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執法者 作者:幽靈大士 ( 全文完 )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27315 172 11
執法者 作者:幽靈大士 ( 全文完 )
執法者 第一集 作者:幽靈大士

第一章 五中時期的阿達



  這裡……不是地球,不過,和地球很像,真的很像。

  再說一次,這裡不是地球,只是很像,我是說真的。

  高雄市。 (哎……………不要亂想,這裡不是地球,記的吧。)

  五中。

  學校仁愛樓頂樓。

  已經吃完中餐的阿達趴在圍牆鐵絲網邊的水泥檯子旁,由上而下看著大樓前面的操場邊籃球場上三三兩兩的聚集著一些人,其中有些是阿達認識的,有些阿達根本沒看過,但是看著那些人奇特的服裝以及頭髮長度,有些人明顯的不是本校的學生,阿達大約看了一下,站的坐的隨便算算起碼70幾個。

  一群社會上未來的綁架犯、搶匪、毒販、槍擊要犯、黑道大哥以及炮灰A到炮灰Z等等,全部聚在操場邊的籃球場上。

  籃球場上,除了他們這一些明顯不是什麼好東西的傢伙,學校內根本沒有哪個笨蛋會去接近那裡。

  兩年前剛進高中時阿達就知道在這個所謂「五中」的高中裡面有所謂的學校幫派問題,校方對於校園裡流氓學生成幫結派根本毫無對策,每天學生在校內外打架鬧事,進出警察局更是家常便飯,幾乎每個老師都有到警察局去保學生的經驗。

  學校最後乾脆是視而不見,美其名「無為而治」。阿達想,應該是「無法而治」吧,這所學校裡問題學生的問題大概只有傳說中的鬼炯老師才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不過鬼炯老師他遠在日本解決更為複雜的問題,要聘請他來台灣執教大概只有等下輩子了。

  那些平常屌的要死的狗屁教官看見一般的學生時威嚴十足,那個樣子就像出身武林名門正派的弟子被派駐下來維護武林和平一樣的正義凜然,只要看到乖乖牌學生就像看見剛加入魔門邪派而且武功低下的小囉囉,義正嚴辭的訓斥一番,然後再輕鬆放行以顯示自己寬宏大量的氣度。

  不過當看到那些在校內外惹事生非的流氓學生時,就會突然變成傳說中的無恥政客,對著那些耍著白癡只會用肌肉思考的混蛋露出如初戀般的噁心笑容。

  變身速度比弗力札還快。

  去年本來有一個新來的教官不知道叫曾輝煌還是叫曾煌輝的,還是個陸軍中校,肩膀上兩顆梅花,全身制服一條線一條線燙的好直,好像是量過一樣的鼻挺,腳下的皮鞋擦的幾乎像鏡子一樣光閃明亮,頭髮修剪的像是陸戰隊隊員一樣,短短的看起來非常有精神,以前在部隊裡肯定是營長還是旅長級的「長官」,就是出入營區都有司機傳令兵的那一種。

  曾教官才剛來報到就擺起正義教官的威嚴,每天早七點一到就守在校門口,指揮著高三的糾察隊把一些服裝儀容不整、染髮、還有偷騎機車上課的學生通通登記下來,然後記了幾支警告貼在佈告欄上。

  另外在期中考考試巡堂又抓到幾個作弊的傢伙,也是當天下午就在公佈欄上貼出了他們的大過單。手段雷厲風行、作風剽悍,許多學校的老師或是學生看到他都對他是滿口稱讚,而曾教官自然是更加受到鼓勵,再接再厲,連連在校務會議上提出重整校內秩序的變革方案,表明要在一年之內讓五中改頭換面,成為超過雄中的第一流高中,他提出改革方案的文案幾乎比電話簿還厚。

  阿達當時還認為他這個「兩顆梅花」蠻帶種的,畢竟是待過國軍部隊的真正中華民國軍人,飽受磨練,人生經驗老到,是個一生都在實施「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這種口號的鐵血漢子,不是這些連槍都沒摸過的高中小毛頭可以惹的。

  不過他只來學校不到一個學期,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沒消息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所以說啊,人還是要識時務一點,不是有人說「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嗎?

