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還真道 作者:鲁西平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6754 116 4
快節奏的現代都市生活營造出了一個沒有鬼神的世界,混跡在人間的奇人異士於滾滾紅塵中歷練金身樸素還真.

  當已經逝去的洪荒再現在世人的眼前,出身補天的雍容將會何去何從?對家人的牽掛,對天道的追求,對一切未知的發掘,究竟會是一段怎樣的歷史.

  洪荒妖獸的再現,遠古星空的破滅,一個隱藏於歷史背後的秘密將會隨著主人公的腳步一一展開





還真道 第一卷 人間道

第一章 玉珮


               

    「人類有的時候真是愚昧的有些可憐」。雍容時不時的有些自嘲的想法。

  自從「 科學」這一名詞的發明到現在似乎所有的人類都習慣的把「它」掛在嘴邊,但凡是用所謂的「原理」解釋不了的問題,現象,統統的歸諸於迷信一類,沒有人會去相信什麼「子不語怪力亂神」之類的故事能夠真正的存在。那些東西只不過是所謂宗教愚國愚民的發展手段罷了。宗教對於人類的生活實在是太遙遠了,以至於遙遠的讓人無法承受起本來就存在的記憶。

  「當科學厲盡艱險攀登至頂峰時,才發現宗教早已高居其上。」

  記不得這句話是誰說了,但這句話的精彩卻讓雍容每念一次都忍不住的要高聲喝彩。也許真的要向這句話說得一樣,自詡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只有在明瞭了一切之後才會發現所有的答案原來一直就在自己的身邊,自己只不過是從起點走到了終點劃了一個巨大的時間圓圈罷了。(或許當年的大科學家愛因斯坦和牛頓已經發現了這個秘密.)

  雍容從小到大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宗教」主義者,他相信神明的存在一如知道自己一直姓雍一樣的明確一樣的堅定.因為他本來就是華夏一個古老宗教的忠實信徒,在他們這些人眼中唯物主義並不能夠帶給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神仙妖魔才是他們努力的方向.

  相對於現代社會那些早已經變了質的某些宗教的信仰,雍容的信仰無疑是最堅定最原始的.他從小就被他的師父,一個自稱是神仙的老道士帶進了他也許要為之維護一生的宗教派系」補天閣」.

  中國自古以來真正意義上的本土宗教只有一個土生土長的道教,後來從印度傳過來的佛教也只不過是被迫改頭換面吸收了道教本身的一些特點衍生出來西方教,歷經歲月洗禮才變成今天這樣的,可是與當初進入中國時的模樣想比,早已經是面目全非了.

  雍容所在宗教門派」補天閣」並不是中土道教的一支.據宗派典籍記載,其源遠流長之處甚至還要上溯到遠古先民洪荒年代的巫教.上古時期廣袤大地之上人神妖魔共處,有那先民天生神通可驅鬼神役妖魔,雖無長生之術卻有無邊神通,天地鬼神敬畏稱之」巫」.後來洪荒破滅三界動盪,巫教一脈逐漸沒落,反倒是吸收了部分巫教精華的道門開始在破滅之後的大地之上迅速興盛起來,而補天閣據說就是在那個年代一直將洪荒大巫的道統傳承下來的唯一門派.從這一點上說,雍容所信封的宗教還算是中土道門傳承的源流之一.

  伴隨著華夏文明的腳步一直秘密流傳到今天,補天閣的行事可算機密無比.外界雖有一些相關傳說流傳在某些古老宗派的典籍記載中,但是卻無一人對於補天閣的來歷有甚瞭解.雍容從小修道,至今為止見到的補天閣傳人也就兩個而已,一個是自己,一個是他的師父字號青木散人的老傢伙,算的上補天閣歷代以來門人弟子最為稀少的一代.有的時候,雍容一直都在想像,假如哪一天自己萬一不小心意外掛了,補天閣算不算是徹底失傳絕後了.

