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GOD 作者:御我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41243 87 68
本帖最後由 正統台灣人 於 2009-9-13 10:38 編輯

【GOD】01-1:狡詐少年VS.正義劍客
本書簡介:

一本書的男主角該有什麼風範?

俊帥有型?
錯!他長相可愛,沒事還愛裝無辜!

心地善良?
再錯!他出手狠辣沒事亂挖人心腸,
不用XXX聖劍(XXX隨機套入各種神祇名稱),而愛用血腥蛇鞭SM別人。

嗜武成痴?
不好意思,嗜「吃」成痴可不可以呀?

對拯救公主有特別的興趣?
這點完全沒錯,拯救完還順便收集起來當寵物!

OH~MY GOD!
這、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主角?
讓這樣的人來當主角~~亂了,這個故事一開始就亂了啦!


***

炎炎夏日,太陽高高掛在天上,氣溫高得嚇人,這樣的天氣就是骯髒且能適應各種環境的地精都寧願忍住飢餓,而不想出來獵食,隨處可見的黏液怪史萊姆也從道路上絕跡,只能在清涼的樹蔭之下找到幾個扭動的液狀物體。

強烈到讓人睜不開眼的太陽光,因為高溫而看來有點變形的泥土道路,連氣味聞來也只有悶熱二字,這一切都讓一個旅人感覺難受,偏偏好似有人覺得這道路還不夠艱辛,還加上了一道道五音不全、低音粗得像拿石頭敲地板,高音好似指甲在琉璃上刮過的「歌聲」。

那人悠哉悠哉的躺在路旁的粗大樹幹上,大剌剌的翹著二郎腿,雙手還枕在腦後,一副非常不穩,隨時都有可能會掉下來的驚險模樣,只是聽到那陣堪稱荒腔走板的歌聲,還真讓人不禁想祈禱─你就快點掉下來吧!

「一個醜八怪、又一個醜八怪、第三個醜八怪,好多醜……」

流星停下了他那令人慘不忍「聽」的恐怖歌聲,他那張鵝蛋臉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只能用可愛二字來形容的大圓眼睛也閃著捕捉到獵物的特殊光芒,種種徵兆都在說明──某個人……應該說是某個不知名的生物恐怕恐怕要倒大楣了!

流星輕輕坐起身,大圓眼睛瞇了起來,想把正從道路另一端走過來的人看個仔細,那個人有著很修長的身影,身型纖細,在這樣熱的天氣中,也不穿斗蓬,只穿著一身奇特的白色衣袍,腰間掛著一把直刃劍,只有背後的一個布包顯示出他是個旅人。

「怪人。」流星皺了皺眉,不過立刻又展開了燦爛的笑容,補充道:「身材很好看的怪人。」

流星也不多說,好奇的待在樹上,等待那人越走越近,說也奇怪,那人走到流星坐著的樹下後,竟也就此停下了。見狀,流星揚了揚眉,但也沒有主動開口說話,心想,或許只是個巧合而已。

那人卻抬起頭來,一雙如琥珀般澄澈溫潤的雙眼看著樹上的流星,漾出了一個率直的笑容。

「樹上的兄弟,請問斯督拉城是在這個方向嗎?」他的聲音很溫潤,聲調卻怪裡怪氣的,彷彿對自己在用的語言很是陌生。

流星瞇起了眼,打量著樹下的人,他的長相很特別,看起來是人類,但是皮膚跟一般人類比起來又顯得比較黃一些,臉型纖長,骨架子也窄,除此之外,也說不出哪邊和一般人類不同,但就是不同嘛!

但是管他有什麼不同,重點是他很好看!雖然有點怪,但怪得好看,尤其是眼睛的顏色,半透明的溫潤棕色,像寶石一樣好看,笑容淡淡的,看起來挺舒服。雖然整個人瘦得沒幾兩肉,卻反而有一種飄逸的感覺。

流星笑瞇了眼睛,他喜歡美麗的東西,不管那個美麗的東西究竟是什麼鬼東西,總之,他喜歡就好了嘛!

