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文藝愛情]一個好人 作者:DarkWanderer(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26100 179 17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10-4-16 22:03 編輯

一個好人~開學[序]

一個好人~序

  我的心情盪到谷底了!我心碎了!我想買醉,我…我失戀了。

  如果一個人普通的失戀,或許還沒什麼,輸給了情敵,也還算正常,可是我的情敵居然是一個四十幾歲的一個中年老頭。

  我是個高職夜校生,心儀的對象絕對不是三、四十歲的歐巴桑,而是個和我一樣年僅十八的女生。

  「我告訴你,不要以為和你逛街、吃過飯,你就以為你是我男朋友。」這一句話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是個很不喜歡讀書的高職夜校生,成績也幾乎差到不行,白天除了在網咖打工之外,其實就沒什麼育樂活動了。或許我是宅男,認識的女生不算多,所以才會身陷愛情的陷阱。

  故事開始了!一段四張好人卡的故事。

---------------------------------------------------------------------------------------------------------
一個好人~開學[一]

  「子軒,你經濟學看完了嗎?」問我的人是和我一起拼大學的同窗媚玲,雖然有媚這個字,我到不覺得她有多漂亮。

  我們都是夜校生,不過正打算用最後一年的時間試圖鹹魚翻身,或許你會認為很難,可是這對剛收到生平第一張好人卡的男生來說,不是什麼難事。

  「看完了!怎麼了嗎?」我拿開桌上的講義,經濟學因為參考書太厚,我把它裁成個體、總體兩部分,裡面的市場和勞工、貨幣…等等也分了開來,這樣子可以在夜校上無聊的課程時偷偷翻出來看書。

  「真好,我已經放棄了說,能夠有個清雲念就該偷笑了。」媚玲笑了一笑,她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我。

  「何必這樣呢?還有四十天,剩下還有鹹魚翻身的會,放手賭一賭。」我笑了一下,然後繼續拿出英文背著文法。

  「欸!別看了,到底燕汝跟你說什麼?我跟她那麼好,她都沒跟我提到你的事情,到底那一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一臉好奇的問我。

  我想了一下,仍然不能忘記一年前燕汝曾經當著我的面跟我說的那句話:「我告訴你,不要以為和你逛街、吃過飯,你就以為你是我男朋友。」

  那個事件,是我高二夜的時候發生,那個事件徹底的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喜歡的女生燕汝,留著馬尾,她是個很健談的女生,她長著有點像小S,有著瓜子臉。

  從高一開始她就坐在我旁邊,原本一開始還沒什麼興趣的,也不知道哪根經不對勁,不知不覺日久生情就開始喜歡她了。

  那天,晚上十點之後,我被導師留下來。老實說,讀夜校還考最後一名,加上還需要補考,能不能畢業還讓老師狠狠的念了一頓,至少足足刮了三十分鐘才放我走。

  十點三十分,那天晚上肚子很餓,在我們學校附近有個夜市,走出去就到了,所以很近很方便,正打算出去買點宵夜填點肚子,誰知道我看到了…

  「人家也好想你。」燕汝的手環繞在一個中年男子脖子上,怎麼看這舉動都不像是父女,反而像是情人。

  一個深情的一吻,這簡直讓我瘋掉了,她們吻完之後,繼續逛著夜市。

  那天,我輾轉難眠,看到了讓我難以置信的畫面。在這之前,我們被人叫做班隊。

  隔天,我怒氣沖沖的去問她,她只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說:「我告訴你,不要以為和你逛街、吃過飯,你就以為你是我男朋友。」

  她的眼神很冰冷,我們兩個人彷彿變成了不相干的人,我完全不知道她是這種女生。要說她是愛慕虛榮嗎?那我又算是什麼?

  我曠課超過了一個星期,對我來說,反正學校算什麼,畢不畢業對我來說都一樣,反正找個工作能夠好好做,一個月薪水兩萬出頭就夠了,要那張證書幹什麼?

