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我的老婆是重生的》 作者:養蠶人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42886 296 78
正文 第一章 生死兩茫茫


儘管董潔時常感歎時光流逝匆匆,許多人與事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沒有或來不及去做而成為遺憾,也幻想過一覺醒來,時間竟然倒流,一切都可以從容的重新開始。

大多數人都做過這樣的白日夢吧?夢再荒唐,畢竟無傷大雅,失意時也頗能聊以自慰。生活早已教她學會面對現實,於是一步一步,與時間一起向前走,增加了年齡,蒼老了心境,習慣了平淡卻又乏味的生活。

生活一旦成為習慣,就會沿著一種固定的模式,像流水線作業一樣,規律而乏味的循環,很難做出大的改變。

董潔是北方人,她的家鄉在北方算是一個頗富裕的海邊小城,家鄉的年輕人很少有人出來闖蕩,就算是在別的城市讀書的學生,畢業後大多也會選擇回到家鄉發展。或許人在年輕時,總會對外面的世界有種莫名的渴望,雖然父母一再反對,董潔還是在遠離家鄉的大都市留了下來,只在年關將近時,坐車回到家鄉享受天倫之樂。

一年又一年,年年如此這般的重複。

董潔是設計師,在一家外資企業做服裝設計工作。服裝業有一點不好,經常要加班加點趕工。

今年公司特別忙,年前新接了幾個大單,縱使大家快手快腳盡力趕工,仍然佔用了正常的春假時間,原訂的回家車票不得已退了。在大家的強烈抗議下,臘月二十八,老闆終於答應放人了。可這個時候,正是春運最高峰,火車是一票難求,爸媽電話裡催得急,她自己也是歸心似箭,沒辦法,只能選擇飛回去。

這是董潔生平第一次做飛機,心裡很有些忐忑。幾年前,同樣飛往家鄉的飛機,三個來北京新東方學外語準備出國的朋友遭遇意外,從此她一直不肯坐飛機,總覺得火車最安全。哎,自己總不會那麼倒霉中特獎吧?阿彌托佛,上帝保佑!

顯然這種臨時抱佛腳的行為沒有得到上帝的認可,或者他老人家不巧打了個盹,董潔只來得及在飛機突然的劇震中對自己發誓:以後,一定一定,再也不坐飛機了......

董潔在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中甦醒過來。

她發現自己似乎躺在草地上,視野裡是一望無際的綠,綠色的草地高低起伏,一直延伸到遠處鬱鬱郁蔥蔥的樹林,更遠處,是蒼茫的遠山,連綿起伏。

已經是傍晚時分,歸巢的鳥兒發出嘈雜的喧囂,偶爾有幾隻飛過來,落在她身邊,蹦蹦跳跳,在土裡草裡刨食,一邊歪頭打量著她,似乎也在奇怪,自家附近怎麼多了這麼一位陌生來客。

拂過草尖的風吹來,不大,卻帶給她一股沁心的涼,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演化成澈骨的冰冷。她試著發出聲音,微弱的呼聲連鳥兒都驚不走。

奇怪,她從來不曾有躺在草地上的習慣呀,她皺眉,為什麼會一個人孤零零躺在這兒呢?唔,沒有印象。再之前發生了什麼呢?嗯,她要回家,坐上了飛機,然後,飛機突然遇到寒流,遭遇地震般的劇烈顫動,耳邊是好多人驚慌失措的尖叫和詛咒,再然後呢?沒了,又似乎有一點--很短的時間,先是快速的下墜,接著是一聲巨響......

空難!

天吶,她怎麼就中了這麼個特獎?大過年的,霉運當頭。明明彩票買了那麼多次,連最小的獎都沒有中過。

可——

如果她沒記錯,自己逃過一劫的可能性應該是零。加上印象裡最後一聲的巨響,怎麼算也跑不了機毀人亡的結局。

她,還活著?向來對鬼神之說嗤之以鼻,這環境,怎麼瞧也不像地獄或者天堂,周圍也沒有飄來蕩去的好兄弟。難不成,她天生命大,竟被快速下墜的飛機甩了出來,奇跡生還?

董潔苦中作樂地在心中盤算,這下子自己一定有機會上頭條新聞,在世界空難史上留名了。不過,這都是後話,眼下最重要的是自救,老天保佑,希望不會變成缺胳膊少腿的殘障人士。

心稍稍定下來後,一種怪異的感覺湧了上來,唔,有些不對勁,她的身體......

轉動眼珠去瞧,天,這,這是她?一絲不掛的小小的嬰兒的身體?

