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科幻世界] 槍劫 作者:二君(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66989 303 8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09-8-28 00:48 編輯

[ 內 容 簡 介 ]

     紛亂的世界,混亂的科技,能力者與史前武器的碰撞,格鬥術與熱兵器的交鋒。
為了生存,不停鍛煉自己的張弛,能否最終領悟用槍的極致?身處亂世的他又將陷入怎樣的浩瀚洪流……
槍與玫瑰的交鋒,不一樣的另類風格,演繹出一個快槍手的傳說!!

----------------------俺是分割線------------------------------------------------------
                                    
               

  第一卷 西部荒漠     第001章 槍與決鬥(改)
   
   午後的陽光總是顯得那麼的慵懶,讓人不自覺的隨之產生幾分倦意,落霞鎮小酒館的老闆約翰有氣無力的靠在吧台的躺椅上,雙眼微微瞇起,也不知是真的睡著了,還是僅僅在閉目養神。

    張弛這時早已幹完了該干的活兒,他找了一處靠窗的位子坐下,怔怔的望著窗外發呆,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已經五個月了,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怎麼樣了,是否能經受得住他失蹤之後的打擊。

    想到這裡,張弛的眼睛漸漸濕潤了,男兒有淚不輕流,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母親身體本來就不好,得知他失蹤的消息,會不會……

    忍住就要哭出來的衝動,該流的淚,早已在初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流過了,直到現在,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到了另一個世界。

    還好遇到了好心的約翰,收留了就快餓死的他,並讓他到了自己的酒館幹一些雜活。這種生活已經持續了五個月。

    張弛的思緒還在飄向故鄉之時,酒館的門「砰」的一聲被狠狠踹開了,約翰被這巨響嚇得一個激靈跳將起來,正要開罵是哪個兔崽子不知好歹,要知道這個時候並不是酒館的營業時間,鎮上的居民都只會在傍晚時分來此放鬆一下。

    可當約翰看清來人時,臉上頓時露出驚恐的表情,本來要罵人的話卻變作一句不可置信的驚呼:「馬龍!你……你不是已經……?」

    被稱作馬龍的人,正是踢門而入的那位,他長的頗為壯實,身高接近兩米,一臉橫肉,穿著一件無袖皮背心,外露的肌肉猶若鋼鑄。

    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馬龍大搖大擺的走到了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而他身後則陸續進來幾個臉色不善的大漢。

    約翰喊出那句話後,直愣愣的盯著馬龍,一時間竟然呆在了原地。張弛也一直在打量幾人,不過顯然他並不認識,這小鎮極為偏僻,鎮上一共也就百來口人,這五個月以來張弛基本都是見過的,可這夥人明顯不屬於這個平靜的地方。

    見老闆約翰愣在原處不說話,張弛卻依然起身去履行他作為酒館夥計的職責。

    「幾位客人要喝點什麼?」張弛低著頭走過去問道。同時他也發現了這夥人的腰上都別著手槍。這種槍類似於張弛原來的世界19世紀中葉M國西部牛仔慣用的柯爾特式單動六發轉輪手槍。而在這個地方也是極為常見,鎮上的小伙子也有佩戴。外加他們一副牛仔的打扮,讓當初剛到這個世界的張弛還以為自己穿越時空到了19世紀中期的M國西部。

    被老闆叫做馬龍的人並不理會張弛,而是對著約翰笑道:「我的老朋友約翰,沒想到還能再次見到我吧?」

    「馬龍,不……不關我的事,我沒有出賣你,是那人自己……」約翰結結巴巴的說道。看的出來他極為害怕這叫馬龍的人。

    「住嘴!別以為我不知道,為了配合那個叫斯托克的混蛋逮到我,你們幾個可沒少出力啊!」馬龍猛的一拍桌子,怒吼道。

    斯托克?張弛聞言一驚,這斯托克住在鎮外湖邊的一個小木屋中,據約翰所說他本來不是這個小鎮的居民。可對張弛來說,斯托克卻是他在這個世界唯一的一個朋友。也不知這叫馬龍的肌肉男跟他曾經有什麼恩怨。

