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新三國策 作者:晶晶亮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55679 168 7
本帖最後由 ark17303 於 2009-4-16 19:58 編輯

東漢末年群雄割據圖(感謝bladelin提供)
5af94fcc.jpg
東漢末年十三州
e6ae3232.gif


第一卷 豫章行 第一章 江東烽火


  當決斷終於做出的時候,我竟有一種淋漓的快感,那些曾長久盤據在我心頭的希冀與惶恐、夢想與焦慮,在戰鬥來臨的一刻都消失了,留給我的是不屈的鬥志和無比的勇氣。---高寵手書。

  ****************

  興平二年十月秋,當利口。

  「小子有種,竟能在我韓當刀下走上五合,汝可死而無憾了!」當刀口劇烈的疼痛襲來時,我模糊的看到了一臉驕橫的敵將眼中閃過一絲驚異。

  「韓當——。」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翻滾著,躲閃過敵人戰馬凌空的踩踏。

  過量的失血誘發的眩暈是如此致命,我的身軀重重的摔落到一處凹坑中,在一陣劇烈的疼痛過後,我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

  殘破的旌旗斜斜的插在浸著鮮血的地上,與它相伴的還有橫七豎八躺著的士卒的屍體。四野裡除了幾聲淒厲的老鴉在鳴叫外,只剩下了江北吹來的勁風獵動旗幟的聲音。

  我費力的支起身,將身體一大半的重量依靠在矟上,左脅下凝固的傷口被這一番扯動撕裂,股股的鮮血將斷裂的牛皮鎧甲染得通紅一片,幸虧有了這層甲衣的防護,敵將的那一刀橫削才沒有深嵌入我的胸膛。

  除了我之外,這戰後的墳場上恐怕再無其它的人了,一天前還與我同帳而眠的兄弟們此刻就「睡」在我的不遠處,他們或臥、或仰,或靠,或倚,姿式是那樣的安詳。在這亂世中掙扎著生活對於我們這些卑賤的庶民來說,實在是太難了,死或許才是最好的解脫。

  昨天傍晚,與我們對峙了近一年的袁術大軍突然發力,乘著夜色渡過長江天塹,敵人的攻勢是如此的兇猛,幾乎是在轉瞬之間就將我們的營盤沖得七零八落,統領我們的張英將軍出寨迎戰,也只是打了幾個回合就被對陣的敵將殺得落荒而逃。而留給我們這些個來不及逃跑的士卒的,除了投降一途外,就只有面對死亡了。

  聽說這次敵人的統帥是那個三日便陷了廬江的屠夫孫伯符,還有他父親孫堅麾下的那一幫征討過董卓的悍將,與這些久經戰陣的老兵相比,我們這些新兵完全不是對手。

  鎮守在當利口的一萬士卒僅僅過了二個時辰,亡者三千,降四千眾,餘者皆潰散。上下不過三百餘年,江東子弟早已不再是那個敢於跟隨項羽舉義旗反抗暴秦的輕狂少年。

  遠處點點的火光越移越近,夾雜著喝斥的叫罵聲,我知道那是敵人正在清掃戰場,並將投降的俘虜羈押到一處,用不了多久,敵人就會搜索到我這裡。

  「咳——!」我扯下戰袍的一角,極力抑制住陣陣痛楚,將出血的傷口扎得緊緊的。

  手中長約丈八的矟是如此的沉重,讓我第一次有了要遺棄的念頭,我還記得那次在新兵演軍場上拿起它,然後騎上戰馬平端起馬矟衝刺,心中頓時湧動著的激動和狂喜,對於像我這樣出身低微的人來說,改變命運的最好辦法就是拿起武器,用自已的性命到戰場上去賭、去博,去殺戳。

  我抑頭望天,天也一樣無語。

  我俯首看地,地上是戰敗後的一片狼藉。

  ……

  幼小流離親已疏,童年時在族塾苦讀的光景早已模糊遠去,隨著家門的一次突然變故,我的身份也從寒門士族淪落到寄身大豪家的一個家奴。

  為了活下去,我放棄了幾乎所有的東西,包括自由、身份、尊嚴。

  這是一個少年在亂世成長的代價。

  半年前,我還只是秣陵許多大豪蓄養家奴中的一個,因為新任揚州牧劉繇的一道不同以往的「徵兵令」,從此改變了我的命運。這道命令大意就是像我這樣失去身份的奴僕,只要報名加入守衛橫江、當利的部隊,就可以恢復平民的身份,免除之前所犯下的一切罪責,如果在戰鬥中獲得足夠的軍功的話,還可以得到提升。

