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都市言情]

[都市] 深澗流水野花媚作者︰北極鯊魚 ( 連載中 )

line
avatar
41955 116 5
第一章 下鄉當校長
1 3  4  


    一條凹凸不平的碎石山路上,一輛手扶拖拉機正在『突突突』地冒著烈日正艱難前行著,開拖拉機的是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大漢。拖拉機的拖斗上,裝滿了青磚,一個穿著深藍色襯衣,戴著一白色太陽帽,臉皮白淨的年輕人嘴裡叼著一根香煙,耷拉著腦袋,沒精打采地坐在青磚上面。

  拖拉機在山路不斷地上左盤右爬,只把那拖斗裡面滿身大汗年輕人顛簸的臉色更加蒼白。他終於忍不住再次大聲問拖拉機師傅:「胡師傅,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你們的峰花村啊?」胡師傅也高聲回答:「小郎啊,不遠了,翻過這個山頭,就是峰花村了!怎麼,是不是有點難受?這也真難為你了,一個大學生來到我們村裡,這可是盤古開天地,頭一回啊!」

  小郎聽完,搖頭苦笑。他叫郎莫,剛畢業與一所江南某省有名的師範大學。他畢業後,本來是想往大城市裡找一份好一點的工作,不過由於他是學校裡的高材生,應帶個好頭,要積極支持邊遠山區的教育事業。學校的領導於是請求市裡的教育局給他推薦了一項光榮的任務,去一個學校當校長,剛得到消息的他,起初很高興,剛畢業就能當校長,那是多麼大的榮譽。滿口答應了領導的推薦。可當他得知他要去的地方是個竟然是個窮鄉僻壤的山村,而且是當小學校長,他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這哪跟哪?我堂堂一個本科大學的畢業生跑去教小學生?老天!真見鬼!但他也來不及後悔,畢竟要給學校領導一點面子。決定先到村裡的學校混一段時間,順便給自己增加點人生資本,而後再開溜,也不是壞事。

  來到峰花村的上級單位五迷鄉後,一問,通往峰花村有近二十公里,平時只有早上一部小貨車來往與村裡和鄉鎮之間,而那貨車在郎莫到達之前已經開走了,如果要去村裡的話,只能等到明天。郎莫無奈,在去進鄉招待所的路上,正好碰上一拉磚的拖拉機。於是搭著順風車,一搖一擺而來。

  峰花村雖然偏僻,但卻地處江南水鄉,沿途卻是風景迷人,時值八月,路邊林木蔥蔥,野花滿山,清醒的空氣夾雜著淡淡的花香,令他鬱悶的心情略有好轉。經過近兩個小時的顛簸之後,拖拉機奮力爬過了最後一道極陡的山路,甄莫終於看見了他要去的地方:峰花村。遠遠望去,峰花村若隱若現地隱藏於青山綠水之中。郎莫暗道:『還好,峰花村?名字不錯,風景也不錯,就當是來散散心吧!反正自個頂多一年半載,隨便找個理由就要離開的地方。』想到此,他似乎不那麼煩悶了。

  拖拉機在經過連續幾個急轉彎後,終於下了山坡。來到了平路上。路邊,金黃的稻浪如一張張地毯在迎風搖曳,遠處,不少的村民正在烈日下收割稻子。拖拉機猶如一隻甲殼蟲般一搖一擺地開在這巨大的地毯裡面的。十幾分鐘,拖拉機來到了村口,村口前,一條小河正彎彎曲曲地在村前經過,河水清澈見底。河上,架著一座十米長,兩米寬的拱形石橋,當拖拉機慢吞吞的駛過拱橋後,郎莫抬頭一看,只見橋邊有座不大的牌坊,上寫『峰花村』三個筆鋒剛勁的宋體大字。牌坊邊,長著一棵至少需要十個壯漢才能合抱的大榕樹,猶如一把巨傘,遮天蔽日。而在這巨傘裡,滿樹的知了正『熱啊熱』的叫的正歡。快進村的時候,他發現村裡只有幾棟由水泥混凝土蓋成的漂亮小樓,其他的,大多數為一些古老房屋,這些房屋很像晚清時的建築。古樸而又神秘。然而正是在這青山藍天、小橋流水、青磚黛瓦映照之下、卻構成一幅幅恬靜自如、天人合一的美麗鄉村圖。

