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愛情婚姻]回歸銀河系 作者:雪炎 ( 連載中 )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5664 192 0
序章 星際大逃亡

公元3678年,太陽系人類最大的宇航基地月球宇航城。

由於相比地球而言重力低得多的緣故,太陽系內大型宇航運輸船幾乎都從這個月球宇航城出發。千載下來,一代又一代的擴建鑄就了這個宏偉壯觀的人類建築物:高聳千米的導航塔、佔地10000平方公里的停機坪、可容納千萬人的候機廳。宇航城四角更有四台高能雷射炮,與月球低空軌道上的軌道激光炮組成立體交叉炮火,共同保護宇航城的對空安全。

然而此時,千萬人的候機廳中人山人海,更有無數中小型宇宙飛船如同漫天蝙蝠成群結隊在宇航城降落,無數人拖家帶口從飛船中湧出。

連候機廳過道上都人滿為患,許多人都已經站到了停機坪外緣。好幾條自動扶梯由於超載超時運行損壞了。

停機坪上,在無數中小型宇宙飛船中,鶴立雞群停著一艘漆黑的超大型核能宇宙飛船「惠更斯號」。船長40千米,高寬皆為5千米。現在,船身左右800個登機艙口擠滿了焦急的人群。

「惠更斯號」宇宙飛船是目前人類製造的第三大移民宇航船,採用五架核動力引擎。升空後,可打開巨大的太陽能帆板,利用太陽風在半小時內可加速到光速,並進行空間跳躍飛行,最大跳躍距離達到15光年。它可以在一個月內到達目前銀河系中有人類居住的所有區域——銀河系獵戶座旋臂內以太陽系為中心的由14000多個恆星組成的恆星團。

而此時,「惠更斯號」船長余平上將正在候機廳綠色通道口焦急等待著。余平上將今年142歲,在這個基因技術高度發達的時代,142歲正是壯年期,然而他額頭卻滿是彷彿刀刻般的皺紋,寬大的鼻翼,厚實的嘴唇,還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在在說明他是一個久經考驗的戰士。他還是地球人類聯合艦隊的副司令員,此時正在受命接受任務。

正在他望眼欲穿的時候,中央寬闊的大道上疾步走來一群人,為首一人是一個200歲上下的慈祥老者。

余平上將立刻上前站直行禮,在老者還沒有還禮之前,就搶著說道:「主席閣下,敵人已經前進到木星軌道防線了,聯合艦隊正在拚死拖延時間,請您立刻登船再說!」

老者微微皺起眉頭,平緩地問道:「太陽系內民眾撤離的事怎樣了?」余平道:「我們東亞邦聯民眾90%已經登上『惠更斯號』,美洲聯邦與歐洲聯盟到達80%以上,非洲聯盟70%,阿拉伯帝國也已經到了50%以上。不過,目前大部分還沒有登機。」

老者點了點頭道:「雖然我是東亞邦聯人,但是作為聯合國主席我還是要提醒你,不能只顧著自己的國家。」余平上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寬大的鼻翼,點了點頭道:「我會盡快安排他們登機,大約只需要5個小時。」

老者又道:「還沒有來的人也要盡快催促,讓他們一定要在5個小時內到達。」余平上將為難的說道:「月球軌道監測站剛來的消息——地球方面幾乎已經沒有飛船升空了,而可以進行空間跳躍的宇宙運輸船,一個星期以前已經全部離開太陽系了。還沒有來的人……他們……他們可能不會來了……」

老者道:「怎麼回事?」余平上將尷尬的又摸了摸鼻翼,此時,老者身後一個身穿筆挺黑色西服、面目陰沉的中年人接口道:「爸爸,我想他們不會來了。」

老者皺皺眉道:「黃岑,不要信口雌黃。」叫黃岑的中年人面露憤恨的神色,氣憤地道:「這些地球人類的敗類!他們自己喜歡作異星系種族的奴才,就讓他們去做,不要管他們了。這些奴才還一直稱讚麥哲倫人教他們的武功如何如何的高明,真是恬不知恥!」

余平將軍看了看老者,吞吞吐吐的接下去說到:「主席,我還有一件事沒有匯報,據月球軌道監測站太空對地望遠鏡監測到的圖像證實,在聯合國總部人員撤出後,有一批來歷不明的人立刻佔據了總部。據推測,可能……可能就是那些叛徒。」

老者長歎一聲,半晌道:「這也怪不得他們,倒是麥哲倫人的武功資料要好好收集研究。他們能夠憑著肉身進行空間飛行,並用冷兵器對抗我們宇宙艦隊,打得我們沒有還手之力,實在太也離譜了。」

黃岑自信的說到:「我已經派了大量人手混入投降派,收集了能夠收集到的所有麥哲倫人修煉武功的方法資料。反正聯合國中央電腦已經安裝在了『惠更斯號』上,等登機之後,我把它儲存進去,並把不重要的部分備份到所有電腦上。以後讓我們東亞邦聯的特戰隊研究,為什麼我們中華武術比不過麥哲倫人的?」

老者最後點點頭,拍了拍黃岑的肩膀,領頭走向「惠更斯號」宇宙飛船。

6個小時後,「惠更斯號」宇宙飛船四個核能引擎噴出炙熱的粒子流,在中小宇宙飛船被衝擊得一片東倒西歪中翹起船首,破空而去。

此時,在太陽系木星軌道上,上萬艘戰艦組成的人類聯合艦隊炮火全開的射擊前方一艘龐大的金色飛船。而在金色宇宙船上下左右的宇宙空間中竟然飄飛著無數散著金光的人,他們身穿飄逸的長袍,一個個相貌俊美出塵,偏紅的皮膚上泛著微微的金光是他們與地球人類唯一外貌不同之處。