    約翰被馬龍這一吼嚇的再也說不出話來,想要立刻逃跑,可雙腿顫抖著不聽使喚。

    馬龍冷冷的盯著約翰看了一會,又才慢悠悠的說道:「斯托克現在在哪兒?」

    「這……我……我不知道啊,他把你送到聯合治安所裡後就不知所蹤了……」約翰畏縮的答道。

    可他話還沒沒說,張弛突然就覺得眼前一花,隨即一聲槍響傳來,馬龍竟然已經是開了一槍。而約翰則捂著左臂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好快的拔槍速度!張弛心裡暗暗吃驚,這速度比起斯托克也差不了多少了吧。斯托克深居簡出,不過他在酒館預定了長期的食物和酒的供應,而負責送物資的差事自然就落在了張弛身上,一來二去,兩個同樣孤獨寂寞的人居然成了朋友。對於斯托克展示過的本事,張弛心中佩服不已。

    「我再問一次,斯托克在哪?」馬龍把槍插回到槍套中,依然是不緊不慢的問道。

    約翰痛的呲牙咧嘴,哪還敢再說謊,慌忙答道:「在……在湖邊的小木屋。」

    「帶我去,還有你,你們倆走前面帶路!」馬龍示意張弛跟約翰一起帶路。

    張弛默默的走到約翰旁邊扶起他,開始向酒館外走去。張弛之所以還能如此冷靜並不是他膽子有多大,而是他現在的心態問題,他不屬於這個世界,那種或許永遠不能再與親人相見的痛苦讓他心灰意冷,要不是還抱有那麼一絲可能回去的希望,他恐怕早就自殺了。因此,他現在並不懼怕死亡,還隱隱有一些期待,或許,死才是對他最好的解脫。

    出得酒館,張弛卻看見附近的居民聽見槍聲已經趕了過來,可是一看見後面的馬龍,全部都嚇的掉頭就跑,其中包括了幾名認為自己槍法很好的年輕人。這讓張弛肯定了這馬龍以前是在落霞鎮待過的,並且給鎮民留下了極為不好的回憶。

    馬龍一夥默不作聲的跟在兩人身後,其間隔了大約五米的樣子,張弛扶著約翰,終於是忍不住好奇之心低聲向約翰問道:「老闆,那個馬龍到底是什麼人?」

    約翰聞言偷偷咬牙切齒道:「他是個強盜,人渣!都怪那個叫斯托克的心軟,居然沒當場殺了他,反而非要把他送去聯合政府的治安所,也不知這傢伙是怎麼逃出來的。」約翰的眼中透著深深的憤怒,似乎連自己所受的槍傷都暫時忘記了。

    張弛知道約翰肯定還有下文,所以並不插嘴。果然,約翰平復了一下激動地情緒回憶道:「馬龍這個畜生是三年前來到落霞鎮的,這裡本來就極為偏僻,並沒有聯合政府設立的治安所,也就因此成了馬龍這個通緝犯的避難之地。聽說他早先在很遠的地方犯下了大案,跑到這裡來避風頭。也不知咱們落霞鎮倒了什麼霉,遇到了這個煞星。」

    張弛疑惑的問道:「即是如此,你們為什麼不向外面求救?我想一旦他在這裡的消息傳出去,來逮他的人一定不會少。」

    「唉,你說的倒容易,那馬龍來的時候還帶了三十多名手下,幾乎是把整個鎮子控制了起來,誰敢逃出去求援,下場就是五馬分屍,連帶親人都要遭殃!」約翰微微歎了口氣,那非人的生活顯然令他不堪回首。

    「是斯托克救了你們?」張弛聽到這裡已經差不多猜到了答案。

    「不錯!」約翰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確實很厲害,僅憑一個人就幹掉了馬龍所有的手下,並在決鬥中打傷馬龍活捉了他。」

    頓了頓,約翰才又道:「這個斯托克真是很神秘的一個人,他似乎是偶爾經過這裡,覺察到這裡的異常,於是在我們幾個居民的幫助下除掉了馬龍一夥。」

    說到這裡,約翰漸漸顯的有些有氣無力,張弛這才醒覺他的傷口還沒有包紮,鮮血一直沒有止住。

    對於約翰,張弛心中一直是滿懷感激的,當下就一把撕掉了自己的襯衣袖子,幫他進行了簡單的包紮。

    在帶路的方面,張弛也並沒有耍什麼花樣,在他想來,自己只要提前示警,以斯托克的本事,再次拿下馬龍的問題應該不大。但情況真的會這樣嗎,馬龍既然敢來報仇,是否已經有了什麼必勝的倚仗?

