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法師領主 作者:顏良文醜(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2411 80 10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2-12-20 18:39 編輯

  大陸南方南斯特小城的年輕法師羅法從小就有天才之名,其實他只是在剛出生半年的時候,就和他的父親羅素一起溝通了法域,僅此而已。

  就在羅法20歲的時候,大陸降下千年未見的大雪,就連溫暖的南方也難逃一劫,年輕的法師離開了家鄉的小城,邁上了救援的道路。

  一路上,有的人成為了他的隨從,有的為他僱傭,有的願意為他暖被侍寢。他甚至深入了蠻族地域,取得了一個落腳點。但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他會在蠻荒之處獲封一大片領土。在伊輔國的法律上,這裏的一切都將是羅法的私人財產,當然,他要用刀劍自己去取。

  當伊輔城裏高高在上的國王貴族們,得意的認為有「蠻領主」為他們擋去煩惱的時候,卻不知道羅法在那片蠻荒之處發現了什麼……

  珍貴的貿易資源,無數的野生動物,大量的各類礦產……

  但最讓羅法心花怒放的,還是廉價的勞動力和勇猛的蠻族士兵,還有那廣袤而肥沃的土地!

  羅法知道,把這一切都挖掘出來的基礎最終都源於他的年輕,和強大!



第 001 章 千年不遇的雪災

  羅法!羅法!羅法!羅法!羅法!

  一個接近二十五米高的巨大人影漂浮著,出現在了戰場的中間,羅法的戰士們激動的熱淚盈眶,他們狂熱地舉起手上的武器,虔誠而又瘋狂地呼喊著他們神的名字。

  羅法!羅法!羅法!羅法!

  「蠻族,你們看見了嗎?這就是我們最偉大的神~」

  「神啊,請您降下天罰吧,消滅這些入侵您最忠誠信徒家園的蠻族吧!」

  「神啊,我用盡生命的崇拜您,為您戰死也在所不惜!」

  「讓我為您獻上最火熱的鮮血吧!羅法!」

  …………

  羅法的耳朵裡一片嗡嗡嗡的聲音,因為就算聽懂了他們在說什麼,也只不過是一堆廢話而已。他把自己的投影出現在這片戰場上,也無非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考慮罷了。

  從法域裡凝聚起一些毀滅元素,讓它們以燃燒的形式出現在自己的雙手:五十個小火球頃刻之間就佈滿了羅法的身前。

  「天哪,禁咒~」

  「這是神話裡的流星火雨嗎?我竟然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這麼壯觀的場面……」

  「神的力量,這是神的力量!羅法~羅法~羅法~」

  …………

  羅法如果把自己縮小14倍,那麼他的個子將和這些不知道呼喊著什麼的生物一樣高。所以,他凝聚起來的小火球雖然只有他的半個頭大,在這些生物的眼裡,卻是燃燒著的巨型爆炸物。

  轟,轟,轟,轟……

  五十個小火球砸在敵軍站立的土地上,卻像是引發大爆炸一樣的效果,沒辦法,這裡的土地地質太鬆軟了。在羅法的眼裡,被己方軍隊稱為蠻族的小人兒瘋狂的逃跑,卻仍然被炸的四處飛起,瞬間就被五十個小火球消滅了幾百個。

  這對於數量龐大的軍隊來說不算什麼,但關鍵的地方在於他們的士氣已經崩潰了。沒有人可以想像高25米的人漂浮在空中,用燃燒的巨石朝他們轟炸,恐懼像聲波一樣快速蔓延。

  「衝鋒~~」

  「為了羅法!」

  「神在看著我們!」

  羅法靜靜的看著裝備精良但是數量稍遜的士兵無比狂熱的掩殺過去,將戰鬥推向尾聲。等到大勢已定,羅法對著身為王族的軍隊指揮官點點頭,淡淡的消失在了空中。

  無數生物虔誠的跪伏著,恭送他們的神回去神界。蠻族的入侵在羅法——帝國的守護神的幫助下,終於平息了。每一個帝國的子民,更虔誠的相信神的存在,相信羅法就是他們終身追求的信仰。

