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魔法]上帝實習生 作者:浪子刀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9594 108 14
23080s.jpg

內容簡介:

        張傑本來不過是一個保安,卻踩到了狗屎運,成為上帝大神的實習生,在上帝度假的十年裡,接管他的工作。
  上帝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抽取一些有意思的心願,然後完成它。
  工作很簡單,賺錢很輕鬆,泡妞很方便。
  以上帝代理人的名義,打砸搶燒,敲詐勒索吧!
  你不用懷疑他的正義性,因為上帝永遠支持他。你不用擔憂他會下地獄,因為上帝說了,天堂最風騷的位置就是你的啦。
  

第一章 我是上帝


  長江市對對大多數人而言,是一個東方的紐約之都,東方曼哈頓就在這個城市。

  這裡是亞洲最大的金融中心,雲集著全球前一百強的金融巨頭。全部五百強的大集團公司,有一百二十二家將總部設置在這裡。圍繞這些巨頭,大量的投資公司、咨詢公司、律師事務所、會計事務所……在這裡匯聚,將長江市打造成整個世界的利潤中心。

  每一秒鐘,這裡都會流淌過數千萬美金的流動資金。每一個小時,這裡都會談成一樁價值上億美金的國際合同。每一天,這裡都會誕生三家新的公司,同時,也會倒閉兩家公司。

  每天,會有十個人從百層高的大廈上跳下,會有七個人死於街頭的搶劫,五個人死於車禍,四個人會死在醫院裡。

  這裡是天堂,也是地獄。

  對於長江市的金融街——長安街而言,這更再合適不過。

  下午時分,正是太陽最火辣辣的時候,長安街上依然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張傑怒氣沖沖的抱著紙箱,從一棟大廈裡走出來,他的眼眶有些淤血紅腫,看起來是剛和誰打了一架。

  他憤恨的將紙箱摔在地上,重重踹向不遠處的垃圾箱。一堆文件和文具用品被踢出來,灑落在大廈和街道之間的走道裡。

  來往的人行色匆匆,沒有人看他一眼。這樣的事情,在長安街上很常見,沒有人會在乎這些。

  走到街角的小巷裡,張傑從口袋裡掏出香煙,替自己點上一根。他倚靠著牆壁,仰頭順著兩棟大廈間的縫隙,向著天空望去。

  不遠處有三個神色古怪的青年,看到他靠在那裡抽煙,相互看了一眼,便一起走過來,將他圍堵起來。

  為首的青年留著染成綠色的長髮,看起來像是發霉的豆芽。他一手按在張傑肩膀上,和張傑嗨了一聲,道:「借點煙。」

  張傑冷漠的看了他們一眼,將手中的香煙盒塞在青年上衣口袋裡,道:「離我遠一點!」

  綠毛青年和其他兩個流氓青年呵呵壞笑,彷彿張傑是個弱智,還看不出現在的形勢。

  張傑冷笑一聲,和綠毛青年道:「知道我為什麼丟了工作?」

  綠毛青年笑道:「和我沒有關係,把錢包拿出來!」

  他從腰後掏出一把匕首,怡然自得的玩了幾個花樣,一手掐住張傑的脖子,貼著張傑的耳朵,惡狠狠的壓低嗓音威嚇道:「我不想殺人,但有時候迫不得已,我也會給別人一刀。如果你不想死的話,乖乖把錢拿出來!我這個人,很好說話的。」

