔喔喔喔我來了~小琪琪妳可要洗久一點啊啊啊~~~」興奮的吼叫在走廊上迴響
,少年的聲音頻率隨著超高速的移動不斷改變…

  「來不及嘍,」這是一個清脆甜美的聲音。「我已經洗好了。」



(2)

  名叫科諾的少年是個孤兒,目前就讀高中三年級,主修機械修護和古物鑑定。

  其實他最擅長的是雷系魔法。不過在這個領域,即使放眼整個麗娜絲半島,也已經沒
多少人有資格教他了。

  科諾並沒有很強。只是自從小時候被閃電擊中沒死,科諾對雷系元素的吸納就達到了
大魔道士的等級。

  雖然他現在的魔力仍然不足,無法控制龐大的攻擊能量;但雷系九級所有防禦性和應
用性的魔法,科諾都已經駕輕就熟了。

  五歲時,他拿著一封信被送來慈幼院。

  進到這個大家庭不到一個月,他就被雷打到了。



(3)

  「喔喔喔不~」科諾心神若喪,「小琪琪妳怎麼可以洗這麼快!」「妳再去洗一次嘛
,女孩子的肌膚是要好好保養的…」

  「少來了,」珍妮和一堆小蘿蔔頭都竄了出來。「誰不知道科諾哥在打什麼主意!」

  「你一定是常常偷看琪姐姐洗澡,才會被天打雷劈。」珍妮一副理所當然地發表大家
公認的事實。旁邊的一群孩子都大點其頭。

  「哪有!」科諾立刻反擊。對這些小鬼靈精可是不能掉以輕心的。「我幹嘛要偷看啊
,我可是和你們琪姐姐一起洗過澡的耶!」

  「啊?你騙人!」「琪姐姐,他說的是真的嗎?」「你亂講!」孩子們的聲音此起彼
落。

  「喂!」布蘭琪紅著臉,「五歲的事情麻煩你不要記得這麼清楚行嗎?」

  「噢~親愛的小琪琪,」科諾緩緩搖頭,一副沉浸在回憶裡的模樣。「我怎麼能忘得
掉呢?六月十八日。星期三。雨天。那是我們倆最後一次一起洗澡的日子。喔!這麼多年
了…對我來說還是往事歷歷,彷如昨日啊…」

  「啊~多麼令人心碎啊~」科諾一臉悲傷,「自從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辦法好好
欣賞可愛的小琪琪了…」

  「哼!裝模作樣!昨天晚上你不是還撬開琪姐姐的房間嗎?」克蕾爾撇了撇嘴。

  「什麼!!!」布蘭琪一聲嬌呼:「真的嗎?克蕾爾?」她的俏臉更紅了。

  「啊…」克蕾爾一臉驚訝,「我以為琪姐姐妳知道的說…」

  在眾人短暫的轉移注意時,少年已經悄悄退向門口。

  「科諾!!!」「你給我站住~~」五顆大火球呼一聲地飛向人影竄逃的方向。緊接
著無數的水球、冰柱、風刃、石塊、還有幾顆小火球,都在大火球的嚮導之下離開了。

  「哇!琪姐姐的火球又升級了耶!」「芬妮妳什麼時候學會風刃的啊?」「菲力你的
水球好像變大顆了?」孩子們嘰嘰喳喳興奮地討論著。兩位五十幾歲的修女站在旁邊,看
著這些活潑喧鬧的孩子,笑著搖搖頭。

  「布蘭琪妳太衝動囉,」是剛剛叫科諾修熱水器的那個修女,臉上還在笑呢。「妳知
道科諾從來不防禦妳的攻擊的。」

  「路宜老師…」布蘭琪頭低低的,臉仍然很紅。「人家…噯呦…反正他又不會怎麼樣
…」

  「不一定喔…」另一個修女接口,她忽然斂起了笑容。「如果我判斷的沒錯,妳剛才
的火球已經有七級流星火雨的水準了。雖然數量不多,但如果沒有張開防禦結界…」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從大路邊傳來。科諾的聲音卻沒有像平常一樣出現。三個人的臉色
都是一凝。

  「不!!!」布蘭琪一瞬間飛出,已經看不到人影。這時兩個修女才剛剛跨出門口。

  「這…」安莎修女嚇了一跳。「布蘭琪什麼時候有這種速度了?」

  「奇怪!火系不是沒有加速術的嗎?」路宜修女使的已經是風系六級的風行術了,安
莎修女更是用上了水系七級的滑冰術。身法加速在各系法術中都只是輔助,所以她們使用
的已經是這兩系中最高速的法術了。

