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古典仙俠]墨門 作者:木中又(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4975 132 4
1090090.jpg
習習微風語,
  哀哀北雁鳴。
  筆筆細入畫,
  幻等已千年。
  一次回眸,千年情緣。
  天神佐世,人無憫求。我自仙道,紅塵未了。
  通天道上,彩虹橋頭,問一句,曾記否!冥冥天音,激起雲海滔滔,天河逆流。
  眾神之殿中。
  她眨了眨那雙猶如天河灣水一樣清澈的眼睛,凝視著鐘木子。輕起朱唇緩緩的說道:「這裡是失落的神殿,天庭淘汰者的落幕之地,對於淘汰我們沒有任何的不甘,因為這裡有著天宮難以企及的安詳,鐘木子,或許我們不該是敵,但是你來這裡有著你的目的,而我們則有著自己的信仰,這是一種違背,所以請提起你手中的仙劍,我將以一種捍衛相對……

第一部 凡塵落 第一章 墨山 灕陽鐘家

墨山,座落與西北之地,山勢雄魄,風景綺麗。山上更有密林百谷,靈氣甚佳,實乃一清修之所,

    如此佳地自然有修真之門.墨門便位于墨山之上。相傳在墨門立派于墨山之前,墨山並不似如今這般,與其他山的色澤體質無二,那時,墨山通體以墨黑之色呈于世,雖說靈氣頗重,但世人無法辨其真質,不敢入山修行,怕心神據烏,不能行其道。更有人認為其山為眾生戾氣所化而成,意欲將此山淨化,于是結眾入山,不料不僅眾人無功而返,並且自身修為大受折損。據參與者所述,此山並無戾氣,但卻有一種未知的力量,以至于眾人心神耗損,自身修為折損。于是此山便以邪而名。近千年無人敢入,直至松雲子的出現。

    松雲子自幼在昆侖從師于重陽真人,聰穎過人,悟性極高。重陽真人對他也極其喜愛,把自己畢生所悟盡數傳授,松雲子也不負其師所望,不過數十年,便大有所成,成為昆侖後起之秀中的佼佼者。倘若照此路前行,松雲子只需再受些許點撥變可越其瓶頸,入得昆侖仙殿,若有緣甚可成為昆侖仙祖。然天道艱難,尤實難測,正在松雲子沖擊瓶頸之時,其師重陽真人卻塵緣已盡,已然仙逝。而雲松子得知此時心中悲痛,無心修煉,決然離昆侖而去,游歷人間,在游歷期間松雲子經歷萬千,斬妖除魔,世人多感其恩。

    一日松雲子行至墨山之下,觀墨山之景,不覺久久立住,而這一立便是一百多年,多年的塵灰覆其身,遠遠望去竟似一人型石頭。來往路人長無一知曉,甚至有人在旁休息也不曾感覺里面有一人。只以為此地本來就有一人型石。直至有一日夜晚。

    那夜,月與眾星極其明亮,猶如白晝,百姓之家無需***亦可視路,人心懼惶,以為天神降世,盡皆跪拜.

    而此時松雲子破石而出,直飛墨山。不久天色頓暗,一切似乎恢復平常.

    但墨山之中傳來陣陣嗡鳴之聲,山峰之上裂紋頓出,不久整座山峰轟然倒塌。一片青光從山峰之山向四周飛速擴散。天地之間瞬時又出現一片白晝。

    至時,眾多修行人士爭相向墨山飛來,以觀其變。然眾人到時一切又恢復如常。只是墨山已無銳鋒。眾人觀望皆不敢前。而此時松雲子從山中飄然而出,陣陣青光環繞不散,猶如仙人。眾人心下皆駭。以為仙人立世,然松雲子面對眾人淡淡說道︰“墨山有惡,雖有靈氣,但不以為用,我會將其淨化,望各位轉告世人,墨山其色未變不可進山。說罷變又向墨山飄去。