  斷斷續續的回憶,老實說真的讓我很不願意想起來,我想到了這裡,幾乎又快要掉淚了。一段好好的感情,卻不被對方認為是感情,這一個星期我也不知道怎麼過的。

  家人也沒有多少人安慰我,因為我上面還有個淡大的哥哥和壢中的妹妹,你不讀書誰會管你?

  造成我真正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也要多虧另一個人。第七天的時候,那天我渾渾噩噩,腦袋中不知道在想什麼,也許是上天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看到了人生的邪惡的選擇。

  「男人就是要有權有勢有錢,女人就會自動靠過來,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在電視上出現的是黃任中,他身邊一堆乾女兒和幼齒的妹妹。

  論長相,這傢伙長的滿臉橫肉,想到他的老二搞不好挺起來也沒有超過三公分,為什麼他身邊一堆女人呢?

  「有權有勢有錢!就是這樣了。」我大喊。

  我眼裡透出一股尋找權力的慾望,而什麼管道才可以有權有勢有錢呢?不用多說了,那就是讀書。

  我的家人對我突然要上補習班的舉動,每一個人都瞪大了眼,完全不敢相信我所說的話,一個連二元一次聯立方程式都不會解的人說要考國立四技?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結果這一年,我拼了老命,從不懂英文文法死背到融會貫通,過年的時候全家人都會回老家過年,只有我一人抱著參考書和泡麵過著日子。

  人的潛力是很可怕的…

  學校日夜校一起舉辦模擬考,我在第四次模擬考拿了將近六百分,你覺得可怕嗎?連我們導師都覺得不可能。

  每次班會,幾乎都是大家聊天吵成一片,對我來說卻是讀書的時間。

  想到這裡,媚玲的話將我拉回到了回憶,我笑了一笑沒有跟她多說什麼,繼續寫著翻譯的文章,從那之後燕汝沒有跟我坐一起,我反而調到了角落,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看著書。

  想上大學的人,不只我一人,多虧了藤井樹的B棟11樓,那一年對大學有憧憬的女生多的數不清。

  可是你以為會跟我一起上大學的人會有這些人,那你就錯了。在倒數一百天的時候,這些女人還翹課跑到淡水去玩,個體經濟學沒有一個人讀完,補習費五萬多直接丟進了水溝,下場應該不用說也知道了。

  星期三第四節放學,晚上九點十五分,我還是和導師一樣流在教室,只是這次不是他罵我,而是兩人在那邊商討數學。

  「三角函數…」我們導師操著台灣國語試著跟我講解,當他說完時,我對這題才有很深刻的理解。

  「八十六年學測的題目粉難,其實你用不用做都一樣,那一年最高分的也只有八十二分。」導師看著我收拾書包,他對我變的呵護有佳,不在罵我,反而天天鼓勵我多念書。

  「是!謝謝老師。」

  「子軒,什麼原因讓你這樣拼命念書,聽你爸爸說,你對念書好像著了魔,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好好教我兒子。」

  「權力阿!我想要更有錢、權,我不想被人看不起,只要有錢有權,女人還不靠過來嗎?」我背著書包,那天天色很晚了,我覺得自己突然變的很邪惡。

  雖然我知道燕汝也去補習,她的那個男朋友還幫她出了補習費,不過她依然還是我行我素,跟著她的男朋友交往,每天放學她的男朋友會開著一輛轎車來接她,然後兩人彼此的深吻,你就會知道你每天念書的動力是什麼。

  放榜那天,我手上抓著成績單,國、英、數、專一和專二的加權平均是六百一十二分,我沒有一絲喜悅,因為這裡早就不是我應該待的地方了。

  勝了不需要驕傲。敗了!證明你活該,哀聲嘆氣的女生,妳們活該,淡水很好玩,不是嗎?很可惜,我雖然晚了一年才去淡水,可是我是去北部讀書順便去玩的,至於妳們?國立的澎湖技術學院等著妳們。