  (是不是孔子…還是蔣公說的啊………?算了,管他是誰說的,只要每天平安一點,是柯賜海說的也可以。)

  阿達是一個很普通而且很識相的高中二年級學生,在這個名聲不怎麼樣的高中裡,他心裡知道如果想要在這個流氓學校中順利平安畢業的話,他一定要想辦法找一位有力的靠山,而這個被他慧眼相中的靠山就是現任三年級的老大,劉邦。

  綽號「濟公」的劉邦在五中裡面算是赫赫有名的狠角色,附近的國高中生很少有不知道這號人物的,當然,他也是讓學校十分頭痛的人物,每天惹事生非以至於根本沒有老師願意當他的導師,後來只好由倒楣的訓導主任暫代。

  劉邦很喜歡打架,也很會打架,雖然他才高三,但是以他180公分以上的身高加上85公斤的體重再加上超過十年的打架經驗,(沒錯,就是十年,據說劉邦還在幼稚園的時候就已經懂得用勒索和恐嚇同學來支付他每日的開銷。)超強經驗值的累積讓他在進入五中之後迅速的得到當年三年級的老大「大標」的賞識,在「大標」畢業後就把老大的位子傳給了他。

  聽說當時另外一個學長叫什麼「黑狗」還是「灰狗」的對於「大標」這個決定還很不爽。在「大標」畢業典禮那天向劉邦提出單挑挑戰,拳頭硬的當老大對這些腦袋像老鼠一樣大的人來說是永遠不變的真理。

  後來「濟公」只花了三分鐘就把那個不知道是「黑狗」還是「灰狗」的煮成狗肉湯。

  那個學長在高雄榮總好像一直住到學期末,後來也就一直再也沒有來學校了。

  很多人心裡面也都知道,劉邦如果不是仗著他的乾爹在黑道大幫派中的組長背景,劉邦鐵定會被超過一百名以上的流氓追殺。

  這也因此造成他非常囂張的個性,幾乎和台灣霹靂火裡面的劉文聰有的比。

  但是,現在沒人會去惹他倒是真的。

  如果光看劉邦他的外表,根本沒有人會認為他的年紀只有18歲,常常帶滿血絲的雙眼流露出一股「你信不信我砍了你」的狠勁,有黃秋生在「人肉叉燒包」中的超殺眼神,令人不寒而慄。

  上個月阿達剛好混到已經可以跟著出去談判的資歷。

  下課後隨著劉邦他們十幾個人去柴山,去見識見識劉邦和六中的新老大「水鬼」談判。

  那根本不是談判,因為他們帶了一大堆的木刀球棒、狼牙棒、蝴蝶刀、藍波刀,阿達還被分發到一付雙截棍。

  據說是已經畢業兩年的學長「大頭」所留下來的,有著鬼神莫測的功能。

  不過,阿達在連續敲到自己的頭三次之後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付雙截棍的前任主人綽號叫「大頭」,還有發給他雙截棍的那個傢伙嘴角莫測高深的笑容。