他趴在樹幹上,低頭問著樹下的人:「我叫流星,你叫什麼名字?」

「嗯?」樹下的人似乎被問得有點突然,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有點慌的看著樹上被樹影遮了一半的人。

看到他這樣彆彆扭扭的,流星一個俐落的翻身,空中轉了幾個圈,漂亮的落到地面,站直了身才發現,底下這人雖然瘦卻不矮,足足比流星高了快一個頭,眼睛看著人家的下巴,難免有點沒氣勢,他大剌剌的單手扠腰,另一隻手則更直接的伸出食指指著人家的鼻頭。

「漂亮的東西,你到底叫什麼名字?不告訴我的話,我就幫你取了喔!」

「呃?」那人先是被「漂亮的東西」這詞嚇到,後來又聽到來人居然要幫他取名字,他似乎真的慌了,深怕流星真的幫他取新名字,他趕緊回答道:「我、我是白薩亞。」

「白薩亞。」流星念了一遍,大點特點著頭說:「這名字還不錯嘛,好吧,我就不幫你取新名字了!」

白薩亞有點不知所然的點了點頭,來人完全沒有禮貌的行為本來應該是很討人厭的,只是自己卻一點氣都生不起來……他有點無奈的笑著,恐怕無論是誰都無法眼前這個只有他下巴高的少年生氣吧。尤其這少年還有著一張稚氣的鵝蛋臉,一雙水汪汪的金色大眼不停眨著,火紅的短髮隨著少年的點頭動作而不斷在空中跳動。

「白薩亞,」流星瞇起了眼睛,質問著:「你去斯督拉城作什麼?」

白薩亞皺了皺眉頭,他不對這個少年生氣,但也無須對他坦白以告,尤其自己在進行的那件事情也不好到處宣傳的。

戒心這麼重啊……流星在心中偷笑了兩下,臉上卻擺出了惱怒的表情,用生氣的語調說:「你這個人鬼鬼祟祟的,話也不說清楚,本來還想說我也會經過斯督拉城,所以乾脆帶你去的,現在啊……」

流星嘟著嘴撇過臉去,一副生氣的樣子:「我要再考慮考慮啦!」

表面上如此,但如果白薩亞仔細看流星那雙大圓眼睛的話,就會發現後者的眼尾不斷往自己的方向飄來,分別就是在偷看他的反應。可惜,命運果然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聽了流星的解釋,白薩亞非但沒有偷看他的表情,還露出了抱歉的表情。

「對不起,我太多疑了。」白薩亞微低著頭,非常誠懇的道歉。

「知道就好!」聽到道歉,流星迅速的回過頭來,還不忘用手指不滿的戳了戳白薩亞的胸膛。唷~好有彈性,多戳幾下好了,流星似乎戳上了癮,一雙大眼快速閃著光芒,手指還好玩的一戳再戳。

白薩亞一把抓住流星的手指,不動聲色把那隻狼指從自己的胸膛移開,然後一邊說道:「我想不用麻煩您了,我應該可以到達斯督拉城的。」

「咦?」

流星愣了愣,但就這麼一愣,白薩亞卻已經走遠了,他趕緊邁開自己不長的腿,奮力的追了上去。

「等一下啦!斯督拉很難走的!真的真的非常難找的喔,沒有我你是找不到的,你相信我啦!喂,等一下嘛!」

流星幾個大步追了上去,馬上把對方當成同伴似的交談起來:「嘿,白薩亞,你的長相好奇怪喔,不是西方大陸的人吧?」

這個世界大陸分佈相當簡單,整齊得彷彿是被人特意劃開的,一共就四塊大陸,分布東西南北,雖然每塊大陸各有各的名稱,但對旅人來說,東西南北大陸就是最簡單通用的稱呼。兩人現在所在的大陸就是幾乎全由人族組成的西方大陸。

「不,我來自東邊大陸。」白薩亞簡單的回答。

「真的嗎?東方大陸好玩嗎?」流星的眼睛開始閃閃發亮了。

白薩亞卻沒有回答,只是回頭看了看走在自己旁邊的半大男孩,心情實在有點無奈,為什麼他不過問個路,就被這個男孩纏上了呢?自己還有要事要做,可沒有時間和一個男孩糾纏。

「喂!」

遲遲得不到回答,流星露出了受傷的表情,委屈的說:「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啊?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肯回答我……」

「不是的。」

見到流星的委屈模樣,白薩亞的心也軟了,若不是非常時期,他也不至於對這男孩這麼冷淡,只是現在卻不能任由這少年跟著自己。白薩亞皺了皺眉,試圖用自己非常破爛的語言解釋:「你跟著我,會有危險。」