  峰花村的村街寬闊而乾淨。拖拉機可以很順當的開進村裡。當郎莫到來的時候,正是村民們吃午飯的時間。村民吃飯可不同語城市裡的人中規中矩地坐在飯桌旁進食,他們喜歡坐在自家的門檻上,或者蹲在門口端著一碗飯邊吃邊和鄰居聊天。當拖拉機開進村裡的時候,那熱心的胡師傅沿途逢人就大喊道:「老哥老姐們,快快歡迎我們村來的大學生,他是來我們村當校長的!」他那婆羅嗓子一喊,幾乎滿村都能聽到。

  於是,村裡的老老少少都被胡師傅的聲音吸引住了,於是品頭論足的聲音不停想起:『多帥的小伙子!』『皮膚多白嫩啊,怎麼像個閨女一樣』,『個子挺高的』,『大學生嘛,看人家多斯文!』『就是瘦了點,要加強營養』,『這娃兒,要是做我家的女婿就好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評語,弄得他渾身上下不自在。好不容易熬過這段漫長的艱辛之路,好客的胡師傅終於把他直接送到了學校的門口。

  學校不大,建在一緩長的山坡上,這裡到處都是參天的松樹。學校總共有有三排房子,都為磚瓦結構。看上去還是新建的。其中兩排房子呈直角形,這是教室。每排有三間教室。教室的中央則為一不大黃土操場。在教室的後面那排房子矮了一大半,可能是教師的宿舍。總共有四間房。學校的旁邊,大約下了山坡後一百米的位置,有一口水井。幾個村民正在井邊打水。學校的後面則是一座森林密佈的大山

  在拖拉機的強烈噪音影響下,那最後這排房子其中一個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一個帶著眼睛,頭髮灰白,瘦巴巴,胸口衣袋裡插著一支鋼筆的老者從裡面出來。他一看見郎莫就說道:「是郎莫老師嗎?」郎莫連忙答道:「是的,您是李校長?」「是的是的,不要叫我什麼校長,我,土包子一個,哪能比得上你一個大學生,我們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盼來了個大學生,你來了,我也該退位的時候啦。」李校長原名李金,是峰花村的民辦教師,這一幹就是四十年。早就應該退休了,無奈的是這學校總共就有三名教師,還是民辦教師。他退下來了,孩子們怎麼辦?前些年,來了好幾個正規師院畢業的中專生,可是卻如同走馬燈一般,幹不了幾個月就逃之夭夭。如今好不容易又來又來了一個,而且是大學生,老校長心中在暗暗祈禱:菩薩保佑,但願這小伙子能多呆一些時候。

  老校長熱情地把郎莫領進了房間。郎莫的心裡很簡單,一隻大皮箱,一把吉他。房間裡很簡陋,只有一張破舊的辦公桌,桌上擺著一些諸如開水瓶,墨汁,茶缸,作業本,書籍之類的日用品。旁邊還有一張茶几,茶几上放著一台十四寸的老式電視機。茶几邊,有一張籐條製作的舊椅子。外加一張已經鋪好蓆子和枕頭的大木床。如此而已。

  等郎莫看完了房間,老校長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學校的情況:學生大約有一百六十個左右,一到五年級,各位一個班。郎莫來了之後,老校長因為疾病纏身,需要休息。所以學校裡加上郎莫還是三個老師。一個叫王都,本村的年輕人,一另個年紀大些,叫陳大,是鄰村石墨村的人。因為還要過幾天才能開學。他們還沒有過來。等老校長介紹完了一切之後,他緊緊地握住郎莫的手說道:「小郎啊!這裡雖然條件差了些,我們能給你準備的就這些東西了,請別見怪。但孩子們需要高水平的老師。以後就看你的了!我可是很看好你的!」聽完此話,郎莫的心裡不知是啥味道。