  畢業那天,除了班上少數的男生來恭賀我,其他沒有女生來和我合照或是說聲恭喜,因為風聲傳了開來,她們認為燕汝的選擇沒錯。是我沒出息,一個月只賺那兩萬多就心滿意足,難怪人家會選了體重破百的一隻中年豬公當男朋友,年紀都足以當她老爸了。

  我拿著畢業證書離開了這所學校,兩個月後我要上了大學,我要展開新的人生,我要有新的女朋友,我不想再當好人了,一個爛好人永遠只會成為別人的笑話。

  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其實我還是一個好人,一個好人的故事…開始了。

 『有誰今年入取北商?』在星哥的及時通狀態上是這樣顯示的,為什麼會叫他星哥?因為他隨時都能用星爺的對話帶入到人生,而且他更是一個泡妞專家,到底有多厲害呢?

  國中時期女朋友全盛時期達到四個,請別懷疑,是一口氣交了四個女朋友。他是個標準的壞人,壞到女生初次性行為教育都是他親自臨床指導。對於一個在學校內他體育強、成績好、又英俊,哪一個女生不喜歡他?只是後來我們因為上了不同學校,後來分開了,很少在繼續有連絡。

  Ironkyoater:『星哥!星哥!哪個系?』我問說。

  Ashin:『企業管理!』

  Ironkyoater:『…同學四年多多指教。』

  Ashin:『你會不會把妓院跟技院兩個字搞混了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不是野雞大學。』

