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大宋帝國風雲錄 作者:猛子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150350 513 16
1152840.jpg

第一卷 驚濤裂岸


第一章:今晚殺人
  清晨,大山籠罩在薄薄的霧靄中,片片枯葉在輕風中搖曳低吟,深秋的蕭瑟隨著山林裡若有若無的悲嘯把絲絲淒涼灑遍了大山。

  山巒之巔,一個少年望著慢慢消失在崇山峻嶺中的馬隊,黯然魂傷,忽然,他衝著遠山放聲狂呼,「爹……」

  群山回應,連綿不絕。

  少年眼圈泛紅,淚水在眼眶內慢慢打轉,泫然欲下。

  一個高大健碩的中年人出現在少年身後,他長著一臉濃密的鬍鬚,長髮披散,濃眉下有一雙像鷹一般銳利的眼睛,左頰上有兩道獰猙的傷疤,而整個左臂則蕩然無存。那人伸出右手輕輕搭上少年的肩膀,低聲安慰道,「虎子,不要擔心,你爹很快就會回來。」

  「爹從不讓我離開他的身邊。」虎子兩眼盯著遠方,悲聲說道,「這些年來,每次下山他都要帶著我,為什麼這次不行?是不是山下有什麼危險?女真人和契丹人是不是又在打仗?」

  「山下很安全。」那人的回答非常肯定。

  虎子想到鐵鷹大叔是部落內最強悍的勇士,他說的話不會有錯,心裡的不安漸漸舒緩。

  爹是鐵鷹大叔的救命恩人。當年爹帶著自己從海上逃到遼國的東京道,恰逢遼軍在遼陽府一帶圍剿起義軍。當時鐵鷹大叔就在起義軍裡,他被遼軍砍成重傷丟在路邊,奄奄一息。爹把他救了,他則帶著爹逃進了大山,這樣爹和自己才有了一個棲身之地。這些年,鐵鷹大叔和爹情同兄弟,如果山下有危險,鐵鷹大叔絕不會讓爹一個人去冒險。

  虎子相信了大叔的話,但他和父親相依為命,從沒有和父親分開過,心裡充滿了失落和思念,他變得沉默寡言,鬱鬱不樂,整天坐在山嶺上翹首期盼,等待父親回來。

  日復一日,望眼欲穿,父親卻沒有絲毫的消息,如石沉大海,音訊全無。

  一個月過去了,冬天來了,第一場大雪下下來了,但父親依舊沒有回到大山。

  虎子心急如焚,驚惶不安。鐵鷹也如坐針氈,愁眉不展。整個部落也陷入了恐慌和害怕之中,就在部落首領準備派人出山尋找的時候,第二場大雪撲面而至。大雪封山,山裡的人出不去,山外的人進不來,人們最後一絲希望被皚皚白雪徹底斷絕。

  冬去春來,當枝頭冒出點點嫩綠的時候,鐵鷹帶著虎子匆匆踏上了尋父之路。

  =

  叔侄兩人出山後,直奔和尚溝。

  和尚溝不大,是距離大山最近的市集。兩人到了市集上,急急忙忙找商家詢問,碰到不理不睬的,就低聲下氣地哀求,但令他們失望的是,自始至終沒有找到一絲線索,而且還聽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去年入冬的時候,金遼兩國軍隊在大山附近打了一戰,遼國人打敗了,退到了中京,於是,大山成了金遼兩國的邊界,大山附近的州縣成了兩國交戰的戰場。

  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兩人心頭。馬隊出山的時間和兩國打仗的時間基本吻合,極有可能遭遇不測。

  虎子越想越怕,「大叔,我爹到底去哪了?為什麼和尚溝的人都沒看到他?」

  鐵鷹神情冷肅,沉默不語。和尚溝的這些商賈,包括幾個多年相識的老面孔都說沒看到大哥,只能說明大哥根本沒到和尚溝,他可能直接去了更遠的城鎮。鐵鷹不敢想下去,心如重鉛,「你不要急,我們再問問。以你爹的本事,絕不會有事。」

  天很快黑了下來。叔侄兩人身無分文,只能找個避風的屋角躺下。虎子吃了幾口乾糧,喝了幾口水,倒頭就睡下了。

  鐵鷹半天睡不著,他瞪大眼睛望著天上的星星,心裡一陣陣發寒。在這個兵荒馬亂的年頭,人命如草芥,大哥如果不幸遇到金兵或者遼兵,有可能被殺,如果遇到山裡的土匪或馬賊,也一樣會人財兩失。大哥,你到底去哪了?你還活著嗎?

  一陣寒風襲來,倦意上湧,鐵鷹也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打雷了?他懶得費神,這些天翻山越嶺,人已經疲憊不堪,非常想睡覺,不過他還惦記著身邊的孩子。

  鐵鷹勉強睜開眼睛,看到虎子睡意正酣,鼻子裡還發出輕微的鼾聲。孩子太累了,這時候即使有驚雷在耳邊炸響,他可能都沒反應。孩子沒有受到驚嚇,鐵鷹也就放心了,閉上眼睛又睡了過去。

  突然,一陣鑽心的痛疼直襲腦門,鐵鷹忍不住慘叫一聲,接著猛地睜開了雙眼。他看到了一把刀,一把血淋淋的刀。不待他有所反應,那把刀呼嘯而下,直擊面門。

  =

  「大叔,你醒醒,快醒醒……」

  急促而恐懼的叫聲就像從遙遠的天際傳來,一點點鑽進鐵鷹的腦中,他慢慢恢復了意識,感覺自己的頭顱如同裂開了一般,痛徹入骨,接著他想起來了那把血淋淋的刀。土匪,一定是碰到土匪。孩子怎麼樣了?