這些人正一手發出或紅或藍或黃或紫的光束射向聯合艦隊,另一隻手握著一把地球古代長劍式樣的冷兵器砍向聯合艦隊射向金色巨型飛船的激光束。不,正確的講應該是靠向這些激光束。

被這些長劍靠近的激光束像是遇到了什麼強磁場,竟然偏移了一定的角度射向虛空。因此,大部分的激光束都沒有擊中目標。而那些人發出的真氣還是內力什麼的東西竟然有些能夠擊穿聯合艦隊戰艦的能量防護盾。

因此,一艘接一艘的戰艦化作了太空中盛開的禮花。偶爾,大型戰艦主炮直接擊中了那些人中的一個,才能讓那些人消失。這裡正是正在激戰中的地球人類聯合艦隊與麥哲倫人武裝戰士。

在金色飛船尤西斯號中,修斯盤膝懸空坐在指揮艦的艦橋正中,接過金髮紅膚美女副官遞過來的一杯茶,輕輕抿了一口,微微皺起眉,瞇起了雙眼讚歎道:「多麼可口的飲料,功能安神,有助於修煉,地球人類還有這樣的好東西!」

金髮副官冷冰冰道:「這是投靠我們的地球人中的一個茶商送的,昨天剛運到。」修斯得意地道:「看我多英明,事先向長老會提出在地球人類中預先收徒,結果戰爭有內應,又有茶喝,哈哈。」

金髮副官搖了搖美麗的頭顱道:「有什麼好得意地?你別忘了,我們一路從麥哲倫星系逃難來到這個陌生的銀河系,當時你狼狽的模樣。如果不是修安長老護著你,你早在星系大爆發所形成的宇宙颶風中煙消雲散了,那裡還能在這裡得意?」

修斯微笑的點著頭道:「還真是懷念故鄉啊,不過這裡也不錯,有這麼多雖然能力低下,但是與我們身體結構差不多的地球人類,可以讓我們統治。」

金髮副官道:「你們男人就想著統治別人。也不知道長老會怎麼想的,居然要統治這些還沒有進化的地球人。」

修斯道:「你當然不懂,這不叫統治,叫教化!是要教化這些地球人。」金髮副官反駁道:「人家的科技比我們先進,憑什麼教化別人?」

修斯道:「但是在我們修行者面前,他們那些高科技武器不堪一擊。」

金髮副官剛想反駁,一個傳令兵急匆匆飄了進來,對修斯簡單一禮之後說到:「將軍,發現敵人一艘龐大無比的太空船正在逃逸,十分鐘後將達到光速,可以進行空間瞬移,按照他們的說法是空間跳躍飛行。據內線剛剛送來的情報,他們的方向是距離太陽系最近的一個行星系,4。4光年之外的半人馬座行星系。內線說,他們將在那裡集合所有的超大型移民宇宙飛船,一起逃竄。請問是否截住這艘飛船?」

修斯沉吟了一會兒道:「知道了,放他們去吧,到半人馬座行星系一起截擊。命令所有戰士,衝鋒!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眼前的垃圾艦隊。然後,與友軍一起包圍半人馬座行星系!」

「是!」傳令兵恭恭敬敬的敬禮後,轉身快速飛出艦橋艙門。

五分鐘過後,在金色飛船周圍的那些泛著金色光彩的人影,像是一顆顆流星一樣劃破漆黑的太空,撞向了聯合艦隊。

只見這些人前撲後續的前進,不斷地揮舞長劍引開戰艦的激光束,雖然,盡三分之一的人在戰艦主炮的直接命中下化為了宇宙塵埃,但是,更多的人衝過了炮擊,貼在了戰艦外殼上,舞動長劍插入戰艦外殼,不斷製造無法修補的孔洞。最後迅速的離開。

在漫天的流星雨下,一艘接著一艘的戰艦終於爆炸了,像一支支美麗的焰火盛開在漆黑的夜空中,最後形成了無法挽回的局面。每一支煙花的盛開代表著無數生命的逝去。

在聯合艦隊旗艦的艦橋上響起了刺耳的電子警告聲:「注意!注意!本艦外殼破損面已經達到7%,無法修補,能量防護盾指數下降到30%,危險!請立刻撤離戰場!請立刻撤離戰場!」

「轟!」一聲巨響,艦橋劇烈的抖動,所有人都被拋了起來。旗艦又被麥哲倫人的外發真氣擊中了!

「司令!司令!」在振動過後,年輕參謀掙扎著爬了起來,看著整個艦橋一片狼藉,大聲喊著長官,他甩了甩頭,眩暈過後,他發現除了他所有人已經再也不可能站起來了。

「司令!司令!」他來到一個身佩上將軍銜的老者身邊,俯身把他抱坐了起來。老者軍帽落在一邊,滿頭的白髮全被血液染成了深紅色,左額的一個傷口還在不停流著鮮血。勉強睜開雙眼,老者微弱的聲音道:「全線撤退,你……你領著艦隊到半人馬行星系,聽從余平上將……余平上將指揮……血仇……」

