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其它小說]

[同人武俠] 韋小寶在射雕 作者︰語音輸入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4121 48 5
第一卷 大漠風雲 一章 直入大漠
    韋小寶一路笑嘻嘻的,肩膀後背著一大包石灰粉末,左手上拎著一大袋饅頭油條,右手上勾著一扎紙牛肉醬鴨,這就要回得勝山,去給茅十八送點早飯,順便養養精神等著他那兩個打架的朋友。

  他一路走一路就喜滋滋的琢磨著身後的口袋,心道私鹽幫那幫家伙也算是一群飯桶了,給人用石灰粉撒在眼里燒得直喊娘,全他媽都是面人捏的孬貨!可這石灰粉打架沒準等會兒還真能派上用場,茅大哥那兩個對手也不知是什麼路數,本事如何,這袋粉子對著面的撒過去,能不能贏那是不知道,不過也決不能讓人家落了好吧?

  又心說茅大哥這人也算是古怪的緊了,滿身都白布條子綁著全是傷口還要跟人拿刀子喊打喊殺,你這天下第一的功夫怕也是使不周全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練武的都這號來脾氣就爹媽不管的毛病。

  此時卻是日頭剛出一會兒,早上的小市集街上看上去沒幾個人,順著一溜石子路走到南邊,瞅著一個怪模怪樣的家伙在路口蹲著,韋小寶急著回去,就想繞開了走,那怪人就往左往右的晃蕩,不讓他過去。眼楮直直的盯著他看,怪聲怪氣開口就道︰“你是韋小寶!”

  韋小寶一听不好,別是剛才死在得勝山的兩個鹽梟一伙的,怎麼還知道自個名字!他心中驚詫害怕,臉色卻絲毫不變的道︰“你爹才是韋小寶呢,沒事干了?在這街上瞎認親戚。我就叫做趙大剛,是這集上的,出來給家里買個早點,你給讓讓路,家里人等著呢。”

  那人不說話就看著他發愣,突然從懷里掏出個筆一樣的兵器來,嘴里喃喃自語︰“死活就這次,再撲就不寫了,這小子人氣高,咱就拿他試一回。”

  韋小寶眼瞅著這人兩眼發直,手上那玩意兒也不像啥能傷到自個的東西,當他是個瘋子,想著茅十八的傷勢,心頭煩躁,罵道︰“都知道好狗不擋道,大清早的你堵路上你吃飽了撐得?辣塊媽媽,我這著急上火的送東西你竄出來阻著算個啥?你讓我過去!要吃早點自己前面買去!”

  一大早就踫上個攔路搶劫早飯的,真他***穢氣當頭,屁滾尿流,趕明兒還真不能跟小仨他們幾個賭骰子了。

  那人拿著筆桿子在韋小寶頭上揮來揮去,嘴里念念叨叨什麼,突然大喊一聲︰“我正是讓你過去!”

  手中的筆突地透出一抹彩光來,眼前的景物從那支筆的中央開始撕裂,天地間地動路搖一片巨變,韋小寶丟了手中東西,捂著嘴大叫,掉頭向來路逃跑,眼前四周的房屋樹木坍塌陷落一般朝中間倒,所有的景物都朝著一個方向退,一個黑洞洞的巨大的漩渦在身後出現。韋小寶啊啊亂喊,腿腳加力,卻終于逃不過那巨大無匹的吸力,被那漩渦卷著,身子就似掉進幾百丈深的洞里,周遭兩眼漆黑一片,耳邊風聲呼呼而過,一路直墜,口中叫娘,暈過去了。

  也不知掉了多久,豁天晃地的勢子終于停了,韋小寶悠悠醒轉,一時不知人間幾何,待得三魂五竅的剛歸了位,第一反應就是摸摸手腳捏捏褲襠,發現還好沒短了啥,于是松一口氣,這才放眼查看四方。

  四面放目間只是一片開闊,地上滿是青草,遠處天藍雲白,與揚州美輪美奐的格調大不一樣,一個莫名其妙從沒到過的地方!

  眼前有兩個跟他一般大的小孩,服飾怪異,穿長袍,著翹頭鞋,頭上戴著氈帽,都張大了嘴巴吃驚的看著他,周遭倒是沒人。那倆小孩就在近前生著一堆火,兩個木頭架子橫了桿子烤一只羊,熟肉的香氣悠悠的飄過來。

  韋小寶此時心里是又窩囊又惱火,心道就搶個早飯吃吧,居然還是個會作法變戲的土神仙,這倒是給我支到哪兒了?茅大哥還等著吃包子呢。

  想著那個拿筆的呆頭怪人正在原地吃牛肉啃包子,沒準還喝了酒,肚里這個火氣大得就甭提了。

  眼瞅著眼前這倆孩子手上還拿著柴禾張著嘴愣那不動,于是整整衣衫,順順頭,大大咧咧上前打個招呼道︰“呔,二位請了,我想問個事兒,這兒到底是什麼地方?”