  對於家奴身份的我來說,戰場固然可怕,但獲得自由和尊嚴卻更令我心動,在短短的一個月裡,就有上千的家奴報了名。同時,與那些身無片甲的步卒相比,能夠成為一名騎卒是我的幸運,因為除了兒時放牧時騎過水牛的背外,我還沒有跨上過一匹馬的背。

  記得在演軍場上,搶在在我前面的那些個自詡身強力壯的新兵個個摔得鼻青臉腫,出列時的自信更是換作了一臉的狼狽,而那匹訓練我們騎術的戰馬性子十分的暴烈,不住得前蹄揚起向著我們示威。

  觀禮台上,綾羅的綢傘遮擋住了炎炎的驕陽,張英、樊能、於糜、許邵等文武將領分列在左右,正中是一個頭束高冠、身穿綿緞朝服的中年人,我知道那就是漢太尉劉寵的侄子,新任楊州牧振武將軍劉繇。

  場上的陣陣歡呼漸漸的弱了下來,對於我們這些習慣了駕駛船隻,操持舟楫的江南子弟來說,馬不過是那些從北方遷來的貴族奢侈的玩物。

  「讓我試試!」面對著許多摔得的新兵,瘦弱的我感受著周圍同伴的期待與譏諷,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次次的從狂怒的戰馬背下跌下,又一次次的爬起、躍起、翻身、夾腹、策奔。終於,在我幾乎就要放棄時,身下的戰馬開始平靜了下來,它低下高昂的頭顱,順從的一溜小跑將筋疲力盡的我帶回到演軍場上。

  四周是如雷的掌聲和歡呼聲,我顧不上去揉揉被顛得開了花的屁股,邁開酸痛的雙腿,一臉自信的向軍侯去覆命,在這一刻裡,萬千的目光注視著我,那目光裡有佩服、有羨慕、有妒忌、有輕蔑,不管那是怎樣的眼神,這一種能夠被萬人注目的感覺竟是如此的美妙。

  這一天,是我有生以來最風光的日子。

  起由這段故事,軍中復有傳言,說得是當日同在觀禮台上的許邵看到我的面相後,驚異不已,遂後私下對劉繇諫言道:「「此子性情堅韌,異乎常人,假以時日必居人上,主公當可大用。」

  劉繇正色道:「子將豁達,言語無忌,前見曹公孟德,以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相贈,今與此小卒一面之交,便冠以人上之語,如此不知孟德會有何感想?」

  許邵聽罷,臉上也是冒出了冷汗,方纔的話要是真的傳到了曹操的耳中,以曹操現在的地位,真若當真起來可不是幾句話就可相與的。

  如果這段話是真的,那這些劉繇與許邵之間極私密的對答,原本是不太可能流傳到軍中的,但如果有人在蓄意傳播的話,不可能也會成為可能,最初傳播這件事的人不是旁人,乃是張英將軍府上的親兵。

  同在劉繇帳下,張英與許邵分別是文臣與武將的首領,不過兩人的關係卻鬧得很僵,這一次出鎮橫江、當利口,許邵當著眾武將的面,諫言與張英素來不睦的陳橫為統兵大將,這讓張英如何嚥得下這口氣。

  平日裡與我相好的士卒聽到了趕緊跑來告訴我,紛紛向我賀喜,不管怎樣,能夠被世人善相的名士許邵看中,總是一件風光的事。

  我不以為意的笑了笑,謙然答道:「卑賤之軀,得毋笞罵即足矣,安得窺伺人上之事?」

  對於我而言,演軍場的風光不過是開上戰場前的前奏而已,畢竟只是一時的快意,當不得真,我雖然擺脫了家奴的身份,但還必須要在戰場上證明自已,我要用自已的能力和勇氣獲得晉陞,而不是靠著許邵的一句話。