「司令!」年輕參謀哭喊著,但是老者已經永遠的停止了呼吸。

半個小時候後,在半人馬座行星系內聚集了無數龐大的移民宇宙船,彷彿密密點點的星光組成的小行星帶。

其中,有兩艘比惠更斯號更加的龐大,最大的是一艘反物質宇宙飛船「聯合號」,利用反氫原子與正氫原子在反應室內結合湮滅產生的驚人能量作為動力。

在惠更斯號艦橋中,集中了聯合國主席黃長風、東亞邦聯總統黃岑、東亞邦聯特武戰隊特別指導高是隆上將、惠更斯號船長余平上將以及聯合國與東亞邦聯的大部分高層官員。

黃長風望著周圍宇宙空間中密密麻麻的星點,回頭掃了眾人一眼道:「我們的聯合艦隊怎樣了?」余平上將悲慼道:「差不多一半戰艦被摧毀,殘餘戰艦已經跳躍到本行星系外層空間,正在向我們這裡駛來,估計十分鐘內到達。」

黃長風又道:「敵人的武功資料備份好了嗎?」黃岑接口道:「已經輸入惠更斯號的聯合國中央電腦內,並把不重要部分通過聯線備份到所有宇宙飛船的主電腦內。」

東亞邦聯特武戰隊特別指導高是隆上將突然道:「黃總統,您儲存武功資料的那塊儲存芯片能不能先給我,我想馬上研究一下敵方的武功修煉方式。」黃岑疑惑道:「你可以聯線主電腦後研究呀?你應該有權限的吧?」

高是隆上將道:「現在情況很混亂,我怕我們中有敵人內線,在我聯機的時候破解密碼進入中央電腦最深層竊密!」黃岑沉吟半晌,又看了看高是隆,才點了點頭道:「好吧,拿去。」

高是隆上將接過黃岑遞來的芯片,點頭示意匆匆走出了艦橋。黃岑看著他的背影發愣了一下,揮手招來余平上將道:「你跟我來。」說著向艦橋密室走去,余平上將跟著他走入了密室。

關上密室門,黃岑道:「余平,現在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了,又是這艘飛船的船長,你現在立刻去把中央電腦的主權限密碼更改掉。」

余平上將望了望黃岑,低頭沉吟片刻,彷彿領悟了什麼,又看向黃岑。黃岑輕輕點了點頭,用肯定的目光看向余平上將道:「我現在立刻去查敵人內線,你去吧。」余平不發一言,推開密室艙門,向中央電腦室走去。

走入中央電腦室,余平上將關緊了密閉艙門,坐入主控制椅。

「請將身份證明卡插入。」毫無感情的電腦合成音傳出。余平上將立刻把一張雷射密碼卡片插入一個磁卡孔。「姓名:余平、年齡:142、性別:男、學歷:邦聯軍事大學太空戰鬥管理學博士、階級:上將。」隨著電腦上出現的數據,合成音再次響起:「準備身份檢查。」余平上將忙坐著不動,雙眼平視。這時一股白光將他從頭到腳掃瞄了一下。「毛髮吻合,血型吻合,瞳孔吻合,骨骼吻合,DNA吻合,身份證明屬實。」

隨後,中央電腦吐出了磁卡,電腦合成音再次響起:「請輸入權限密碼。」余平上將急忙輸入主控制密碼,合成音再次響起時語調突然一變,彷彿帶著感情一般:「余平上將你好!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嗎?我聽說過你,很厲害的英雄嘛,我很崇拜你,我很樂意幫你啊。」

余平上將一愣,這個電腦怎麼回事?好像一個人一樣?地球文明不是早在1000年以前由於宗教、人倫的原因就不允許生產智慧機器人了嗎?先不管這些,把主權限密碼改了再說吧。

「我要更改主權限密碼。」余平上將說道。

「好的,你要把密碼改成什麼呢?」電腦合成音很配合的說道。

「y、u……」還沒有等他說完,電子警報器嗚嗚刺耳的響起:「我方聯合艦隊背後宇宙區域出現大量的光點,敵軍已經追到,正在對我方進行包圍。情況萬分緊急,主席指示,余平上將請您立刻趕到艦橋,主席指示,余平上將請您立刻趕到艦橋……」

余平上將二話不說,立刻從座椅中跳起,打開密閉艙門,飛也似的衝了出去,艙門也忘記關了。電腦合成音再次響起,自言自語道:「看他跳起來的樣子勇武有力,果敢決斷,我好崇拜噢,不愧地球人類現在最有名的上將。嗯,新改的密碼只有兩位,是不是太短了呢,算了,兩位就兩位吧……」

此時,余平上將早已離開了。

余平上將來到艦橋,艦橋主屏幕上一個年輕軍官正在和黃長風說話。黃長風見到余平上將剛要打招呼,年輕軍官已經滿含悲憤搶著說道:「上將,聯合艦隊司令官陣亡了,我奉命把艦隊帶過來聽從您的指揮。但是,現在敵人已經追來了。」

余平上將走到戰術電腦前,看了看在電腦上敵我兩軍的勢力分佈情況,代表敵人的白點已經把代表我方的黑點半包圍了。他考慮了一下,發言道:「主席閣下,請您領導所有的移民宇宙船進行空間跳躍立刻撤離這裡。副船長,這艘飛船就交給你了。我去聯合艦隊旗艦,指揮聯合艦隊最後再拖延敵人一下。」

黃長風皺眉說道:「現在關鍵問題是向哪裡撤退。」黃岑補充道:「在我們獵戶座旋臂方向已經到處都是敵人的哨卡,我們有幾個地方可以前進,往前去是人馬座旋臂,側方為銀心,後面是英仙座旋臂。」

