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 遠古神話 ] 大惡魔 作者:天風黑月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723250 275 156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5-15 09:27 編輯



【作者簡介】:天風黑月,男,浙江 - 杭州

【作者的話】:本書已完本,關於新書,正在創作中,時間有點慢,需要幾個月,請大家耐心等待!謝謝~

【內容簡介】:

 一個普通的大學生,當然……有那麼一些特殊……
    穿越,需要理由嗎?
    真的穿越,不需要理由!
    於是,一道閃電……他……穿越了……
    不過……這是什麼地方?沒有乾淨的屋子,沒有衣服,沒有食物,沒有清潔的水,沒有,什麼都沒有……
    本世紀最倒霉的穿越者,穿越到了惡魔的世界裡……這裡,是深淵……
    那麼,開始把,為成為一個強大的惡魔而奮鬥……
    先從……如何活下來開始……惡魔出沒,請注意…………
    (請看完第一章……然後,黑月有信心,您會看下去的)

【作者其他作品】:

[ 西方奇幻 ] 咆哮風雲志   2004-12-09~2006-05-05
[ 西方奇幻 ] 狩獵者——唐   2007-04-23~2007-08-22
[ 遠古神話 ] 大惡魔   2009-01-01~2010-05-12
[ 異類獸族 ] 不可思議的生物   2012-02-18~





楔子

    沒有乾淨的屋子,沒有衣服,沒有食物,沒有清潔的水,沒有,什麼都沒有……

    ***

    黑沉沉的天空中見不到一點陽光,層層疊疊的烏雲凝聚不散,張牙舞爪的變幻出各種詭異的形狀。

    一道道紅白交錯的閃電在雲層中串動,互相交錯著,偶爾爆發出幾記龍牙一般的霹靂,炸出暗紅色的火花。

    烏雲的下方,一片無邊無際的林海一直蔓延到天邊,自天空中望下,這些林木色澤大多異常的暗沉而神秘,整片林海彷彿深沉的海洋。大片灰色的霧氣在林中游移著,從一片地方,移動到另一片地方,不時的有一兩道霹靂自天空中直閃而下,將其中的某一棵樹木打的攔腰折斷開來。

    偶爾有一兩棵被霹靂擊的燃燒起來,不過,這裡的樹木似乎構造比較獨特,火勢並不會蔓延開去。

    地面上,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植物佈滿了整個三維的空間,在這裡,最常見的是那種遮天蔽日的巨大樹木,這些樹木大的異乎尋常,最小的也有五六人合抱粗。巨大的枝丫縱橫交錯開來,一條條粗壯的氣根從枝丫上生長出垂掛下來,越過數十米的距離筆直的插入土壤中去,其間還有各種各樣巨蟒一般粗壯的伴生滕蔓植物互相纏繞著。

    另有許多如同野馬的鬃毛彷彿的,一些如同扇葉一般的,甚至是網狀的,各種類型的植物和蘑菇抓緊著一切空間伸展著,它們有的高不及寸,有的高達十幾英尺,不但在土地上,樹木上,甚至那些籐蔓上都能夠看到這些植物密密麻麻的密佈著。

    這是一片洪荒世界般的景像,看不到任何的現代文明的痕跡,甚至連人類的痕跡都無法見到,很顯然,這裡不是地球。

    這裡的植物都適應了在陰暗的微光環境中生存,而事實上,深淵世界雖然也有太陽,卻並不像地球上那麼光芒四射,在極少數天氣「晴朗」的日子裡,這裡的生物可以看見天空中那個昏暗的火球。

    此時此刻,在林海的某一個角落,一道黑色的身影正一動不動的趴伏在一株大樹旁的連片的巨大「鬃毛」般的長草底下。

    這是一個全身暗黑色的「小傢伙」,之所以說他是小傢伙,是因為這是一個身高不到正常人類腰部的矮小類人型生物,樣子看起來就彷彿一個沒有成年的人類孩童一樣,通體**,黑黝黝的皮膚彷彿橡膠一般泛著暗暗的藍色,只有腰上繫了一條也不知用什麼植物的葉片製作而成的短裙,卻是有些類似麻布的質地。

    他的雙耳尖而長,而在雙耳上方的位置則各生了一雙墨黑的小角,就彷彿小羊羔的犄角一般,一條長而光滑的黑色尾巴生長在他的臀部,尾尖成箭頭形。

    ……………………

    張易陽此時的心情非常的糟糕,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整整一個月整了,只是,直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徹底搞明白在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易陽是一名愛好傳統武術的大學生,出生在Z國南方著名的古都H市的他,自初中開始就跟著師傅練習在當地流傳已久的「合一通背拳」。

