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鬼鏡狂想曲 作者:KILLER ( 已完成 )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4468 68 15
本帖最後由 Tako燒 於 2009-3-20 18:39 編輯

鬼鏡狂想曲

  

  Chapter 1

戰車:勝利、成就、堅強的意志、盲點
 

第一章

豔陽高掛在空中,國家公園管理處的水泥地面上幾乎要冒出熱氣來。現在是上班時間,暑假也近尾聲,公園裏幾乎沒有遊客。

然而,在七星山登山步道的入口,卻站著一個穿著制服背著書包的高中男生。他木然凝視著眼前的步道,光滑白?的臉上滿是陰鬱,對照熱得讓人頭痛的陽光,竟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協調感。

小翎今年才十七歲,但他卻覺得自己已經活了七十年。說得詳細點,他在短短的十七年人生中,已經吃了七十年份的苦頭。

現在是正午時分,怎麼看都不是登山的適當時間,但他還是一咬牙,大步登上了台階。登山步道上有樹木遮蔭,的確比平地涼爽許多,放眼望去一片綠意盎然,空氣也十分清爽。小翎對這些全不在意,只是低頭快步爬著台階,彷彿急著把追趕他的東西遠遠地丟在身後。

「嗨,這時候來登山啊?加油啊!」

那些習慣早晨登山的老先生老太太,這時剛好是下山時間,在路上看到小翎,都會熱情地對他招呼。小翎很有禮貌地一一回禮,幾次過後,他越來越煩躁。

上山原是為了求個清靜,為什麼連山上都這麼吵?

頭頂上傳來人聲,顯然又有一群人要下山了。小翎實在不想再裝笑臉跟陌生人寒暄了,看到旁邊有條小小的岔路,毫不猶豫地離開了步道。

與其說是岔路,倒不如說是在雜草叢間的小小獸徑。問題是,陽明山上會有什麼野獸呢?小翎自嘲地想,顯然以前也有些跟他一樣沒用的人,為了逃避而跑來這裏亂晃,而踩出這條「失敗者之路」。

「失敗者之路」延續不到十公尺就中斷了,一棵傾倒的樹幹阻擋了去路。樹幹之後全是無邊無際的雜草,想必以前的失敗者走到這裏就折回去了。換了以前的小翎,一定也會死心返回原路,但今天的他,被一股莫名的情緒驅使著,硬是翻過了樹幹,踏入及膝的草叢中。

也許,他是希望自己也能消失在荒煙蔓草中吧。

路面再度中止,在他眼前的是個陡峭的下坡,幾乎可稱之為斷崖。陡坡約二十幾公尺長,顯然曾經發生過小型坍方。

見到這種狀況,小翎也不得不死心了,正打算回頭,眼角卻瞥見山坡下有道光芒閃過。他好奇心起,明知看不見,還是伸長了脖子想看看閃光的是什麼東西。然而他看得太專注,忽略了身體的平衡,加上前天剛下過雨,腳下土壤十分鬆滑,一個沒留意,他一頭栽倒,還來不及驚叫,就從山坡上滾了下去。

「好痛‧‧」

他摔得眼冒金星,幸好被草叢擋住,沒受什麼傷。但是眼鏡飛掉了,書包裏的東西也滾了滿地。他勉強撐起上身,雙手在四周摸索著找眼鏡。

右手摸到了一個東西,硬硬的,很細,而且一節一節的。小翎心中疑惑,在他的認知中,沒碰過這樣的東西。他找到眼鏡,戴上去仔細研究那個物體,發現它有很特殊的構造:五根細長有節的物體連在一起,尾端是一根長棍狀的東西。

過了五秒,他的大腦終於給他一個訊息:那是一隻手,化成白骨的人手。沿著手臂的方向看過去,一個慘白的骷髏頭正張著大嘴看著他。

「啊!!!!!」小翎慘叫著跳起來,連連後退,又摔了一跤。

奇蹟似地,在腦子完全陷入極度恐慌狀態的時候,他的手腳居然還能動,將地上的文具一股腦兒掃進書包裏,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當天晚上,電視報出了這一則新聞:「失蹤一年,政大學生遺體尋獲。」

