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都市言情]

[都市] 重生寡頭1991 作者:懵懂的豬(連載中)

 
line
avatar
319317 993 13
簡介:
   一聲槍響,將一名經濟詐騙犯帶回到了1991年的黑龍江,轉生在了一個越境倒爺的身上,同樣是這一聲槍響,為遭逢巨變、經濟全面崩潰的俄羅斯,帶來了一位叱吒風雲的巨富寡頭。



第一卷 轉世的騙子 第一章 北上的列車

    「嗚……」

  一聲頎長刺耳的火車嘶鳴,將熟睡中的郭守雲驚醒過來,抹一把額頭上因為噩夢而流淌下來的冷汗,他坐起身,輕輕撩起頭前車窗上的布簾,小心翼翼的朝外面張望著。

  此時,列車剛剛駛過靜靜流淌的黑龍江,朝鐵橋東岸望去,依稀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中國邊防軍士兵,正在河岸上往來巡視。

  「雲哥,咱們到哪啦?」對面上鋪一個眉清目秀的小伙子,顯然是被郭守雲起床的聲音吵醒了,他欠起身子,抹了一惺忪的睡眼,迷迷蹬蹬的問道。

  「剛過江,才進了老毛子的地盤。」郭守雲拿起自己的杯子,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隔夜涼茶,這才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對面這小伙子叫郭守成,是他郭守雲的親弟弟--親弟弟,嘿,是親弟弟,不過卻是原來那個郭守雲的親弟弟。

  什麼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句話郭守雲如今算是明白了,說白了,那不就是你的軀體裡有我的靈魂,而我的靈魂裡卻有你的記憶。

  這話如果放在從前,他郭守雲肯定會很不屑的說一句:「無聊騷人噴發出來的臭不可聞的酸氣。」可是而今呢,他不這麼想了,因為他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坦白地說,雖然已經寄生在這個軀體裡一個月之久了,可是郭守雲仍舊覺得一切都像一場夢一般,他想不明白,自己一個在零八年因巨額詐騙而被判處死刑的囚犯,怎麼就會莫名其妙的寄身到了九一年的年輕人身體內。不可思議的是,這個年輕人也叫***郭守雲,而且也是哈爾濱人,當然啦,那最最不可思議的是,他這個寄生蟲般的郭守雲,竟然還全盤接受了人家的一切……包括那點可憐的文盲的記憶。

  在接收來的那點記憶中,郭守雲瞭解到,他的前身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這兄妹三人就組成了中國北方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家庭。因為父母早亡,家境貧困,兄妹三人誰都沒上過學,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三個大文盲。不過幸好的是,他的前身雖然沒有文化,但是卻很聰明,這小子從二十歲,也就是四年前開始,跟著第一批進入蘇聯的中國商人跑夥計,而在一年前就開始自己單干。這年頭蘇聯的情況大家都清楚,那裡的人有錢,即便是一個小工人,每月的工資也超過一百多盧布,而按照國際貨幣交易價格,一盧布就能兌換二點八美元,兌換人民幣,那就是一盧布等於近三十塊錢。

  可是這錢唯一的價值就是用來購買商品,單就鈔票本身來說,它和一張廢紙沒什麼區別--不,或許還不如廢紙,至少廢止可以擦屁股。

  而在這一時期的蘇聯呢,恰好就有一種很古怪的現象--商品奇缺,商店貨架空空如野,不管買什麼東西,除了要付錢之外,還需要有民事部門開具的「購買票」。言而總之,總而言之,那就是老百姓有錢卻買不到東西,大筆大筆的盧布除了存在銀行之外,沒有任何價值。

  郭守雲的前身沒有什麼文化底子,當然也更不可能知道經濟關係中的種種問題,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同老毛子做生意很容易也很賺錢。他只要會說幾句簡單的俄語,比如什麼「哈拉少」(好)、「奧勤哈拉少」(非常好)、「達拉斯維傑」(你好)、「達瓦力士」(同志)之類的簡單用語,然後會數手指頭就成了。那些老毛子都很慷慨,慷慨到傻得掉渣,他們會心滿意足的花費四五十盧布,買下一件國內二三十塊都不值的劣質羽絨服;他們捨得一次拿出上千盧布,買走你剛剛擺上貨架的整扇豬肉;他們會為了購買一箱魚罐頭而競相開價,彼此爭得頭破血流。