  風系雖然還有一個飛行術,不過加速較慢,而且只有在高空中的平流層,才能夠發揮
極速。在平地上使用,反而不如同級的風行術。

  兩位修女又憂又喜地繼續加速飛掠。憂的當然是科諾的傷勢,喜的是看到布蘭琪神乎
其技的夢幻超高速。既然有了這種速度,不管科諾傷得多重,都來得及送到醫院。

  修女們飛出慈幼院旁的巷口,遠遠看見一個大火球,中間黑色的人影不斷手舞足蹈。
布蘭琪站在旁邊,兩手扶著火球,看來正在回收龐大的火系元素能量。

  火系的攻擊法術又快又猛,正好彌補了無法加速身法的缺陷。也因此,想要回收火系
的攻擊元素是非常困難的。像布蘭琪發出的這種七級法術,即使是九級的魔導師也不是每
個人都收得回來。

  還好兩位修女對此並不清楚,不然她們肯定嚇得闔不攏嘴。

  安莎修女遠遠的已經使出七級的冰雪風暴,將能量控制在火球週邊,侵蝕消融火球的
能量。

  路宜修女的風系法術派不上用場,這種時候風系只會讓火燒得更旺而已。不過她在科
諾和布蘭琪身邊佈下了九級的風之守護結界。

  科諾的情形就不用談了,布蘭琪要回收攻擊元素是最不能被打擾的,設下結界不但可
以保護布蘭琪,也可以讓她更專心。

  火球中的人影仍然揮動著四肢,布蘭琪的努力也漸漸有了效果。先後接到兩種相反指
令的火系元素群開始混亂、崩潰。

  在水系元素的壓力之下,忽然白光一閃,火球瞬間脹大,將安莎修女的冰雪風暴完全
抵消。

  全身烏漆抹黑的科諾碰一聲掉在地上。

  布蘭琪纖弱的嬌軀一晃,也軟倒了。

  路宜修女連忙收起了結界,和安莎修女奔上前查看。



(4)

  「哎呀呀!」科諾坐在病床上,旁邊圍著一大群孩子。「要不是我犧牲小我,捨生取
義,妳們這群小鬼頭怎麼可能進步得這麼快!」

  那天在送醫途中,慈幼院的小朋友們紛紛拿出壓箱底的法術,想幫科諾減輕痛楚。

  科諾一被抬進急診室,就立刻轉送燒燙傷加護中心。轉送的原因是大面積三級「凍傷
」,和全身性極輕微燒傷。

  布蘭琪的火系魔法雖然驚人,但畢竟只是小兒女互相打打鬧鬧,發出時威力就已經減
弱剩下不到一成。再加上她後來耗盡魔力回收攻擊元素,科諾除了毛髮捲曲、皮膚燒黑,
並沒有受到厲害的損傷。

  可是慈幼院的小朋友們可是毫不保留啊!看到琪姐姐哭得梨花帶雨肝腸寸斷,科諾哥
全身焦炭生死未卜,初學乍練的冰縛、造水、狂風、寒氣紛紛出籠。

  各式各樣的法術往科諾身上集中,還有一支不知打哪來的冰箭插在科諾的大腿上。於
是本來只需要聖系一級初級治療,五分鐘就可以解決的小小燙傷,讓科諾硬是在加護病房
待了一個禮拜。

  由於是罕見病例,所以雖然不需要治療那麼久,但為了讓大地上散佈各處的醫師能夠
觀摩學習,醫院院長緊急召集了城裡所有高階法師,不斷通知傳送各大醫學中心的教授前
來。

  每天都有數十甚至上百位穿著白袍的人群,輪流圍在科諾的病床邊。

  見習醫師和實習醫師一面發問一邊抄寫,讓科諾的病歷越來越厚,病史越來越離奇。

  在科諾離開加護病房之前,凍傷的原因已經被他吹得天花亂綴。「艾弗溫城的科諾」
成為大地醫學史上的一頁傳奇。酒館、茶樓的說書故事,也多了一部「科諾大戰二十六巨
冰魔」的經典。