  雍容在拜師的那一天開始,他師父就很認真的告訴他」我們補天閣的祖師可是當年補天造人號稱三教聖人的媧皇氏 -----」,對於此種說法,雍容多半是嗤之以鼻的,任誰不知道那女媧娘娘可是當年妖族的大聖人,其身份地位再怎麼扯也和巫門道統的補天閣扯上什麼關係呀!照他自己的理解,那就是自己的祖師掛著羊頭賣狗肉,起了個補天閣就和大神女媧有了聯繫,日後辦什麼事情自然也是腰桿粗壯底氣十足,畢竟在他看來,自己這個只有兩個人的門派真的是太小了, 小得以至於其他的修道門派幾乎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一個門派.

  按照人類市場營銷學的某些觀念,補天閣的祖師是相當了不起的一個品牌營銷天才,不但具有超強的市場分析預測能力,而且對於品牌重要性的瞭解更是遠超同一年代的所有人,就在那麼久遠落後的年代給自己的門派取了一個響亮的名號,實在是令雍容敬佩不已. 自打有了人類以來上到帝王將相下到黎民走卒哪一個不是慣於往自己臉上」貼金」的?一個門派想要發展自然就免不了要找一個堅實的靠山來作為自己的後盾了.從這一點上看來,雍容對於自己門派取名補天閣並且拉來女媧作為祖師的做法還是十分贊成的.而至於現如今,為什麼補天閣會人才凋零門庭冷落到只剩一師一徒的尷尬境地,雍容認為這是和他的師父,那個老不死的青木散人有著不可分割的緊密聯繫.

  雍容自下生開始就莫名其妙的成為了「補天閣」這一代傳人至今已經整整二十三年,而他的那一位師父「青木散人」,那一個整天裡邋遢不堪,只知道喝酒打坐,清醒時睥睨天下指點江山,醉酒時又是山呼海嘯自稱通神的老道士,卻是在雍容的記憶中並未在世間留連多長時間,直到七年前霞舉飛昇上天做了神仙時也只有雍容這麼一個弟子。至於到底是不是青木散人一心修煉無心收徒,或者預感自己即將飛昇九天怕補天閣道統斷絕才不得已收了雍容,說句實話雍容也不敢確定,反正現在的情況就是,自打那個老傢伙做了神仙,補天閣的規模一降再降徹底淪一旦意外立即滅門的境地,雍容這個「補天閣」再傳三百七十二代名正言順的掌教宗主,也只不過是一個好聽的光桿兒司令罷了.

  畢竟時代發展了,社會不同了,二十一世紀的人類和以往的時代有太多的區別,適應現代社會的腳步即便是「修道者」也不會例外。好在雍容的師父「青木散人」思想還算開通沒有直接把他拎到那與世隔絕的海外仙山進行傳道授業的工作,如今的雍容掩藏在修道者本質外面的身份是堂堂東北大學考古系三年級的學生(也不知道東北大學有沒有考古系,姑且聽之吧)。外表看來哪有一絲一毫修道人不近人間煙火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個典型的因為營養過剩不斷積澱累積而成的現代超級大「胖子」。

  身高170公分, 體重215斤, 腰圍3尺6寸,再加上三個下巴,沒有脖子,基本就是現在雍容的真實體現。從來就沒有過胖子出現的家族裡雍容是破天荒的第一個,若非是相貌遺傳長的和他的父親一般無二,還真沒人敢相信雍容是他父母的親生孩子。看著自己碩大的身軀雍容實在是有些不得已而為之的苦衷。

  當年他的師父「青木」預感自己即將飛昇紫府天闕時就已經稟著」浪費是世間最大可恥」的原則有計劃,有步驟的將自己龐大到幾乎無可計量的靈力真元分期分次的注入雍容的體內,而這一舉動帶來的最直接後果,就是導致雍容的修為突飛猛進,在短短幾年時間內迅速的締結金丹幻化出紫府元嬰,從而成為「補天閣」有史以來第一個不到二十歲時就擁有了煉氣化神修為,具有極大「能力 」的弟子傳人。

