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重生] 重生1990之官運亨通 作者:大肥羊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9280 100 4

內容簡介︰
  重生了
  暗戀的班長-拿下
  詭異莫測的資本市場-拿下
  搶劫崩潰的日本,覆滅的甦聯,阻擊索羅斯,一九九零後重新開始的人生,一切盡在掌握。
●●●●●●●●●●●●●●●●●●●●●●●●●●●●●●●●●●●●●●●●●●●●●●●●●●●●●●●●●●●●●●●●●●●●●●●●●●
翻盤有術卷 第一章 蘇聯的紅旗還能打多久?
凌晨兩點,北海市寬敞的街道上空無一人,冬夜的雪花漫天飛舞,將北海市裝點的銀裝素裹。張岩駕駛著馬自達漫無目的的遊蕩。就在一刻鐘前,電信的熟人打電話給他,由於各方面原因,電信08系統競標的最後贏家是富士通公司,而他的公司血本無歸,幾百萬的投入最後化成水漂,這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顆稻草。
  “哈哈哈,千金散盡複還來,今朝有酒今朝醉﹗”張岩抄起一瓶酒,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站在北海市最高的金融大廈頂樓上,張岩爬上護欄,終身一跳,融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等到張岩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眼前一片漆黑,身下硬硬的一張木床,一張薄被蓋在身上,,屋子裡面充斥著一股刺鼻的油漆味。這是在那裡?張岩腦子一片混亂,自己不是從樓上跳下來的嗎,怎么會跳到這裡呢?
  “玉蘭,我要去一趟南京……”熟悉的聲音,雖然比印象中的顯得更加有力,可是張岩還是聽的出來,這個是爸爸張玉容的聲音。不對,這是十幾年前爸爸的聲音!張岩抬起頭,只看到一個綠色油漆的木門,屋外的燈光被帘子遮住,只能透過一點點昏黃的燈光。
  “你不能去,你在政研室干的好好的,你這一走,馬局長怎么看你,你還干不干下去了﹗”
  媽媽的聲音同樣年輕,不過話裡面的內容讓張岩吃驚不小,政研室﹗全稱是銀州市政策研究室,是政府的專門政策的研究機構。
  在張岩的印象中,父親是北海財經學院的高材生,不過運氣很差,畢業的時候正趕上上山下鄉,等到文革結束之後才回到了銀州市外貿局工作,十幾年前父親確實在政研室上過班,可是只上了幾個月就回到了原來的單位外貿局。然後經過了幾年風風雨雨,外貿局越來越差,直到最後倒閉。而政研室卻越來越好,政研室馬自行局長最後升任銀州市常任副市長,分管經濟方面的工作。如果父親不離開政研室的話,作為馬自行秘書的父親前途肯定是光明的。
  張岩記得自己問過父親幾次,為什麼離開政研室,可是父親都是含糊過去,只是有一次父親喝得多了,才露出了一點口風,當時父親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酒氣熏天的說道︰“臭小子,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比升官發財更重要﹗兄弟、家人這些都是要拼老命保護的。”
  張岩記得很清楚,因為父親拍的很用力,結果第二天自己右肩疼得要命,書包只能跨在左肩。不過從那以後,父親就再也沒有喝過酒,煙也戒了,臉也沒了笑容,整天都是陰沈沉的,那樣的父親,張岩很不喜歡。
  也許現下就能弄清楚,父親離開政研室的原因。張岩豎起耳朵,傾聽外面的聲音
  “大哥出了點事情,被人扣住了,我要馬上去一趟,至於單位那邊,我跟馬局長說好了,已經批下來10天的假期,不會有啥大事情的……。”張岩的耳朵越伸越長,身子也慢慢探了出來,唯恐漏了一個字。父親的話說得沒錯,自己的記憶中,父親正是去了一次南京之後,才離開了政研室,自己的那個暑假期也沒有過好。
  一聲輕輕的門響,應該是爸爸離家去火車站了,張岩猛地清醒過來,將門輕輕推開。此時啟明星正掛在天上,將欲破曉的時候,隱隱約約的可以看清外面的情況。門外是一個小院子,紅色的磚牆壘成的牆,十幾個箱子貼著牆根放著,裡面擠了一堆毛茸茸的鵪鶉,父親推著那輛老式28單車,車後座上放了一個大旅行包,母親正在關門。
  張岩急忙跑過去,對母親說道︰“媽,你今天還要上班,就別送爸爸了。反正我都放假了,還是我去送吧﹗”說完之後,張岩有點緊張,他並不知道媽媽會說什麼,也許自己的記憶是錯的呢?
