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漢侯 作者:宜修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24025 341 60
本帖最後由 玄武 於 2010-2-5 15:22 編輯

第一卷 長安世家子  第一章 初夢迴

  陳玨醒來的時候首先感覺渾身酸軟,就像是大一時跑了五千米的那次一般,嗓子又乾又啞,還帶著幾分火辣辣的疼,想睜開眼睛,卻發現眼皮重的很,勉強用力睜開了一點,還是看不清任何東西,只感覺到一絲微弱的光,其次便是眼睛處沙沙的感覺。
  迷迷糊糊的,直覺地瞭解了自己現在這個身體對水的迫切需求,陳玨想要張開嘴說話,卻發現他的力氣只夠讓他微微動一下嘴唇,著急之餘,陳玨大大地喘了幾口氣,在一陣新鮮空氣爭先恐後湧入陳玨的肺部時,他乾渴的嗓子不能自制地咳了起來,待到把身上僅剩的一點力氣咳沒了,陳玨的情況終於被一直照顧他的侍女發現了。

  像是一輩子沒有喝過水了似的,陳玨大口大口地喝著侍女送上的溫水,直到有一口水差點嗆在嗓子眼才收斂了速度。

  水足肚飽之後,陳玨在重新得回力氣的第一時間就仔細觀察了自己的情況:小胳膊小腿,皮膚白皙細膩,身上穿的是絲綢衣服,薄薄的,卻因為汗水的緣故緊緊貼在他身上,有種黏膩的感覺。

  等到陳玨終於有心思觀察四周的時候,入眼的是屋子裡各式木製的家俱,俱是古色古香,絕不是21世紀那些亂七八糟的歷史劇劇組能仿製得了的。只是比起在明清兩朝博物館中常見的那些古董少了些精緻的條紋,但同時卻有多了一種無形的大氣。

  最後,陳玨的目光終於落到了一直在他床榻邊伺候著的女僕身上,她看上去約莫十三,四歲,面容清麗。然而陳玨的注意力一點都沒有放在她的容貌上,他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小女僕的衣服。

  那是中國傳統的深衣樣式,上衣和下裳縫在一起,領子和袖子的邊緣都露在外面,纖細的腰間束著一條腰帶。

  陳玨其實早就意識到了他已經緊跟著時代的浪潮成為了數不清的穿越時空者的一員。在他代替這個身體的原主人與病痛做鬥爭時,半醒半暈之間,「公主」,「侯爺」,「皇帝」,「太后」之類的字眼已經聽過了不知多少遍。

  儘管心中早已掀起了陣陣驚濤駭浪,陳玨還是竭力地保持著鎮靜,畢竟是來自網絡小說盛行的時代,他沒吃過豬肉總是見過豬跑的,只是在心中飛快地盤算著自己的前途,畢竟,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之中,活下去始終是最重要的事情。

  陳玨根據現在已經看到的一切,判斷他應該是生於秦朝或漢朝一個富裕的家庭,而且這個封建家庭的家規很嚴格,起碼上下等級森嚴——伺候他的女僕見他一聲不吭也不敢主動說話,只是微低著頭看著她自己的腳尖。

  其實這裡倒是陳玨想差了,就是家規再嚴,這些婢女也不會在一個小孩子面前拘束成這樣,只是她們不知道女主人什麼時候會來,怕撞到這幾天心情不暢的女主人槍口上而已。

  陳玨稚嫩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點類似於苦笑或者說是自嘲的神情。這已經很值得慶幸了,他這麼想著。在古代,因為統治階層的強權,為奴之人的生命就如草芥一般,平常農民的利益也得不到什麼有力的保證;而這顯然也不會是一個商人家庭,哪個朝代的商人,他們家中的人會經常討論什麼皇帝公主呢?

  正在陳玨胡思亂想之際,一陣略顯凌亂的腳步聲響在他耳中,隱約有女子說話的聲響,還沒等陳玨反應過來,木製的房門已經吱呀地開了,當先走進來的是一個衣著華貴的婦人,身後跟著幾個年輕的女僕。

  那婦人大約三十許,五官秀麗,只是臉色稍嫌蒼白,衣衫不整步伐散亂,卻仍不失那種與生俱來的高華氣度,她略顯迷茫的美目在看到陳玨的那一瞬間亮了起來。

  「寶兒!」婦人快步走過來,將陳玨輕輕擁在懷中,卻又不敢擁得太緊,生怕弄疼陳玨。

  「我的寶兒,你總算是醒了。」陳玨皺皺眉,感覺一股熱流從婦人的下巴滴到自己的臉上,順著臉部的弧線滴到嘴角里,鹹鹹的。陳玨不由心下一軟,打消了掙扎的念頭。

  「長公主,太醫監吩咐過,小公子醒後就要立刻服藥了。」跟著婦人一同過來的幾個女僕之一輕聲道。陳玨抬眼一看,才發現她不知道何時出去了一趟,捧回來一碗黑糊糊的中藥,在空氣中散發著刺鼻的氣味。

  真是……好狗血的橋段那。陳玨心中暗嘆,醒來,貌似慈母的女人,喝藥,只是接下來他要不要像別人那樣裝失憶呢?長公主,那可是皇帝的姐姐,能是好騙的麼?

  那廂長公主卻不知陳玨心中在想什麼,只是看著兒子無精打采的樣子,想起將幼子害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心中更是恨極,神色冰冷地咬牙道:「如不是你父親攔著,我早就收拾陳尚了。」

  陳尚?這是誰?