  作為八七年國家邊境貿易開放後首批進入蘇聯的商人,郭守雲的前身的確在這三四年的時間裡大賺了一筆,一百四五十萬的身價在十年後的中國或許不算什麼,但是在這年景裡,他覺得是大富豪一級的人物。

  可是這一切對於從幾十年後穿越回來的郭守雲來說,那卻是狗屁不如。作為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專門研究經濟的高智商詐騙犯來說,如今這即將解體的蘇聯,可是一個處處都充滿了商機的寶地,在這種情況下,他要是還像前身那樣只知道倒騰些豬肉啊,劣質罐頭、羽絨服啊之類的東西,那他就真是一個天大的棒槌了。

  人活一世,要的就是轟轟烈烈,如果只想著掙點小錢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那就不是他郭守雲了。他有野心,有超級大的野心,他的野心如果在這時候說出來,估計能把這輛火車嚇出軌。

  這次從哈爾濱出來,郭守雲幾乎帶上了他的全部家當,三十萬盧布的現金,價值近三十萬的貨物--香煙。原本按照計劃,他是想在國內把現金兌換成美元的,但是這個想法在現今的國內環境下還是個奢望,海關不可能讓任何人攜帶上萬數額的外幣現金出境。可是這話說回來了,俄國的盧布卻不在這項限制之內,郭守雲琢磨著,人行方面應該也察覺到蘇聯目前所潛在的危機,一場空前規模的盧布貶值風暴即將到來了。

  此時正是早春的二月,按照郭守雲的記憶,蘇聯將在幾個月後轟然倒下,而繼之而起的俄羅斯,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開展國有企業的全面股份制改革--那時才是災難真正到來的時候。而目前呢,蘇聯的金融市場剛剛開放,大批的國外銀行才湧入不久,他們還沒有站穩腳跟,那旨在毀滅一個國家的巨大陰謀也還處在醞釀階段,因此,郭守雲並不擔心自己的積蓄會在一夜之間打了水漂。

  「哥,想什麼呢?」郭守成從床上跳下來,一邊穿著他的皮夾克,一邊說道。

  「噢,沒什麼,」郭守雲回過神來,看了自己的「親弟弟」一眼,笑了笑說道,「你把東婷叫起來吧,估計再有十幾分鐘,咱們就進站了,快把東西收拾一下。」

  「不用叫,俺早就醒了,」一個清亮的聲音在郭守雲的上鋪叫喚道,緊接著,一個十八九歲、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咚的一聲跳到車廂的空地上,還沒等身子站穩,就一把扯開窗簾,咋咋呼呼的嚷嚷道,「哥,咱們這就到了?這就是那什麼布格斯格?!」

  「什麼布格斯格,這是布拉戈維申斯克,是老毛子阿穆爾州的首府。」郭守雲笑罵道。

  「什麼這斯克那斯克的,名字這麼長人家哪兒記得住,」郭東婷甩動著腦後的大長麻花辮子,小腦袋湊到車窗前四處瞅了瞅,這才小嘴一撇說道,「看著也不怎麼樣嘛,小氣吧啦的,還不如咱哈爾濱呢。」

  「呵呵,說的不錯,這裡的確不如哈爾濱,」郭守雲示意妹妹坐到對面的臥鋪上,而後笑道,「不過在這裡,我們卻能掙到在哈爾濱掙不到錢。

  「錢,錢,錢,大哥現在滿腦子都是錢,」郭東婷今年才十八歲,因為打小就處在兩個哥哥的呵護之下,所以她還不怎麼懂事,「我看啊,你都快要鑽進錢眼裡出不來了。」

  「小婷,別胡說!」作為家裡的老二,郭守成雖然也不過才二十歲,但是他卻成熟多了。他知道,這兩年如果不是大哥忙忙碌碌的打拼,他們兄妹三人恐怕早就流落街頭,不知所蹤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一直對郭守雲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欽佩,在他看來,自己這位大哥就是神,一個屬於他們三兄妹的神。
  • 3評分人數

  • +19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xxxaudi +6 用正義包裝的殘酷
avatar   bin~ +10 精華好文
avatar   bdg1234 +3 這本不錯 2009完結蠻久的 原來這邊還沒更新完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