記者是這樣報導的:「今天下午,一名高中學生,在七星山登山區的山坡上,發現了一具化成白骨的遺體,經過法醫及鑑識人員比對遺體衣物及牙齒資料後,證實死者是去年失蹤的政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葉千秋。葉千秋在去年的颱風夜離家出走後,從此下落不明,今天他的遺體終於被發現。法醫研判死因是頭骨破裂以及頸部骨折,推論死者可能是失足從高處摔落致死。由於屍體長期被掩埋土中,一直未能尋獲,直到前一陣子發生坍方,才露出地面。估計死亡時間已經一年,警方尚待進一步檢驗,才能確定死因是他殺、自殺或意外。」

隨即記者訪問了那名發現屍體的高中生,面部做了馬賽克處理:「請問你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跑到七星山上來呢?」

「呃‧‧‧」那名學生還在發抖,一時講不出話來,記者再三追問,他才擠出了這句話:「我跟‧‧同學打賭,要一個人到七星山探險,結果就摔下去,看到‧‧那個‧‧先生‧‧」

「當你看到那具屍體的時候,心裏有什麼感想?」

小翎盯著電視螢幕,腦中再度浮現那記者一臉興奮雀躍的表情,好像一個前途似錦的大學生冤死在山上,是件普天同慶的大喜事。  

他看到電視上那個罩在馬賽克裏的自己,正囁嚅地說:「很害怕‧‧」心裏十分後悔,沒當場反問那位老兄:「你說呢?我應該有什麼感想?」

「那你怕不怕晚上做惡夢?」

小翎還來不及看到他自己的回答,電視已經被爸爸啪地一聲關掉,隨之而來的是連珠炮似的責罵,也是今晚的第四次。

「沒事打什麼賭?一個人跑去那種地方,要是摔死了怎麼辦?讓你在家混了一年,現在要開學了,還不曉得要收心,居然做這種蠢事!你同學白痴,你也要跟著當白痴嗎?告訴你,開學以後,給我離那些不良少年遠一點!」

小翎低著頭,默默地聽訓。心裏想著,爸爸,你太多慮了。事實是,要是真的有人願意找你兒子打白痴賭,你就該放鞭炮慶祝了。我根本不用遠離那些人,他們自然會避著我,像避瘟神一樣。

學校裏沒有人會理他。沒有一個人。  

爸爸罵夠了,再度打開電視。另一台也在報葉千秋的新聞,還放上了他生前的照片。

小翎第一次看到葉千秋的真面目,瘦長的臉型,微亂的前髮,英挺的五官,雖戴著眼鏡卻遮不住炯炯的目光,頓時讓小翎想到網球王子裏的手塚。唯一不同的是,手塚總是冷著臉,照片裏的葉千秋卻帶著微笑。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揚,帶著幾分嘲弄,顯得有些無賴相。  

看著那張玩世不恭的笑臉,小翎忽然感到有些混亂。照片上的人,真的就是他幾個鐘頭前看到的骷髏嗎?這樣一個俊俏,充滿自信的人,為什麼會變成那副淒慘的模樣?

爸爸又開始叼念了:「真是的,好好的年輕人,讀到大三還不知自愛,颱風天跑到山上玩,他自己送命就算了,他父母會多難過啊?與其生出這種兒子,還不如養條狗!」

小翎心想,總有一天,爸爸一定也會後悔把他生下來的。

那天晚上小翎失眠了。這對他本來就是家常便飯,難得的是,這次他沒有滿腦子想著自己的煩惱,而是不斷思索著葉千秋的事。

也許因為他是屍體的發現者,也許是生前跟死後的印象差距過大,使他對葉千秋產生了一種複雜的感覺。恐懼當然是免不了,卻還有一絲奇異的親切感。彷彿他跟那具一「面」之緣的陌生骷髏間,存在著一種特殊的連繫。

想到這裏,他立刻努力把這念頭趕出腦中。再這樣想下去,他豈不是變成戀屍狂?他的麻煩還不夠多嗎?

不過說真的,跟學校裏那群同學比起來,一具屍體的確是親切多了,至少屍體不會表面對他親熱無比,背後卻不遺餘力地中傷他。

越想越覺得心情沈重,更加睡不著了。眼角瞄到椅子上的書包,下山以後,他一次也不曾打開過書包,現在裏面一定全是泥巴。反正也睡不著,索性爬起來好好清理。

他把書包裏的東西倒出來,一樣一樣擦乾淨,忽然發現一件奇怪的東西。那是一個方形的小鏡子,紅色的塑膠外殼磨損得很嚴重,顯然是廉價品。小翎沒有隨身攜帶鏡子的習慣,所以這?定不是他的。但是別人的鏡子怎麼會跑到他書包裏?