她眨眨眼,再眨眨眼,確定自己沒有眼花看錯。

怎麼可能?她驚得大叫,耳邊卻傳來一陣幼兒的啼哭。是在做夢嗎?咬一下手指試試吧。

挪動那小小的胳膊是個大工程,千辛萬苦的結論是:沒牙,咬不動!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傳說人死後,就會投胎轉世再做新人,生命也像草一樣,不斷重複著開始與結束的互動。自己這情況,就是常識意義上的轉世投胎吧?只是,這人終歸不是吸收日精月華自行從石中蹦出的石猴,總該有對生養的父母。可她一個人孤零零躺這兒算怎麼回事?再這麼吹風受涼,她百分百別想看到明天的太陽,更別提入夜後出來覓食的野獸了。

難道她只有兩個選擇,或者成為野獸的晚餐,或者慢慢等死?等等,她空降之前,這身體的原主兒不會就這樣生生丟了性命吧?

一時間怒從心起,靠,不想養就別生,生出來就好好養,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事,不得好死。

和怒火一起升上來的,是火燒般的熱,明明是風吹來受不了的冷,身體卻自行衍生出一陣陣愈來愈熾的熱。

她發燒了!

更糟糕的是,心臟一陣不規律急跳後,一股劇痛伴著窒息般的痛苦湧來,她張大嘴,費力喘氣,越吸氣越感覺到呼吸困難。

缺氧的痛苦讓她神智開始模糊不清。

老天爺,你不是讓我借這具身體再體驗一次死亡的折磨吧?
正文 第二章 天上掉下個小妹妹


大山六歲了,確切的說,剛滿六整歲,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姓李,大名叫悠然,一個複雜又麻煩的名字,之所以這樣講,只因為他目前認識的字裡面,自己的名字是最難寫的,筆劃也最多。還是奶奶起的小名好,大山,簡簡單單兩個字,又好認又好寫。

不過,悠然是媽媽起的名字,在大山眼裡,媽媽美麗又溫柔,最讓他驕傲的是,媽媽是村裡面最有文化的人,從小就教他認書寫字。

可是,媽媽不見了。半年前的一天,媽媽給大山做了最豐盛的一頓午飯,從此,大山就再也有沒見過媽媽了。

大山難過的用手抹去不知不覺又流出的眼淚。沒關係,奶奶說,媽媽出門走親戚去了,大山是好孩子,媽媽一定會回來的,今天是他的生日,大山不哭。

大山沒有見過父親,媽媽還懷著他的時候,爸爸進山打獵出了意外,大山現在只有奶奶一個親人了。

奶奶年紀大了,做不了什麼活。不過,奶奶是村裡的赤腳大夫,誰家有個頭疼腦熱,挨不過去了,便來找奶奶抓幾付草藥,多少付幾個錢,或者用糧食野物交換,因此,雖然家裡兩口人老的老小的小沒有多少勞動能力,倒也能對付著吃口飯。

大山因為年齡太小,進不了生產隊,掙不得工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奶奶採藥。開始是奶奶採藥帶著他,大山聰明,很快學會了怎樣採藥,並能準確辨認出幾種常見的藥材。前兩天,奶奶不小心崴了腳,於是大山開始了一個人的採藥生活。

今天走的有點遠了,因為這山上有種草藥,對疏筋活血有好處,最適合奶奶用了,所以他瞞著奶奶翻了兩座山頭過來這邊。

采滿了背上的小背簍,大山鬆了口氣,大陽要下山了,今天回家一定會晚,奶奶該擔心了,他趕緊加快腳步趕路。

隨風飄揚的草叢深處,傳來微弱的嬰兒啼哭,斷斷續續,沒來得及聽清,聲音便沒了。啼哭聲拖住了大山的腳步,猶豫了片刻,終於孩童的好奇心戰勝了恐懼,他循聲找了過去。

一個孩子,不,他糾正,是一個嬰兒,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小的孩子。

小小的拳頭放在胸部,頭上只有稀疏的不多的發黃的頭髮,小小的眉頭緊緊皺著,沒穿衣服的身體泛著紫青色,呼吸急促又微弱。

大山手足無措,很是慌張,他四處望望,周圍一個人也沒有,摸摸,那小小的身子觸身冰涼,呀,這孩子要凍壞了。他急忙脫下自己所有的衣服,給這個嬰兒密密裹緊,背簍放下,用手在草藥中間掏了個洞,小心把嬰兒放進去,用最快的速度往家裡趕。

再次有知覺的時候,謝天謝地,她被抱在一個溫暖的懷裡。董潔第一個感覺是:安全了!一顆懸在半空的心頓時放了下來。

生存危機感過去,身體的不舒服便不客氣佔據了她所有的感官,嗓子眼裡刀割般的疼,頭也針扎似的湊熱鬧,身上一會冷一會熱,總之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好地方。

「動了動了,妹妹的眼睛動了!奶奶,她睡了這些天,是不是要醒了?」一個清脆的童音在董潔耳邊響起,她掙扎著張開眼,模糊的視線勉強瞧見一個黑瘦的五六歲的小男孩伏在她身邊。

董潔本能的張嘴打招呼,卻只發出咿咿呀呀的兒語。

鬱悶!