    眾人听罷皆嘆服,便轉身而去將此事告知世人,更有些修士圍山築舍而修行,為其護法。

    十年後,松雲子再從墨山而出,而此時墨山墨色已盡,已現它山常態,只是山體似乎較以往高出許多。在山腳之下即便是極好的天氣也是仰觀不到山頂,只知遙遠之處白雪覆蓋,而白雪之上山又恢復常色,似乎墨山被圍上了一條白色的圍巾。

    松雲子出山之後並未離去,而是在墨山之上開派立宗,至此墨門始立。又過百年,墨門因松雲子之名,前來修真者不斷增多。而松雲子又多教弟子不要只顧修身,多在人間游歷,以助修心。

    在人間游歷的眾弟子,又多為民除害。墨門因此名聲大振,竟成為昆侖之下的一大修仙真門,而松雲子則被稱為墨山仙祖。

    松雲子自立派以來只自身傳悟過六名弟子,當都有所成後,松雲子便閉關修煉,傳位于大弟子玉合真人,只說是除非天地亂,否則不再出山。然則不過百年,魔王出世,天下大亂,魔王知曉天下正宗便是昆侖,成形之日,便首攻昆侖,一番惡戰之後,昆侖四仙祖皆為其所傷,昆侖眼看要被其所滅,此時松雲子破關而出,帶其六弟子在昆侖與魔王惡戰,此戰山河動搖,天地變色,歷時半月之久,最後重創魔王,魔王遁逃,而後松雲子令其六弟子追擊,封魔王于中南山下。

    此戰過後,昆侖四仙祖中有三人因傷無法治愈而仙逝,而松雲子也因此戰而折了仙壽,不久之後也去世了。但墨門卻因此戰成為了與昆侖並列的仙門。

    ※※※※※※※※※※※※※※※※※※※※※※※※

    灕陽城是中南山腳下一座繁華的城市,因中南山比鄰墨山,因此灕陽城中百姓,多崇拜一些修真之人,家家戶戶都供奉著墨門仙祖或是昆侖仙祖。要若是修真的高人入住客棧,店家基本是不會收錢,但若是硬要給,他們也會收下,只道是仙家賜予的福氣。

    因為店家的不收錢,自然會有些人會假裝修真的高人,但是一旦被店家知曉了,那便在這灕陽城中呆不下了,要知道仙家可是不能隨便冒充的,他們可是這灕陽城的保護,你若冒充仙家這可是犯了眾怒了,趕出去算是好的,沒把你打個半死算不錯了,但真正的修真的高人平常哪會住客棧,來的也都是那些有點小修為的修士。但是店家也樂意,好歹也算是沾了點仙氣。

    鐘家本是灕陽的一個大戶人家,城中幾家客棧酒家均為鐘家家產,然而此家卻像是犯了天命,人丁總是不興旺,每傳一代只有一個男丁,這一代卻是依然如此。

    鐘家的家主,鐘夢飛膝下有二女一子,兒子鐘天華是鐘夢飛年近五十才由李氏所生,被視為掌上明珠,全家都圍著他團團轉,十六歲便為其取了灕陽城另一個大戶的女兒王氏,到鐘天華二十歲時,王氏便產下一子,當時全家歡天喜地,都以為鐘家破了天命,鐘夢飛更是樂的都忘了怎麼把嘴巴合上。

    但是好景不長,沒過一年,鐘天華意外墜馬而亡,這突入其來的噩耗讓鐘家從天堂墜落到了地獄。

    得到消息後,本來身子就很弱的李氏當場氣絕而亡,這雙重打擊讓鐘夢飛一夜白了頭,半年之後便抑郁而終,而王氏因日夜想念其夫,身體也越來越殘弱,兩年後終于一病不起,撒手人寰。經歷這一連串的事情後,整個灕陽城都為鐘家而嘆息,但也都覺得鐘家是一個倒霉的門庭,都不敢與之走的太近,若不是還有兩個女貴把鐘家扛起,鐘家這幾年也許也就敗落了下來。現如今鐘家的獨苗的已經七歲了,但是因為家庭的事故,他一直沒有伙伴,總是獨自一個人,現在的他唯一的樂趣便是到客棧里去,听那些所謂的修真之人講一些修真的仙人的事跡。