  “那好,就讓小石頭送我吧,你也挺忙的,別累著了﹗”張玉容微笑著摸了摸張岩的頭,揮手跟妻子告別,父子兩個並排走向火車站。這時街道上的基本上沒有什麼人,父子兩的腳步聲在靜謐的晨曦中傳的很遠。
  “爸,我想問你個事情?”
  “啥事?”
  “你是不是不在政研室干了?”張岩眼睛余光瞄著父親,想從裡面看出點端倪來。
  張玉容身子一震,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在這一剎那間,他甚至覺得兒子有點聰明的過了頭“你怎么知道的。”
  張岩低下了頭,反問道︰“爸,是你不想干了嗎?”
  “小孩家別問這些。”張玉容有些暴躁的結束了這次談話,嘴唇閉的緊緊的再也沒有說話,直到近火車站的時候才叮囑張岩︰“我還有個稿子放在書房,剛才急著走忘了交代你媽了,你回去把稿子交給馬局長,就是去年春節到咱家的那個老馬,胖胖的鼻子挺大的那個伯伯,知道了嗎。”
  從站台裡面走出來,張岩已經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爸爸並不想離開政研室,可是最後還是離開了。那說明,馬自行局長一定是對父親有些不滿,所以才讓父親離開政研室。想明白了問題所在是好事,可是張岩對於解開這個疙瘩,卻一點把握都沒有,這就是壞事了。
  等到了家裡,發現媽媽已經上班了,廚房的桌子上擺著做好的飯菜,張岩也拿了碗筷吃了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我看熟悉,沒有一點不適應。吃完飯之後,張岩推開書房的門,書房只有我看书斋五六個平方,一張有些斑駁的辦公桌,加上靠牆的那個大書柜,就佔據了大半我看的位。在書桌上整齊的摞著一疊稿紙,稿子上面壓著一個的桌歷,上面的日期是1990年7月1日。張岩把桌歷拿下來,仔細的讀起稿子來。
  父親剛勁有力的字跡馬上躍入眼帘“蘇聯的紅旗還能打多久”,張岩按住稿紙,慢慢的讀了下去,嘴角的不知不覺得翹了起來。父親的這篇文章,對蘇聯的境況分析得很到位,對造成蘇聯危機的願意分析的也很不錯,可是結論卻有點保守,認為我看蘇聯會在短期內陷入危機,然後透過漫長的整頓中重新崛起。
  其實這也是反映了中國人的心態,既不願意蘇聯過於強大,又不願意蘇聯倒下,因為蘇聯一旦倒下,那麼中國作為最後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將會遭到美國的全力打擊,而中國的實力是遠遠不如蘇聯的。
  不過張岩知道,蘇聯現下的情況,已經遭到不能再糟的地步,距離正式解體最多也就是半年的時間。而解體之後的國際情勢,並不像是中國想像的那樣,美國將目光轉到了中東,伊芳拉克在山姆大叔的忽悠下,出兵吞並了科威特,可最後才發現等待他們的不是石油,而是美國人鋪天蓋我看书斋地的轟炸。
  根據著記憶中的印象,張岩抽出幾張稿紙,開始慢慢的寫了起來……….。雖然腦子裡面想得好好的,可是寫到紙上就有點拌蒜,一篇三千字的文章,竟然寫了有五六個小時,等到寫完最後一個字,張岩才發現時間已經快到五點半了,距離政研室下班不過半個小時了。
  “大爺,我是張玉容的兒子,我爸有份資料忘了給馬局長了,讓我拿過來。”在政研室的大門前,張岩苦苦哀求看門的老大爺。看門的老大爺穿著一身草綠色的舊軍裝,咪著一雙混濁的眼睛,高碩的身板站在門口像座山似的,就是一句話︰“不行﹗政研室我看书斋只有相關人員才能進出,你這小鬼不能進去。”
  看看實在不行,張岩也沒招了,就把最後一招拿出來了,爬牆﹗政研室是個三層紅磚樓,外面的圍牆也就一人多高,爬起來不算困難。張岩繞牆走到一個僻靜處,見左右沒有人,先把稿子疊好了,放在衣兜裡面。然後往手心裡吐了一口吐沫,左右搓了一下,後退了兩步之後發力,借著助跑的力氣踩到了牆上,接著左右手用力一抱牆棱,人已經到了牆頭。這手是跟姥爺學的,說是練得好了能空手跑到五六米的牆頭上,飛檐走壁不在話下,張岩性子上來,練了一個月也沒練成,不過翻這個小牆頭倒是輕鬆得很。
  從牆上翻下來,張岩悄悄的貼著牆根走進樓裡面,在外面耽擱了我看书斋這么久,估計也快下班了。想到這裡張岩不禁加快了腳步……。

[ 本帖最後由 hwh1984 於 2009-1-15 15:07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