  Ironkyoater:『我是B班,學號是…』

  Ashin:『淦!又要跟你當四年的同學了!你怎麼考上的?我怎麼不知道有走後門這個大絕招。』

  Ironkyoater:『囧rz,星哥,我是靠實力的。』

  Ashin:『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到我滴,哇哈哈哈。』

  良久。

  Ironkyoater:『星哥,醒了嗎?』

  Ashin:『醒了!我現在正在找台北的房子,要不要一起找?』

  Ironkyoater:『喔喔!OK阿,我也正在找呢,出來見個面吧。』

  Ashin:『三年沒見了,想不到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阿!想不到阿!』

  Ironkyoater:『等等麥當勞見,可以嗎?』

  Ashin:『五分鐘後到。』

  我跟星哥家裡住的路程不用十分鐘,兩人家裡中間點正好是麥當勞,所以我們國中時期交換A片都是在那邊換的,一來方便,二來可以買杯大可。

  我隨便穿了一件牛仔褲和長袖就到麥當勞,只是星哥卻不一樣,他穿了空軍的外套配上登山靴,這樣子看起來跟一個要約會的男生沒什麼兩樣。

  雖然三年不見,但是看到星哥,總還是覺得有些許面熟,畢竟他可是和我交換了兩年A片的好同伴。

  「哇靠!你怎麼考上的?我想來想去都想不出個所以然,只有想到一個可能!」星哥摸著耳旁的淡鬢角,看起來很有型。

  「什麼可能?」

  「就是你先去被車撞到殘廢,然後又是921受災戶,結果因為是受災戶又變成低收入戶,我現在還懷疑你是原住民的拉!」星哥的語氣用原住民口吻說了一遍。

  「這樣加下去,我看考個十八分的人都可以上台科大了。」

  「等等!我先問你,什麼是過去完成式?」星哥搖了手指頭,完全不相信我的話。

  「Had加Vpp…星哥,你這是在羞辱我的智商。」

  「好啦!你會考上一定是發生大事了,是你家的狗兒過世還是貓咪臨終前要你讀書?」星哥聳了一下肩膀,一臉很無奈,要繼續跟我當四年的同學也真是苦了他。

  我將事情全部都告訴星哥後…

  「老實說,我看閣下從頭到腳趾頭沒有一個地方不像是…」

  「乞丐麻!星爺語錄從頭都尾背到都爛掉了。」

  星哥拿起大可喝了一口,嘴角上揚露出笑容說:「不!是好人。我看閣下從頭到龜頭沒有一個地方不像是好人,簡直就是好人之中的好人。」

  我瞪大了眼看著星哥,完全不敢相信他會這樣說,可是接著又更毒辣了。

  「從你以前小學到國中來看,人真的好到不能在好,好人也分為四種等級的。」星哥比起四根手指頭,強調真實存在性。

  「唬我啊!好人哪裡分為四種,說說聽聽。」

  「所謂的好人分為假好人、普通人、真好人和天使神人。你不知道吧,說給你聽,假好人是指那種心機很重的男生,這先不提,因為你連邊都沾不上。普通人就是那種大概被發了一、兩次卡就會轉向成壞人的男人。真好人則是那種暗戀不敢說的人,只敢默默的喜歡。你他媽的簡直就是神人天使,Angel!你知道嗎?散播人間大愛給所有女生,憑你也想當壞人,有沒有搞錯。」星哥講的很毒,簡直將好人解釋到完美的境界。

  「從你國小被女生欺負不敢還口就證明了你有當好人的資質,在來從你國中暗戀女生一句屁都不敢放,只敢默默喜歡,我敢打賭,那個燕什麼的這樣對你說出這狠話,你完全沒有反擊,甚至連她的壞話也沒說,這證明了你就是天使神人,Angel。」

  星哥把Angel加重了語氣,連一點反駁的機會都不給我。

  「星哥…我我還有救嗎?」這一串話簡直就像是名偵探柯南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

  「好人不是病,好起來要人命,Angel。認了吧。」

  「不會的!我才決定當一個壞人,我不會是好人。」

  星哥搖著杯中見底的可樂,他低下頭附耳說:「旁邊有個女店員正在收拾垃圾,你能讓她注意你嗎?你過去跟她說話,頂多也只是說廁所在哪裡阿…然後又說謝謝!就這樣了。」

  「不然勒!?」我不客氣的反駁星哥。

  「看好了,Angel。」

  星哥端起餐盤往垃圾桶那邊走過去,他先打開了杯蓋,然後問那小姐說:「請問這些要分開來嗎?」

  「恩!這些要分開。」那女店員看到了星哥還很正常。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星哥故意繞了一個圈走到她後面,其實是要分開東西丟,這舉動看起來沒什麼,可是那小姐卻是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等到星哥離開,那小姐居然望著他的背影。

  「淦!這真他媽的不可能啊。」我看著那小姐的舉動,我怎麼看都看不出來為什麼這女的會這樣。

  我立刻把餐盤丟到垃圾桶,趕緊離開這裡,沒想到可能是打斷了那小姐的幻想,還被她白了一下眼,我什麼都沒做。

  星哥在外面點了一根菸,他抽了一口緩緩吐出,他流著和山下智久的髮型,我走上前問說:「你怎麼做到的。」

  「嘿!人家只不過是天天做相同的工作,請問這個放哪裡、謝謝光臨、廁所在右邊直走到底、這是您的零錢,我只不過是說一下不同於日常生活中的對話,就這樣。」

  「你…太神拉!星哥。」我真的佩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知道就好,談正事吧!其實我是找到了一間房子,可是要兩個人住,距離學校車程不過十五分鐘,有公車、捷運,怎樣?是因為要兩人一起租,所以我才等人一起上,不然我一個人去找,很麻煩的。」