  張傑忽然閃電般,一拳打在綠毛青年的左眼上,乘著他手一鬆,左手卸掉他的匕首,右手反繞到他的脖子上。一拉一抵,膝蓋狠狠撞在綠毛青年的腰肋上。

  彭彭彭,張傑連續用膝蓋撞了三次,綠毛青年只聽到身體裡悶悶的喀一聲,胸腹疼的就像是刀子攪進去。

  張傑將綠毛青年向後一推,一腳重踹過去,其他兩個流氓青年剛衝上來,就被綠毛青年的身體撞出去,一起跌倒在地上。

  張傑重重的呸一聲,抓起身邊的薄鋼垃圾桶,大步流星,氣勢凶悍的走過來,拎著垃圾桶,對著左邊流氓青年的腦袋就是一記重掄。匡的一聲,連鋼質外殼都變了形。

  還有一青年,剛要爬起來,張傑已經一腳踹了過去,掄起垃圾桶就是一錘。

  「知道我為什麼丟了工作,因為我把上司的腿打斷了。知道我在什麼公司工作,啊,知道我在什麼公司工作?」

  轟,張傑拎起垃圾桶,對著要跑的青年又一記重掄。

  「我在保鏢公司。什麼樣的保鏢公司?世界第一流的保鏢公司。」

  轟,又是一腳。

  「知道我是保護誰的,我負責保護身價過億的富翁!」

  「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公司的最佳員工。最佳員工是打出來的。」

  張傑衝著三個小流氓一聲怒吼,幾乎將所有的怒氣都釋放出來。

  拎起那個綠毛青年的衣襟,吼道:「FuCK!搶我的錢,操!」

  「救命啊!」幾個流氓像是發了瘋一般,淚流滿面的想要逃竄出去。

  張傑一腳踩倒一個,狠狠掄起垃圾桶扇一個,再將垃圾桶呼啦啦扔出去,砸趴下一個。

  三個流氓躺在地上,全身骨頭都痛的要命,哪裡還有能力爬起來。苦苦哀號。他們早就奇怪,這個地段附近怎麼沒有人佔位置,原來這裡附近有家保鏢公司。在街頭混,誰都有自己的地界。可富樂大廈附近的位置,那真不是好地方。這棟大廈就是全球最大的安全公司——富樂國際安全集團的總部。

  從這裡走出來的人,不是退役的特種兵,就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殊保鏢。一個個類固醇分泌過高,就連看門的大叔都可以對付三四個街頭流氓。何況張傑這種職業保鏢?

  沒有理由,張傑不會動手,只要理由正當,那就輪到誰倒霉。

  他從綠毛口袋裡掏回那盒煙,重新點上一根,坐在垃圾桶上,取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老馬,過來抓人,剛剛替你找了三個小流氓!」

  「大哥,你打都打了,放我們一馬吧,我們夠倒霉了!」

  三個流氓被打的次數不多,可每一下都能讓他們喪失行動能力,另外兩個都被掄昏了過去,只有綠毛是肋骨斷了。雖然很疼,可他還能沒有昏過去。

  張傑自顧自的抽煙,舒展一下手腳,心中舒爽的吐了一口煙,和綠毛道:「我看你們也沒有錢上醫院。我也不想出這個錢,就讓警察來處理,我是為你們著想!」

  他本來還覺得有些鬱悶,現在逮著三個流氓掄一頓,心中舒服多了。

  「大哥,你……!」

  張傑眼角一抬,冷冷看了綠毛一眼,將袖子抹上去,這就準備站起來再掄一次,嚇的綠毛全身一哆嗦,什麼廢話也不敢說了。

  一輛帕薩特警車慢慢開過來,停在街口,從裡面走出一位中年男警察,身後還跟著一位年輕標緻的女警。那女孩一出現,就吸引住了張傑的眼光,不是因為她太漂亮,而是她能散發出一種很奇妙的光芒。哪怕你的眼前有一萬個美女,也能一眼看到她。一套平淡無奇的警服,穿在她身上就顯得格外高雅。

  中年男警察笑呵呵的走過,丟給張傑一根煙,蹲在三個流氓身邊,問張傑:「今天不用保護哪位國際大富豪啊?」

  張傑將煙夾在耳朵上,呸道:「我把那老毛子打了一頓,剛剛下崗!」

  中年男警察苦笑道:「這三個傢伙真他媽的倒霉!」

  張傑站起來,和中年男警道:「老馬,今天我心情不太好,就不去給你做筆錄了。改天請你喝一杯!」

  馬警官老熟人一般的拍了拍張傑肩膀,道:「放心吧,這一帶恰好有幾個搶劫案破不了,這就找到突破口了。咱們過幾天再慢慢聊!」

  綠毛緊張的喊道:「警官,我們今天第一次出來……!」

  張傑一把抓過垃圾桶,衝著綠毛就大步走過去,綠毛簡直連尿都嚇出來了,顧不得肋骨的疼痛,爬起來就要跑。

  他剛跑了兩步,就被張傑一個惡虎撲食,狠狠的按在地上。

  「警官,救命啊,他是瘋子!」

  女警有些關切的要上去拉張傑,生怕他把幾個流氓打廢了。馬警官看起來很怕女警官出事,拽住女警官寬慰道:「小邵啊,不用太緊張。他是咱們市裡連續三屆自由搏擊冠軍,下手很有數。哈。他們有種,連他都敢搶!」

  張傑在綠毛的屁股上踹一腳,冷笑一聲,道:「等從局裡出來,換個地方搶。今天你遇到的是我,遇到那些特種兵出身的兄弟,不下半身殘廢,那就是你的運氣!」

  張傑冷哼一聲,轉身和馬警官點了點頭,晃悠悠的走出小巷。剛走到街道上,那個女警察就說一聲「等一下!」

  她登登登的一路小跑衝過來,皺著秀眉責問張傑:「你下手是不是有點重了?」

  雖然是責問,語氣卻相對舒緩輕柔。

  張傑扭頭看一眼,心中冷笑,這哪裡是個女警察啊,骨子裡都流淌著高雅矜持的氣質,還有一些正氣,整個一名門閨秀。張傑一看就知道,這丫頭剛從警校裡出來。

  彭……對面街道上跌落下一個人,重重摔在街上,屍血一地。

  見慣這種場面的張傑,指了指那個人,和女警道:「長安街,每天都要死上三個人,早晨一個,中午一個,夜裡還有一個。我下手算輕了!」

  標誌漂亮的女警,顯然是剛來長安分局上班,還沒有見慣這種上面,一下就被眼前的事情給嚇懵了。

  張傑正準備離開,一輛黃色愛麗捨的士就停在街道口,車門自動彈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司機招手道:「年輕人,要上車就快點!」