  大面積凍傷合併輕微燒傷從此別稱「科諾症候群」,讓後世的醫學生又要多記憶背頌
一個討厭的專有名詞。

  「喔!小琪琪,好久沒見到妳,想死我了。來親一個吧~」看到布蘭琪走進病房,科
諾的魔掌立刻伸向她高聳的酥胸。

  「你去死吧!」布蘭琪紅著臉,輕咬下唇。啪一聲。科諾臉上多了個殷紅的掌印。

  用魔法治療新長出來的皮膚,還無法承受太高或太低的溫度。

  布蘭琪雖然已經知道科諾真正的受傷情形,但現在不能也不好意思再用火系魔法攻擊
了。

  何況身邊慈幼院的小朋友們並不知道科諾其實是凍傷。雖然修女們聽完醫師的說明就
笑得前俯後仰,但也更不好意思告訴孩子們真相。

  經過那天的意外事件,慈幼院裡學習水系和風系的孩子們魔力都大幅增長。幸好科諾
不是現在才受傷,如果換做是大量的颶風、急凍、冰雪風暴都集中到他身上,就算科諾有
九條命也不夠活了。

  科諾在加護病房待了一個禮拜,布蘭琪也就在燒燙傷中心外守候了整整七天。

  修女們都很清楚他們之間微妙的感情,當然身為神職人員的她們不會拿這個當話題,
也不會故意開他們玩笑。

  其他孩子們雖然早就把科諾和布蘭琪看做一對,不過她們畢竟年紀都還小,對男女之
情還只是懵懵懂懂。

  「喔…小琪琪妳的手好嫩好軟…好懷念啊!來…再打一下…」

  科諾笑嘻嘻地湊過另一邊的臉頰,預期中的啪一聲卻沒有響起。

  布蘭琪的纖手輕柔地貼到他的臉上。

  科諾驚訝地轉過頭。

  「哇~」布蘭琪撲進科諾的懷裡,小巧的臉蛋哭得泣不成聲。「你…人家…擔心死了
…」

  識趣的兩位修女,早就把孩子們都拉走了,留下病房裡相知相守、相依相惜的愛侶。



(5)

  因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活教材,醫院院長特地成立了新的專案,補助科諾的全額醫療
費用。況且科諾本來不用治療那麼久,卻為了學術發展而在醫院裡多待好幾天。

  出院前,院長還特別頒發魔法公會的榮譽狀,感謝科諾對醫療魔法研究的貢獻。

  「科諾,恭喜你出院囉!」慈幼院的大家長瑪麗修女,本來在外面募款,一聽到科諾
的情形,第一時間就傳送回來了。

  「嗯,我看看。」瑪麗修女扶了扶老花眼鏡,讀著手上的清單。「雖然你的醫療費不
用我們出,不過熱水器壞了沒修,這幾天已經有五個孩子感冒了。」

  修女的語氣很平和,讓科諾鬆了一口氣。瑪麗修女雖然從不打罵,但當她嚴肅地說教
起來,可是不怒自威,周遭的氣溫都會陡降攝氏五度。科諾一直懷疑這是水系的高等應用
魔法,不過他找遍了城裡的圖書館,都查不到相關資料。

  「…還有你那天在走廊上奔跑,打破了兩扇門、六面窗戶、七個花瓶、十二個盆栽…


  咦!有這麼多嗎?那天的確是趕著要去看布蘭琪美人出浴…一路上到底撞到什麼,科
諾根本就沒有印象…

  不過這些都沒有關係,修一修就好了。科諾本來就是慈幼院裡負責修繕整補的高手。
雖然這些材料費計算起來,打工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魔法幣大概都沒了。

  「…還有克蕾爾說布蘭琪的門鎖又被你弄壞了,讓你修理一定又會被動手腳。我們已
經請師傅安裝了最高級的魔法鎖…這個費用…就給你出囉!」

  「喔~不~」科諾不由自主地哀嚎了起來。

  存款花光也還罷了。魔法鎖很貴也就認了。可是魔法鎖的難以破解他可是清楚得很。
一想到從此沒有辦法偷窺布蘭琪,科諾就覺得眼前一片黑暗,生不如死。



(6)

  科諾從小就展現了他的機械天份。

  慈幼院裡別的東西沒有,好心人樂捐提供的各樣二手貨、報廢品,可是多得要死。

  賣也賣不到什麼錢,丟掉又對捐贈者不好意思。這些從倉庫滿出來的雜物,一直都讓
歷代的修女們傷透腦筋。

  直到有一天,她們看見科諾和布蘭琪騎著一輛嶄新的三輪車在玩。

  「科諾!」第一個發現的修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知道這輛車絕對不是科諾
偷來的。因為就算是城裡最貴的商店,也很少賣這麼奢侈的東西。

  自從第四次磐古大戰之後,大地上的資源就嚴重不足。所有的材料都只能用在最重要
的民生建設,小孩子幾乎不可能拿到什麼像樣的玩具。

  「科諾,這輛車是什麼時候送來的?」偶爾慈幼院會收到外地慈善家的捐贈。有些公
司也會捐給她們一兩份新產品,塑造有愛心的企業形象。可是,這兩天可沒有聽到這些消
息啊?