    這是一種古老的道家拳術,源流已經不可考了,據《中國體育史》載,最早關於通背拳的文字記載史於宋朝,與趙匡胤為敵的韓通就是使用通背拳,三次拒敵宋太祖。其後,通背拳的文字記載屢見不鮮。最為確切的證據是明末著名學者黃宗羲在《南雷集·王征南墓誌銘》的六路歌訣中曰:「佑神通臂最為高,斗門深鎖轉英豪,仙人立起朝天勢,撒出抱月不相饒……」

    從初中便跟隨師傅學藝的張易陽在大學中著實可說是一個特例獨行的異類,在體操化國標武術套路和跆拳道等競技武術大行其道的今天,肯於練習古傳實戰武術的年輕人實在是少之又少,每當夜晚張易陽在學校小樹林練拳的時候常常隱來一些來此僻靜處親親我我的戀人們看怪獸般的眼光,而張易陽倒是很不以為然,頗有些「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的味道。

    只是……這師傅也沒說過練拳能穿越啊……張易陽趴在長草叢中,內心中不斷的嘀咕,他只記得在那一道雪亮的天雷後,他便來到了這個被稱為「深淵」的地方,而自己也成了如今這麼一個模樣……

    不知道什麼原因,自己似乎完全附身在這只名為「小惡魔」的生物身上了,那天,自張易陽在這個世界甦醒過來,他便已經明白,原來的那個人類的張易陽已經不存在了,而在這個世界上的,便只有這只擁有一串長達四十多個惡魔語音節組合而成的名字的小惡魔。

    當然,惡魔的名字除了它們自己外,是不能告訴任何人的,這裡涉及到一些惡魔學的常識,一般認為,神魔的名字中擁有著絕大的秘密,甚至有一些巫術中涉及到使用惡魔的全名召喚惡魔或者借用惡魔力量的方法,大柢便是由此而來。

    對於這個完全與地球窘異的環境,他從降臨的第一時間起便一直小心翼翼,腦海中的另一個記憶告訴他,這裡的環境中潛伏著極大的危險,事實上,這種小心謹慎也讓他成功的度過了降臨最初的那一段最危險的時光。

    一陣「夕夕索索」的聲音從張易陽頭頂的前方不遠處傳了過來,緊接著,先是一些疊的密密層層的樹葉晃了晃被扒了開來,之後便是一隻渾身披毛的小型猴類生物攀著縱橫交錯的枝丫從中鑽了出來,它生的略微有些類似地球上的彌猴,只是毛髮並不顯得那麼柔軟,而是有些呈現出角質化板結的趨勢,遠遠看去有些類似鳥類的羽毛,又有些類似某種爬行動物的鱗甲,身高比張易陽略矮,毛色通體成灰黑色,只有頭頂生著一叢略微聳起的藍紫色毛髮,雙目隱返紅芒,相比起地球上的猴類,它的指爪顯得更加的鋒利和強健,不時齜出唇外的犬牙也顯得更加的粗壯和銳利。

    這種名叫深淵羽猴的生物在張易陽的這副身體原本的「印象」中並不是第一次見到,雖然,這些得自這個身體原主人的記憶顯然有些混亂,可見這種小惡魔本身並不是什麼高智商的傢伙……

    張易陽還記得,這是一種喜愛群體活動的生物,性格欺軟怕硬,但卻是相當的好鬥,他們會嘗試著攻擊任何進入他們視野的看起來實力不如他們的生物。而事實上,這也是許多深淵生物的特性。

    只見那只深淵羽猴四處打量了一陣,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景象,回頭向身後晃了晃尾巴,便繼續攀著樹枝向前走去,在他身後,又有四隻樣子大同小異,只是體形略小的深淵羽猴從樹葉中鑽了出來。

    張易陽不聲不響的趴在那裡,在他的視野中能夠很清晰的觀察到這小群猴子的舉動,他略做觀察便認出了眼前的是一個深淵羽猴的小型家庭族群,當頭的那只是雄性,而那些跟在後面的體形略小的是雌性,它們的區別只在頭上沒有那簇頗為醒目的藍紫色毛冠。

    這些雌性羽猴一面向前走著,一面不安分的互相打鬧幾下,走在最前方的雄猴偶爾會回頭齜著牙齒做威脅狀的低聲嘶叫幾聲,那幾隻雌猴立刻便安分許多,只是好景不長,不一會兒便又故態復萌。

