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異世大陸] 烽火紀元 作者:魚淚滿江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2212 111 11
烽火紀元.jpg        烽火.jpg


[ 內 容 簡 介 ]

  傳說之旅,不是一路坦途;英雄之路,不是一馬平川。一段恢宏的傳說,一個不滅的英雄!

  亙古的傳說,從烽火紀元開始。

◇◆◇◆◇◆◇◆◇ 正 文 開 始 ◇◆◇◆◇◆◇◆◇

傳說之始 第一章 紀元

  每一個傳說,都是從紀元開始的。每一個英雄,都是從小長大的。每一個弱者變強的唯一辦法:勤奮!足以殺死所有懶惰的勤奮!

  ——烽火歷2100年,大陸第一圖書館上所刻的銘文!

  「呼.......嗚......」

  這是一片貧瘠的大地,到處都是無邊的風,變幻著方向呼嘯個不停。此刻的世界,是風的天下。

  風肆虐著這裡的每一寸土地,那高高捲起的塵土、沙礫宣示著這裡的貧瘠。那被風捲起到半空的破布、爛衣服,昭示著這裡是一個有人的國度。

  呼嘯而過的風聲中,傳出一聲聲動物的哀鳴聲,沒有痛苦,只有恐懼,想來是那風吹的太厲害了,把誰人家豢養的畜生給嚇著了。

  那是一個小村子!

  烽火大陸上,佈雷恩帝國與雅戈裡斯大沙漠交界處的一個村子——錫比萊。

  村子再往北,是一片漫無邊際的神秘沙漠——雅戈裡斯大沙漠。

  據一個冒險者說,他曾隨一個冒險者協會深入沙漠,帶著沙漠之駝往北行了近三年時間,直到整個隊伍因為各種危險,死的只剩他一個人,迫不得已使用了傳送卷軸逃命,但是他依舊沒有見到沙漠邊緣。於是,雅戈裡斯大沙漠又有了死亡之海的稱呼。

  往南,則是一片漫無邊際的大森林,夾在兩種自然環境交界處的小村子,難免受這一年一次的雅戈裡斯大沙漠沙塵暴的摧殘。沒人進過大森林,光是午夜時分那聲威震天的巨獸嘶吼,就能將村民的好奇心全部殺死。

  村子所在的位置,像一個淺溝型的峽谷,背靠大森林,逢林莫入;遠眺雅戈裡斯大沙漠,止步不前。一條蜿蜒的小河從村子前面流淌而過,最終流進大森林裡,不見了方向。

  這裡四季風明,村子的位置看似苦難,其實已經是最好的位置了。

  放眼望去,整個世界一片昏暗,全是呼嘯大風與渾濁的泥塵,透過那滿目的昏黃,隱隱能見到一些小山,小山旁,有些房子錯落有致地擺在那裡。

  說是房子,似乎有些牽強了,準確地說,應該是屋子吧,全是石頭砌成的屋子。這些建築不太大,小則一兩間,大則三四間,便是一個小石屋了,絕沒有浪費。村中有一條用細鵝卵石撲成的路,將一個村莊連在了一起。

  每個房子都是由一塊塊鵝卵石壘起來的,中間被糊上了爛沼澤泥與一種粳米的混合物,還算紮實,至少這呼嘯而過的大風,動搖不了它們。大風吹得正酣,猶如喝醉了酒的迦索圖北國冰原的巨人一般,用盡全力打著鼾。

  在這大風肆虐中,居然有兩個綽約的人影,正朝著一間村莊東頭的一個小屋走去,那足以將一頭壯實的濕地蜥蜴給吹掀起來的大風,居然奈何不了這兩人。

  「咚!咚!咚!」

  大風中,三聲鏗鏘有力的敲門聲,似乎將這棟三間屋的石屋都給震得微微作響。兩人停在了門口,一名身著開襟獸袍的男子神色有些急促,忍著性子敲了三下門。男子緊鎖雙眉,郁色盡顯的臉飽經風霜。

  身後的女子,臉上寫滿了愁容,她懷中居然抱著一個熟睡的小孩。孩子被一張潔白的毛皮包裹著,外面肆虐的大風絲毫沒有影響他的美夢。從頭頂淺淺的絨毛般的頭髮,白嫩稚氣的面孔,這孩子約莫兩個月大。

  這足以撕裂粗麻布衣服的大風卻被兩人身邊一道淡黃色的光給擋住了,沙塵暴也近不得二人身體。

  兩人都是普通村夫打扮,女的比那男的穿的稍好一些,一件粗麻衣,一條麻布長裙似乎將她的長相與氣質都掩蓋起來了。乍看去,這是一個面容蠟黃的村莊婦人,不過,那一臉時展時舒的愁容出賣了主人,這不是一張鄉村農婦的臉。