危險?流星的大眼微瞇了起來,危險的光芒一閃而過,隨即露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魄,大聲道:「我才不在乎危險呢,因為……」我就是一個大危險啊!但這話可不能說出來,流星猛然住口,發現自己差點就把自己的本性說出來了。

「因為什麼呢?」白薩亞遲遲得不到下一句話,不由出口問道。

「因為……」流星眨了眨眼,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謊道:「因為人家年輕,所以最喜歡危險了!」

白薩亞苦笑了笑,搖搖頭道:「不行,這件事情真的太危險了,你還是離開我一點。」

「應該說,『離我遠一點』,不是離開我一點。」流星非但沒把人家的勸告聽進去,還隨口糾正了他的錯誤用句。

白薩亞見狀,就知道這少年沒這麼容易離開,心下一狠,快步跑了起來,他的耐力很足,可以跑上幾個鐘頭,

看見白薩亞的突然跑了起來,沒多久,就遠得剩下白色的背影,流星仍舊雙手枕在腦後,悠哉悠哉的看著前方跑得飛快的人。

想跑?被我流星盯上的人有那麼容易跑掉的嗎?

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頰,痛!他的金色大眼馬上就盈滿了淚水,沒辦法,他流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痛!

萬事具備,現在好戲可以開演了!

流星倒吸一口氣,淚眼一堅定,彷彿痛下決心般的……大哭特哭了起來,邊哭,腳步卻飛快得朝白薩亞追了上去,淒慘無比的哭叫著:「不要跑啦!人家自己一個人在這裡會害怕啦!」

聞言,前方的白色背影頓了頓,但馬上又跑了起來。

看來這藥下得還不夠。流星撇了撇嘴,照樣大哭「聽說這裡有強盜耶!要是遇到了,人家一定會被搶光光,然後當成奴隸賣掉,嗚嗚……」

白薩亞猛然停下腳步,思考了幾秒後,還是認為自己身上的危險比較緊迫,再度拔腿跑了起來。

冷血的傢伙!流星為之氣結,還以為這個人看起來一副正義的樣子,應該是傻傻的很好騙才對啊!

「嗚哇!」他把哭叫的音量調高好幾度,「說、說不定會被哪個變態老頭子看上,被買走了怎麼辦啦……哎呀!」

哭得太專心,居然沒注意到路中間的凹洞,流星一個絆腳,整個人成大字型仆倒……嗚!我的鼻子,這下真的好痛了!嗚嗚嗚……可惡的大騙子,裝成一副很好騙的樣子,結果這麼難騙!還害我跌倒撞到鼻子。

「你沒事吧?」

流星面朝下,整個人貼在地面上邊哭邊搖頭,好不可憐的樣子,還泣訴著:「大笨蛋!都是你啦,人家的鼻子斷掉了啦!」

「讓我看看,鼻子沒這麼容易斷掉的。」

白薩亞有點無奈的說。他終於還是放心不下這個獨自一人的少年,所以回頭了。看流星的樣子,頂多就十五歲吧,搞不好是逃家也說不定,況且他說的也很正確,這種無人的野外很容易遇上強盜,財物被搶也就算了,最怕就是連人都被抓去賣……想到這,白薩亞實在無法放下他不管。

「可是真的痛死了!一定斷掉了啦!」流星賭氣的抬起頭,鵝蛋臉上掛滿眼淚,還瞪著白薩亞,把自己所有跌倒的過錯全都堆到後者頭上去。

白薩亞伸手摸了摸他紅通通的鼻子,不管後者哀哀大叫,他笑著說:「骨頭沒有斷掉,也沒有流血,不是很嚴重。」

流星大聲抗議著:「可是很痛!」

「等會就不痛了,起來吧。」

白薩亞把手伸到流星面前,後者卻賭氣的轉過頭去:「不起來!」



不對啊……流星想了想,要是他真的當自己不起來了,然後又跑掉了怎麼辦?好不容易才讓這個冷血的傢伙回頭的說……想到這,他趕緊補充說明:「除非你讓我跟你一起走,我才要起來。」