  然而,隨之而來的副作用也表現的明顯至極,試想以雍容的能力如何消化的了「青木散人」那可比天地般浩大的真元靈力.在不能浪費的絕對大前提下,青木散人直接施展補天閣秘術將雍容當時無法吸收的真元靈力,暫時儲存在全身上下所有的細胞組織中,此一舉動最終致使當年只有幾十斤的雍容一躍而至如今的模樣。

  好在隨著雍容修為日益深厚,便可以將儲存的靈力真元逐分的吸收,這副模樣也不會一直保持下去的。而且修道之人淡薄名利遠離聲色犬馬對於樣貌之類的本相末節本就看得極輕,雖則常常成為別人口中的笑柄,雍容也只是一笑置之不去理會,久而久之某某大學性格溫順的 「胖子」倒成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也算是一得一失.

  解放以來,唯物主義無神論早就成為社會統一的思想.雍容的父親是信奉儒家思想的,對這些子不語怪力亂神的東東向來討厭.當年青木散人收徒也是在施了術法令雍家所有人等昏睡之後進行的,後來修煉,青木散人都是不遠萬里的每日往返自己家和門派所在地之間,每一次都要讓雍家上下老小睡足12小時.再之後,雍容長大,也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在家修煉,好在家裡大宅夠大,修煉又是晚上,布下法陣也不怕被發現.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青木散人飛昇,雍容成了補天閣在世唯一的門人,上了大學想要修煉卻要往返萬里去門派中了.為了方便自身的修煉,當年報考大學的時候,雍容特意選擇了,擁有極大自由空間的考古系.

  「考古系」的學習不像其他學科一樣要求他們的學生進行全日制的在校學習,而是在入校一段時間後就可以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向系裡提出外出實踐的要求,只要學校批准那麼時間是大把的有的是.這簡直就是名正言順可以不上課的最高理由,雍容正是看上了這一點才會選擇這個專業來進修.

  深入實地的考察研究,經常性的穿梭於全國各地的各類歷史遺址與其他人接觸的機會相對其他專業來說要少很多。而且還可以借外出的機會遊覽心目中的名山大川開拓心懷增進修為,所以雍容時不時的消失一段時間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至於他在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些什麼?只要交出幾篇令系裡滿意導師讚賞的論文來又有誰會去理會呢!

  把手裡的資料一頁一頁的整理好,雍容推了推鼻子上那一副相比他「滿月」般圓滿的大臉要小的多的金絲邊眼鏡,一臉憨笑的伸了個懶腰。雖說修煉是頭等的大事,幾乎佔用了雍容所有時間包括休息時間的一大半,可是雍容並沒有放棄自己的一些業餘愛好,比如上上網,聊聊天,看一些自己喜歡的古籍善本,都是他修煉之餘放鬆自己很好的辦法.

  上一次借口要去「神農架自然保護區」,雍容跑到補天閣的駐地閉關修煉了兩個月,回到學校後為了應付系主任和導師的檢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胡謅一篇關於神農架考古的論文。好在雍容在補天閣時見到過歷代宗主收集的許多古物珍品,擁有那麼長時間沉澱的宗教門派雖不是刻意的去收藏這些世俗界的東西,但時間長久下來積累的歷代珍品就足以添滿整個國家博物館還綽綽有餘了。在這些東西中間生活了20多年,就算不是有心去學,耳濡目染之下也已經是大師級的見識了,寫上幾篇論文還是十分勝任的。這也是雍容報考考古系的另一個原因所在,學習自己熟悉的東西總要節省很多時間的。

