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異世大陸] 異界之光腦威龍 作者:蒼天白鶴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295600 481 255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9-13 15:59 編輯

內容簡介

一架UFO的突然降臨,一台神奇的學習機,在某個晶壁通道之內的故事……


               

第一章 UFO

  一片連綿不絕的平原在天空下伸展著,沒有山丘,也沒有崗陵,像風平浪靜的日子裡的海一樣平靜。麥田是那麼整齊,就像上帝的園丁已經量好每一根嫩莖的高度似的,竟使它的表面那樣的一平如鏡。

  「肖恩……」

  響亮的呼喚聲在遠方傳來,彷彿是一把利刃劃破了這寧靜的空間。

  從麥田裡鑽出來了一個小孩子,他的個頭並不大,面貌也是平凡的乏善可陳,唯一能夠讓人對他留有深刻影響的,就是他那雙還算是靈動的雙眼。

  他轉頭看了眼漸漸下山的太陽,輕嘆了一聲,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

  一個四五十歲的大漢皺著眉頭嚷嚷道:「肖恩,你又跑到哪裡去了。」

  「爸爸,我的活都幹完了,所以到田裡去玩了一會。」小肖恩乖順的說道。

  「唉,回去吧。」

  老邦德拉著寶貝兒子回到了家中。

  肖恩是邦德唯一的兒子,從一生出來就特別的懂事,基本上沒讓他這個大手大腳的男人操什麼心。不過每一次看到兒子那酷似妻子的眼睛時,老邦德都會有著一種深刻的懷念。

  他們一家人生活在斯考特騎士的莊園外圍,雖然騎士的封地僅有這一個莊園而已,但是對於在這個莊園,以及莊園附近數十里的人們來說,斯考特騎士就是他們能夠接觸到的最大的貴族了。

  在三十年前,這裡本來是一片荒蕪的土地。正是斯考特騎士的父親率領了一群喪失了土地的流民來到這裡,經過了數十年的開墾,終於建立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家園。

  騎士的父親死亡之後,斯考特就繼承了這片領地。

  在這裡,除了斯考特騎士和他的領民外,大多數都是像老邦德一樣的自由民。

  不過這些自由民同樣要向斯考特騎士納稅,以求得他的庇護。

  好在騎士並不貪婪,所以生活在這裡的人雖然艱苦了一點,但起碼還能過上溫飽的日子。

  老邦德是三十年前隨著人流來到這裡墾荒的一員,他在這裡成家,生子,早就將自己的根深深的紮在了這裡。

  唯一讓他感到悲哀的,就是妻子在生下了肖恩的第二年就去世了。

  在這個極度偏僻的地方,實在是太缺乏合格的醫生和藥品了。

  肖恩懂事,聽話,從很小就知道幫爸爸幹活,讓老邦德很是欣慰。但是他卻有一個非常不好的習慣,那就是他不合群,根本就無法與周圍的孩子們玩在一起。而且,他還有一個極為特殊的嗜好,就是喜歡在閒暇的時候跑到麥田中去發呆。

  如果老邦德不叫喚的話,肖恩甚至於可以坐到第二天。

  老邦德時常在想,如果肖恩活潑一點,開朗一點,那麼他就再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拉著兒子的手,朝著家裡走去,突然之間,老邦德和肖恩的耳中似乎是聽到了什麼似的。他們二人下意識的抬起了頭,只見天空之中劃過了一團巨大的橢圓形的黑色圓球,發出了猶若雷霆霹靂般的聲音向著遠方的大山狠狠砸去。

  老邦德的雙腿不住的顫抖著,他的眼睛中充滿了對於無知的畏懼,,大腦就像是一片空白般,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反應。

  「趴下。」

  幾乎是瘋狂般的叫聲在他的耳邊音驟然響起,他下意識的選擇了服從,緊緊的趴在了地面之上,並且將腦袋埋入了臂彎之中。

  轟然一聲巨響,那團橢圓形的大圓球終於撞到了地面,發出了響徹數十里的巨大聲音。

  地面一陣聳動,給人以一種天崩地裂的世界末日的感覺。

  村子裡傳來了無數驚駭之極的嚎叫聲,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瘋狂的地步。

  肖恩將小小的身子伏在了父親的身邊,他並沒有做毫無意義的大聲呼叫,也沒有學著父親的樣子將腦袋埋入臂彎間。他只是緊緊的盯著遠處那聲音傳來的地方。從他的眼睛中流露出了一種與他年齡毫不相稱的明亮光芒。

  大地並沒有搖晃多久,也許這僅僅是人們因為慌亂而引起來的錯覺,極度惶恐的人們終於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討論,剛才那從天空中飛下來的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是根本就沒有人敢到那個地方去看上一眼。