鏡子上沾滿泥污,看來是他在發現葉千秋的現場,匆匆忙忙收拾東西時,不小心順手收進來的。也就是說‧‧

這是死人身上的東西!

小翎跳了起來,反射性地將鏡子甩到房間最遠的角落。他縮在床上抖了幾分鐘,這才戰戰兢兢地站起來拾起鏡子,伸直手臂拿得遠遠地,打算將它丟出窗外。隨即想到:這畢竟是死者的遺物,這樣扔了不太好,還是明天拿去請警察轉給家屬吧。

他在鏡子上包了七八層衛生紙,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再把聖經壓在上面,最上層再放上十字架。

雖然設置了這麼嚴密的防衛措施,他還是覺得心裏直發毛。伸手一摸,額頭上全是冷汗,他決定去洗把臉冷靜一下。

冷水讓他稍微放鬆了些,然而當他抬起頭,望向洗手台的鏡子時,他以為自己跌進了惡夢裏。

鏡子裏浮著一張臉,卻不是他的臉。那張臉戴著破碎的眼鏡,臉色是青白色的,頭上破了個大洞,紅色的大腦在裏面跳動。鮮血從頭頂、眼睛、鼻孔及嘴角流出,但那充滿嘲弄的笑臉仍然沒有改變。

「啊!!!」小翎厲聲狂叫,猛然後退,撞在浴室門上。他雙腿一軟,坐倒在地。雖然努力想爬起來,但腳就是不聽使喚。他只能緊貼著牆壁,張大了嘴瞪著鏡子裏的鬼臉,腦中一片空白。

鬼臉緩緩地張開了淌著血的嘴,說出了一句話。

「恭喜!你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小翎仍然張著嘴發呆,完全沒聽懂。

「哎呀,你好像嚇得不輕啊?不好意思哦。不過你也知道,鬼故事的開頭總要有點氣氛嘛。你應該懂我說的意思吧?我是說,白雪公主與魔鏡,你總該聽過吧?」在鬼劈里啪啦地說著話的同時,他的臉也慢慢改變了。臉上的鮮血消失,頭上的洞也合了起來,連眼鏡的裂縫都補好了,現在那張臉完全像是電視上那張照片的動畫版。

小翎無意識地喃喃自語:「葉千秋‧‧」

「正是在下。不過你叫我小千千就行了。」

這時,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小翎的母親用力地敲著門。

「小翎!你怎麼了?為什麼叫這麼大聲?開門!」

小翎心中大急,不知該如何收拾這場面,一回頭只見鏡子裏的臉已經消失了,完全沒有半點曾經出現過鬼臉的痕跡。

他感到十分迷茫:難道是他的幻覺?他得了妄想症嗎?

「小翎!開門!」是爸爸的聲音。

小翎虛弱無力地開了門,對面如死灰的雙親解釋著:「沒事啦,因為有隻蟑螂忽然飛到我身上,嚇了我一大跳‧‧」

父親怒喝著:「不像話!男子漢大丈夫,為了一隻蟑螂叫得驚天動地,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

母親在旁勸慰:「不要生氣,小翎今天遇到那麼可怕的事,神經會緊張是難免的事嘛。」

「那也是他自找的!馬上回去睡覺!」

小翎餘悸猶存地回到房中,看到桌上的鏡子,忍不住生起氣來。

中午一定就是這東西在那邊閃光,害他摔下山坡,才遇到那麼多倒楣事,他會產生那種莫名其妙的幻覺,也是它害的。他一把抓起那玩意兒,打算把它丟出窗外。  

「往窗外亂丟東西不好吧?會砸死人的。」

雖然是悅耳而充滿磁性的聲音,還是把小翎嚇得跳到半天高。只見關閉的電腦螢幕上,出現了跟浴室鏡子裏一樣的俊臉。

小翎這回連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癱坐在床上。  

「同學,看到我這種帥哥,你居然嚇成這樣?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小翎擠出了全身的力氣,結結巴巴地開口:「你‧‧你,葉先生‧‧」