  「好!報到那天去看,如何?」

  「沒問題。」

  過了幾天,我和星哥一早搭火車北上去學校報到,順便看房子。老實說學校有夠小,幾乎完全不敢想像,這裡是一間四技。

  「如果你跟我說,等等我們會在地下室遇到殭屍我一點都不意外。」星哥手上拿著珍珠奶茶直接掉到地上,他看起來是看傻了眼。

  「我懷疑我到了歷史博物館了。」我們學校小到幾乎是不敢相信,或許是因為台北寸土寸金,讓我們桃園人有不同的感覺所造成的。

  不過隨之而來的大量女生讓我覺得讀商是正確的,從高職以前就是女生很多,可惜那時是夜校,大部分女生都忙著打工拼家計,很少讓我可以真正放手去追。

  「哇!那個學姊真正,那個妹也不錯。」

  星哥只是看了幾眼,並沒有露出什麼驚訝表情,反而像是走進了叢林步步為營,和我完全成反比。

  「台北女人又叫做標準美女,你知道為什麼嗎?」星哥突然拍拍肩膀問我,他眼神告訴我要小心。

  「為…為什麼…」

  「女人有三寶粉底黑襪鞋子好,你看那學姊表面上看起來很像是淡妝,私底下搞不好黑的跟印度阿三一樣,因為手黑的跟非洲來的一樣。另外你在看那個同學,黑襪的品牌是Thin silk,脫下黑襪腿搞不好粗的跟大象一樣。至於鞋子就還好了,喜歡氣質型的就是小根露指,要不然就是活潑型帆布鞋,在這學校裡面大一還可以看的出來她們的廬山真面目,等到大二…天曉得了。」聽星哥解釋一下,我突然覺得真的看穿了這些人。

  「小姐,請問企管系在哪裡報到?」星哥挑了一個不施煙粉長的還算清秀的學姊問。

  「從這走廊穿過去右轉那個教室。」那學姊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哇哩媽媽逼,滿口黃牙。

  「跨丟鬼哩。」星哥拉著我趕緊離開此地,連謝謝都不說,看樣子對星哥來說,就連跟女生說話都要小心。

  「星哥,你這樣說真失禮,難道你都不看女生內在嗎?」

  「內在?等你結婚的時候,我們在好好討論內在。」

  「你這樣做,到底有什麼好處?對人需要這麼苛薄嗎?星哥。」

  星哥停下腳步轉過頭看著我說:「你要討論內在是不是?副總統呂秀蓮內在夠美了吧!?想擺脫好人,就乖乖聽我的話,懂了嗎?Angel。」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從以前就沒外號,星哥也懶的叫我名字,乾脆就叫我Angel,這種女性化的英文名字,大概是要時時刻刻提醒我,我是個好人。

  「劉孝星。」

  走到了報到的教室裡面,星哥取出了收據,幫忙的學姐請他核對一下身份。

  不是我多事,只是眼睛隨便瞧了瞧,到處看看有沒有正點的妹。其實,也並沒有像星哥說的那麼糟,一堆女生還是很漂亮很正,至於為什麼看不上眼這我就不懂了。

  突然,一個女生映入我的眼簾,讓我的目光跟著她走。她講話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有點語帶嗲氣,會讓人蘇的那種,看起來就像是鄰家女孩那種清純,臉上也沒有施半點煙粉。

  「Angel,換你了,手續趕快辦一辦,等等還要去看房子。」星哥辦完換我催促了一下。

  那個辦手續的學姊問:「Angel?男生取這種英文名字,很特別喔。」

  「是阿…」該死的星哥,我心裡至少這樣子咒罵他。

  離開了教室,星哥跟我說:「對方是休閒管理系的,沒有男朋友,獨立性很強,難度很高。」

  「你怎麼知道人家是休閒的?沒有男朋友?」我回問。

  「註冊單的學號中間是03,她剛剛打手機跟她媽媽說搭一點的火車回去,從這邊到車站剛剛好是一點,對一般人來說父母沒有陪同,那麼陪同的人不是朋友就是男朋友,可是她卻沒有,也沒有打算繼續逛街或是陪人,由此可見。」

  「我真的懷疑你是名偵探柯南了。」

  「騙甲騙甲啦。不過依你的水準要追到,唉!恐怕這好人卡是收定了。」

  「淦!還沒開打你就唱衰我。」

  星哥裝做小跑步跑離了教室拼命說:「這是事實!這是事實!這是事實!」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