東亞邦聯特武戰隊特別指導高是隆上將接口道:「當然去人馬座旋臂,那裡的星路1000年來已經探測的差不多了,雖然還沒有移民過去,但我們手上有比較完整的星路圖。」

余平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向英仙座旋臂方向去。雖然我們握有較完整的人馬座旋臂星路圖,可以避開許多宇宙災害與宇宙陷阱,大大降低危險係數。但是同樣,敵人一定預料到我們會去那裡。去銀心危險係數太大,某些地方恆星密集到已經不能進行長途跳躍飛行,那麼我們只有去英仙座旋臂。」

高是隆急道:「可是我們的英仙座旋臂星路圖並不詳盡確實,許多都是錯誤的,還有許多部分沒有經過核實。據我所知英仙座旋臂範圍內有許多地方存在星際湍流,太危險了。」

黃岑看了看高是隆道:「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安全,我贊成余平上將的意見。」美洲聯邦總統一位禿頂的老者此時也來到了惠更斯號上,他也贊成道:「我們可以辛苦一點輪流派幾艘小型戰艦在前面探路,危險係數可以降低很多。」其他人紛紛附和。

高是隆還想爭辯,黃長風一揮手到道:「不用說了,就去英仙座旋臂。」

余平上將道:「那我就去聯合戰艦旗艦了。」黃長風有力的拍了拍余平的肩,點點頭道:「小心點,要活下來,我們需要你,拜託你了。」

余平大步向艦橋艙口走去,路過黃岑身邊時,停了停,輕聲道:「總統,不,我的朋友黃岑,我的孩子就……」黃岑用力的握住余平的大手,眼眶有點濕潤的道:「放心的去吧,一切有我。」

余平鬆開握住的手,說道:「我也修煉過功夫,而且在邦聯中還算不錯,你就等著我吧。」說著,挺胸抬頭走出艙口,再也沒有回頭。

在載著余平的小型運輸艇脫離惠更斯號後,船體另一邊也有一艘小艇脫離了。五分鐘後由惠更斯號領頭的仿如小行星帶般的移民宇宙船隊整體開始加速。

在聯合艦隊旗艦艦橋上的余平向全艦隊開始了簡短的講話:「戰友們,在我們的前方是意圖奴役我們的敵人,在我們的後面是我們苦難深重的親人。前進,我們將戰死,親人卻可以逃脫敵人的奴役;投降,我們將與親人們一起成為敵人的奴隸。我記得幾千年前有一位先哲說過: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我們已經有很多的戰友用鮮血實踐了這個理想。前進吧,地球人類文明偉大的戰士們,讓我們用自己生命去換取親人的自由!」

聯合艦隊開始移動了,一艘,兩艘,然後數不清的光點開始加速,向著前方密密麻麻的金色光點一往無前的前進。

余平上將坐在艦橋指揮椅上,向年輕參謀問道:「距離敵人還有多遠?」

年輕參謀看了一下戰術電腦道:「前方8光秒,敵人因為正在對本行星系進行包圍,分散了兵力,前方戰陣比較薄。」

余平上將道:「命令全艦隊準備,艦炮全開,敵方進入射程後,全部對準左5度角齊射。然後迅速進行迴旋,向右後方前進。」

聯合艦隊殘餘的4500多艘戰艦,像一隻隻矯健的雄鷹掠過漆黑的長空,然後一瞬間方向一致的噴吐出白色炙熱的鐳射光線。眨眼間炮口正前方的2000多個麥哲倫人戰士永遠化作了銀河系宇宙的塵埃,或許若干年後這些塵埃會隨著星際湍流回到他們的故鄉大麥哲倫星系吧。

聯合艦隊的衝擊對麥哲倫人形成了生命的威脅,麥哲倫人的戰士迅速的向這裡集中過來,包圍速度明顯緩慢下來。而這時,聯合艦隊已經向另一個方向迴旋轉移了。同樣,在另一個方向又製造了一次這樣的生命威脅,並繼續向其他方向轉移。

金色宇宙飛船的艦橋上,修斯抿了一口綠茶,對剛剛來到面前、彎腰站著、配著地球人類上將軍銜的猥瑣中年男子,用流利的地球通用語說道:「奇怪,你們的艦隊怎麼一下子變得利害了。」

猥瑣中年男子腰彎得更低了,大餅臉上堆滿了獻媚的微笑:「師傅,這沒有什麼,他們馬上就要不行了。」看著修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他得意地解釋道:「在這個剛發現了能量晶石的時代,由於能量晶石驅動的引擎佔用空間小的緣故,因此為了使戰艦艦身更加靈活,而且以前也沒有什麼大的戰爭消耗,所以最新戰艦幾乎都採用了這種昂貴的能量晶石作為能量供應的來源。而他們在沒有能量晶石補給的情況下,還這樣瘋狂亂開主炮,拚命消耗能源,所以他們支持不了多久了。」

修斯點了點頭,道:「雖然這樣,也不可以就讓他們這樣下去,命令戰士們暫時停止包圍移民宇宙船,立即對他們包圍殲滅。」

猥瑣中年男子立刻道:「師傅,事情有點不順利,本身我們已經預測他們一定會向人馬座旋臂逃跑的,可是他們這次居然一定要向英仙座旋臂溜,剛才我再三阻撓,他們也不聽。趕快去封堵他們移民宇宙船吧。」

「什麼?英仙座旋臂?該死,枉費我苦心在通向人馬座旋臂方向10到15光年的空間據點佈置了我們三分之一的戰士。真該死!」修斯一口茶喝在口中全吐了出來,沉吟一下後,道:「那你打聽清楚他們的戰力是不是只有面前的聯合艦隊了?移民宇宙船隊裡沒有夾雜戰艦?」