  拉著郎莫的手,老校長非要說去村子裡唯一的飯館吃上一頓飯,說是為郎莫接風洗塵,郎莫無奈,只好跟著他往村裡走去。路上,郎莫好奇的問道:「校長,這峰花村位置這麼偏僻,怎麼會有餐館?」老校長笑道:「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來的時候,可曾看見村口前那條河?」「看見了」「這條河,叫玉女河,你別看它小,在它的下游,大約離村子兩公里處,可是寬的很,哪裡有個采沙場,有很多挖沙工人。有一半以上是外地人,他們很多時候,由於伙食不太好,想開開暈,都會跑到我們這裡來吃飯,再加上我們村是個大村,有兩千多號人,平時也要有個休閒喝茶的地方,所以才有了這麼一間小餐館。」「原來如此!」郎莫頻頻點頭。峰花村整個建築呈長條行,村口朝西,村尾朝西。這餐館就在村子的中間。郎莫和老校長沿著村街,走了好一會,才來到這餐館門口。餐館為二層半新青磚小樓。抬頭一看,只見上面寫著』笑雲餐館』四個字。走進裡面,只見餐廳不大,但很乾淨整潔,青石鋪成的地面上擺了七張古銅色四方桌。餐廳的正後面,擺了一張老式暗青色櫃檯。

  櫃檯的旁邊則通往二樓的木製樓梯。在樓梯的頂端,則是用一塊綠色帶花格的方布給遮住。看不清上面的情形。可能中午的客人較少,餐廳裡並沒有什麼來吃飯。老校長挑了一張靠櫃檯的桌子,叫郎莫坐下,然後大叫道:「老闆娘,來客人了!」二樓上,一個清脆甜美的聲音傳了下來:「誰啊!就來!」聲音剛落,就聽得木梯子咚咚咚的聲音響起。

  不一刻,一個穿著綠色花點襯衣,牛仔褲,身材苗條的女子帶著一股淡淡的幽香,來到了郎莫和老校長面前。郎莫抬頭一看,眼前忽然一亮,但見眼前的女子身材高挑,卻凹凸有致,不失豐滿,線條非常的好。一對水靈靈的眼睛始終帶著笑意。紅潤的瓜子臉,雖然沒有化妝,卻顯得豐潤光潔。比起城裡那些刻意打扮的女子不知強了多少倍。一頭瀑布般的秀髮隨意地豎在腦後。更顯得迷人。這女子一看見李金就笑道:「原來是李校長,你可是個大忙人,很少來我這裡,怎麼,今天有時間來我的餐館喝茶?」李金笑道:「老闆娘,我今天是高興,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村學校新來的校長郎莫。」郎莫忙起身道:「老闆娘,初來乍到,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女子一聽好奇道:「狼校長?」老校長一聽忙解釋:他的那個『郎』是朗朗乾坤的郎,不是大灰狼的狼。」女子這才明白,於是笑吟吟地說道:「不用客氣,你們讀書人就是斯文,名字取得也古怪。我叫阿蘭,以後你叫我阿蘭吧!」「這怎麼好意思。」「沒有什麼不好意思,來了就是客人!不要太拘束。」迎著阿蘭那微笑的眼光,郎莫忽然覺得心中莫名一跳。

  「李校長,你們今天要吃什麼菜?」阿蘭問。老校長:「我很少來,你就看著辦吧!」阿蘭:「這樣啊,好的,今天我就給你們抓主意了。」說完,對著餐廳旁一間房間喊道:「戴師傅,來客人了!」房間應聲而開,一個留著大鬍子的中年大胖子,睡眼惺忪的從裡面走了出來。他一看見李金,頓時道:「老校長,稀客,稀客!既然您來了,我得好好地給你露兩手才對!」李金忙站起身和他客套了幾句,而後,大胖子一走三晃地進了餐廳後面的廚房忙乎去了。

  等這戴師傅進去以後,阿蘭也匆匆進入廚房,好像去幫忙。郎莫兩人於是一邊喝著清茶,一邊聊天。郎莫:「現在可是吃飯時間,這裡的生意好像不太好,為什麼?」老校長:「你城裡人有所不知,這段季節可是收割季節,是鄉下人最忙的時候,那些采砂工都回去忙農活去了,這裡自然就沒有什麼生意,這不,連阿蘭請來的幫工小翠也請假回家了,她得自己動手幫忙,我們才有的吃。」「哦,原來是這樣。」

  不用多少功夫,阿蘭把菜端了上來,一道紅燒魚。一盤青筍炒臘肉,一碟小白菜。外加一個西紅柿蛋湯。郎莫從早上就沒有吃什麼東西,問道這陣陣香味,早已忍耐不住,就要動筷子。阿蘭這時說道:「要不要來壺酒,我們自己釀造的米酒。」一聽到酒,郎莫更來勁了,要了一壺,那壺很大,比我們燒開水的茶壺小不了多少。阿蘭拿來了兩個大碗,滿上,郎莫聞了聞,翹拇指道:「香!」說完,和老校長碰了一下杯,然後仰頭一飲而盡!喝完,咂咂嘴巴道:「確實是好酒!」說完,不等阿蘭動手,自己拎起大酒壺,又倒了一碗。