抱著她的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婦人,一臉的褶子透著慈祥。

「醒來了就好,醒了就有救了。」

聽了奶奶的話,小男孩開心的笑了,一邊端正坐好,小心翼翼從奶奶懷裡把她抱過來,嘴裡一邊念著:「先把妹妹的頭放在左胳膊彎裡,用手護著妹妹的上半身,右手托起妹妹的屁股和腰。」奶奶是這麼跟他講的,他記得很牢。

看著小孫子像模像樣抱著另一個更小的孩子,一邊衝她開心的笑,兩天來一直壓在心底的石頭落了地,李奶奶鬆了口氣。

兩天前,大山抱著這個孩子回來,真是讓她大吃一驚。

這個女嬰,明顯是早產兒,先天不足加上被棄後吹風著涼,只剩下可憐的一口氣吊著沒嚥下。好在她懂得一些藥理,盡人事聽天命,先用土方法給她降溫退燒,大山去求著村裡的老羊倌要了點羊奶,祖孫二人小心翼翼伺候了兩天,終於從鬼門關把人搶了回來。

這女嬰也是命大,山裡人家,都望著生兒子,一來傳宗接代,二來也是家裡未來的主要勞動力。女嬰向來不討喜,尤其是生下來身體不好生了病,家裡不僅要添一張嘴,更可能是一家的累贅,多半都會選擇溺死或者直接扔到山裡去。

家裡突然多了個人,大山很高興,這兩天一直圍著嬰兒轉,連走路都像貓似的不發出一點聲音,怕吵了新來的小客人。

「大山喜歡這個妹妹嗎?」

「嗯,喜歡!」

他大聲回答,一個人的日子到底寂寞些,差不多大的孩子都有兄弟或是姐妹,只他一個人,孤零零。

剛剛懂事的時候,一起長大的小夥伴做了哥哥,驕傲的在他面前炫耀。大山跑回家,跟媽媽說他也想做哥哥,媽媽哭了。媽媽的眼淚讓大山隱隱約約認識到,他不會有做哥哥的機會了,因為他沒有爸爸。但現在不一樣,他也有妹妹了,他抱回來的,只屬於他一個人的妹妹。奶奶說,大山是個好孩子,老天爺喜歡,所以送他一個妹妹。

醒過來的董潔,因為身體的不適,和心底難以名狀又無人可訴的憋悶,索性不再控制自己,痛痛快快的大哭起來。

「乖,妹妹乖哦,不哭,沒有媽媽沒關係,哥哥疼你。」大山輕輕搖晃著懷裡的嬰兒。

醫者父母心,能救下一條命,李奶奶心裡又高興,又有些發愁。

兒子死得早,媳婦又走了,祖孫倆相依為命,懂事的小孫子給了她最大的安慰。她老了,活一天少一天,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閻王老爺找去喝茶,她不怕死,只擔心拋下大山一個人,家裡又是一貧如洗,自己兩腿一伸,小孫子孤單單沒人陪,將來連個媳婦也找不著。

這兩天一邊救這個孩子,閒下來心裡也犯嘀咕。這救下來也是個問題,家裡的條件,再添張嘴實在是困難。大山呢,一直忙裡忙外,充滿熱忱。半夜還會幾次醒過來,為小妹妹蓋被擦汗換尿布。

看著孫子一臉認真和疼惜的表情,李奶奶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大山啊,長大了讓妹妹做你的小媳婦好不好?」山裡孩子一直有訂娃娃親的習慣,雖說解放後逐漸少了下來,說是要反對包辦婚姻,講究什麼婚姻自主,她是老輩人,山裡窮,換親啊訂娃娃親啊,一些老輩人還是很堅持的。

「什麼是媳婦?」

「媳婦啊,就是和你一起生活,永遠不離開你的人。」

大山小心用手指拙了拙嬰兒幼嫩的肌膚,哦,好軟手感好好哦,湊近了有一股甜甜的奶香味,真好聞。

「好!」聽到奶奶的話,他挺起胸膛大聲道:「我一定會對她好的。」

他用手指輕輕握住她小小的拳頭,輕輕拉勾,「說定了哦,以後做我的小媳婦。「一邊在她唇上親了一下。

董潔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竟然被一個小孩子佔了便宜。

「我都聽奶奶的話,以後,你可要聽我的話哦。」他想了想,補充道:「我也會聽你的啦!」

一個人對著個不懂事的小嬰兒自說自話的小傢伙,董潔覺得很可愛,雖然他說的話很打擊自己。要知道,幾天前,自己還是快三十的大人,結婚早的話,孩子也該這麼大了,如今卻被能做自己兒子的小鬼照顧,口口聲聲說著要娶自己,天啊,翻了個白眼,她,她無語了。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4-11-23 02:59 編輯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liny0917 -1 又一個拖太長變成雞肋般文章的作者~.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