  長公主見了陳玨迷茫的神色,心下大疼,道:「我兒還小,不知也就罷了。可陳尚明知你身子弱,還帶你出門吹風,我豈能饒他?寶兒放心,娘親決不容你受委屈。」

  委屈?陳玨烏黑的眼珠滴溜溜地亂轉,陳尚是誰他不知道,可眼前這個美麗的長公主是他娘親兼未來生活的大靠山,他是知道的。於是微微翹起嘴角,喚了一聲:「母親!」又問:「父親他們呢?」

  「你父親考校你哥哥們的武技去了。」話音剛落,長公主想起幼子與女兒一向親厚,又道:「至於你阿姐,她被你們外婆叫進宮中去了,你害風寒的事我沒有來得及和她說,等晚些她回來了,我喚她來看你。」

  原來他還有至少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陳玨暗暗記下,又搖頭道:「娘親不必和阿姐說了,等寶兒好了再說也不遲,免得阿姐擔心。」嘴裡說著,身子卻不由一顫,對自己的表現感到一陣惡寒。

  長公主聞言面色一喜,提在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下去了,幼子高燒醒來之後就極為安靜,與往日的調皮大相逕庭,總怕他是損了心智,哪知如今看來不但一切無礙,反而較往日更加懂事,心中安慰,笑道:「寶兒不過四歲,就知道心疼姐姐了。」

  那些女僕中,有個做婦人打扮的見機笑道:「寶公子與嬌翁主血濃於水,自是不同於常人。」

  她話音一落,陳玨忙將自己的臉埋入長公主懷中,掩飾住自己神色古怪的異常狀態:寶公子,還林妹妹呢。

  長公主輕輕拍了拍陳玨的後背,看了她一眼,輕輕一笑,道:「正是如此,侯爺與我共這幾個兒女,便是世上至今至親之人,與旁人自是不同。」

  又一問一答了幾句,陳玨恐怕再繼續下去實在容易露餡,盤算著先將長公主支走,便打了個小小的呵欠,又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長公主見狀雖然不捨,卻又知道兒子需要好生休息,只得喚過幾個十來歲的侍婢,開始在房中服侍陳玨喝水的小女孩也在其中,對她們如此這般交代了一番。

  長公主起身將陳玨抱到榻上,把被子蓋了,又囑咐親信侍女給這幾個陳玨房中的侍女每人賞帛二匹,又道:「寶兒且睡上一陣,娘親晚些叫人送米湯與你喝。」

  陳玨一邊打呵欠一邊答應了,長公主又為他掖了被子,這才帶人離去。

  這一番折騰,陳玨也是真的累了,原來想著從侍女那探探消息的想法也不知不覺忘記了,沉沉睡去,直至過了晌午方才醒過來。

  這次醒來陳玨清楚地感覺到精神好多了,示意一旁守著的侍女扶他起來,半靠半坐的姿勢讓陳玨舒服了許多,這時陳玨早上見過的女孩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端了一個托盤,托盤上擺著一盅散發的粟米香氣的米漿。

  那女孩行至陳玨榻前停下,想是怕陳玨年紀小不肯吃,柔聲說道:「長公主吩咐請公子一定進些米湯,喝過米湯奴婢才好給公子找些公子喜歡的果干來吃。」

  陳玨聽了也不以為意,等到米湯一點一點地被女孩喂到他口中,陳玨越發覺得不好意思,不過換個角度想想,一來他現在的小身板確實虛弱無力,二來沒有什麼意外他肯定要在這裡定居了,早晚都要適應。只是等到女孩要給他擦嘴巴的時候,陳玨終於受不了了,抿著嘴無論如何不肯張開,只是伸出手等著,直到女孩無奈地將帕子給了他才了事。

  侍女們在忙忙活活的時候,陳玨也沒有閑著,心下不斷盤算著如今已有的這些情報。

  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穿越而來的這個身體才只有四歲,這也就是說陳玨即使有什麼事情弄錯了弄混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只要推到小孩子還不怎麼懂事上就可以了。既不用經歷毫無自主能力必須任人擺佈的嬰兒時代,也不必用到「失憶」這種既沒有技術含量又沒有什麼現實性的招數,陳玨還是非常走運的。

  另一方面,據他所知,只有漢朝才有「翁主」這些稱,然而這是漢時諸侯王的女兒才有的稱呼,一個劉家的長公主怎麼也不可能和一個同姓劉的諸侯王成婚生下所謂的「嬌翁主」,這點著實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至於他自己,大名還不知道,那個什麼寶兒想來就是他的乳名了,陳玨想到那個「寶公子」又是一陣哭笑不得。

  陳玨這邊時悲時喜,忽然感覺到似乎有人在盯著他看,猛地一轉頭,正好對上那小婢女的一雙大眼。那小女孩子被發現了卻並不驚慌,她也是覺得陳玨不過是一個小孩子才如此輕鬆,換了是長公主在這裡恐怕她連抬頭都不敢。

  沉吟片刻,陳玨狡黠地一笑,不經意地問道:「阿姐怎麼又到宮裡去了,前陣子不是才去過麼?」

  小女孩不疑有他,雖然有些驚訝也只當作是陳玨想念阿姐了,便乖巧地答道:「自從去年梁王歸國,太后娘娘便更加喜歡召長公主和翁主進宮敘話。」頓了頓又反問陳玨:「公子忘記了上次翁主在長樂宮中連住五天之事嗎?」

  梁王。

  漢朝有幾個梁王?

  長公主,嬌翁主,梁王。

  春天的午後陽光明媚,暖洋洋的,陳玨卻如墜冰窟一般,週身發冷。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