  才一到現場,連一句場面話都還沒開始說,劉邦手高舉木刀狂喊著就衝了過去。

  那是阿達第一次看見劉邦打架,自從看完那次的場面之後他就下定決心在劉邦畢業之前千萬不要惹到他,不,連畢業後也不要去惹他。

  阿達認為劉邦天生就是混黑道的料,他的狠勁、卑鄙以及超級無恥連「稻江高中的桌球社」社員也有所不及,如果給他幾年的時間,搞不好可以混出個「十大槍擊要犯」之類的名堂。

  阿達心想著,如果有那一天,天啊,那時我可就風光了,還可以對朋友吹噓一下當年我高中時和那個「濟公」劉邦可是一起混的。

  對,就是那個只人單槍衝進黑道辦公大樓,幹掉黑道大哥XXX以及綁架企業少東XXX,態度從容勒索五千萬然後在重重警力下逃脫的那一個劉邦。

  超屌。

  想著想著,嘴角不禁微微笑了起來。

  「阿達,去不去?」身旁突然出現一個聲音。

  不用往旁邊看,能無聲無息的接近他,加上那個叫「阿達」的海口音,宋達就知道聲音的主人是他的死黨賴育昆,胖昆。

  「珍奶便當魔人 胖昆」。

  五中最新出爐排行,大胃王排行版排行第一,「擁有無底洞胃的魔人」,胖昆。

  兩周前的比賽,胖昆在十五分鐘內,臉不紅氣不喘的幹掉六個阿忠便當,八杯藍天鵝超大珍奶,不要說五中,放眼南部七縣市也沒有人是他一回合之將。

  「靠,濟公是要去攻打六中是不是?」阿達疑惑的看著前面操場東邊角落的一群人,起碼七十幾個,裡面有很多是他認識的「大角」。

  那個坐在單槓上的傢伙不就是那個超級變態縱火狂的「大東」,去年畢業典禮後一天,他在學校放了一把火,把一棟教學大樓當成祭品,燒給他沒緣讀高中的弟弟。

  問題是他弟弟還活著,只是沒考上高中罷了。

  判決不知道確定沒,不過他現在應該還在高監服刑啊?

  「瘋猴」也來了………,前幾天不是聽「鹵蛋」說他在台中跟著他叔叔在做偷竊進口車汽車音響的無本生意,怎麼有空回來?嗯,今天回家要老爸和舅舅把他們的車子鎖在車庫,盡量不要開出去,不小心變成他的業績。

  還有五中三大神經病之一「打不完的手槍」劉文東也來了,他的病好了哦??

  媽的,他的怪癖不知道好了沒?一天到晚找人幫他打手槍,干!死變態。

  哪一家精神病院這麼利害治好了他……靠…………搞不好是逃出來的……?………干,連「打不死的駱駝」陳龍都來了,他不是還在台北的海線聯盟忠義堂當實習幹部的第二秘書嗎?今天該不會是回來招生的吧!

  其他人平時也都難得來學校一次,但是只要這些人出現就一定有事。

  一般的學生老師教官看到他們是有多遠就躲多遠,比起前幾年的SARS還令人恐慌。

  以前每次幹架了不起也是出現十幾個人,今天是吃錯藥了是不是?

  加入這個學校幫派也一年多了,從來也沒看過他們那麼多的人聚在一起,而且每個人的手上、摩托車上、還有樹下放的那一些用報紙包起來的東西,阿達一看就知道那是一大堆的球棒和西瓜刀狼牙棒之類的談判工具。

  看著那些刀械數量還有人數,阿達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氣。是濟公的馬子被強姦了?還是他在學校外搞的賭場被人砸了!這可是少有的大陣仗,可以媲美上次警方在大寮抓張錫銘的專案了。

  「胖昆,你知道濟公要幹嘛?怎麼會找那麼多狠角色回來?」

  「聽」大懶「說要去柴山,就是上次我們跟去的那裡,不過,我沒聽說和六中有關,身為鐵血幫最外圍的我們,是無法知道幫務的。」胖昆誇張的揮動著他肥胖卻又無比白皙的雙手,擺出一個自以為很帥的姿勢說著。

  看著他的賤樣,要不是阿達知道自己打不過他,還真想給他嘗嘗阿達正義鐵拳 奧義十三連發。

  阿達對於這個損友的賤樣始終無法適應。

  「要不要偷偷跟去看看?」阿達從學校仁愛樓的頂樓看著濟公好像在交代著事情,遠遠看去,操場上一股殺氣沖天。

  阿達全身上下唯一值得他自豪的大概只有他的視力,由頂樓看去,阿達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濟公的表情,不過,他從來沒看過濟公的表情是如此得……憤怒。從來都沒有過。