    是日,他有一個人獨自跑到客棧里去听過往的“修真之人”講故事,正听得入神時候,便听見有人叫他。

    “小少爺,二夫人要你快點回去,家里出事了。”他回頭一看,正是家里的丫鬟小環在叫他,于是急忙往家里跑。

    現在的他已經知道家里出了太多的事了,雖然家里人盡量什麼都不讓他知道,但是他還是隱隱約約知道了點什麼,至少自他記事以來便沒有爹娘,盡管大姑母告訴過他,他爹娘是去了很遠的地方,但是他知道這個很遠似乎真的很遠,從鄰里那里得知,那個地方好像叫死。

    隨著漸漸懂事,他明白了去了那個叫死的地方人都永遠不會回來了。

    “二姑母你叫我有什麼事啊。”他進門看見二姑母已經等在客堂里了,臉色似乎不太好看,于是小心的問道。

    自從鐘夢飛過世之後,鐘家的重擔就都落在家中的兩個女貴,鐘雪玲、鐘雪燕身上,長女鐘雪玲因為操勞過度,身體已經大不如前,因此現在大多的擔子都落在了鐘雪燕身上,此刻鐘雪燕正立在客堂之上,柔美的面龐上滿是無奈的神色。若是硬說蒼天對鐘家有什麼眷顧的話那就是鐘家的子孫男俊女美,如今的鐘雪燕已經三十過半卻依然明眸皓齒,腰肢縴細,那香肌玉膚更是仿佛彈指欲破,這容貌雖說不是傾國傾城,但是在群芳之中亦有高位。

    此時的她眉頭緊鎖,心神不寧,听見鐘唯一的獨苗的聲音,于是望了過去,看見鐘家這唯一的小少爺的時候,她定了定心神,走了過去,輕輕的對他說道︰“木兒,我們可能要離開這里了。

    其實這鐘家的獨苗開始本不是名喚木兒,而是叫做鐘福林,但是因為家庭變故,大姑母見他可憐,害怕他也出了變故,于是听一位路過道人所言,舍掉那富貴名,改一尋常名字,于是改名鐘木子,希望他能如樹木一樣平安長大長命。

    “離開這里?我們去哪啊。”自出生以來,鐘木子便出來沒有離開過灕陽城,他去過的最遠的地方也不過是城郊,對于鐘雪燕的話,他感到有些奇怪。

    “我們去一個很好玩的地方,在那里你會找到很多好朋友陪你玩。”鐘雪燕走到鐘木子身邊蹲下身來摸著他的頭極其愛憐的說道。

    “真的嗎?那里真的會有很多伙伴嗎?。听到這個消息鐘木子感到非常高興,因為他自從懂事以來,可從來沒有伙伴,每當他看見別的和他一般年紀的在一起玩耍的時候他就特別想跟他們一起玩,但是一旦他走過去的時候,他們卻總是跑開。

    他回到家問他兩個姑母大家為什麼不跟他玩時,兩個姑母總是摸著他的頭不說話,但眼楮里分明閃著淚花。

    這次他听到將會有很多朋友的時候便覺得分外高興。于是高興的跑到院子去獨自快樂去了。鐘雪燕看著他的小佷子如此開心,心下輕松了不少。“或許離開才是最好的吧”。她心下道

    但是現在的她卻不能完全輕松下來,家里還有太多的事需要操心了,先前爹爹再世的時候,她與姐姐都是不願意管事的,都潛心于修道,婚姻大事也俱都耽擱,雖說上門提親無數,但是都悉數拒絕。