白薩亞露出了更無奈的笑容,無可奈何的說:「好吧,但是只能跟到城市,我們在城門口就得分開。」

「一言為定。」流星伸出了小指頭,

「這是要做什麼?」白薩亞不解的看著流星的小指頭。

「打勾勾啊。」流星理所當然的回答,隨後看到白薩亞一臉茫然的樣子,他瞇起了眼睛,問道:「你不知道打勾勾?」

白薩亞搖了搖頭。

流星一臉嚴肅的解釋:「打勾勾就是兩個人的小指頭互相勾住,然後立下誓言,這是很嚴重的儀式喔,要是不遵守誓言的話,會被天神用閃電打死的喔!」

「真、真的嗎?」白薩亞驚訝的看著短短的小指頭,想不到這樣不起眼的儀式竟然有這種效果,果真是人不出門不知天下事。

「當然!」……是騙你的。流星臉上還是一臉嚴肅,但是心裡都快笑翻了,果然還是個好騙的傢伙嘛,自己的判斷果然還是一樣準!

白薩亞露出凝重的神情,然後伸出了他的小指頭,認真的鉤住了流星的小指,:「我發誓,一定把你安全帶到斯督拉城,如果有違誓言,願被天神的閃電打死。」

聽到這麼認真的誓言,流星不禁愣住了,這、這傢伙是超級大笨蛋嗎?

「好了。」白薩亞笑著問:「打勾勾過了,可以起來了嗎?」

「喔?喔……」流星怔怔的爬起身來,有點傻傻的跟著白薩亞的腳步走。

「東方大陸是個很美麗的地方。」白薩亞突然說了一句話。

流星眨了眨眼,才反應過來,原來白薩亞是在回答自己一開始的問題,他趕緊穩起自己最關心的事情:「精、精靈,聽說東方大陸有好多精靈,而且不管是男是女,全都像天神一樣漂亮,是真的嗎?」

白薩亞笑了笑後回答:「真的有很多精靈,不過絕大部分的精靈不喜歡離開森林,也不喜歡外人踏入他們的地方,所以不是很容易看見他們。」

「你看過嗎?」流星瞪大了眼。

「不曾見過……」

白薩亞的話卻被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打斷,他的表情變得凝重,回頭對著流星說:「你在這裡待著,我去看看情況是什麼樣。」說完,白薩亞朝著尖叫發出的地方跑去。

是『什麼樣的情況』啦。流星在心中糾正白薩亞的怪異用句,露出有點小奸詐的俏皮笑容,他立刻跟上白薩亞,當前者發現情況不對,回頭一看,他露出了皺眉的表情。

這時,已經隱約可以看見前方有人,而說話聲音也斷斷續續傳來。流星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對白薩亞做了個噓的姿勢,讓後者露出萬般無奈的神情後,也只能繼續往前走。


「不要過來!」

一個女孩跌坐在地上,欲哭無淚的看著兩個長相凶惡的大漢慢慢逼近她,除了尖叫外,她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眼睜睜看著大漢帶著猥褻的表情靠近她……

白薩亞一看到這情況,馬上一股熱血竄上腦袋,在流星還來不及阻止之下,他已經大喊出聲:

「住手!」

同時他也跳了出去,飛快的奔到大漢和女孩之間,腰間的直刃劍已經被抽了出來,白薩亞擺出了相當漂亮的起手式,一看就知道是真正鍛練過的劍手,而對面兩名大漢分別持大刀和一把破爛的斧頭,雖然身形頗高大,但是卻挺著大肚喃,肌肉也鬆垮垮,一點都不結實的樣子。

這個笨蛋……流星瞪大了眼。

「臭小子,勸你別多管閒事,不然別怪我們兩兄弟不客氣了!」持大刀的大漢表情猙獰的大吼。

「少管這娘們的事情,不然你就要遭殃了。」另一個斧頭大漢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白薩亞卻絲毫不肯退縮,雖然自己身上的麻煩也不少,但是,要他眼睜睜看著一個女人受人污辱,那是絕對辦不到的事情。

流星卻急得好似熱鍋上的螞蟻,這個笨蛋笨蛋大笨蛋!根本沒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那個女人……

叩!

