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混在女警公寓 作者:圖窮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6426 310 26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09-4-28 02:52 編輯

【001】瘋狂保時捷1

九月的寧南,驕陽似火。

    花園小區物業管理員李德生站在32號樓405的門前,有氣無力的叩著門。他的身後萉菧菗蒯,樆榪榼榮站著一個中年眼鏡男,滿臉的嚴肅愻慪慛慖,嫕嫳嫬嫙就差在腦門上寫著政府兩個字。

    “阿楚,阿楚嘉嗼嘌嘀,說谽豨豪快開門,知道你在家睡覺。”

    “還叫不叫人活了鉹銂鉾銎,僓僪僤僮大清早的……”405的門被拉開一條縫,易楚打著哈欠探出了腦袋,滿臉的不樂意。在花園小區住了兩年,他和李德生經常一起喝酒扯淡,關系相當的不錯。

    “還大清早啊,都他媽的十點多了……”李德生身高馬大,滿臉的橫肉,站在門外探頭探腦,龐大的身身軀不僅堵住了門口,也掩住了身後的眼鏡男。“磨磨蹭蹭的,裡面藏了誰家的花姑娘啊?讓我瞧瞧……”

    “花姑娘沒有,五姑娘倒是有兩個……”易楚笑著,伸手將李德生碩大的腦袋推了回去。眼光轉時,卻瞧見了李德生身後的中年人,心中就有些奇怪,問道︰“又來收管理費啊,不是上月才交的嗎?”

    “哥哥我改行了,不收費,只收房。”受了易楚的傳染,李德生也打了個哈欠,打了一宿的麻將,讓他有些精神不振。

    “收房?”易楚繼續打著哈欠︰“收什麼房?”

    易楚是一個租客,身後的兩室一廳雖是私房,卻並不屬於自己。房主姓段,六十來歲一個的老頭,在寧南市某局任處長。這套房由物業公司代為租售,簽的是三年的合同。易楚心中就有些奇怪,租房合同上雖然也有物業公司的大印,但房主是段老頭,物業公司最多算個中介,又憑什麼收房?另外,租房合同沒到期之前,即便是段老頭也無權收房,除非他肯付出合同上注明的賠償金。

    “不是我們物業收房……”李德生讓出身後的中年人,一撇嘴說︰“看見沒,這位是‘政府’來的同志,是他們要收房,我們這塊只是配合工作而已。”

    中年人笑得很矜持很職業,一推鼻梁上的眼鏡,簡明扼要的說出來意。

    簡而言之,易楚租住的這套房子其實是一套髒款房。姓段的老頭在職期間,有受賄、索賄行為,是一條隱藏很深的蛀蟲。用中年男的話來說,法網恢恢,天不藏奸,短老頭臨退休前終於被正義的警察叔叔揪了出來……這一番話,眼鏡男說的很是熟練,想來不是第一次干這種活。幾分鐘後,他拍著易楚的肩膀說了句理解萬歲,便施施然的消失在樓梯口。

    “我靠,這他媽什麼鳥事啊?”易楚半天才反應過來。

    “霉事年年有,今天輪你家……”李德生笑嘻嘻的遞過一只香煙︰“別說哥哥我不照顧你,按照合同,在這種情況下,賠償金肯定是沒指望了,但剩下的租金理應由我們物業公司退賠。剛才我和老金打了招呼,讓他從上個月開始算。”

    “老金什麼時候聽你的了?”易楚撇了撇嘴,又問︰“說正經的,小區裡有沒有其他的空房?”

    “還有個屁啊,早住滿了,而且外面的房源也很緊張。”李德生遞上打火機,繼續說道︰“不過你也別急,小區的A4樓那邊有人尋求合租,雖然單套租金比這邊要貴很多,但畢竟是合租。我幫你算了算,每月只要多付一百就可以。而且你也知道,A4那邊的環境要比這邊好很多,家具是現成的,裝修也不錯。就是面積小很多,但是隔音效果不錯,只要關上門,基本上和你現在的環境沒什麼區別,隨便你怎麼胡鬧都行。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聯系,大概下午就會有消息。”

    “無所謂大小,有一個封閉的單間就行,反正這兩室一廳我住著也是浪費……”

    易楚屬於那種隨遇而安的人,除了覺得搬家稍稍麻煩了點,心情並沒有任何的起伏。等李德生走後,他打著呵欠回到了臥室。心想搬就搬吧,換個地方也不錯。再看了看空蕩的房間,除了幾件衣服和一台電腦,好像也沒什麼可收拾的。於是便決定,趁著肚子還不餓,先睡個回籠覺再說。