「我說了,叫我小千千。」這隻鬼的態度非常隨和。  

小翎用顫抖的手舉起鏡子:「你的遺物我一定會幫你送回家裏,你‧‧你不用擔心‧‧」

「那個啊?不用了,那又不是我的東西。」鬼說:「一看到它我就生氣。也不知是哪個三八婆,沒事帶著鏡子去爬山,也不收好,把它掉在地上,我只不過是一時好奇過去把它撿起來,結果就一個不小心摔到山下去了。你說,這是不是很過份?這種愚蠢的死法配得上我這樣的帥哥嗎?」

小翎根本沒聽見他義憤填膺的埋怨,只顧結結巴巴地說:「那‧‧你的屍‧‧遺體已經送回家了,你應該可以安息了吧?」

鬼不以為然地搖頭:「這位同學,你實在太沒常識了。是誰跟你說,死人只要把他帶回家埋好,再拿支香拜一拜,他就會安息的?哪這麼簡單啊!」

「‧‧那要怎麼辦?」

「人死後會留在世上徘徊,是因為心中還有眷戀,只有把生前未了的心願的完成,讓他沒有遺憾,他才會走。懂不懂?」

「呃‧‧那你跟我說你的心願,我一定轉告你家人,讓他們幫你完成。」反正好事就做到底吧,幫助死者完成心願,也是功德一件。

「小千千」的臉上,再度浮現那種帶著嘲弄,又意味深長的笑容。「我的心願,就是希望我的家人全部不得好死。你要幫我轉告嗎?」

「這‧‧」小翎大驚失色:「你是開玩笑吧?」

「這個嘛,是不是玩笑呢?嗯‧‧」

看到他故作沈思狀,小翎背後冷汗如瀑布狀流下。

完了,他真的惹上惡鬼了。本來嘛,死得那麼冤枉,一定會滿肚子怒氣的。這傢伙雖然表面一副輕鬆愉快的神情,骨子裏還是個兇惡的厲鬼。

「沒錯沒錯,我就是惡鬼,所以你要是惹我生氣,絕對會倒大楣的。」

「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鬼不屑地哼了一聲:「全寫在你臉上啦!」

小翎不住後退,一直貼到了牆上:「我‧‧我‧‧我沒有害你,我還找到你的身體,我並不要你報答我,只是,拜託你不要來纏我好不好?」

「那可不行。我在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待了一年,好不容易有人陪我,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放了你呢?」

「那你去找別人陪嘛‧‧」小翎快哭出來了。

「你,你居然說這種話!是你把我帶出來的,現在居然要趕我走?真是沒良心的男人!不負責任!」

「我‧‧我‧‧」小翎幾乎要喪失思考能力。撞鬼已經夠倒楣了,他居然還撞到一個裝瘋賣傻的鬼。

鬼大爺總算大發慈悲:「好了,不鬧你了。聽好,我也不要你幫我做什麼事,也不用去跟我家人傳話,你房間借我待一陣子,你就每天陪我聊天解悶,偶爾身體借我用,出去透個氣;等我玩夠了,心情好了,自然就昇天了。」

「我不要!」開玩笑,要他跟鬼住同一間房,還得讓他附身,他還要過日子嗎?

「喂,你很不知好歹哦。天底下哪有人撞鬼像你這麼輕鬆的?不信你去看看七夜怪談就知道了。」
「反正我就是不要!」

「是嗎?那我就不勉強你了,改去問問你媽好了。那麼,我現在就去她的梳妝台跟她打個招呼嘍,要用什麼造型好呢?嗯‧‧」

「不行!」小翎心中焦急萬分,要是他又扮出那種可怕的鬼臉去嚇媽媽,媽媽一定會受不了的。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說兄弟,我可是鬼耶,憑什麼要聽你的呢?」

小翎痛苦掙扎著。這件事完全是他惹起的,如果他不要沒事跑去七星山,根本不會搞出這麼多麻煩來。要是再連累父母,這個家他是再也沒臉待下去了。

一咬牙,低聲說:「我可以讓你跟我住,但是你要保證不在我家裏作祟,只能待在我房間,也只能在我一個人面前出現,而且不能用我的身體去做壞事。」

「你、放、心。」鬼豪氣干雲地說:「我保證天底下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正直可靠的鬼了。那麼,以後就多多叼擾了。」

還挺有禮貌地嘛!小翎頹然坐在床上,簡直不敢相信:他居然‧‧答應跟鬼同居?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