  *******************************************************

  羅法滿意的看著自己法域裡的土著居民懷著虔誠,辛勤的擴建著他這個「神」的法域範圍,他們一波波四面八方的信徒圍攏到「神之森林」,虔誠的植下一棵棵樹,再將自己從家鄉千里迢迢帶過來的特產交給最純潔的神之侍女,由她們將之供奉到巨大的貢品堆裡。然後在遠處眼巴巴的看著,希望神可以看上並取食他們的供奉,可以在冥冥之中保佑他們。

  羅法仔細的統計了一下,他這次幫助自己法域所在的土著居民國家打仗,所以他法域裡的「生命元素」因為土著居民的熱情幫助,迅速提升了一些,實在很不錯。他們種植的那些樹雖然多,但是都還小而且位於他法域的範圍以外,並不能提供給他多少生命元素。但是隨著他法域的擴大,這些茂盛樹林可以提供給他的生命元素絕對比一片草地來的多很多。

  心情大好的羅法使用法師之手從滿滿的貢品堆裡隨手撈了一大把。在土著居民狂歡一樣的嘈雜驚呼聲中,羅法斷開了和法域的聯繫,靜靜的睜開了眼睛。

  每天早上醒來之後去法域轉轉這麼多年來已經成為了羅法的習慣,由於現實和法域的時間流逝比例也是一比十四,羅法固定的每天一趟訪問在法域土著們看來,就是神每十四天降臨一次。做為一名法師,這種習慣是不錯的,精心管理自己的法域有利於法域的成長。

  打了個哈欠,羅法把手伸出被子,一直伸到了床邊桌子上兩個喝空的陶制水杯上,張手。從法域裡撈來的土著居民貢品就這麼憑空從羅法的手上出現,噼裡啪啦的落進了杯子裡,一連裝滿了兩個空杯,還溢了一些到桌子上。

  圓圓小小的水果在桌子上像水滴一樣摔扁了,一小塊一小塊的乳酪、麵包也斷成了幾截,玩具一樣的陶罐在桌子上裂成了粉末,裡面的酒液流了出來像,一小灘不慎灑到桌子上的湯。

  羅法用最輕的手法從滿滿的水杯上捏了一些東西塞到嘴裡,咬了兩下,很輕易的就吃掉了它們。羅法對於這些東西只能輕輕的捏,小了十四倍的東西抗壓性也小,他的手要是稍微重一點,那些小小的水果就會像氣泡一樣爆裂在他的手指間。而吃掉它們就更簡單了,用舌頭壓扁小小粒的水果,細膩的口感自不必說,縮小十四倍的果核也盡可以不去理它,直接吞下肚子就好。

  從杯子裡又捏了一些東西,羅法稍微拉下身邊的被子,露出一張睡的紅撲撲的女孩子的臉蛋,正張著紅彤彤的小嘴,嘴角溢出一絲口水,睡的正熟。黑色的長髮灑在枕頭上,很是凌亂。

  羅法笑著把手上的小東西都塞進女孩張開的嘴裡,然後把自己的嘴覆蓋上去。在這樣的侵犯下,女孩很快就醒了過來。

  「你給我吃什麼東西啊?」女孩皺眉咬著嘴裡的東西,帶著點迷糊看著羅法問道。

  「早餐。」羅法指了指兩個滿滿的水杯。

  「哦……你又把你模型農場生產出來的東西拿來吃。」

  女孩彷彿沒有感覺羅法的手在她身上東摸摸西摸摸似的,神態自如的說:「不過還挺好吃的。」

  「吃這東西不管飽,但總算食物品種豐富,當早餐正好。」

  (因為是魔法世界,這裡不討論兩個世界不同的原子、分子的大小問題……)

  「呼,你看看你,又把桌子弄的這麼亂,還得我收拾。」

  「珍妮,你可以放著等我收拾。」

  羅法愜意的躺在床上,看著珍妮從光溜溜到慢慢的穿上女性法師裝。順滑的灰色,長長的裙擺,白色的袖邊,簡單無趣,但卻是珍妮最大的驕傲。坐在床上彎下身子,珍妮在地上尋找著自己的鞋子,卻沒有找到,只看到一雙厚厚的女式羊毛靴。她這才想起來這雙靴子是昨天羅法送給她的,微微一笑,珍妮把它們穿了起來。嘴上卻依舊不依不饒的說道:

  「哼哼,我不想等兩天以後才看到乾淨的桌子。要說你也是平民家庭出身,怎麼就這麼不愛做家務呢?」

  是的,羅法是一個不多的平民家庭出身的法師,而珍妮則是羅法的法師學徒兼侍女。半個月前珍妮為期三年的法師學徒時光結束了,她成功的溝通建立了自己的法域。而在她終於成為為法師的晚上,她和羅法兩個人共同完成了彼此的第一次。

  珍妮家雖然也是平民,但是比起羅法家要窮困,她沒有錢進入法師學校學習,於是只能用當侍女和拜法師學校裡學生為師的方法抵消學費和薪水,走上法師之路。珍妮拜到的老師自然是法師學校的學生:羅法同學。而陪睡當然不是法師學徒或侍女的義務,她只是從心底裡感激羅法的悉心教導,加上一些衝動……

  一般來說拜法師學院學生為師的法師學徒能學到的東西十分有限,一切都要看他們拜的老師好不好,和自己的努力,學生老師肯拿出一點時間回答法師學徒問的問題就已經算盡職了。至於羅法這種手把手教出另一個法師的老師,絕對是罕見中的罕見。畢竟法師對個人力量的追求與浪費時間教導學生是衝突的,沒有法師會願意像羅法這樣幹傻事。

  這實在不由得珍妮不感激羅法,在他的教導下,三年就結束了法師學徒身份的她,在17歲的年齡就可以正式走上法師的道路,比起法師學院裡的學生來說晚了很多,但是比起平民法師來說,這個起點已經不低了。

  她的老師羅法今年20歲,而他當法師也已經20年了……

  羅法看著珍妮收拾桌子,光著身體踩著溫暖的木質地板走到了窗邊,緩緩拉開了雕花鏤空的窗簾。推開了一扇檀木的窗戶,吸了一口和屋子裡溫暖完全相反的冰冷空氣,羅法的身體在冷風下快速散發著被窩裡帶過來的溫度,而他的頭腦也隨之清醒起來。

  窗外是一條黑色的大街,天空上稀稀落落的飄著很小的雪,附近的屋頂上佈滿了一片薄薄的白色。大街上的行人不多,每個人都裹緊了衣服匆匆而行,街道上的雪也已經被早起的人們踏成了泥水,濕漉漉的把整條街弄的像家裡的洗碗池。一些煙囪裡飄出來的白煙迅速的消失在清冷的空氣裡,

  「哼。」羅法無意義的哼了一聲:「誰能想到這是在南方呢?天氣變的太奇怪了。」

  珍妮抽眼看了羅法那不像法師般的健壯身體一眼,略有些羞澀地上下打量著,接口道:「不僅是咱們這裡,聽說連接近海邊的地方都在下雪,幾千年來都沒有出現過這樣反常的氣候。」

  「一個月了,雪根本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城裡的雪造成的影響還不大,化成水流走的佔了大多數。城外聽說已經白茫茫一片了,草和樹都開始凍死,農民莊園裡的作物也沒有辦法救了……」

  「法師會不是已經在著手解決了嗎?聽說來年糧食的減產已經成定局了呢。沒辦法,讓從來沒有經受過寒冷的南方植物對抗雪天,實在是勉為其難。」

  「法師會能有什麼好辦法?還不是組織一些法師分散到城外各處,用法術來幫一些小忙,表示一下態度而已。這種大自然的力量,就算是最強力的法術,能起到的作用又能有多少?」

  珍妮打量了一陣羅法光溜溜的身體,終究按耐不住,走了過去從背後輕輕環繞住他的身體,有些情迷地撫摸著羅法的肌膚,嘴唇也在羅法的背上一次次印下,發出啄啄的聲音。

  「啄,羅法,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法師,從來沒有一個法師能有你這麼強壯的身體。啄,你就像個戰士……」

  羅法把手指插進珍妮的手指縫裡,握住她的手笑道:「你不喜歡嗎?」然後又似乎有些困惑的說:「其實我自己也很奇怪,我的身體為什麼不像其他的法師一樣孱弱。」

  但實際上,羅法有一個秘密,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