    然家有不測,她與姐姐也都只有放下自己所好,開始打理家事。現如今,大姐因為家事積勞而成疾,眼看快支撐不下去了,于是便于其商議離開這個傷心地。

    並且如今這里的環境很不利于鐘木子的成長。經過反復的考慮,她們最終還是決定變賣家產,去中南山腳下的一個小村莊去定居。

    晚霞當醉暈,

    柳絛做珠簾。

    太乙仙湖水,

    平鑒天地憐。

    夕陽道上,幾輛馬車緩緩的前行著。艷紅的陽光斜照在馬車上,把影子拉向了路邊。周圍的色調配合著陣陣的馬鈴聲給人帶來一種慵懶之感,車中的主人都已漸漸犯困,坐在中間馬車上的鐘雪燕懷抱著已經熟睡的鐘木子,眼中充滿了愛憐。現在的她心中唯一的期望就是能夠把鐘木子帶大成人。據那為鐘木子改名的道人所說,鐘木子命中多坎坷,命相不穩。這些也都應驗了鐘家的天命,鐘家每代的男丁都有這些的命相,鐘木子也未能逃過這一天命。現在的她只能給他最大的保護。

    當鐘雪燕正在想著今後該如何時,懷中的鐘木子已經醒了過來,看著姑母正望著遠方出神,于是便輕輕的拉了一下她的衣袖,輕輕的說道︰“姑母我又做那個夢了。”

    鐘雪燕听到鐘木子的聲音,回過了神。輕輕的嘆了口氣。

    也不是怎麼的,鐘木子自從記事以來總是做一場相似的夢,夢中他總是看見一男一女兩位仙人在一座山峰之山,女的總是向遠處眺望,似乎在等待著什麼,而男的卻像是在對那女的說著些什麼。隨著鐘木子的漸漸長大,那夢卻越來越淡,做夢的次數也越來越少。

    對于這事,鐘雪燕也不知道是禍是福。問那過路道人,那人只道修為有限,無可奈何。“福兮?禍兮?但願是福吧,鐘家已經經不起折騰了。”鐘雪燕默默念道。

    “夫人,蓬萊村到了。”前面的馬夫停了下了馬車,跑到了鐘雪燕的車前說道。

    鐘雪燕掀開車簾,向四處望了望,對馬夫說道“那我們進村吧。”隨後放下了車簾。

    “我們到了麼。”

    听到車夫的話,剛睡醒的鐘木子突然來了精神,自從听二姑母說到了新的地方他會有很多的朋友,便是十分的期待。這時候終于到了,于是顯得格外興奮。

    “恩,是的。”鐘雪燕,輕輕的說道。但是明顯沒有鐘木子那般興奮,來蓬萊村也是一種無奈的選擇。離開灕陽城也本不是他的意願,來到這里最多心緒也就是無奈罷了。

    鐘木子看到姑母的神情似乎不這麼好,于是問道︰“姑母,你不高興麼?”

    “姑母怎麼會不高興呢?今後我們的木兒便會有很多朋友了,姑母高興都來不及呢!好了,我們先去看看你大姑母吧。”

    “恩。”

    鐘木子點了點頭,便隨著鐘雪燕下了車。

    蓬萊村位于中南山,太乙湖邊。此處相傳出現多位仙聖,墨門仙祖松雲子親傳的六位弟子中,便有一位得到之前居住在蓬萊村,此地出仙聖,故而被稱為蓬萊之地,故名蓬萊。鐘雪玲,鐘雪燕都是喜道之人,故在這里建了一所宅院,把家遷到這樣,也是想借仙家之地給鐘家多一些庇佑。

    鐘家的宅院建在蓬萊村的中部,畢竟是大戶之家,鐘家的宅院佔地很大,在整個蓬萊村鐘顯得及其顯眼,對于這一外來戶,蓬萊村村民並沒有太多的驚訝,畢竟鐘家在此建宅的時候大家便都清楚有一大戶之家將遷過來,只是,雖說蓬萊村是仙福之地,平時也有一些顯貴之人到此想沾點仙緣福氣,但是大多都只留幾天便去,從來沒有在此開宅建府的,畢竟城里的人在鄉下還有眾多的不習慣,開始幾天還好,可時間一長便覺得難受了。所以鐘家在此建宅,蓬萊村人開始還有些奇怪,後來听說這宅院是仙道很虔誠的人家所建,大家也都消除了疑惑。當鐘家人來到蓬萊村的時候,大家也顯得很平常,只是有些貪玩的小孩圍著馬車看著。