  「啊?」科諾完全不明白修女的話。「我在倉庫拿的啊!」

  「換我了啦!你玩好久了!」六歲的布蘭琪把大她沒幾個月的科諾推下去,換她坐到
前座。看到布蘭琪接下來的操作,修女的下巴更是掉了下來。

  這輛車是自己有動力的!!!

  由於傳送法術的高度發展,大地上已經很少使用魔法驅動的交通工具。曾經風靡一時
的飛毯、魔法掃帚、魔法車,幾乎都被拆解去用在其他的公共建設中。

  修女曾經在博物館裡看過魔法水晶驅動的第一代魔法列車。因為需要消耗極大的魔力
,所以這個系列的作品很早就停產了。修女見到的那輛車頭也只剩空殼,裡面的魔法水晶
當然要用在其他更有意義的方面。

  「魔法水晶驅動的玩具三輪車…」修女目瞪口呆地看著車子在院子裡繞來繞去。科諾
這時已經跳上後座,抱著前座的布蘭琪。「還可以載兩個人…」

  如果把這台車賣掉,慈幼院就可以一年不用募款了。說不定還可以再多收容二、三十
個孩子…

  天哪…修女忽然覺得…這輛車該不會真的是科諾去哪裡偷來的吧…



(7)

  看著六歲的科諾熟練地把三輪車拆解,又重新組裝,還新加上車燈、雨刷、按摩座椅
、重低音喇叭…

  修女們終於相信,她們面前的這個孩子,是個天才。

  不過讓人失望的是,車子裡面並沒有魔法水晶。動力的來源,是一種叫作「電池」的
古代能源裝置。

  電池的能量效率遠遠不如魔法水晶。而且電池只能接受雷系魔法,無法容納其他種類
的元素能量。

  如果接觸到太多火系魔法能量,有些電池甚至會爆炸。幸好六歲的布蘭琪還沒有開始
學習魔法,不然倉庫裡數量不多的電池大概都會報廢了吧…

  慈幼院把科諾初期的幾個作品賣了出去,但很快的又通通被捐回來了。因為整個艾弗
溫城,只有科諾有辦法幫電池充電。

  於是慈幼院成為艾弗溫城新的觀光據點。每到週末假日,就會有許多小朋友拉著父母
前來參觀試玩科諾的作品。

  慈幼院雖然沒有收門票,但廣大的人潮讓附近商機無限。各種賣氣球、糖果、飲料、
冰淇淋的小販,讓艾弗溫城多了一大筆穩定收入。

  慈幼院的名聲越來越響,募款也越來越輕鬆了。

  慈幼院的孩子們從此在學校趾高氣昂,沒有人敢歧視或欺負她們。原來的那些小惡霸
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怕科諾的玩具不讓他們玩。

  警察局也頒給慈幼院一大疊的感謝狀。因為許多小孩不管是離家出走,還是被拐騙綁
架,只要隨便派個人在慈幼院守株待兔,就可以順利找到自動送上門來的失蹤人口。



(8)

  「哈囉!馞媞!」「晚安!馞媞姐!」科諾和布蘭琪來到艾弗溫城最古老的一間雜貨
店。

  自從凍傷出院之後,科諾和布蘭琪的感情急速加溫。每天放學後他們都要約會一陣子
,等慈幼院的晚餐快結束時才回去。

  這間雜貨店什麼都賣,而且什麼都便宜。最適合現在負債累累的科諾了。

  「你們來啦?晚安啊!今天紅茶特價,要不要來兩杯?」

  店老闆馞媞是個嬌小的女子。她的外表大約是十八歲,長得非常可愛。不過沒有人知
道馞媞真正的年紀,也沒有人知道她真正的種族。

  她雖然像精靈一樣細瘦,但耳朵卻像人類,不像精靈那樣尖尖的。

  精靈都很依賴魔法,但從來沒有人看她用過魔法。

  科諾到艾弗溫城不久就認識了馞媞,當時她的外貌就是現在這個模樣。這麼多年來都
沒有變過。

  大家都謠傳說,馞媞在第四次磐古大戰之前,就已經在艾弗溫城落腳了。

  當然啦,沒有人敢問她。

  「呃…紅茶啊…」科諾在腦袋裡盤算著,「有沒有更便宜的?」

  馞媞從櫃台後冒出來,翻了個白眼。「連紅茶你都嫌貴?有啊,我還有上個禮拜的紅
茶。」馞媞向來只跟熟客聊天。對不熟的客人她是惜話如金的。

  「這…」科諾知道馞媞不是開玩笑。只要她說有的,就一定有在賣。不過到底有誰會
買放了一個禮拜的紅茶啊?當老鼠藥嗎?

