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異界之華山弟子 作者:韓樞密使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3498 219 18
正文 第一章 思過崖驚變
    “當”的一聲脆響,場上正激斗的兩人聲形頓時分了開來,只見其中一位年約二十一二歲的少年滿面羞慚,低頭而立,就是被擊飛掉在地上的長劍,也不敢去撿了起來。而他對面的一個看起來年紀尚小,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年,臉上不由有些得色,持劍報拳而立,說了一聲︰“華師兄,承讓了。”

    這時場邊一個負手旁觀,年約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見了此狀,不由搖了搖頭,輕喝道︰“甚麼華師兄,林兒,我看你以後,就叫這個蠢材華師弟得了!”

    听了此話,邊上還有十多個旁觀的少年少女,都不由的掩嘴吃吃笑了起來,而場中那個比劍敗了的少年,面上羞慚之色更甚,只是自己比劍敗了,此刻半句分辯的話也說不出來。

    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當今武林的七大劍派之一的華山派的弟子,那個中年人名叫楊鐵心,是華山派的有數高手,一手華山派的“回風落葉劍法”,使得出神入化,名震江湖。而其余十數個人,則都是華山派的年輕一代弟子,此刻正在楊鐵心的監督下,進行派中年輕弟子每月一次的比劍小試。

    那個比劍輸了的少年,名叫華如虹,今年二十二歲,不過進入華山成為一名華山弟子,已經有十二年了。十歲那年,華如虹父母雙亡,又值江州大旱,流民遍地,盜賊蜂起,華如虹便成了一個無家可歸的孤兒,正巧踫上下山有事的楊鐵心,路過江州,見他可憐,又發現其根骨資質不錯,便把他帶到了華山。

    進了華山之後,華如虹便拜楊鐵心為師,成為了一名正式的華山弟子,並開始跟著楊鐵心學習華山武功。那時華如虹還不知道,他是有多麼幸運。要知道華山派可不是什麼小門小派,那可是江湖上頂尖的七大劍派之一,派中的“紫府訣”,“驚虹劍法”,“回風落葉劍法”等等,都是名震武林的絕技,多少人想進華山派學藝,千里迢迢慕名而來,苦苦哀求,卻因為華山派擇徒甚嚴,被拒之山門外,不得不沮喪失望而回。

    可是華如虹進入華山,成為一名江湖中人羨慕不已的華山派弟子,來得卻非常容易輕松,這不得不說是一個異數,這除了他那有些迷惑人的所謂的資質根骨之外,跟當時的環境和楊鐵心的心境也大有關系。

    當時華如虹小小年紀淪落街頭,確實淒慘,讓楊鐵心動了惻隱之心,而且那時楊鐵心武藝正值大成之際,江湖上也威名日甚,也正好動了收徒授藝的念頭,這才“一念之差”,把華如虹給帶了回來。要知道,華如虹可是這位華山派的有數高手的第一個徒弟,也就是開山大弟子呢。

    可是在華如虹正式開始隨師學藝,學習華山派的武功後,楊鐵心這才發現,自己這次是有些看走眼了,自己的這位開山大弟子,資質悟性,也就是尋常而已,不論是內功還是劍法,都毫無特出之處。更要命的是,這位弟子,似乎毫無勤奮刻苦的心性,沒有絲毫的上進之心,每日里除了完成門中所規定的一些必要的功課外,就無所事事,不是在山中亂轉,便是偷溜下山閑逛,沒有一點勤奮練功的勁頭。

    常言道“笨鳥先飛”,若是先天的資質差了點,未必不可以從後天的勤奮刻苦來彌補,迎頭趕上,甚至超而越之。不過可惜這位華山弟子顯然沒有這樣的覺悟,即使楊鐵心平日的督促訓誡也不算少了,可他都沒怎麼听得進去,即使當初幾天會戰戰兢兢勤勉一點,可過不了多少時日,便會恢復如初,依舊是偷懶如故。

    這樣時間一久,楊鐵心的心也漸漸的冷了,淡了,基本上也不再指望自己的這位大徒弟,能夠有什麼真正大作為了。失望之余,他也常常是暗自懊悔,這也難怪,華如虹是自己的第一位徒弟,第一次收徒,難免沒什麼經驗,吃了這個虧,以後吸取經驗教訓,看準點就是了。就這樣,楊鐵心便把希望漸漸寄托到後來人身上了,對他也不再是那麼的嚴厲督導了。