    下了馬車後,鐘雪燕便開始前後張羅起來,安頓妥當後,她來到了鐘雪玲的房間里,鐘雪玲因病已經越來越虛弱,此時的她正撐坐在木榻之上,眼神顯得格外憂郁。

    “姐姐,你叫我?”鐘雪燕走到木榻邊上坐了下來柔聲問道。

    “恩,”鐘雪玲看了看鐘雪燕嘆道。“哎!我現在恐怕是不行了,燕兒,以後這個家就只能看你的了。”

    “姐姐這是什麼話,我還等姐姐好了一起和我把持這個家呢!”鐘雪燕听了鐘雪玲的話,責怪的說道。

    “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這身體要好起來已經是不可能了。

    听了鐘雪玲的話,鐘雪燕心里有些淒然,其實她也知道,姐姐的身體真的是難得恢復了,能再熬上兩年已經算是不錯了。

    鐘雪玲看著妹妹的神情有些傷心,心中便有些不舍,她何嘗不願意自己能夠好起來,畢竟家中還有一個放心不下的苦命的小佷子。但是天命誰又能抗拒呢?

    無奈之下她搖了搖頭,輕嘆了一口氣。而後轉口問道“木兒呢?”

    听到大姐的話,鐘雪燕也斷了思緒。

    “到村中玩去了,希望在這里他的朋友會多一些。”她答道。

    “燕兒,過三年我們還是將木兒送上中南山吧。”

    “為什麼?我們不是離開灕陽了嗎?為什麼還要將木兒送上中南山。”听了大姐的話明顯有些吃驚。也似乎對大姐的話有些不滿。

    “我知道你不願意,但是你是知道的,木兒命途多劫,我們雖說能護的一時,卻不可能護其一世,你還記得那位道人臨走的時候所說的話嗎?‘認知自然,護之多舛’,何況木兒上了中南山,若是有緣能入的了墨門便會少些劫難,即使入不了墨門,在中南山上學的些本領,強了身體也是好的。那時,就算我們百年之後,木兒便也能照顧自己了。”

    “但是我舍不得啊,木兒年幼便無雙親,沒受到半點父母疼愛,我怕他再受委屈。把他送上中南山,便是再無人照應,這樣能行麼?何況墨門哪是容易進的,雖說墨門每三年便會中南山擇徒,但是每次選中的不過是百中之一,我甚至曾听,上次墨門來擇時,竟因為資質都太差,一個都沒有選中。我看木兒似乎並沒有多高的資質,恐怕難入墨門。若只是為了強身,我們請來師傅,教一些技藝便好,為何還送他上中南山。”顯然,鐘雪燕對于姐姐的說法不是很贊同。

    見妹妹依然不同意,鐘雪鈴緩緩說道︰“燕兒,你還記得弟妹生木兒的時候說的話嗎?”

    听了姐姐的話,中雪燕突然愣住了。

    看到妹妹的表情,鐘雪玲繼續說道︰“是的,你也記起來了,弟妹說,她夢見天上皓月八個,突然消失了一個,開始我們請來含陽殿的居士解夢,他說木兒是大福之相。而後上次路過道人卻說木兒是劫難之相,我以此夢問那道人,他卻說,此意解為福,但實解為大劫。那道人的道術你我都是見過的,實為高人,所以當下我便問他可有解數,他卻搖頭不語。之後臨走之時,他只道︰任之自然,護之多舛。而後又說,木兒命我們是護不住的,送上中南山,或許可以躲開劫難,所以我便想把木兒送上中南山,唉!我也是不舍的啊,畢竟木兒也是我的心頭肉啊!”

    听了姐姐的話,鐘雪燕心下知道了大姐的用心,便沒說什麼,只是心中仍然有些不舍,只是他深知那路過道人的道法高深,既然他已經這樣說了,就只有把木兒送上中南山了。

[ 本帖最後由 lightgod 於 2009-2-24 23:52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