  把手頭寫好的論文資料隨手放在寬大的背包裡,雍容開始打量同一閱讀室的面孔。大學三年,雍容在學校的時間加在一起絕對不會超過200天,除卻每一年必不可少,不可或缺的考核及其活動之外,基本上是以各種「借口」回到自己門派所在進行不懈的苦修。想在學校裡見到雍容的身影大概和在城市裡找一隻滿街遊蕩的熊貓具有一樣的難度。同樣的道理雍容在學校裡認識的人也是屈指可數,甚至於和他們系的主任已經打了好幾次交道後至今為止他也叫不出人家正確地名字。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是認識的人少了些但畢竟還是有的。今天雍容來圖書館的目的,一則是為了完成手頭上的論文以應付系裡的檢查,二來也是在等一個人。那傢伙叫莫家俊,是本校中文系的學生,算的上是雍容的一個朋友,而這個莫家俊和他相識的過程也比較有意思。

  這傢伙的老爸是本市赫赫有名的房地產開發商,家裡的錢據說是多得能夠填滿一個小型倉庫,平生唯一的嗜好就是古董收藏。滿天滿地淘弄各種古董,錢花了多少不說,單說他的藏品中有幾件 「真品」就是個大問題。不過人家錢多得是雖然是沒什麼鑒賞方面的專業知識,上的當也不再少數,但一直以來樂此不疲,美名其曰是在為他老爸大批量的掙黑心錢的行為贖罪。大概是一年多以前雍容在偶然的機會裡避免了這小子的一次大損失,其表現出來豐富的古董知識令莫家俊歎為觀止。自此之後凡是莫家俊找到了好的「貨色」,找雍容鑒定就成了必不可少的環節。

  反正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再說一個考古系的學生對於人家主動上門要求鑒定古董的行為推三推四也不符合常理,時間一長兩個人倒是交上了朋友。這一次就是莫家俊要他在圖書館等他,說是要鑒定一件來源於隋唐時期的寶貝云云。

  「也不知道這傢伙這次能帶來什麼樣的『寶貝』對於莫家俊每次找他鑒定古董都冠以寶貝的說法雍容早已經習以為常。雖然對莫家俊如此大量的揮霍金錢有一些意見,但一來莫家俊的人品還不錯除了收集古董的狂熱有些不正常外倒也沒有那些公子少爺小姐紈褲子弟的劣根性和自己算是投脾氣,二一來他家裡也是真正有錢既然家長對他的行為都不聞不問自己一個外人有什麼資格插嘴過問呢?所以一直以來雍容倒是比較欣賞莫家俊。只不過這傢伙的眼光太差,想起每次莫家俊收集到的所謂寶貝都是些什麼樣的貨色雍容滿是肥肉的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笑意。

  「笑什麼呢?自己偷著樂,有什麼開心事說來給兄弟聽聽。」

  一個響亮的聲音在耳朵邊響起雍容對面的椅子上已經坐下了一個高高瘦瘦滿臉笑容的年青人。這個年輕人衣著光鮮面色白皙長得比較帥氣正是那種「現代女孩」追求的所謂多金帥哥,正是雍容正在等待的莫家俊。

  「你怎麼才來?」雖然早就感覺到莫家俊的到來雍容仍然問了一句以表示不滿。

  「沒什麼,現在也不過超時了幾分鐘而已。不必這麼認真吧?」從雍容口中聽出不滿的莫家俊很聰明的進行了一番輕描淡寫的解釋緊接著把話題轉移到自己今天的目的上:「我今天可是帶來了一件寶貝!!」

  看著莫家俊刻意裝出來的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雍容呵呵笑道:「你還有什麼寶貝?該不會又像上次一樣什麼楊貴妃的臉盆之類的東西吧?」想起上一次這傢伙把一個藏兮兮滿是銅銹,不知道是餵豬還是餵狗的破銅盆當成楊玉環的洗臉金盆花大價錢買下來的事情雍容就忍不住的要暴笑。

  臉上紅的像是喝了一斤二鍋頭,莫家俊一手摸頭一臉的尷尬之色。但好在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一回兩回了臉皮厚的足以擋住子彈的進攻,三十秒後莫家俊就以恢復如常一臉坦然:「人有失手,馬有失蹄。誰還沒有個看走眼的時候。不說那個了,你看這是什麼……?『急於扭轉局面的莫家俊自身上掏出了今天要鑒定的寶貝,一塊巴掌大小「玉珮」。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