    其實在華如虹心中,對自己辜負了師父的一番殷切的希望,也是常常暗自慚愧,自責于心的,不過他也只能歸罪于自己的資質悟性如此,徒呼奈何,卻全然沒有意識到,造成他現今這種狀況的,很大一部分還是他缺乏習武之道的上進心而已,換句話就是他缺乏對于武道追求的那種精神而已。

    正因為如此,所以在華山派每月的比劍小試中,華如虹基本就是倒數的角色,就在剛才,他就輸在了比自己年幼三歲,晚入門五年的小師弟林兒的劍下,被林兒的一招“仙人指路”,挑飛了手中的長劍,完敗了下來。

    現在听到自己師父楊鐵心諷刺之話,華如虹倒真是又羞又氣,想想要真是讓林兒小師弟從此之後,見著自己就叫“華師弟”,那他還有什麼顏面再在這華山派混下去阿。畢竟在這華山派年輕一代中,雖然比他年紀大的不是沒有,但比他早進師門的卻並不多,華山派以入門早為尊,因此大多數華山派年輕弟子,平日里見著他,雖然心中不屑,但限于華山派門規,也不得不叫他一聲“華師兄”的。

    此刻的楊鐵心,看著自己這位垂頭不語的大弟子,完全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心情,暗道你輸就輸了,就是輸在你林兒小師弟手上,我也認了,可是卻想不到這次你卻輸得這麼慘,連手中的劍都給人家擊飛了,這簡直是習武之人的恥辱阿!

    想到這里,楊鐵心不由的冒出一股無名之火,再也壓抑不住,忍不住指著華如虹,大聲喝斥道︰“你,今天的晚飯別想吃了,從今晚起,就住到後山的‘思過崖’去,面壁思過,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候再下來吧!”

    听了這話,場中邊上的一眾華山派弟子,不由得齊齊色變。要知道到“思過崖”面壁思過,可是華山派中極大的懲罰了,等于是差不多要逐出師門,不過尚是“留門查看”罷了,非是犯了派中大過的人,是進不到“思過崖”的。華師兄不過是比劍輸了,雖說是輸得慘了點,可怎麼楊師叔會發這麼大的火,要讓華師兄去“思過崖”呢。

    可是此刻的當事之人華如虹,卻全然沒有覺得什麼異樣之處,現在他已經處于深深的羞愧自責當中,覺得自己丟了師父的臉,師父給予自己再大的懲罰,那也是自己罪有應得的,去“思過崖”又算得了什麼呢,只要不是讓林兒小師弟當真叫自己“華師弟”就好了。何況那“思過崖”是華山派的禁地,自己平日數次想去那里看看,都被守山的弟子阻止,不得而入,而這次,總算有一個機會,可以名正言順的去那里瞧瞧了。

    想到這里,華如虹心中反倒不是那麼難過了,默默的走了過去,撿起自己掉在地上的長劍,朝著楊鐵心施了一禮,一句話也不說,就向場外走了出去,徑奔後山的“思過崖”去了。

    看著華如虹離去的背影,楊鐵心也不知心中是什麼滋味,幾次想叫住他,話到嘴邊又止住了,實在是恨鐵不成鋼阿,讓他去“思過崖”清醒清醒也好,否則這都成什麼話了,竟然被自己的小師弟把劍都給擊飛了!

    想到這里,他不由的轉頭看向場中的方林兒,不由的羨慕起自己的掌門師兄來,心中暗道︰掌門師兄好福氣阿,竟然收得了林兒這麼一個佳弟子,林兒小小年紀便有如此成就,日後定可成為我華山派的棟梁之材阿。

    想歸想,可是終究方林兒不是自己的徒弟,那個該死的華如虹才是!楊鐵心惡狠狠的瞪了離去的華如虹一眼,心中雖恨,可是暗嘆一聲,還是叫過了一旁的一位華山派弟子唐六猴,道︰“六猴,如虹這幾月在‘思過崖’,每日的飯菜,你便給他送去。”頓了頓,又道︰“今晚,也給他送去吧!”