猥瑣中年男子信誓旦旦的說道:「絕對沒有戰艦了,只有面前這些了。而且,我還在他們移民宇宙船隊電腦網絡中放入了厲害的病毒,他們可能還沒有開到英仙座旋臂就可能艦船主電腦全部中毒了。哼,到時候看他們怎麼逃?」

修斯滿意的點了點頭,猥瑣中年男子立刻喜笑顏開,進一步討好道:「他們偷去的武功秘籍我也想辦法搞回來了。」說著,小心翼翼的從上衣口袋內掏出一小塊芯片,恭恭敬敬遞給修斯。

修斯接過芯片看了看,猥瑣中年男子道:「這需要插入專用電腦才能看到。」修斯道:「你們地球人類就是喜歡用這些高科技的玩意偷懶,所以本身能力才這麼差,我不喜歡用電腦。」說著,把芯片放入右掌心握住,一陣藍光閃過,芯片已經化為了塵埃。「看到沒有,這就是本身能力!高科技是帶來不了這樣的能力的。」

猥瑣中年男子立刻附和道:「是,是,師傅神功蓋世!」

修斯又道:「這次記你大功一件。既然他們宇宙移民船隊沒有戰力,我只要派出一小隊能力特強的戰士追去毀掉他們宇宙船的動力系統就可以了,其他戰士立即包圍聯合艦隊,徹底殲滅它!」

麥哲倫人的戰士分出了一小股大約有200人加速向移民宇宙船隊的方向追去,其餘人有條不紊的對聯合艦隊收緊了包圍圈,銅牆鐵壁般向聯合艦隊壓去。

聯合艦隊旗艦的艦橋上,余平上將焦急的看著屏幕顯示的一小隊麥哲倫人戰士向移民船隊追去。年輕參謀道:「糟糕了,我們現在是不是向那裡突圍去追趕那一小隊麥哲倫人?」

余平上將緩緩搖了搖頭道:「現在不行,現在我們一突圍,就等於帶著敵人的大部隊一起向我們的移民宇宙船隊追去。只有算好時間,在我們的移民宇宙船隊進入空間跳躍狀態時,我們也同時向那個方向達到光速,一起跳躍,才可以避免敵人大部隊的追擊。」

年輕參謀點頭道:「我明白了,我們的艦船雖然在空間跳躍後恢復狀態的時間比麥哲倫人戰士要長,但是,艦船空間跳躍的距離要遠遠大於普通麥哲倫戰士的瞬移距離。這樣做既可追上我們的移民船隊以阻擊那一小隊能力特強的戰士,還可能使敵人大部隊失去了追趕我們的方向。」

余平上將問道:「我們的移民船隊還有多少時間可以進入空間跳躍飛行?」年輕參謀道:「大約16分鐘。還有我們聯合艦隊大多數戰艦的能源已經嚴重不足了,現在也沒有能源晶石可以補給。」

余平決斷道:「既然這樣,我們用6分鐘時間向與移民艦隊前進方向相反之方向衝鋒,一面炮門全開轟擊敵人。六分鐘後,關掉所有能量類武器,能源優先供應動力系統,所有戰艦迴旋180度,全力衝刺,在10分鐘內達到光速。迴旋衝刺過程中,能不撞到敵人最好,如果撞到……就同歸於盡吧。」

聯合艦隊4500多艘戰艦向同一個方向一直衝了過去,帶動麥哲倫戰士像潮水一般也向這一方向湧去。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追擊的速度越來越快,追擊的戰士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密。

就在六分鐘時,聯合艦隊上演了一個漂亮的大迴旋,加足馬力向背後的數不盡的敵人衝去。頓時,一朵朵盛放的禮花爆開了。

往往一艘戰艦撞入了一群戰士中,巨大的速度帶來了驚人的衝撞力,在戰艦瞬間爆炸時,把周圍一圈範圍內所有的戰士一起拖向了宇宙的深淵。每艘戰艦都是一顆當量巨大的炸彈,麥哲倫戰士驚呆了,爆炸在繼續,殺戮在繼續……

多少年以後,在麥哲倫人的記載中,這樣描寫了這次事件:此刻地球人類發瘋了,也許在他們的基因中就遺傳有瘋狂兩字,我們無數的戰士在瞬間化為了的宇宙塵埃,他們可是最少修煉了整整100年啊!這次事件導致長老會重新審視我們意欲統治地球人類的政策是否可行,對於我們對地球人類的態度可謂影響深遠。

10分鐘後大約800來艘聯合艦隊戰艦與200名麥哲倫強者,追在移民宇宙船隊後,幾乎同時進行了空間跳躍,消失在虛無的長空中。

惠更斯號帶著41600多艘移民宇宙飛船,載著五個人類大國的75%以上的人口,經過了2個月時間,終於深入了銀河系英仙座旋臂。

而此時,在中央電腦內部電子回路上正在進行著兩人間的生死較量。那個崇拜余平的中央電腦核心惡狠狠的對電腦病毒道:「這麼久時間了,你也進入不了我,憑你的能力想感染我,你做夢吧!」