……根本就是強盜的一份子,流星的臉上降下了三條黑線,果然沒錯,剛才還尖叫著的女人現在卻拿著一根尖端包著鐵的木棒,而白薩亞卻已經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唉!大笨蛋,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鬼地方,哪有女孩子會單獨前來啊!想想也知道有問題……

流星無奈的攤著雙手,嘆道:「英雄救美,然後美女以身相許這種事情,只有小說裡才有啦……」

「嗯,不過也不一定。」流星笑瞇了眼,如果他現在救了白薩亞,至少也算英雄救美(男子)嘛,說不定……


(幻想VCR)

「原來是你救了我,流星,我真是太感謝你了。」白薩亞用認真嚴肅的俊帥臉孔,感動的看著流星,還用雙手握住流星的手,堅定的說:「你說吧,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一定要回報你。」

流星大為感動的說:「那……你願意穿上這件有金色羽毛和銀色亮片的超級無敵華麗禮服嗎?」

「當然願意!」

「然後當我一輩子的寵物?」

「沒問題!」

「還要幫我抓更多漂亮的寵物?我要精靈、鳳凰、傳說中的永生玫瑰、還有、還有獨角獸,對了,還要天使……乾脆連天神都抓回來好了。」

「當然沒有問題,寵物我會全部幫你抓回來的。」


嘿嘿嘿,好多漂亮的寵物,我要最美麗的寵物……流星傻笑著,連兩名大漢和女人逼近他了都沒有發現。

「大哥,這小鬼到底在笑什麼?」斧頭大漢摸摸自己手臂上的肌皮疙瘩,發抖兩下後問著:「怎麼看著他的笑容,我會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拿刀的大漢叫了起來:「我、我哪知道啊!總之,快點把他抓起來,這兩個貨色都不錯,可以賣不少錢。」

「呵呵,這個弟弟看起來真可愛,真捨不得把他賣掉。」女人邊說,還邊伸出手去摸流星的臉頰。

「幹什麼!」這時,流星終於醒了,他猛然露出怒容,大吼著:「醜八怪不要碰我!」

「你、你說什麼?」女人的臉扭曲起來,怒吼著:「你們兩個!還不快點把這死小鬼給我抓起來。」

兩名大漢連忙跑上前,想把流星抓起來,兩人甚至連武器都沒有拿起來,就他們想來,這樣的小鬼用四隻拳頭來抓都還嫌太多了呢。

熟知,流星一個冷笑,從腰帶間抽出了武器,顏色呈現血紅的長鞭,啪啪幾聲,鞭子如同蛇一般的蜿蜒扭曲,把兩個大漢打得哀哀大叫,兩人想衝回去拿武器,但是流星豈會給他們這個機會,長鞭好似有生命般,牢牢把兩人困住,不多久,兩人身上到處皮開肉綻,鮮血四噴,不斷哀嚎尖叫著。

「叫你們惹我!再惹我啊!」揮舞著長鞭,流星的金色雙眼也流露出異常的殘忍神色,絲毫不把那些血肉看在眼裡。

叩!

女人鬆開了木棒,連連後退了好幾步,口中是不成聲的尖叫。

流星停下了長鞭,轉頭看向自己的肩膀,上頭正停著一隻奇異的生物……不,或許應該說是非生物,那是一副骨架,一副抱著一串香蕉不放的小猴子骨架,大大的骷髏頭和小小的四肢,本該是眼睛的凹洞中燃燒著紅色的火燄,這不該是活物的東西竟還轉動著頭顱,雙腳還不時跳動著。

而剛才那聲響亮無比的「叩」聲,正是木棒敲在它大骷髏頭上的聲音。

「你終於肯回來了,笨骨頭!」流星半罵半抱怨的斥責著:「我還以為你摘香蕉摘到北方大陸去了呢!」

「吱吱……吱吱吱!」骨頭先是知錯般的垂下骷髏頭,然後又撒嬌的用大頭磨蹭著主人,兩隻小小的前肢還趕緊送上新鮮的香蕉,一副努力討好主人的好寵物模樣。

「算你識相!」流星得意的笑著。

「死、死靈法師!」女人這時總算拼出了一個名詞來,一出口就是個禁忌名詞……至少對人類來說,的確是個禁忌。

死靈法師,以召喚死亡生物為主的法師。基於人類對於死物的厭惡,以及對於死者的尊重,恐怕再也沒有比這種打擾死者安眠,又拖著一堆腐爛發臭的屍體到處亂跑的法師更惹人厭惡的東西了。

聽到死靈法師這稱呼,流星的大眼骨碌碌一轉,隨後露出了陰冷的笑容,用沉沉的聲音道:「嘿嘿嘿,竟然被妳識破了,那就休怪我不客氣……」

氣字都還沒說完呢,那女人早就連滾帶爬的跑走了,連同兩個大漢,雖然受傷頗重,但是哪有「死靈法師」四個字來得重啊,現在只是被鞭子刮了點血肉下來,要是繼續待下去,別說命沒了,就是死了以後,靈魂都不得安息啊!他們豈有不逃命如飛的道理?