    「再向前走一點,對了……再向前走一點……」張易陽躲在那長草叢中卻是心底暗自嘟噥著,眼睛卻是一眨不眨的盯著那群羽猴,隱隱透出一絲興奮的神色來。

    一隻走在第三位的,看起來頗為的不安份的雌性羽猴,忽然發現了一旁的枝幹上生著一枚鮮艷欲滴的果子,好奇心萌動下,立即伸出爪子去摘了下來。

    就在此一剎那的功夫,只見起初在那果子旁一動不動的一根枯枝,猛的活動了起來,一下甩到了那雌候的身上,緊接著就著將其捲到了半空。

    很顯然,這並不是一條普通的樹枝,在這個詭異的森林中,至命的危險無所不在。

    枯木蛇——這是一種極副隱蔽性的掠食者,對於這片森林中的許多生物而言,這是一種非常致命的對手。

    它們通常長達6~8英尺,通體灰黑粗壯,表皮粗糙不平,靜止不動時極像一枝普通的樹枝,非常的具有欺騙性。

    它們習慣於隱藏在一些果實或者花朵的旁邊,偽裝成普通樹枝的樣子以等待那些被吸引而來的生物自投羅網,當然,如果被吸引來的是大傢伙,那它們依舊會一動不動的繼續偽裝下去,以免被更強大的捕食者發現。

    那雌猴顯然是大驚失色,掙扎著發出一聲聲尖的利的嚎叫聲,吱咋叫著想掙脫出來,只是它的掙扎顯然是徒勞的,那枯木蛇有力的身軀迅速而堅決的一圈圈盤旋著將它越捆越緊,並且還在不斷的收緊。

    這是一條強壯的雌性枯木蛇,相對於那些雄性的個體而言,它的體形更加的龐大而富有攻擊性。有一種說法,枯木蛇在每年一次的交配後會有一定的機率將雄蛇吞吃下肚,這是一種極其獨特的習慣,在張易陽的印象中,在地球上,是有一種蜘蛛有著類似的習性。

    撲通一聲,枯木蛇纏繞著雌候所形成的「蛇球」,落到了樹下的矮草叢中,又是一陣激烈的掙動。

    此時,餘下的深淵羽猴紛紛受驚般的尖叫了起來,忙也跟著爬下了樹,圍在枯木蛇周圍不斷的發出尖利的叫聲,手舞足蹈的試圖要把它們的同伴解救出來。只是,源於本能的恐懼顯然也讓他們並不敢太過於靠近枯木蛇。

    枯木蛇此時將蛇頭高高的揚起,一雙冰冷的碧綠眸子警惕的盯著四周的羽猴,它盯向哪裡,那個方向的羽猴便下意識的後退幾步,直到它轉過頭去,又匆匆的躥了上去,虛張聲勢的大叫著。那只公猴更是從地上撿起一些石塊之類的物事用力猛砸過去,其餘的羽猴一見,立即有樣學樣,紛紛抓起物事砸了過去。只是面對身軀如同鋼筋一般堅韌的枯木蛇,這種攻擊能起到多大的效果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雙方糾纏不休的時候,躲藏在草叢中的張易陽動了,他悄悄的爬出草叢,從側面繞了過去,繞到距離枯木蛇不遠處的一株大樹下,樹身十分粗糙,也非常的粗大,足夠遮擋住張易陽的身體綽綽有餘,張易陽從背向著枯木蛇的那一側,輕手輕腳的爬了上去。

    他所在的這個位置距離正在爭鬥的雙方非常的接近,如果是平時,恐怕以深淵生物的敏銳感知能力,他將有很大的可能性會被發現,而此時的情況便不同了,枯木蛇正一心一意的捕獲它的獵物,而那些羽猴們則只想將它們的同伴救出來,雙方都沒有注意到張易陽的行動。

    很快,他便爬到了一個較高的位置,從這裡向下看,已經不太能看清樹下的動靜了,橫亙著的各類植物層層疊疊的遮擋住了張易陽的視線。

    張易陽又向上爬了一段距離,在一叢生長在樹身上的有些類似蕨類植物的植物旁停了下來。

    這是一叢很茂盛的植物,平平無奇的生長在那兒,就和它的許多同類一樣,付著在粗大的樹幹上。

    張易陽再一次小心的向四周探看了一次,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危險存在,他伸手撥開了面前的那一叢植物,一個大約碗口大小的樹洞露了出來,張易陽頓時喜笑顏開,這個洞穴大約只有他的脖子粗細,以他的個頭,是無論如何也鑽不進去的,不過張易陽的目的倒也不是鑽進洞裡去,他伸出手去,將整個肩膀都探進洞去摸索了一下,半晌,他黝黑的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來。

    只見他從背後摘下了一個做工粗陋異常的「麻袋」,這種用一塊類似地球上粽櫚樹的狀的植物表皮製作的麻袋,用兩條籐蔓拴著,背在背上,這是張易陽降臨到這個世界後的第一件手工作品。