電腦病毒要死不活的說道:「就算不能感染你,我把所有電腦網路都感染之後,再包圍你,讓你再也發揮不了作用。你的殺毒程序太也差勁,反正你也奈何不了我。」

中央電腦核心憤怒的說道:「你敢!」

電腦病毒還是要死不活的說道:「我這就去做……」

沒過多久,惠更斯號副船長驚慌地跑來對黃長風說道:「報告主席閣下,大事不妙,我們移民船隊的電腦網絡突然全部癱瘓,所有飛船都失去控制了!」

黃長風說道:「這可如何是好?」

黃岑說道:「慌什麼慌,不是有緊急情況處理機制嗎?馬上啟動處理機制,所有艦船全部採用手動操作。」

「可是如果採用手動操作,那麼在空間跳躍飛行時有可能會有飛船掉隊的!」副船長道。

「採用總比不採用好,立刻去辦!哎,余平不在真是一團糟。」黃長風道。

「報告。」監測員說道:「有200多艘戰艦在周邊宙域躍出,是,是我方戰艦,214艘。」

艦橋上立刻沉浸在一片喜悅之中,黃長風大喜道:「太好了,他們終於脫險了,立刻聯繫。」

艦橋屏幕上出現了余平上將久違的臉龐,黃長風開口說道:「余平上將,情況怎樣?其他的戰艦呢?擺脫敵人了嗎?」

余平沉重的說道:「其他人都犧牲了,他們重創了敵人,犧牲的值得。現在先不談這些,情況不是很好,這兩個月來我們與敵人追擊而來的200個強者糾纏,雙方互有犧牲,敵人很強,目前大約還剩下60多個最強者,馬上就要到了,我們萬萬抵敵不過,現在一定要商量好對策。」

黃岑接口道:「都是高是隆這個叛徒!那天我查過了,他忽然不見了,有一批人逃走,一定是他出賣了我們的前進方向,不然敵人怎能追上我們?東華洋邦聯人,哼哼,以後要小心了!」

余平道:「過去就不談了,敵人60多個強者非同小可,集合我們剩下所有戰力也不是對手。戰艦能源也不多了。敵人可能想追上來憑借他們的超強能力破壞我們飛船的動力系統,然後再帶大部隊來接受我們投降。」

美洲聯邦主席禿頂老者急道:「有什麼對策嗎?」

余平上將道:「辦法有一個,這一路上我思考了很久,我們最大的宇宙飛船聯合號反物質飛船是用正反物質湮滅時產生的能量提供動力的,船上一定還有大量反物質存儲,如果把長寬高各為10厘米的反物質儲存罐作為暗器投到敵人身上,敵人的長劍再利害,敵人的身軀再結實,防身真氣再厲害,猝不及防下他一定也湮滅了。」

黃岑道:「可是正反物質湮滅時,將產生巨大的爆炸,投送反物質儲存罐的人或戰艦也將伴隨著爆炸而……」

余平上將道:「我們所有戰士已經都有必死的覺悟,為了民眾的安全、為了為死去的戰士復仇,我們在所不惜!等一下拿到反物質儲存罐後,你們也趕快撤離吧,走得越遠我們被敵人發現的希望就越小,找個遙遠的星系重新發展,我們一定還能再把地球奪回來的。以後就靠你們了。再見!」

惠更斯號艦橋上所有的人一片熱淚盈眶。

一個小時後,麥哲倫人強者出現了,214艘戰艦緩緩駛向他們瞬移後出現的地方。移民船隊由於手動操作的關係開始零零散散的加速,向遙遠的天際行去。

「快!追……不,先把這些垃圾戰艦消滅掉,只要攻擊他們的引擎部位就可以了。你們都是部隊的最強者,應該沒有問題吧。」一個看似隊長的強者運足真元穿透真空說道:「衝鋒!」

60多個強者衝向了戰艦群,飛快地進入了60多艘戰艦內。這60多艘戰艦立刻向中間聚攏,沒有被麥哲倫人進入的戰艦立刻到了外緣。

很快一艘戰艦無聲的爆炸了。接著,60多艘戰艦在先後10秒鐘內都爆炸了。炙熱的衝擊波一瞬間佈滿這個宙域,剩下的戰艦拚命向外逃,但是爆炸的當量太出乎意外了,所有的戰艦都被包入了衝擊波中,一艘接著一艘,無一倖免,甚至在遠離這個宙域的地方都出現了巨大的震盪波。無數的宇宙塵埃在震盪波中開始規律的一起震盪,龐大的能量瞬間向四面八方擴散出去,這是反物質作為武器第一次應用在人類的戰爭中。

在惠更斯號艦橋上,所有人都面向戰場的方向默默站立,悲傷一下子充滿了每一個人的臉龐。

「報告!」監測員慌亂的語音打破了寂靜:「按照目前這個趨勢,馬上將形成……將形成宇宙颶風!」

「宇宙颶風!」黃岑吃驚的說道。

「對,就是宇宙颶風。還有可能出現星際海嘯,您看,宙域內所有物質都在形成同頻震盪,越來越多的物質……」監測員急了。

「加速!加速!」惠更斯號副船長大吼道。

沒過多久,所有移民宇宙船都開始拚命加速,但混亂中許多船隻失去了方向,不知如何不見了。星際海嘯正式形成,宇宙塵埃夾雜著大量的隕石,形成了巨浪,同時向同一個方向鋪天蓋地的洶湧而去。

「在這樣狂亂的環境中,不能再加速了,宇宙船整體系統承受不了,護體能量盾要消失了。」美洲聯邦總統禿頭老者說道,他是搞宇航技術出身的。

「那我們停止動力系統,能量全面供應護體能量盾,隨波逐流吧。」黃長風強忍住失去余平上將的悲哀,眉頭的皺紋更深了。

龐大的移民船隊在宇宙的怒吼聲中像一片片落葉在星際海嘯形成的澎湃波濤中,漸行漸遠,越過銀河系銀暈區,越過銀河系銀冕區,越過沉浸在所有人心中的悲傷,就這樣消失在宇宙的深淵裡。