  …………………

  躲在小土丘的後面,阿達和胖昆目瞪口呆,兩個人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一年多前剛加入「鐵血幫」的他們,剛開始時看見二年級的突擊隊隊長「櫻木」為了談判而打架時還會緊張,不過久了阿達和胖昆的膽子也慢慢的磨了出來,比較不會為了看見打架而大驚小怪了。

  本來嘛,打架打架,你給我一個右勾拳,我還你一記左手拐,我再給你一個頭錘,我再踢你的下陰,我再來個猛虎偷心降龍不悔升龍拳打的去你媽的王八蛋腦震盪流血尿這也沒啥希奇。

  每次打著打著總有人受傷,最嚴重的一次也就是二年三班的「大雕」骨折腦震盪內傷吐血尿血便血,加上不知道會持續多久的失憶,還有不明原因遺精和夢遊。

  接下來「大雕」那個倒楣鬼住在高雄榮總時被繃帶包的像剛出土又被換裝過的埃及木乃伊,阿達聽說是因為只要他一夢遊就會在護士站上的櫃檯小便,惹的護士集體抓狂才故意包他個十幾二十層紗布,硬是讓他的體重多了好幾公斤。

  全身能畫的部位都被探病的同學畫上長短不一形狀不定的超畸形男性性器官以及一整套古墓派素女經三十三式彩色手繪版。

  真難為那個作畫的同學,要在夾縫中劃出那一身的曠世巨作,真不愧是擁有「五中」魂的男子漢。

  阿達從這個角度看去,他發現,現場又陸陸續續來了三十幾個,現場已經超過一百多個人了,不過就是都三三兩兩的散開,好像在討論著什麼。

  阿達可以肯定,至少有七個人的身上有槍。

  他親眼的看到劉邦把一把好像是電影裡發哥拿的黑星手槍上膛,然後藏在褲子後面再用大衣掩蓋著,臉上還露出猙獰的笑容。

  穿著類似風衣的人有七個,但是每個人藏槍的地方都不同,有這麼一兩個藏在前面,看起來像是有兩根LP在前面晃。

  不知道對方是哪一個學校的,有多少人,多少武器,怎麼會讓劉邦他們一付如臨大敵的樣子,不僅擺出這麼大的陣仗而且還找來「社會人士」。

  一般來說,學生之間的談判幹架很少會扯到「社會人士」,因為那會帶來非常大的連鎖反應,而一般的「社會人士」也不喜歡牽扯入學生之間的「小」事情。

  小朋友打打鬧鬧不太能引起「社會人士」的關心。

  「胖昆,你覺得會是什麼事?」阿達轉過頭去看著嘴吧還張的大大的,表情像個白癡的胖昆。

  「我想應該是跟一個人有關。」胖昆突然用堅定的語氣說,那種自信的神情好像剛剛收到神的E.MAIL.

  「我靠,你怎麼知道?」話才一說完,阿達回頭就看到了他。

  一百多人前面十五公尺處不知道何時來了一個人。

  阿達從轉頭說話到回頭看向劉邦他們大概不會超過十五秒,那個人就出現了。

  和劉邦媲美的身高,肌肉人,亂髮披肩,上半身穿著草綠裝而下半身穿著奇怪紋路的草綠褲和軍用的戰鬥靴,身上沒帶任何明顯武器,靜靜的站在劉邦他們一百多人面前,阿達看不到他的表情。

  連劉邦在內的一百多個人沒有一個人看到他是如何出現在他們面前,只覺得好像突然有一陣微風吹來,然後他就出現了。

  「濟公,你說的是不是他?」說話的人是已經畢業八年的學長「恐龍」,在場的人以他的輩分最高,所以他第一個開口問劉邦。

  劉邦好像沒聽到「恐龍」的問話,只是用兩隻充滿著血絲的雙眼惡狠狠的瞪著前面這個看來充滿神秘感的男子。

  「恐龍」自然是從手下的口中認識劉邦的,他知道這個學弟的狠勁,也瞭解他的實力,以前兩人只聽過對方的名字,也沒什麼機會接觸,本來他上個禮拜接到劉邦電話時認為只是小事,加上最近又因為要加入天地盟龍組的事忙了好一陣子,也沒放在心上,可是昨天劉邦又撥了電話給他請他一定要到。