    唐六猴是楊鐵心收的第二個徒弟,是華如虹名正言順的師弟,不過論起武藝,卻是比起華如虹這個師兄,強了不止一籌半籌。當下他答應了一聲,道︰“是的,師父,徒兒知道了。”

    楊鐵心看了離去的華如虹,忍不住又惡狠狠的道︰“每日的飯菜,不準有葷腥,不能便宜了這小子,知道了嗎,要是讓我知道你給這小子送大魚大肉,我也饒不了你!”

    唐六猴口中答應著,心中也對華如虹暗自同情不已。而楊鐵心此刻尚不知道,自己跟這位不爭氣的徒弟,今日之後,竟然成訣別。

    天色已黑,風呼呼的刮著,在華山後山的一處高崖山洞中,一人正閉目面壁盤膝而坐,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因比劍完敗,被楊鐵心一怒之下罰到華山後山“思過崖”面壁思過的華山派弟子華如虹。因為比劍的失利,華如虹倒是知恥而後勇,這幾天來,在這“思過崖”上,倒是每日勤奮練功,現在他所練的,正是華山派的正宗內功心法“紫府訣”。

    華山正宗內功心法“紫府訣”也是華山派名震江湖的一項絕學,威力極大。心法一共有九層,層層遞進,越到後來,越是難練,如今華山派的幾個有數高手,包括楊鐵心在內,也不過練到第七層而已。據說在華山派歷史上,能夠突破“紫府訣”第九層,功成圓滿的,也只有創派祖師爺陳摶一人而已。

    現在華如虹的“紫府訣”,尚在第四層的境界,正向著第五層沖擊,這也是一般華山派年輕弟子的境界,能夠進入第五層的,在年輕一代中,便已算佼佼者了。那個擊飛華如虹長劍的方林兒,以及華如虹的師弟唐六猴,“紫府訣”便已是第五層的境界。

    只听得“咕咕”幾聲,正在練功的華如虹不由的睜開了眼,轉目四顧一下,四下一片寂靜,正疑惑間,又是“咕咕”幾聲,正是從華如虹的肚中傳來,華如虹這才發覺,是自己的肚子餓了。

    華如虹不由的起身站了起來,走到山洞洞口向外看去,想看看已是什麼時候,卻只見外面漆黑一片,沒有月亮,往日的漫天繁星也躲在厚厚的雲層後面,一個不見。見不到星斗,華如虹便也推測不了現在已是什麼時候了,不過依他的直覺判斷,現在應該是時候不早了。

    “奇怪,天色也不早了,這個六猴兒,怎麼還沒有把晚飯送來,等下見到他,非得給他點顏色看看不可!”華如虹摸摸咕咕叫的肚子,小聲的埋怨嘀咕著。

    想到這幾天的飯菜,華如虹便只有苦笑,果真是如那楊鐵心所說,頓頓只有青菜蘿卜豆腐湯,葷腥肉塊一點兒不見。吃了幾天,華如虹便嘴饞不住,忍不住攛掇了唐六猴,讓他今晚送點大魚大肉來,解解饞。可是唐六猴卻秉著師父的旨意,搖頭一直不肯,讓華如虹又氣又恨,卻又無可奈何。

    “這個六猴兒,不答應送大魚大肉倒也罷了,怎麼難道青菜蘿卜也不給送來了,當真可惡!”想是這麼想,華如虹當然知道唐六猴不至于這麼小氣,想必是突然有事,來不了了,只是如此一來,可是苦了自己了。肚子餓的咕咕叫,哪還有心思練那“紫府訣”阿,華如虹不由暗自哀嘆。

    “呼呼”正想著,只听得外面一陣風聲大起,借著洞內微弱的燈光,可以看到崖邊的幾株碗口般粗細的山松,也被這一陣陣狂風吹得東倒西斜,在狂風中掙扎不已,仿佛隨時都有可能被吹折隨風而去。

    “好大的風,看樣子快下雨了,完了完了,看來今晚六猴兒當真來不了了。”看著崖下那崎嶇曲折的羊腸小道,華如虹不住的擔心起來,又喃喃自語道︰“算了算了,六猴兒你還是不要來了,等下這雨一下,山陡路滑,可不好走,被風吹了,被雨淋了,回去生病了可不好阿。”

    其實這也只是華如虹發發牢騷罷了,這等陡峭山路,即使夜黑路滑,對于尋常人來說頗有凶險,但對于武林高手來說,那還不是如履平地,風吹雨林又算得什麼,只不過在這樣的黑夜里,這種滋味不是那麼好受罷了。