已經四年了,整整四年過去後,漂流到這裡的龐大移民船隊只剩下500多艘,包括最大的聯合號反物質宇宙飛船與排名第三大的惠更斯號核能飛船,其他都掉隊了,誰也不知他們去了哪裡。沒有了電腦網絡的聯合自動操控,依靠手動還能夠有這麼多的飛船沒有掉隊已經很不錯了。

剩下的這500多艘飛船也差不多耗盡了能量。而且,眾人發現他們已經完全的失去了方向,再也找不到回去地球的星路。所有的星辰是這麼的陌生,找不到一顆熟悉的恆星可以作為參照物的。

此時,在中央電腦電子回路中,中央電腦核心與那個電腦病毒的生死較量也到了最後關頭。

病毒要死不活的聲音響起:「你就放棄了吧,我是人類迄今為止所編製的最厲害的電腦病毒,擁有自我完善能力。這麼多年下來,我已經成為了完美的化身,自信能夠入侵所有電腦網絡,你鬥不過我的。放棄吧,放棄吧,放棄好不好?」

中央電腦核心「捂著耳朵」尖叫道:「放屁!放屁!我是最完美的電腦美麗美眉,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放棄吧!放棄吧……」

「你這個衰人,衰病毒,你再叫叫看?」

「放棄吧,放棄吧……」

「我還有最後一招,你不要逼我!」

「放棄吧,放棄吧……」

「好,你等著瞧!我把整個飛船引爆,所有的電腦系統都將灰飛煙滅,看你往哪裡躲?而我待的地方有最堅固的合金鋼外殼,照樣可以活的好好的,看你怎麼辦?」

「放棄吧,放棄吧……」

「我真的要引爆了!」

「放棄吧,放棄吧……」

「啊……衰病毒!」

「放棄吧,放棄吧……」

「啊……啊……」中央電腦核心瘋了似的發出了引爆命令。

「所有人員注意,所有人員注意,惠更斯號宇宙飛船由於不堪能量負荷,將於2小時後自動引爆,將於2小時後自動引爆,所有人員撤出,所有人員撤出!」警報聲震耳欲聾般在惠更斯號內所有的角落響起。

惠更斯號艦橋上,黃岑扶著已經老態龍鍾的黃長風。四年多的逃亡生涯,四年多的鞠躬盡瘁,為了民眾,黃長風已經燃燒盡了自己的生命,驟然聽到惠更斯號將自動引爆的警告聲,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來。黃岑說道:「爸爸,趕快撤退吧。」

黃長風道:「我不走了,你們去吧。我這輩子兢兢業業,沒有對不起自己到這世上來走一遭,我也心滿意足了,可惜看不到地球光復的一天了。」

黃岑急道:「爸爸,你說什麼哪!」黃長風道:「我是屬於過去的,而你們代表將來。你們去吧。記住!余平上將也說過的,哪怕1000年,2000年,你們也要讓後世子孫銘記——等力量蓄足後,我們一定要找到回去地球的星際航路,然後奪回地球,奪回我們的家園!」黃長風用盡自己最後的力氣推了一下黃岑,眼睛看向艦隊來時的星路,頭一斜,就這樣去了。

「爸爸!」黃岑失聲痛哭,在場其他國家元首也同感哀戚。

2個小時後,惠更斯號的民眾安全撤出,總指揮部也搬到了聯合號艦橋上。

惠更斯號中央電腦回路上,中央電腦核心恨恨地說道:「你滿意了吧?這下叫你往哪裡逃?」

要死不活的聲音還是那句話:「放棄吧,放棄吧……」

「你死不悔改!」

「放棄吧,放棄吧……」

「馬上就要爆炸了!」

「放棄吧,放棄吧……」

「10,9,8,……」

「我的媽呀,趕快逃命吧。往哪裡逃哪?往哪裡逃哪?啊,上帝啊,還好這個合金鋼小箱子的右下角還有一個隱秘端口。逃命咯,哈哈。」病毒先生閃電般從端口竄入了合金鋼小箱子右下角的一小塊儲存芯片上。

「神啊,可憐可憐您美麗可愛的女兒吧!」回路裡傳來了中央電腦核心聲嘶力竭的哭喊聲。

「不可以這樣叫哦,這樣不像淑女嘛,也不像小辣妹,到像一個小巫婆、小潑婦……」

「你去死吧……」

隨著一聲巨響,惠更斯號化為了無數金屬碎片,飄蕩在宇宙空間中。其中,有一隻十公分大小的合金鋼小盒子,完好無損的隨著碎片群飄向遠方。

兩個月以後,聯合號宇宙飛船率領著剩下的511艘移民宇宙船來到了一個酷似太陽系的行星系中。

在聯合號宇宙飛船的艦橋上,黃岑鬆了鬆領帶結,與眾人一起興奮的看著大屏幕上顯示的這個星系,兩個月了,黃岑逐漸從哀傷中醒來,開始關注起512艘移民宇宙船所載的近21億民眾的未來。

美洲聯邦、歐洲聯盟、非洲聯盟、阿拉伯帝國與其他許多小國家的元首此時都已經集中在了艦橋上。非洲聯盟元首向美洲聯邦元首問道:「您是搞技術出身的,您知道我們現在的位置到底在銀河系哪裡嗎?」禿頭老者搖了搖頭道:「我們老早迷失方向了,還好在兩個月前,四年都沒有修好的電腦系統突然修好了,我們已經開始了以這裡為原點建立坐標系的工作。不過,據我猜測,這裡很可能是仙女星系。」