  「這樣好了,」馞媞笑嘻嘻的說,「布蘭琪讓我請,你點你自己的就好了。」馞媞和
布蘭琪特別投緣。馞媞每個月都會捐款給慈幼院,當年也是因為她常常跑去找布蘭琪,才
認識科諾的。

  「馞媞姐…」布蘭琪紅著臉,她當然不忍心讓科諾一個人辛苦。她知道馞媞最喜歡捉
弄人了。

  「別跟我客氣啦!」馞媞嘿嘿地笑,「我今天烤了鬆餅呢,待會兒就出爐了。」「科
諾你就喝白開水吧,我可以優待你加兩顆冰塊。」

  「哎,馞媞妳就別糗我了。」科諾苦笑著。「其實我最近想到了一個主意,妳們看看
怎麼樣?」

  科諾從口袋裡掏出一枚藍色的硬幣,放在櫃台上。

  「咦?」「好漂亮!」馞媞和布蘭琪同時驚呼。兩張可愛的臉湊了過去,細細查看起
來。

  淡藍色的圓板上,呈現了布蘭琪嬌美的側臉肖像。周圍細緻的花紋,看起來就跟真正
的魔法幣沒兩樣。

  不過魔法幣只有金銀二色,擺在桌上的這枚卻是通體淡藍,還閃耀著微弱的寒芒。

  然而寒茫越來越黯淡,上面的圖案也越來越模糊。不到一分鐘,原來淡藍色的硬幣就
變成一個透明的小圓板。又過了一陣子,小圓板就完全消失了。

  「…諾…謝謝你…」布蘭琪蜻蜓點水地在科諾臉上吻了一下。雖然現在已經不見了,
但剛才硬幣上那個肖像,想必花了科諾不少心思。

  「科諾,不簡單誒。」馞媞看著科諾,若有所思。「這可是我看過的偽魔法幣裡最成
功的一個了。」

  「哎。」科諾嘆了一口氣。「我就是搞不懂。」他一臉鬱卒。「雖然我確定魔法幣就
是這樣做的,可是不管怎麼弄,魔力都沒辦法維持很久。真不知道大法師當年是怎麼想出
來的。」



(9)

  第四次磐古大戰結束後,民生凋敝、災民遍野。可怕的通貨膨脹讓所有貨幣一夜之間
,都變成廁所裡的擦手紙。

  所幸這時,偉大的金桔‧卡烈伯大法師出現了。

  卡烈伯雖然是純種人類,卻是正史上唯一同時精通風、水、雷、火、土五系九階元素
魔法的天才。卡烈伯本身並沒有光屬性,但正史記載上他也曾經施用過聖系七級的高階治
療術。

  會聖系法術並不希奇。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卡烈伯親口承認他年輕時曾經做過強盜、
小偷、採花賊、殺人魔等令人髮指又毛骨聳然的可怕職業。

  一個壞事做盡的人,絕對不可能施用光明能量的聖系法術。因此正史上的記載,卡烈
伯年輕時是俠盜、義賊、多情種子、正義之師的統帥。

  這些其實都不算什麼。卡烈伯最偉大的貢獻,是「魔法幣」和「應用魔法」兩大發明


  為了徹底解決通貨膨脹的問題,卡烈伯研發出了劃時代的解決方案:以純魔法能量濃
縮凝聚而成的硬幣。名之為「魔法幣」。

  魔法幣依蘊含能量的不同,會呈現三種型態。

  金幣、銀幣、紀念幣。

  金幣和銀幣顧名思義,分別呈現光彩奪目的金色和銀色。金幣蘊含的能量恰恰等於一
百枚銀幣,非常適合大地上當時混亂的交易系統。

  卡烈伯的魔法金幣和銀幣,很快就成為黑市交易唯一的通行貨幣。

  隨後在麗娜絲半島和麥克羅帝國兩大系統公開支持之下,魔法幣成為大地上所有組織
官方的唯一正式貨幣。

  這件統一全地金融市場的大事,史稱「卡烈伯金融革命」。



(10)