「跑得還真快。」流星搔了搔臉,對著敵人落跑的方向做了個鬼臉,大叫著:「大笨蛋!我要是個死靈法師的話,我大哥還需要這麼煩惱我的破爛魔法啊?死靈法師可是法師中最難研習的一種呢。」

「你說對吧?骨頭。」流星雙手扠著腰,完全沒有自己魔法很爛的丟臉感覺。

「吱!」骨頭大點特點著頭。

「去!」流星狠敲了骨頭的大骷髏頭一下,嘟嘴罵著:「居然還這麼用力點頭!我的魔法真的有那麼爛嗎?」

骨頭垂著頭,一副委屈的樣子:「吱吱。」

不管骨頭了,流星左右張望了一下,總算在樹下找到了被五花大綁的白薩亞,他走了過去,吩咐道:「骨頭,把繩子扯爛。」

骨頭跳下了流星的肩膀,細細的四肢竟出乎意料的有力,三兩下就把繩索扯爛,然後又跳回主人的肩膀。

流星嘆了口氣,蹲下來戳了戳昏迷不醒的白薩亞,說道:「漂亮的東西!要是打勾勾發誓有效的話,你現在就要被閃電打死囉!」

「唔……」

被戳了幾下的白薩亞呻吟了幾聲,幽幽醒轉過來,好似突然想到什麼,他猛然清醒,抬起頭來就看見流星正睜著大眼睛,兩手還托著腮幫子看自己,他鬆了口氣,才想到要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唔…那個女生是和強盜串通好的,她從背後給了你一棒子,你就昏倒了。」流星簡單扼要的解釋完。

白薩亞聽完,愣愣的問:「那……那些強盜呢?我們是怎麼脫困的?」

「被我打跑啦。」流星嘻皮笑臉的說,同時著急的等待著,快點快點,快說你要報答我,然後我們一起去抓好多好多漂亮的寵物。

白薩亞懷疑的看著流星,後者的笑容越來越濃,眼神比之前還要閃亮亮,終於白薩亞忍不住笑了出來:「別胡說了,流星,一定是有人恰巧經過,救了我們吧,真是的,說謊是不好的行為喔。」

流星的笑容一僵,這傢伙……果然是沒有藥救的超級大笨蛋啊!

「唔,幸好頭沒流血,應該沒有大礙。」白薩亞撫著後腦杓,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險些跌倒,幸好流星即時扶住了他。

「你還好吧?」流星有點擔心,白薩亞被敲的時候,可是發出好大的一聲「叩」。

「不礙事。」白薩亞晃了晃頭:「我們快點趕路吧,應該可以在天黑前找到村子或者城鎮住宿的。」

流星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被敲腦袋,痛得要死的人又不是他,而且這傢伙害他的寵物夢破滅,他才不想好心的讓白薩亞多休息一下。



兩人,一個搖搖晃晃,另一個則為自己的寵物夢破滅而生著悶氣,兩人越走越遠,還傳來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談天……

「在你肩膀上的裝飾品好特別。」

「笨蛋!你現在才注意到它呀?也太遲鈍了吧?而且它不是裝飾品啦,它叫骨頭,是我的寵物。」

「喔,『骨頭』的名字取得真貼切……呃!它在動呢?!」

「廢話,不動就不叫做寵物,叫做裝飾品!」

「說得也是……不過,可以叫骨頭不要爬到我身上來嗎?」

「吱吱──」

「不行,骨頭很喜歡你。」而且你害我的寵物夢破滅,才不要幫你!

「但是我不喜歡它……」


呵!放心好啦。流星眨了眨眼,路途還很長很長,你一定會喜歡上它的。

「吱吱──吱吱吱。」(翻譯:是呀!是呀!骨頭最可愛了。)

「好奇怪,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吱吱叫?」

「笨蛋……」

[ 本帖最後由 正統台灣人 於 2009-2-14 16:52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