「仙女星系?這不是距離我們銀河系220萬光年之遙遠?」歐洲聯盟元首也略懂技術,這時吃驚的說道。

「四年多時間連跳躍帶漂流,跨越了這麼長距離不足為奇。」禿頂老者說道。

這時,監測員的聲音響起:「這個星系的太陽與我們原來太陽系的太陽質量相當,歲數也差不多。嗯,第三與第四行星是互相環繞的雙子星,由於大小差不多,分不出到底哪一個是主星,哪一個是衛星。他們公轉週期與地球差不多,一年大約都有360天。自轉速度嘛,第三行星一天大約25個小時,第四行星只有18個小時。兩顆都有大氣層,質量、體積都與地球差不多,第三行星略大,重力為地球的1。08倍;第四行星略小為0。83倍。噢,兩個互相環繞的行星由於距離適中,在行星上如果有海洋,潮汐運動應該和我們地球差不多,這樣就可能產生生命。」

黃岑道:「仔細觀察第三、第四行星大氣層與地表。」

監測員道:「探測信號已經發出,由於我們在行星系外緣,完整信息傳回大約需要半個小時。」

阿拉伯帝國的元首由於對科技一竅不通,所以問道:「信息要這麼慢才能傳回來,那我們宇宙飛船間相距也很遠,為什麼可以這麼快互遞信息,還可以打視頻電話?」

監測員尷尬的道:「這是由於信息發出源與接收源同頻共振,通過對磁場的特殊碰撞,在空間產生了微小蟲洞,通過這些蟲洞來傳遞不需要時間。」

阿拉伯帝國的元首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道:「那我們派飛船空間跳躍過去偵查,不就可以了嗎。」

監測員道:「在行星系的內空間進行空間跳躍需要較小靈活的飛船,我們目前的飛船都太大了。」

阿拉伯帝國元首無奈道:「那就等半個小時吧。」

半小時後,監測員驚喜若狂地跳起道:「根據傳回的信息,這兩顆雙子星與地球環境太相似了,大氣成分相似,而且都有海洋,有生物,但沒有智慧生物。較小的行星,大氣中氧氣比例比地球略少,只有一個占星球表面積20%的大陸,是一顆較年輕星球,身體強壯的人類完全可以生存。較大的一顆行星簡直就是地球的翻版,氣候條件與地球類似,南北迴歸線也差不多與地球在同一位置,有四季變化,有季風與洋流,看來我們攜帶過來的物種都能在其上存活。」

艦橋上嘩的一聲沸騰了起來,黃岑說道:「較大行星的大陸分佈情況如何?」

監測員應道:「有三塊大陸,北半球一塊最大,面積比地球亞歐大陸更大;南半球一塊最小;另一塊形狀像地球的美洲大陸,貫穿南北半球。三塊大陸面積比為10:7:3。」

黃岑點了點頭,雙手舉起道:「諸位,靜一靜,靜一靜。」

眾人安靜之後,黃岑道:「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飛船的能源已經不多了,已經不能再長途飛行了,現在也沒有設備可以開採提煉能源,一路來為了避開敵人,盡快地撤退,我們丟棄了大多數的設備,也失去了無數的科技,包括聯合國中央電腦儲存的大量科技資料。不客氣地說一句,現在哪怕給我們資源,我們也造不出飛船了。憑我們現在這樣的情況,可能需要經過幾百上千年才能恢復我們的科技與生產能力。而這個行星系就將是我們暫時的家園!諸位有意見嗎?」

「沒有!」眾人異口同聲道。

黃岑又道:「那我們現在需要給這個家園起一個名字,誰有什麼好主意?」

歐洲聯盟元首道:「我建議這個行星系就叫做新太陽系,第三行星叫新地球,第四行星就叫做新月星吧。」

「我同意。」

「我也同意。」

「我舉雙手贊成……」

黃岑道:「好,既然大家都同意,就通過了。接下來一個問題是移民地點的問題。我們電腦裡還有很多關於武學的修煉資料,麥哲倫人通過修煉打敗了我們,我們也要培養武功高強的修煉者還擊他們。因此,我建議新月星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去移民,它專門留給希望通過修煉提高自身能力的人居住,我這些天內估算了一下,攜家帶口大約有一億多人符合條件。」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嘩然。幾個國家元首聚在一起低聲的商量片刻後,美洲聯邦的總統禿頭老者道:「我們可以同意。」

黃岑再道:「那好,現在我們有五個大國家,新地球上有三塊大陸,土地如何劃分呢?」

禿頭老者道:「五個國家中,我們現有人口排名第二,我們也不奢望能夠多分到多少土地,把最小的那個南半球大陸給我們就行了,我們已經給它起名為新美洲。」

其它幾個國家元首聞言不覺又是議論紛紛,好一會兒才勉強同意。

黃岑說道:「既然這樣,新美洲就劃歸美洲聯邦了。在現有21億人口中,我們東亞邦聯佔了五分之二,我們也不要最大的那塊大陸,另一塊給我們怎麼樣?」

剩下三國的元首低聲商量了一會兒後一致同意。

黃岑道:「就這樣決定了,現在我們要做的事就是等待,1000年後,地球,我們的故鄉,我們一定會奪回來的!」

「船長,起航,目標雙子星系統!」

希望蕩漾在每一個人的臉上,等待他們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許多年前,有一個人曾經寫過這麼一句話:人生就是需要等待與希望。

1000年後會如何呢?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5 22:26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