  老校長見狀驚道:「好你個小郎,外表斯斯文文,酒量卻是驚人。不要貪杯!這米酒雖然好喝,但後勁卻很足!」郎莫笑道:「不礙事,就這點酒,還放不到我。」說完暗想:『想當年,我在學校裡的時候,兩斤高度數的白酒放進肚裡都沒事,這點米酒算什麼?』幾碗米酒下肚,那大酒壺一下子就空了一大半。郎莫臉不改色,心不跳。喝了好幾碗酒,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老校長見狀。哭笑不得,怎麼來了個酒鬼校長?阿蘭見狀,微笑不語。畢竟她見得超級酒鬼多了去了。

  誰知,接下來,連阿蘭也瞪圓了眼睛,這郎莫很快就喝完了一壺,然後又要了一壺,就如和白開水般,一碗一碗地不斷地灌下肚,驚得老校長連稱:『武松轉世了!武松轉世了!』直喝完兩壺酒,直到肚子裡實在放不下,他才罷手。其實郎莫心裡很清楚,第一次跟人家吃飯,如此喝酒,肯定失禮,但不知為何,他就是想喝酒,是心裡鬱悶呢,還是這酒確實好喝,他說不清楚。

  這頓飯,足足吃了兩個小時。在結賬的時候,老校長忙著付賬,卻被郎莫一把攔住,死活不肯讓他掏錢。就在這時,阿蘭卻說道:「兩位不要爭了!這頓飯就算我的,好歹村裡來了個大學生,不容易!」郎莫一聽,趕忙要拒絕,阿蘭卻說:『怎麼,大學生,我只不過請你吃了一頓便飯而已,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們這些鄉下人?「一句話,把個郎莫頂了回去。只好作罷。

  吃完飯,兩人向阿蘭告辭。剛出門口,郎莫忽然覺得頭暈眼花,使勁地晃了晃頭暗想:「哇塞,這酒還真是厲害!」老校長見狀,忙問:「小郎,你沒事吧!」他挺了挺胸道:「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嗎?」他可不想丟人現眼。說完,邁著有些虛浮的腳步和老校長朝學校走去。好不容易來到學校,進入自己的房間。他趕忙對老校長說道:「校長,我沒啥事,你回去忙你的吧!」老校長看他說話很清醒,以為他真的沒事,交待了幾句,就離開了學校。

  老校長走後,他再也控制不住,覺得胃裡面翻江倒海似的難受,衝出房間,在外面大吐特吐起來,直吐得天昏地暗,最後,差點連膽汁都吐了出來。扶著門框,來不及收拾自己的行李,一頭倒在那床板上,如死人般的沉沉睡去。

  這一睡就睡到晚上八點鐘,睜開眼,他覺得頭疼得就要炸裂般。渾身無力,似乎連起床的精神都沒有。「媽的!想不到我這從來就沒有醉酒的人,今天竟然如此狼狽!」他罵道。在床上休息了好一陣,他才爬起來,準備找些水喝。剛要站起來,覺得天旋地轉。『咚』的一聲又坐回了床上。這時,門外忽然想起了敲門聲。他一聽,暗道:「難道是老校長,怎麼辦?如果讓他看到我現在這個模樣,肯定會被他笑死,不行,我得裝睡!」想罷,又躺下去。誰知那敲門聲卻不依不饒的猛響著,而且越來越急,無奈,只好搖晃這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郎莫一愣,眼前出現的並不是老校長,而是俏生生的阿蘭!看到郎莫那狼狽的模樣阿蘭笑道:「怎麼樣,逞能了吧!」說完,拎著一個大罈子,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接就進了房間。

  各位書友,本書原名『狼欲校長』。因已經通過簽約申請,但書名還需要改動,所以將『狼欲校長』改為『深澗流水野花媚』!不便之處,請大大們諒解!!也請各位書友放心收藏,閱讀。本書不存在什麼太不太監的問題,而是精彩不精彩的問題,在此,北極鯊魚懇請大家能夠在書評裡對本書多提一些寶貴意見。鯊魚將感激不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