    雖然花費了他好大一番努力,不過顯然結果只能說是差強人意,勉強可以使用而已,並且還不能承受太過巨大的重量,因為這種「麻袋」有個很不好的缺點——由於材質和製作工藝的問題,在承受太大的重量時,麻袋會發生解體……

    張易陽將麻袋口的籐蔓製作的活結小心的鬆開了一些,將麻袋張開了一個不大的口子,緊接著,他又將手伸入那樹洞中去,略做摸索,便又拿了出來,手心裡赫然多了一件物事——那是一枚圓滾滾的蛋。

    蛋上佈滿了褐色的斑紋,大約只有普通雞蛋的二分之一大小,張易陽一刻不停的將那蛋放進了手中的麻袋中去,緊接著又將手伸入了洞中……

    在重複了二十來次同樣的動作後,終於在又一陣摸索後,張易陽再沒有摸到什麼東西。

    嗯……一共是二十三枚蛇蛋……張易陽低頭看了看已經變的沉掂掂的的麻袋,禁不住咧了咧嘴,一隻尖銳的虎牙隱藏不住的露了出來。

    還算走運……這些東西足夠吃上幾天的了。張易陽心道,手上卻是絲毫不敢怠慢,一面警惕的觀察著四周的動靜,一面小心的將麻袋口重新紮緊,不放心的試了試袋口的籐蔓強度後,才將它背回了背上。

    這個洞穴是他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在遠處發現的,當時那條枯木蛇正從裡面緩慢的爬行出來,如果不是一隻倒霉的晰蜴成了它的小點心,恐怕正在不遠處尋找食物的張易陽也不會注意這裡的動靜。

    而這個季節正是巧是枯木蛇和這片森林中絕大多數生物繁殖的季節,張易陽一眼便認出了這是一條雌蛇,枯木蛇是一種有著護蛋傳統的生物,除了捕獵外,他們不會離開巢穴太遠的地方。那麼,在這個季節,伴隨雌蛇的,通常都會有一窩蛇蛋。

    於是,他準備等一個機會,現在,他成功了。

    樹下的爭鬥依然在繼續,不過聽聲音,那些深淵羽猴的叫囂已經不再那麼熱烈了,張易陽知道,自己必須加快速度了。

    他順著原路小心的爬了回去,好在枯木蛇的蛋外殼非常的堅硬,些許顛簸並不能使其破碎,不然的話,恐怕張易陽也無法將這麼多的蛇蛋完整的帶走。

    樹下,枯木蛇依舊被羽猴們不遠不近的包圍著,只是此時那只被它緊緊纏住的雌猴已經基本上不再掙扎了,偶而間歇性的痙攣一下。再過一會兒,羽猴們在意識到已經沒有解救必要的時候,他們就會自動離開這裡,這場對峙已經到了尾聲。

    張易陽背著那袋子蛋,警惕而迅速的伏低身子在林間飛躥,這也是托了這個身體和頭腦中遺留下來的本能的福,若是以前的張易陽來到這裡,雖說也是身手矯健,但絕對是得一腳深一腳淺走的夠嗆。

    約摸十來分鐘後,張易陽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雖然這片森林很大,看起來似乎是無窮無盡,但其實對於張易陽而言,他卻只能在這片森林中的一小塊地方活動,而這裡,是它的領地。

    就和地球上的許多生物一樣,深淵中的許多生物都有著非常強的領地觀念,除了一些群居和習慣遊蕩的物種以外,這裡的大部分生物都有著固定的活動範圍,他們通常也會使用糞便,氣味,或者一些別的什麼東西標注出自己的活動範圍。

    而惡魔類生物更是如此,當然,所謂的領地觀念只在同等階級的惡魔生物之間,主要的原因還是食物的爭奪,而在不同等級的生物之間是不存在領地觀念的,他們之間有的只是互相統屬或者捕食的關係。

    張易陽的活動範圍是一個略有些盆地狀的地帶,不大也不小,大約有些正方形的樣子。張易陽試過,從南到北大約要勻速的走12~13個小時左右的路程,當然,現在他頭腦中以前的記憶還有些模糊和混亂,所以對於自己的這片領地他也只是能做到粗略的瞭解。

    張易陽小心的注意著四周的情況,他現在的位置,大概是位於他的領地的領地的中心,偏西北,他小心的注意著四周的動靜,很好,很安靜,並沒有什麼別的生物存在。而四周的空氣中除了深淵特有的那種略帶硫磺味的極其稀薄的空氣外,再沒有什麼別的氣味。
  • 3評分人數

  • +2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whomi321 +1 感覺可以寫到一千章以上的故事架構,結尾有些可惜。
avatar   sex23456 +20 低調推
avatar   ms0688947 +1 寫得不錯,但近乎太監的結尾很可惜。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