  不一會,斯考特騎士莊園中的領民們跑了出來,向所有人頒布了騎士夫人的命令。

  在騎士三天後返回莊園之前,不允許任何人接近那個地方,同時還下達了緘口令。

  對於這裡的自由民來說,這個命令完全符合了他們的心願,沒有人再敢討論那個可怕的大圓球,所有人就像是鑽進了沙包中的鴕鳥般,重新過上了平淡的生活。

  夜晚,所有人都睡下了。

  然而村子裡突然出現了一條瘦小的身影,肖恩望著大圓球墜地的方向,目光中露出了一絲堅毅之色。

  他來到了自家的馬廄中,在裡面唯一的那匹老馬腳上綁了厚厚的棉布,隨後,他靜悄悄的牽著它離開了村子。

  在偷偷的離開了村子之後,肖恩立即跨上了馬背,他絲毫沒有體恤馬力的意思,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事發地點。

  那個地方其實並沒有太遠,一個小時之後,就已經來到了這裡。

  然而那匹老馬卻已經累得是氣喘吁吁了。

  這匹馬是邦德家唯一值錢的東西,它原本是戰場上退役的軍馬,受了一點傷,但是用來拉車刨地還是勉強可以勝任的。為了這匹馬,邦德可是用掉了家裡數十年中將近一半的積蓄,在平時,可是絕對捨不得如此對待它的。

  肖恩下了馬,心中慶幸因為自己的堅持和父親的溺愛,所以才會在小小的年級就已經能夠熟練的騎馬了。雖然這僅是一匹受過傷的老馬,但是在這個村子裡,比自己騎術好的人,絕對是屈指可數的。

  這裡的地面是一片堅硬的花崗石,那個大圓球墜落在這裡之後,竟然將整個堅硬的地面撞出了一個數米深的巨大坑洞。

  而讓肖恩無比失望的是,那個大圓球已經爆炸了,裡面的東西七零八落的,碎成了一地。

  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的打算已經完全破滅。

  目光在這一片狼籍之地搜尋著,他放棄了那些因為擠壓而凝為一團的巨大的鐵塊,而是在一些零星的小東西中翻動著。

  因為他明白,那些巨大鐵塊應該就是圓球中的儀器,這些東西雖然珍貴,但是已經受到了這樣的打擊,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有什麼實用價值了,而且更主要的是,就憑他現在的這副小身板,根本就不要指望能夠搬動任何一塊。

  無意中碰到了一扇破碎的門,吱嘎一聲在黑夜裡顯得特別的刺耳。

  肖恩的身上頓時泛起了一片雞皮疙瘩,他深深的吸著氣,一點點的將心中的恐懼驅逐出去。

  他在心底對著自己說,我不想再繼續這樣過下去了,絕對不想。

  膽子似乎大了許多,他拉開了門,一眼就看到了一團被擠壓的不成樣子的人形肉糜。他的腹中一陣翻湧,但是猛地一咬舌尖,硬生生的將那股噁心感重新壓了回去。

  目光很快的鎖定在了一個較為完好的盒子之上,這或許是他唯一能夠拿的動的物品了。

  毫不猶豫的將這個盒子拿了起來,又在滿地的廢墟中搜尋了片刻,卻是再也找不到任何值得他出手的物品了。

  肖恩並沒有遲疑多久,他返身上馬,迅速的離開了此地。

  快到村子的時候,他特意繞了個圈子,小心翼翼的下馬,將它送回了馬廄,解去了腳上的布頭,隨後偷偷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村子裡像他這樣的孩子,基本上都是與父母住在同一個房間中,但是在肖恩五歲開始,他就強烈的要求獨居一室。

  對於這個唯一兒子的堅持,老邦德唯有選擇了退讓。所以肖恩終於得以擁有了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輕手輕腳的進了自己的房間,他知道,老邦德由於一日的勞累,晚上睡的肯定很熟,再加他平日裡刻意的乖巧表現,所以只要今晚的外出不被人發覺,那麼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有人知道這件事的。

  雖然身體上已經非常的疲憊了,但是他的精神卻是異常的亢奮,摸著手上撿來的那個小盒子,他的心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跳動著。

  這裡面究竟是什麼,能否幫助他擺脫如今枯燥而平淡的生活呢?

  ※※※※

  肖恩確實是叫肖恩。

  無論是上一輩子,還是這一輩子,他的名字都沒有任何改變。

  不同的是,上一輩子他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地球,而這一輩子,卻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

  二輩子唯一相同的是,他擁有同樣的名字和同樣最普通的出生。

  上輩子的記憶雖然已經開始逐漸的淡出腦海,但是那紙醉金迷的都市生涯卻在他的記憶中留下了過於深刻的印象,所以他這一輩子,並不想和老邦德一樣,在這個村子裡默默無聞的度過碌碌無為的一生。

  只是,當他想要發奮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並沒有任何機會來改變目前的狀態。

  上輩子,他是一名程序調試員,整天與電腦打交道。除了這方面的知識之外,他的社交能力和動手能力基本上可以歸零。

  而到了這個世界,他不會木工,不會打鐵,連種田也不會。而他的父親,卻僅僅是一名農夫罷了,雖然他在這個村子裡是有名的種糧高手,但是對於肖恩而言,他實在不想繼承這門手藝。