  可是現在,我的第一次戰鬥卻以失敗而結束了。

  我不甘心,但又無可奈何。

  我一步步的挪動腳步,摸索著向北面的江岸而去。其實向東走才是到曲阿最近的路,可是如果我往東就有很大可能碰上正如激流東進的孫策軍主力,而西方和南方則是茫茫少有人跡的深山密林,那裡是山越宗寇的天堂,即便是能僥倖躲過,以我重創未癒的身軀也無法走出去。

  向北雖然有浩浩奔流的長江,但如果能尋覓到船隻的話,就可以順利避開敵人的巡哨,除了投降外這是我現在唯一的生路。

  要是能找到一條船就好了,我邊想著邊往河汊深處尋覓,失去纜繩束縛的船隻會順著水流漂走,駐紮在當利口的水軍船隻總數有百餘艘,我應該能找到一條未及被孫策軍繳獲的戰船。

  這一路上,我不斷的遇上與我有著同樣想法的潰兵,他們有的是因為想念家中妻兒而不選擇投降,有的是一早就潰散的逃兵,慢慢的,我們這一夥人收攏起來也有十幾人了。

  「看,那是什麼?」走在頭裡的一名士卒叫了起來。

  我抬眼看去,只見蘆葦遮映中的河汊裡,靜靜的躺著一艘鬥艦,被砍斷的纜繩還有一端浸在水中,士卒們個個欣喜若狂,船對於我們而言,就像北方的馬一樣重要,有了它,我們一定能安然的回到曲阿。

  水流嘩嘩,伴著有節奏的劃漿聲,這是我自小熟悉的聲音,一夜的撕殺拔涉幾乎耗盡了我的全部體力,現在我再已支撐不住,一頭就倒在船艙中睡去。

  這一覺也不知睡了多久,最後我是被四周的叫喊聲驚醒的,睜開眼看到的是我們這一船人被五六艘漁船圍住,每條漁船上更有四五名赤膊的大漢持兵器虎視著。

  「遇上江賊了!」我心頭一沉。

  未等我反映過來,就聽到一聲如雷般大喝:「你們這些個無能的殘兵還不早降,難道還要你周爺爺動手嗎?」

  「虎膽周泰!」旁邊的同伴驚叫起來。

  我牽了牽嘴角,伸手抓向放在矟旁邊的短戟,如果待會在船上接戰,矟是沒有用武之地的,這個周泰,字幼平,九江下蔡人,性勇烈,膽氣倍人,乃是縱橫長江下游諸路江賊中最有名的首領,興平元年春,周泰在巢湖被袁術大將雷薄困住,時雷薄軍千人,泰手下不過百人,眾皆以為無救,惟泰奮激,大聲呼喝,投身衝陣,擋之即死,往來若無人之境,雷薄軍大憾奔散,戰罷周泰解甲察看,身被十二創,由是人見之,皆以「虎膽」稱。

  我們被他看上了,運氣真是不一般的「好」。

  「咣鐺,咣鐺——。」敵眾我寡,軍無鬥志,對手又是以強悍聞名的周泰,早已是驚弓之鳥的潰兵們放下武器,片刻間,我們這群人中,除了我還持著短戟外,其它人都放棄了抵抗。

  「小子尋死!」猛然間,周泰嘴裡怒罵著,圓睜雙目,虎鬚俱張,一蹬船板向我們這條船飛躍過來。船上的士卒被周泰的氣勢所懾,雖然人數眾多,卻一個也不敢阻擋周泰的去路,任由他大步向我而來。

  「快扔了短戟!」一旁的士卒提醒道。

  我沒有理會他的話,只是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周泰,短戟嚴實的護在胸前,防備他可能的襲擊,要我放下武器聽別人發落辦不到,我自已的命運從加入軍隊的那一刻起,我就發誓要由我自已來掌握,即便是遇上再大的困難,我也決不退縮。

  「周泰,我不怕你。」我大聲道。

  大不了一死而已,我暗暗的給自已打氣。

  周泰冷笑著從身後拔出一對雙斧,傲然道:「小子,你若能在我手下走上三合,我便放過你!」

[ 本帖最後由 冰渣 於 2009-1-9 20:59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