  鐵鷹用盡全身力氣睜開眼睛。虎子就坐在自己身邊,披頭散髮,臉色獰猙,眼神雖然悲切但難以掩飾刻骨的仇恨。孩子還活著,還完好無損,這讓鐵鷹吁了一口氣,跟著他的心就像掉進了冰窟一般絕望。

  虎子雙手被捆,自己的獨臂也和身體捆在了一起,一根皮索把兩人相連,而皮索的另外一端繫在了馬背上。那是一匹矯健的戰馬,馬鞍上坐著一位全副武裝的騎士,手裡舉著火把,從騎士的服飾上可以分辨出,那是一個女真人。

  這裡沒有遼兵,和尚溝毗鄰大山也比較偏僻,女真人突然來此只有一個可能,打草谷。這種事自己在義軍的時候也常幹,一看金兵馬背上鼓鼓囊囊的包裹就知道他是來搶劫的。自己當真倒霉透頂,剛一下山就碰到了出來打草谷的金兵,這下全完了。

  鐵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霎時怒從心生,翻身就想跳起來反抗,但他頭上鮮血淋漓,一動之後傷口受到牽扯,痛疼難忍,嘴裡的吼聲隨即變成了悲憤不已的呻吟。劇痛的刺激讓他頭腦突然清醒過來,從遠處傳來的淒厲哭喊和雜亂馬蹄聲讓他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戰。聽得出來,今夜殺到和尚溝打草谷的金兵人數不少,如果反抗,自己性命丟了不說,孩子的性命也很難保住。

  「啪啪啪……」皮鞭的厲嘯聲從天而降,劈頭蓋臉地抽在兩人身上,「走,快走……」金兵凶狠地叫喊著在黑夜裡聽起來格外血腥。

  「大叔,大叔……」虎子看到鐵鷹在皮鞭下痛苦慘嚎,怒不可遏,作勢就想跳起來攻擊金兵,「老子殺了你……」

  鐵鷹大駭,抬腿曲膝,奮力擋住了虎子,「不要找死,先把命保住。」

  出來打草谷的人都是窮凶極惡之徒,你如果反抗,威脅到他的生命,那你的小命也就玩完了,但如果你任其擄掠,他也不會主動傷害你,畢竟他要吃飯,而你能提供口糧,殺了你,他就少了一個擄掠的對象,他沒必要做這種自絕活路的事。鐵鷹熟悉這一行,冷靜下來之後,當然不會自尋死路。

  虎子怒視金兵,兩眼冒火,恨不得吃了他。鐵鷹擔心激怒金人,衝著虎子大聲喊了一句,「不要衝動,你還要去找你爹,不要把小命丟在這裡。」

  這句話起了作用。虎子想到父親,一腔怨恨頓時弱了三分,隨即不敢再做意氣之爭,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心裡卻怒聲痛罵,金狗,只要讓我逮著機會,必定剁下你的狗頭。

  =

  金兵對和尚溝抄掠的很徹底,能搶的都搶了,滿載而歸,三十多匹騾馬的背上堆滿了包袱,另外還抓了二十多個青壯男丁,金兵把他們捆成長長的一串,以防他們逃跑。

  這裡靠近大山,土匪和逃兵隨時可能出現,並不安全,所以金兵走得很快,一路上不停地拿皮鞭抽打著他們,催促趕路。

  虎子走在隊伍中間,鐵鷹跟在後面,臉上衣服上沾滿了鮮血,因為頭部遭到了重擊,他的情況很不好。虎子很擔心,數次想去扶他,都被金兵的皮鞭打了回來。

  天亮之後,人馬距離和尚溝已經十幾里路了,這時金兵也累了,停下休息。

  「大叔,怎麼樣?你挺得住嗎?」虎子坐在鐵鷹身邊,關切地問道。

  「這算什麼?」鐵鷹看向自己的斷臂,有氣無力地說道,「當年我被遼兵砍傷,情況比這嚴重多了,但我照樣活了下來。」

  虎子順著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空蕩蕩的衣袖,心裡非常難受。如果不是因為自己要尋找父親,大叔也不會下山,更不會遭受這樣的痛苦。

  鐵鷹看他垂頭喪氣,有心想安慰兩句,但此刻深陷絕境,說啥都沒用,忽然他想到什麼,湊近虎子壓低嗓門問道,「這些女真人在路上說了些什麼?」他是遼東漢人,會說契丹話,但聽不懂女真人的話,不過他知道這孩子聽得懂。

  虎子警覺地四下看看,然後小聲說道:「他們從衛州來的,還說到什麼四皇子,估計是金兵的主帥,他們和契丹人正在那一帶打仗。」

  鐵鷹濃眉微鎖,半天沒說話。衛州距離這裡有一百多里,明天肯定能趕到,一旦進了金營就是女真人的奴隸,那時再想逃跑就難於登天了。

  「今天半夜……」鐵鷹衝著虎子使了個眼色,「不要害怕。狼你都能打死,還怕殺不了人嗎?」

  虎子盯著遠處正在說笑的十幾個金兵,心裡一陣緊張,頭皮發麻。今晚殺人嗎?

  =

  =

  註釋:

  打草谷:《遼史•兵衛志》載:「遼國兵制,……每正軍一名,馬三匹,打草谷、守營鋪家丁各一人。……人馬不給糧草,曰遣打草谷騎四出抄掠以供之」。這種無專門的後勤保障,靠軍人自籌給養,擄掠民間糧草財物的方式,被稱作「打草谷」。

  =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