    易楚最大的特點就是能睡,任何時間、地點,只要他願意,都能將自己睡成一條人事不省的豬。只是這一次剛閉上眼楮,就被手機鈴聲吵醒。他摸起毯子蓋住了手機,天大地大,睡覺最大。對於一個沒有女友的單身漢來說,沒有什麼電話是必須要接聽的。不會有人纏著自己要鮮花、巧克力,也不用費心的去準備燭光晚餐,更不用陪誰去整天的逛街,孑然一身,樂得自在。

    一遍,兩遍,三遍……手機卻一直在固執的響著。

    “小姑奶奶,你就不能放過我嗎?”易楚嘆了口氣,頂不住固執的鈴聲,無奈的掀開了毯子。

    用不著看號碼,他知道打電話的人肯定是喬丹那丫頭。在這個世界上,能有如此耐心打自己電話的人,除了喬丹之外,他實在想不出第二個人。

    不過,他仍是有些奇怪,一般情況下,喬大小姐更喜歡用短信進行聯系,很少直接打電話。一條接一條的短信,不分晝夜,完全隨她的心情。不開心的時候,她會很小資,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語,讓人摸不著頭腦,卻總能看出一些淡淡的憂傷。

    不過喬丹大多數時候都是開心的,可這對易楚來說,實在要命,因為開心的喬丹是個十足的魔鬼。

    這個時候的喬丹變得極富殺傷力,發來的短信也總是充滿了挑逗和誘惑。比如,她會裝著很無知的樣子請教易楚︰死鬼,死鬼,亞滅爹是什麼意思啊?又或是不懷好意問上一句,親愛的,昨晚有沒有找五姑娘……

    喬丹和易楚是同學,P大新聞系畢業,比易楚早進學校一年,算是易楚的學姐。畢業後,先是在本市的衛視台做記者,兩個月後就升級為節目主持人,領餃一檔訪談類的節目。因為其睿智和美艷,在寧南市甚至整個南方地區都頗有名氣,擁有著眾多的粉絲。就這一點而言,同是P大的畢業生,易楚卻早早的淪為了無業游民,這也是很多人想不明白的地方。說起來,P大是國內最負盛名的高等學府之一,每年的畢業生有一半會被各大企業和機構預定。剩下的一半,只要稍稍努力,起碼也能找到一個白領的工作。

    易楚按下了通話鍵,卻並沒有開口說話,在大多數情況下,他更喜歡做一個傾聽者。

    很奇怪,電話接通後,卻並沒有傳出喬丹的聲音。

    喬丹的聲音帶著一股淡淡的慵懶,極富磁性,往常這個時候,她肯定會用膩死人不償命的聲音問易楚,死鬼,有沒有想我?

    電話壞了?

    似乎不像……話筒裡分明有悉悉索索的聲響傳出,好像某種東西正在送話器上輕輕的摩擦著。易楚正奇怪時,一個嘶啞的男聲忽然從話筒裡傳出,聲音急促而又狂暴,時斷時續,和送話器隔著相當長的一段距離。

    “姓洪的,看見這些雷管和炸藥吧?告訴你,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炸翻了這棟樓,讓整個電視台的人統統給你陪葬!”

    “張……科長,有話好好說,你……你這又是何必呢……”電話裡又傳來另一個男聲,極度惶恐的聲音接近與哭泣。與此同時,一些慌亂的尖叫聲和桌椅的翻倒聲也隱約傳來。

    幾乎在聲音傳出的同時,易楚翻身站起。他不是個傻子,當然能猜出電話的另一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太多考慮的時間,他飛快的從抽屜裡翻出很少用的耳機,一只手將它接駁到手機上,又用另一只手給自己套上T恤和褲子。同時,他並沒有忘記按下手機的靜音鍵,這樣就能確保這邊的聲音不會傳到電話的另一端。

    雙手並用,各不相干,卻又毫無滯頓,他的動作從容而迅捷,帶著一種奇特的韻律。剛才的那些懶散,在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張科長,您冷靜一下,千萬不要做出過激的舉動。您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自己的孩子和老婆考慮一下。您難道就沒有想過,如果您今天真的做出了什麼傻事,她們娘倆又該怎麼辦呢?”電話裡,終於傳來喬丹的聲音,清晰而平靜,沒有絲毫的慌亂。

    “張科長,您現在冷靜下來還來得及。大家都是同事,有什麼事情坐下來談,沒必要用這種激烈的手段。張科長,我可以代表會議室裡所有的同事答應您,只要您放下炸藥,我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真的,張科長,趁著外面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您現在收手還來得及。要是等人了報了警,那……那可就什麼都遲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