  「恐龍」到了這裡,還以為劉邦是要集結人手去砸了六中,不然怎麼會一找就找了一百多人,而且他還看到劉邦身上帶了兩把槍和一把藍波刀。

  「恐龍」花了十分鐘才搞懂,劉邦的小弟被打傷了四十三個,每一個都是右手腕嚴重脫臼、左腳複雜性骨折,現在都還在住院,據那些小弟說,是同一個人分三天干的。

  劉邦氣到抓狂,在市區裡布下天羅地網想要找出這個人,可是,找了十天,對方卻好像人間蒸發一樣,直到昨天在他們學校的老巢,也就是廢棄大樓的地下室,劉邦專用的桌子正中被人用不知道什麼東西刻出一封信來,信中註明要劉邦在今天帶著所有人到這裡集體下跪宣示效忠那個兇手。

  抓狂的劉邦當場就拿出棒球棒把那張桌子給砸成碎塊。

  回復冷靜之後劉邦就開始招集人手,他發誓一定要給對方一個「一年」。

  所謂的「一年」,內行人都知道,就是要讓對方足足住院住一年,絕對不會少於一年,如果多了,算是贈送。如果少了,下手的人會很失面子。

  劉邦能當上老大絕對不是單單只靠幹架得來的,他非常的有眼光,他可以一眼的看出敵人大約的戰鬥能力進而調整自己的進攻策略,這種能力很容易讓他得到勝利。

  不過,看著前面這個長的好像是偶像劇演員F4那一類的帥傢伙,劉邦實在也不能肯定到底是不是他。

  畢竟和想像中的敵人差距太大。

  還在考慮如何開口的劉邦突然覺得頭頂傳來一陣劇烈而且椎心透骨的巨痛由頭部直傳腳底,然後全身的力氣好像再一瞬間就完全離他而去一樣,劉邦就好似一坨被扔到牆上的爛泥巴一樣的軟了下去。

  阿達只看到那個突然出現的人先是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劉邦他們前面約十五公尺的地方,然後那個人右腳才往前跨出一步就突然來到了劉邦的面前,右手慢慢的一伸,輕輕搭在劉邦的頭頂,奇怪的是劉邦居然連閃都不閃,阿達看到劉邦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在一瞬間噴出一團血霧,靠,好遠。

  劉邦嘴裡所有的牙齒在第一個時間內就全部被清場,然後是劉邦的腦袋好像被大鐵錘打到了一樣,往下凹去起碼五公分。接下來那個兇手用雙手輕輕的搭載幾乎喪失意識的劉邦肩上,然後猛然下壓,只見劉邦的脊椎以及四肢呈現不規則的幾何形和地面平貼在一起,從阿達的角度看去,像極了地面上多了一張貼紙,人肉貼紙。

  這前後只花了他四秒鐘。

  阿達和胖昆趴的位置力那裡有一小段距離,所以兩個人都沒有聽到劉邦全身骨頭碎裂的聲音,但是在阿達的角度看去,阿達可以看到劉邦的表情和眼神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變的很奇怪。像是很痛苦,又像是想求饒,也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平常驕傲強壯無比的身體在這個時候怎麼和紙一樣的脆弱。

  阿達和胖昆全身僵硬的趴在四十公尺外的土丘上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開始「屠殺」。

  事後阿達和胖昆談起這件事時一致同意用「屠殺」這個名詞來形容那次的1023事件。

  1023事件是後來警方成立專案時用的專案名。

  當天現場,除了嚇呆的阿達和胖昆以外的121人,都是被甘蔗園主人叫來的救護車分別送往市內及市郊8間教學或區域醫院的急診室裡急救。

  沒有人輕傷,全部都是重傷,甚至有18個人過了三個月都還沒有醒過來,包括劉邦。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