  「我現在已經完全了解,」科諾一邊流著口水,一邊解釋著,「為什麼一直都沒有人
能仿冒魔法幣了。」

  馞媞和布蘭琪正在享用剛出爐的鬆餅,上面還塗滿了非常珍貴的含果粒草莓醬。可憐
的科諾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她們大快朵頤。

  「要凝結出一個像我那樣的玩具魔法幣很簡單,只要元素召喚練得滾瓜爛熟就行了。


  元素召喚在各系法術裡難度並不相同。火系和土系的元素召喚都是七級,但在風系裡
面,是僅次於龍捲風的九級高難度魔法。

  「只要會了元素召喚,再來就只需要花時間了。」科諾嘆了一口氣。「每個人都做得
出來,問題在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定型。」

  「諾,」布蘭琪輕輕擦了擦嘴角,「你這麼說,那我也做得出來嘍?」

  「可以呀,」科諾點點頭,「很簡單的。妳先召喚一些元素過來,待會兒照我說的步
驟做就行了。」

  聽科諾說得這麼輕鬆,連從來不用魔法的馞媞也跟著興奮起來了。「真的嗎?布蘭琪
妳趕快試試看!」

  布蘭琪微笑著點點頭,開始吟唱起元素召喚的魔法歌謠。

  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科諾和布蘭琪很快就感覺到身邊的火系魔力波動。

  「諾,需要多少元素啊?」其實布蘭琪早就練到不需要吟唱咒語了,不過她知道要凝
結成實體,肯定需要非常龐大的能量。這種情形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嗯,」科諾搔搔頭,他對火系實在是不熟,雖然他常常親身體驗布蘭琪的火系魔法
攻擊。「大概…三個完整版的流星火雨吧…」

  「什麼!」馞媞嚇了一跳。「這會不會太恐怖了一點?」

  「諾?」布蘭琪也吃了一驚,「一定要那麼多嗎?我現在最多也只能召喚出兩個吧…


  「那…」科諾想了想,「不知道火系會不會跟雷系差很多…不然就先用一個流星火雨
吧,不過做出來的硬幣可能撐不久…」

  「喂!」馞媞緊張了,「會不會爆炸啊?這可是我的店誒!」

  「放心啦,很安全的,」科諾輕鬆地回答,「不然我幫妳弄個結界好了。」

  布蘭琪將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元素,按照科諾的指示集結成一顆眩目刺眼的火球。科
諾在火球外面張開了九級的電磁結界網。

  「嗯,再來要發揮一點想像力,看妳想要什麼圖案。然後用製造火燄箭的原理,一瞬
間把所有元素壓成硬幣的樣子。」科諾一邊觀察結界內火球的狀態,一邊解釋。「第一次
都不會很成功啦,反正全部把它壓扁就對了。」

  「哦…」有了結界保護,馞媞放心不少。「布蘭琪妳一定已經想好了吧?是不是要壓
成科諾的樣子啊?」馞媞從以前就喜歡調侃臉皮薄的布蘭琪。

  「噯呦,馞媞姐!」布蘭琪果然臉紅了。她正溫柔地看著科諾呢。

  「想好了嗎?」科諾也深情地看著布蘭琪。「預備…一、二、三、壓!」科諾說完,
電磁結界厚厚的球體也跟著向中心突然一縮。「好了好了,我們來看看成果吧!」

  科諾把包著硬幣的結界移到桌上,解開了電磁網。

  一枚淡黃色的硬幣,散發著像火燄般飄動的光芒。奇怪的是,並沒有火系法術常見的
高溫和刺眼。

  「科諾哪有那麼帥!」馞媞看著硬幣嚷嚷著。雖然花紋沒有像科諾藍色的那枚那麼細
緻,不過硬幣中間的科諾頭像倒是清清楚楚。布蘭琪興奮地看著自己的成果,一隻手緊緊
握住科諾。

  不過才沒有幾秒鐘,硬幣就慢慢變成了透明。又過了一下子,消失了。

  「嗯…」馞媞閉上眼睛,表情忽然嚴肅了起來。科諾和布蘭琪知道這是馞媞在想事情


  「科諾,」過了好一陣子,馞媞終於睜開眼睛。「你需要的東西,我好像有賣。要找
一找。」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