  左邊那個穿開襟皮袍長相聰明點的咕嚕嚕的正跟另一個說話,另一個穿布袍的長的憨頭憨腦的小子就開口回答他道︰“這里就是大草原,鐵木真的地方。”

  韋小寶哦了一下,听出來他說的是浙江話,麗春院也算是揚州當地的大園子了,南來北往做生意的客人很多,韋小寶總覺得浙江的布商都他***賊小氣,打賞的時候點著頭的就使勁掏自個口袋,弄得你心癢難搔,然後扔給你兩個銅板你還得謝他。

  又心道原來這兒是浙江大草原,恩,浙江大草原是哪兒啊?哦,有草就是大草原,咱揚州包子挺有名的那就叫包州?想是老子剛才這番話問的不地道,倆鄉下小廝听不出趟來。

  于是學了茶館里說書的常來的那動作,抱拳作揖,身子微微一躬和聲道︰“小弟叫做小寶,揚州人士,如今經了一番顛簸,受了一通委屈,來到貴地,這一時分不清東西南北中,就請教兩位大哥此處是個什麼地方,指個方向,老子這也好尋路回家,伺候我那重病在床的媽。”

  他媽給人打了一巴掌暈過去,這回是也該在床上好好躺著養養神,韋小寶心說也不算咒她老人家,你兒子我問路要緊。

  那穿皮袍的小孩又咕嚕嚕跟穿布袍的說話,想是听不懂韋小寶說什麼,穿布袍的也听得糊里糊涂的一個大概,想了一會兒,也就一頓一頓的翻譯,咕嚕嚕的說了老長老長,韋小寶不知他倆在搗什麼鬼,听得不耐煩,就走上前來笑嘻嘻的看著,那小孩頓一下,他就點一點頭,眉毛揚一揚,那意思是就是我,可不就是我麼,又微笑著鼓勵那小孩繼續翻譯,心道這他媽都什麼亂七八糟的語言阿。

  那小孩好不容易說完了,穿皮袍的似乎听得雲里霧里的,眉頭皺著,短短的應一句,布袍就指指他道︰“他,拖雷。”韋小寶知道這是人家名字,點點頭問道︰“你叫啥?”“郭靖。”“好名字,這地方呢?”“大草原。”

  韋小寶閉嘴不問了,心道這還能問啥啊?諸葛亮遇上程咬金這是。

  他問又問不明白,跑也不知往哪兒跑,就看著架上的烤羊,挺好吃的樣子,嘴饞了,折騰了半天還沒吃飯呢,買的早點都給變戲法那小子給洗劫了,這。。。。。。這真是好大的一只羊啊。

  他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客氣,一個招呼不打,上手就在最上面撕了一小塊,就嘴就吃。

  郭靖拖雷看了自是毫不在意,蒙古人禮貌好客,不認識的人吃點自己烤得羊那就是在稱贊你烤得好,原本只有高興的份。不過這小孩的吃相可確實不怎麼尋常,燙的直哼哼還往嘴里塞著吃,搶不著似的。

  拖雷就從胸前摸出鹽瓶子比著手勢給韋小寶撒上,羊腿烤得焦黃,吃起來真的很香,三人都吃的笑眯眯的,心中都很高興。

  郭靖就詢問韋小寶︰“剛才撥火轉羊的時候還沒看見你人,頭一抬你就出現了,我和拖雷都嚇了一跳。”

  拖雷這時卻皺著眉頭直盯著韋小寶腦後的辮子奇怪,他腦中還記得完顏洪烈一伙人的穿著打扮,也是知道只有大金的子民才剃發結辮。可韋小寶說的又是南朝語言,不知是什麼道理。

  韋小寶嘴里鼓鼓囊囊,委屈道︰“我哪知道啊,也是一轉眼就在這兒了。”郭靖轉頭跟拖雷說了,拖雷一時低頭沉思作想,郭靖卻咧嘴笑得很開心,踫上一個會說南語的漢人,還是跟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小孩,這是不多見的,等下要把他介紹給自己的六位師傅,他們也自會高興。

  三人吃飽了羊,韋小寶打了個飽嗝,肚子問題就算暫時解決,心里卻突然霧茫茫的,這會子又怎麼辦呢?揚州附近沒听說有這麼大片的草地,想是離的很遠,茅十八還在得勝山等我回去,這下該很失望了,一定認為我沒義氣去官府告發他,不敢回去了,然後再心神大亂的給他那兩個對手砍了腦袋瓜。這他媽的一頓早飯洗劫的要把人命給丟了,這還到底講理不講理了?拿筆那家伙我好想掐死他呀。

  郭靖見大家吃完了,就跟拖雷說話,想帶韋小寶回去見師傅,拖雷眼見韋小寶年紀還小,又是個挺有意思的漢人,應該不會是大金的的探子,就點頭答應,他如今雖是年幼,見識倒是頗為不凡,日間听著木華黎叔叔談論金人,便是知道金人傲慢,半分瞧不起漢人,把南人稱作豬狗,又怎麼可能讓一個小孩子學習他們語言,這個韋小寶也可能是從金人那里跑出來的漢人奴隸。

  拖雷自顧琢磨著,又把自己帽子拿給韋小寶,讓他盤了辮子把帽子戴著免得給自己族人誤會,金國是蒙古上國,冷不丁的有個金人出現在駐地那是要引起混亂的。

  郭靖上前拉著韋小寶的手,說道︰“去見見我的六位師傅,我說不明白的你可以問問他們幾位。”韋小寶一頭霧水心不在焉的由著人家拉著,郭靖開心的當頭走,拖雷在後滅了火,提了吃剩下的羊棒子後頭跟著,三人這就回不遠處的鐵木真部落集結地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