  哇,這種地方可不好打的,張傑連去哪裡都沒有想清楚,就下意識快步衝過去。

  他身手算是矯健了,可在長安街,人人都有搶的士神功,還沒有等到張傑跑車前,已經有兩個人拉拉扯扯的一起衝入車裡。

  老司機可是夠義氣的,揮手道:「都給我下去,我都已經說過是帶那個年輕人了!」

  兩個搶的士的傢伙,罵罵咧咧的走下去。

  「等一下,我還沒有說完!」女警這才醒悟過來。

  張傑一步衝進去,徹底甩開那個女警。他低頭忙著打上安全帶,匆匆和老司機道:「大爺,先開出去再說!」

  車身猛然向前一躥,已經快速衝出去,讓張傑有些措手不及的一個後仰。

  回頭看看,早就甩掉了女警。

  張傑得意的笑道:「大爺,你開車可夠猛的。這車是改造的吧,嗨,跟寶馬一樣!」

  老司機笑道:「寶馬算什麼呀?」

  張傑忍不住仔細打量老司機一眼,看不出來哪裡邪乎,可怎麼看都有些不像正常人。

  「小伙子,剛失業吧?」老司機看起來很漫不經心的問。

  張傑點了點頭,問道:「你怎麼知道?」

  老司機笑道:「我當然知道,我可是上帝啊。」

  張傑呵呵一笑,只當老頭子說句笑話,老人家見的人多了,自然有些眼力,察言觀色厲害,能看出他失業,也不算什麼奇怪事情。

  老司機問道:「小伙子,我可以給你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你想不想幹啊?」

  張傑心中暗笑,覺得這個老頭還真有趣。他一個三屆全市自由搏擊冠軍,在世界頂級安全公司工作三年的人,還愁沒有工作嗎?

  他這幾年,負責過幾十位超級富豪的保護工作,評價一直不錯,只要他一個電話,給這些富豪當個私人保鏢,那錢比過去賺的還多。

  當然,老司機肯定不知道這些。張傑逗老人家道:「你不會要我給你開夜班車吧,這車不錯,我還挺想開一下,就是不想當的哥!」

  老司機笑道:「當然不是只開夜班,我準備去拉斯帕爾馬斯度假,估計要去十年吧,這段時間就交給你!」

  張傑差不多連眼淚都要笑出來,還真是別說,這老頭太逗了。拉斯帕爾馬斯是全球最貴的度假勝地,就算是很多金領,兩三年能去一次,就算是很奢侈了。一個開的士的老頭,就算是把車賣了,頂多也只能在那裡住上一個月。

  老司機也哈哈笑道:「你想不想幹啊?」

  張傑笑道:「要是你這差事,能讓你退休之後,去拉斯帕爾馬斯度十年的假期,那我可真的想幹,哈哈!」

  老司機哈哈笑道:「那你就是答應了,好啊!」

  他忽然將車停在隧道橋裡,周圍一片黑漆漆的,只有車裡亮堂著。

  老司機正色的伸過手,和張傑道:「恭喜你,從今天起,這車就歸你開了!

  張傑看他的神情不像是開玩笑,皺著眉頭道:「大爺,可不帶這麼開玩笑的。我說了,我不做的哥!」

  老司機神色嚴肅的點了點頭,道:「我也不是的哥啊!」

  張傑感覺被人給耍了,靠一聲道:「那你是誰?」

  老司機猛然一拍掌,周圍的突然亮起無數燈光,照的張傑一陣眼花,等他勉強可以適應了這麼亮的光線,睜開眼睛看過去,周圍已經不是那個黑暗的公路隧道,而是一間大禮堂裡。禮堂大的幾乎無法想像,這簡直像是一個體育場,只不過是鋪設著金色大理石地板。

  禮堂四周的雪白色牆壁上,就像是覆蓋了一層金色光膜。

  從頂上那橢圓形的彩色玻璃穹頂中,穿透下一道道聖潔的光芒,照耀在金色地板上,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我是天神!」

  在張傑的身邊,老司機忽然換了一身打扮,改穿一套絲綢長袍,頭上還真有個金光閃閃的光環。

  張傑有些目瞪口呆,緊捏著雙拳護在身體前,喃喃低語道:「別他媽的忽悠我!」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9-2-16 16:44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