  只是人在屋簷下,豈能不低頭。在現實的壓迫之下,他最終還是跟在父親的後面開始學習從土裡刨食了。

  每天干完了屬於自己的工作之後,他唯一的樂趣就是看著蔚藍的天空,發揮著自己那天馬行空的想像,或許他也在用這樣的方式來祈求老天爺給他一個嶄新的未來。

  然而這一天,彷彿是老天爺開眼般,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飛來了一個橢圓形的大圓球。別人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在他的腦海裡卻是有著類似的記憶。

  他知道,這東西就叫做……飛碟。

  拿著從飛碟中獲取的唯一物件,肖恩的心中七上八下。

  他知道,自己能夠去那個地方的機會僅有一次,因為斯考特騎士肯定會在回來之後親自率領他的領民們前去查看。

  這是騎士的使命,哪怕是具有危險的任務,他也必須保證附近領民和向他納貢的自由民的安全。

  雛嫩的臉龐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幸好今天騎士不在莊園中,否則就連這個唯一的機會也將失去了。

  他可不以為,在騎士等人查看過之後,那裡還會剩下什麼東西給他挑選。

  伸出了有些顫抖的雙手,終於將眼前的盒子打開了。

  裡面的東西讓肖恩非常驚訝,那是一副黑色的眼罩。拿著盒子觀察了一會,肖恩發現在盒子上面有著三個不同方向的針孔攝像頭。另外,在盒子的上方,還有一個不明用途的金屬板。

  翻了翻盒子裡面,除了眼罩之外,還有一個與盒子上方同樣的金屬板以及十幾個蒼蠅。

  沒錯,確實是蒼蠅,不過這些蒼蠅並不是活的,拿在手中看了半響,他可以肯定,這應該是一種半機械物品。

  看著這二塊可以裝卸的金屬板,肖恩的心中充滿了疑惑。他輕輕的鑷起了一塊,意外的發現在金屬板的下方有著一行小字。

  「太陽能供電板,中國製造。」

  肖恩的心中豁然湧起了無限的激動,他本來以為這輩子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方塊文字了,但是此刻摸著這小小的方板,他真的懷疑,老天爺是否真的聆聽到了他的呼喚聲。

  他的動作迅速的加快了起來,終於讓他在盒子的內部發現了這東西的名稱:多功能學習機。

  肖恩的嘴角溢出了一絲淡淡的苦笑,還以為自己撿到了什麼寶貝呢,原來只不過是一款學習機而已。

  遙想當年,他還使用過小霸王學習機呢。

  不過轉念一想,這東西可不是二十一世紀滿大街都有的那種掌上電腦。而是從一艘飛碟上找到的高級貨色啊。

  雖然這上面的是中國字沒錯,但是他絕對可以肯定,那艘飛碟絕對不可能是二十一世紀能夠製造出來的產品。

  既然是來自於未來的產品,那麼就絕對有靜下心來研究的資格了。

  在盒子裡並沒有找到說明書,但是這可難不倒肖恩,因為只要看看這個眼罩,基本上就能夠明白它的使用方法了。

  安心的躺在了床上,肖恩將眼罩戴了起來,雖然對於他而言,這副眼罩確實是大了一點,但是只要將後面的扣子縮緊幾格,也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眼罩的中央有一個開關,肖恩只是遲疑了一下,就果斷的將它打開了。

  眼前的景色豁然一變,他彷彿是離開了自己的房間,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巨大高樓中,抬眼四望,空空蕩蕩,渺無人蹤。

  肖恩的心臟跳的飛快,他看著這猶如真實一樣的場景,心頭不斷的閃動著四個大字:虛擬技術。

  確實,在肖恩上一輩子死亡之前,就已經有了虛擬技術的設想。但那僅僅是設想而已,距離真的研發和使用,還有著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

  所以他從來就沒有奢望過有朝一日能夠享受到這種技術,但是想不到的是,在重生之後的另一個陌生世界裡,他竟然真的見到了這種技術。

  習慣性的深吸一口氣,肖恩坐下來摸了摸地板,觸手冰冷,給人以無比真實的感覺。

  在高樓內看了半響,他來到了大廳的正中心,那裡有一個一米高的燭台,上面有一個鮮紅如血的按鈕。

  雖然肖恩沒有任何憑據,但他就是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這個紅色按鈕,也許就是這個虛擬空間的關鍵所在了。

  微微的翹起了腳,當肖恩的手掌接觸到這個紅色按鈕的時候,他才感到了一絲隱約的恐懼。手掌似乎是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他依舊是重重的按了下去。

  下一刻,大廳中似乎抖動了一下,這個燭台開始了慢慢的震盪,就像是水波在他的面前泛起了陣陣的漣漪一般,讓人彷彿處於一種如夢似幻的境界當中。

  漸漸的,眼前的景色終於穩定了下來。

  原本的燭台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與他擁有同樣面貌的小孩子。

  清脆響亮而伴隨著他整整九年的聲音在這裡驟然響起:

  「您好,歡迎來到多功能學習大廳。」

[ 本帖最後由 biching 於 2009-2-23 21:26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