    “喀吱”只听得一聲脆響,崖邊的一顆山松,終于抵不過狂風的肆虐,被折斷了。華如虹不由的吃了一驚,這風越來越大了,印象中他似乎還從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風。

    “砰轟隆隆-”華如虹正有些驚駭間,只見眼前突然一陣大亮,一道犀利的閃電劃過,緊接著一陣轟隆隆的雷聲響起,然後便听得一陣“劈劈啪啪”之聲,豆大的雨點砸下,醞釀已久的大雨終于如期而至。

    轉眼間洞外電閃雷鳴,大雨傾盆,華如虹只得躲入洞中,好在這山洞洞口較高,一時之間雨水還不至于便侵入洞中。華如虹半靠著洞中牆壁,手中握著長劍,听著洞外的滾雷和暴雨傾瀉之聲,心中百無聊奈,暗道︰這“思過崖”果然不是人待的地方,什麼時候,師父才會放我下山回去阿。

    正想著間,突然一陣輕微的“唏唏索索”的聲音傳來,即使在這電閃雷鳴,狂風暴雨之中,還是被洞內的華如虹听覺了,畢竟作為十年的華山弟子,他的武功也不是白練的。聲音是從洞外崖那邊傳來的,聞聲華如虹不由一喜,心道︰原來是六猴兒來了,好個六猴兒,雖然外面是狂風暴雨,他還是來了,今晚不至于餓肚子了,只不過不知飯菜被雨淋壞了沒有。

    欣喜之下,華如虹不由一個魚躍而起,順手抓過洞邊的長劍,也不顧外面的狂風暴雨,便一頭奔了出去,扎入了無邊的雨幕之中。

    “砰”一道淒厲的閃電劃過,借著一閃而逝的電光,華如虹看到崖下山道上一道人影正迅快的向崖上飛竄而來,雖然只是一閃而過,可華如虹看得真切,那不是唐六猴是誰?

    “六猴兒,你果然來了!”華如虹大叫一聲,奔上前去,興奮之下隨手一劍刺出,使了一招華山劍法中的“笑指南天”,大叫道︰“好你個六猴兒,來得這麼晚,活該你被雨淋,快點過來阿,今天的飯菜,有沒有”

    “砰”“砰”竟然是兩道驚天動地的閃電,毫無征兆的同時劈下,一道正正劈中了華如虹手中長劍的劍尖,另一道卻劈中了華如虹左側的樹干,華如虹的話尚未說完,只覺得從劍尖處傳來一道驚人的力量,只在瞬間,便失去了知覺。

    “華師兄”此刻唐六猴正好躍身上到崖頂,“思過崖”前不可思異的這一幕,正好被其全然看在眼中,不由的駭然驚呼出聲。他只見到兩道閃電,一左一右劈向了華如虹,然後便是華如虹的話聲嘎然而止,一切陷入黑暗,令他直覺得大事不妙。

    “華師兄,你在哪里阿,不要嚇我阿!華師兄”唐六猴竄上崖來,跑到“思過崖”前,洞里洞外轉了一個遍,卻突然發現了一個駭然的事實,他的師兄華如虹,竟然已不見了,就此平空消失了!“思過崖”的洞中和洞外都不大,只在眨眼間便可以搜尋個遍,可是就只在這瞬時之間,剛才還在這崖上的一個大活人,竟然就此不見了,如何不令得唐六猴驚駭莫名,驚呼出聲!

    搜尋良晌,愣是人影不見一個,此刻雷雨之聲也漸漸收歇,黑夜寂寂,任憑雨點打落身上,唐六猴站在洞外的山松前,仿佛還聞得一股焦臭之味,那是被剛才雷電擊中山松所發出了,讓唐六猴感覺到,剛才自己看到的那驚天動地的一幕,不是什麼幻覺!

    “華師兄,你去了哪里”“ 當”一聲,唐六猴手中的食盒掉在了地上,身子也不禁的跪撲在地,垂淚大呼道,“華師兄,你不要嚇我,快快出來阿,我帶了大魚大肉,正等著你來吃呢,你到底去了哪里,你快出來阿”

    天地間一片寂然,風聲呼呼,雨聲晰晰,仿佛便是對唐六猴的應答。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