  「誰呀!」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屋中傳出來,門卻沒開。

  「馬恩大叔,是我,羅賓!」

  「原來是羅賓和卡倫呀。咳咳咳.......等一等。」

  門開了,一個身材矮小的老者死死地抵著門,慢慢地推開,留了一道可供人進去的縫隙。「快進來,咳咳...這風可真大,風暴越大接下來的雪就越大,來年有個好收成了。」

  屋子裡有些亂,第一間屋子似乎是一間店舖,老人在前面引路,帶兩人去了裡屋。老者看起來很老了,佈滿皺紋的臉上帶著祥和的微笑。

  「卡倫夫婦,隨便坐。咳咳...每年這個季節,從雅戈裡斯大沙漠吹來的沙塵暴,總是要折磨老頭子一番才肯罷休,呵呵,咳咳...」

  羅賓有些擔心道:「馬恩大叔,讓我幫您看看吧,或許,或許我會有辦法!」

  「咳咳,呵呵...」馬恩老爺子笑了笑,皺紋滿面的額頭已經被拉扯成了川字型,一雙眼睛也似乎射出了淡淡的微光,笑容牽動了舊患,馬恩老爺子又咳嗽了幾聲,嘶啞的嗓子笑道:「呵呵,平常連遇到一頭沙狼都能嚇得直哆嗦的羅賓,能醫好老頭子嗎!還有卡倫小姐,每日裡就見你一臉灰,今天外面的雅戈裡斯大沙塵暴可是兇猛異常,你這臉居然乾淨了許多。老頭子怕是眼花了。」

  「馬恩大叔,您還是讓羅賓幫您看看吧,他或許會有辦法的。以前是我們不好,許多地方瞞著您,但是......」抱著孩子的卡倫,望了望懷抱中的孩子,又望了眼馬恩,似乎擔心什麼。

  馬恩大叔搖搖頭,笑著指了指外面,「老頭子老了,可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這病啊,就是普雷恩帝都的首席自然元素師親自來,也是治不好的。一把老骨頭了,死不了,還能多打幾十年鐵呢。你們也不用解釋什麼了,這幾年,我們可是好鄰居。」

  「馬恩大叔......」

  羅賓揮手示意妻子卡倫不要再糾纏這個話題,他也看出來,老爺子不治病自然有他的原因。自己二人怎麼能強迫老人家。

  羅賓站起身,向馬恩老頭行了個不知名的禮節,不過看起來似乎很隆重。

  「馬恩大叔。卡倫和羅賓想拜託您一件事。我夫婦二人因為一件很緊急的事,必須立刻離開這裡,可是這孩子羅賓.卡倫,我們,我們不能帶走!」

  馬恩老頭指了指孩子,又作勢咳嗽了兩聲,說:「你們為什麼相信我這個要死不活的老頭子?你們以為我能照顧好他嗎?」

  羅賓點點頭,道:「馬恩大叔,我們將孩子交給您,就絕對對您放心。我們能感覺到,這裡只有你、席奈爾村長和我們,才能扶養小羅賓。我們必須離開,就只能委託您了。席奈爾村長似乎不太喜歡我們,所以只好.......」

  卡倫似乎很捨不得懷抱中的孩子,低聲嗚咽道:「小羅賓,羅賓.卡倫,我的寶貝。媽媽捨不得你,可是我們沒有辦法!你以後長大了,一定不要怪媽媽......」

  兩夫婦似乎去意已絕,齊齊站起來,又再次朝馬恩行了個禮,一個即便在烽火大陸上,也從未見人用過的禮。女子正要出門,卻又幾步回來,取下脖子上一個古樸無華的吊墜依依不捨地給沉睡中的小羅賓帶上。

  「卡倫,走吧。我羅賓的兒子,不能太嬌慣他了。你不能將這元.....留給小羅賓。」羅賓似乎想去取回吊墜,但被卡倫一拉,硬生生拽走了。「夠了,羅賓!羅賓.卡倫是你的兒子,不是你的敵人。我們走吧,讓他能夠安然地長大。」

  馬恩微微皺眉,似乎想起了什麼,也不說話,只是走過去抱起桌上的孩子,背對著夫婦二人說道:「你們走吧,從今天起,羅賓.卡倫就是我——馬恩.修斯的孫子了!」

  「馬恩大叔,拜託了!」

  一陣低聲嗚咽後,外屋傳來關門聲。

  「哇......」馬恩懷中的小孩,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居然在睡夢中放聲哭起來,馬恩伸手一抹,一道白光溢出手掌,小孩再次沉入酣睡,就如同剛才昏睡一般,再次沉沉睡去。如果有人認得,那道白光是一種戰士的秘技——戰神之光,一道白光足以讓一群最狂暴的狂戰士瞬間喪失狂化狀態。據說整個普雷恩帝國,只有帝都有一位神秘的人族戰士剛剛掌握了這個秘技。

  馬恩將小羅賓放在床上,把玩了下他脖子上那個古樸的吊墜,喃喃道:「沒想到,我馬恩.修斯,還有幸見到這玩意兒!」似乎想到了什麼,馬恩手中握著吊墜光暈流轉,攤開之後,吊墜已經變得更加的普通,再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出眾地方,連古樸無華都沒了。

  給小羅賓帶好吊墜,馬恩轉身在古舊的抽屜裡找了半天,摸出來一個發黃的本子,哆嗦著手握著筆,在上面寫道:

  「佈雷恩帝國歷1785年,收下了一個孫子——羅賓.卡倫......」

[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09-1-11 01:03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