    鎮外的小湖位於一處環境優美的山谷之中,斯托克發現這個地方的第一眼就決定了在這裡過一種寧靜的生活。那處小木屋是在鎮民的幫助下建成的,張弛作為斯托克的朋友和運送生活物資的人,自然是來過多次。

    馬龍也望見了那處小木屋,他快步走到約翰身邊,冷冷道:「斯托克就在那裡?」

    約翰慌忙點頭:「是的。」

    「你們幾個,看住這兩個人!」馬龍對身後幾名大漢吩咐道。說完,便獨自一人朝小木屋大步踏去。

    他的舉動讓張弛感覺完全不合常理,要知道他曾經領教過斯托克的厲害,而他現在的表現卻是對斯托克毫不忌憚,彷彿他一個人出馬就必定就是手到擒來的局面。這讓當初張弛以為馬龍找到了厲害的幫手來一起解決斯托克的猜測不攻自破。

    「斯托克,滾出來!老子要再和你決鬥一次!」馬龍站在小木屋外,對著屋內大吼道。

    不一會兒,那木門「嘰」的一聲緩緩打開,隨即露出了斯托克頹廢的身影,他看起來大概有三十多歲,臉上佈滿參差不齊的鬍渣,身形瘦弱,深陷雙眼顯得暗淡無神。第一次見到他的人幾乎會以為斯托克是個病入膏肓的病人。

    斯托克看了看馬龍,又扭頭望了一眼張弛這邊,這才淡淡道:「你從治安所逃出來了?」

    「沒想到吧?今天老子就要讓你後悔當初沒有殺了我!」馬龍惡狠狠的說道。

    斯托克波瀾不驚的道:「不殺你,只是怕你的屍體在路上發臭。」馬龍身為通緝犯,聯合政府肯定是開出了懸賞的,不論死活,只要把通緝犯帶到治安所證明後就能領取賞金。而這個小鎮離最近的治安所都有好幾天的距離,斯托克當初沒有殺馬龍就是因為拖著一具屍體趕幾天路太過麻煩。不過他沒想到的是,治安所居然沒有把馬龍立即處決,現在居然還被他不明所以的逃了出來。

    「放心好了,這次我會直接把你的屍體帶去治安所,想必你這次逃出來,懸賞一定又增加了吧。」斯托克這話說完,無神的雙目驟然暴出一道精芒,哪還有半分病人模樣。

    馬龍不屑的冷笑了一聲,也不再爭辯,道:「開始吧,跟上次一樣!」說著就從褲袋中掏出一枚硬幣投彈向空中。這是槍手之間的決鬥方法,硬幣落地之時兩人同時拔槍。比拚的是拔槍的速度,射擊的精準度。

    張弛此時越發覺的納悶,據約翰所說,馬龍上次就是在和斯托克的決鬥中不敵而被活捉,現在馬龍仍然不吸取教訓嗎?

    斯托克一樣有這種疑惑,不過他沒時間再多想,右手微微曲起,五指張開,使自己隨時處於最佳的拔槍姿勢。

    那枚硬幣在兩人眼中變的緩慢無比,就像慢鏡頭一般,在兩人瞳孔裡緩緩劃過,然後掉在地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幾乎是在硬幣落地聲響起的同時,斯托克的三槍連發技巧已然出手,如果這裡有專門的測量儀器,就會發現,斯托克打出這三槍的時間,沒有超過零點三秒!這一手張弛是見識過的,作為斯托克的朋友,他甚至還見過斯托克更加厲害的快槍連發記錄。而且在他原來的世界,張弛就是一個射擊愛好者,這種單動轉輪手槍的視屏表演他也沒少看,它的原理可分為三步。

    第一步,手握住槍把。

    第二步,出槍的同時,扣下扳機不放開(此時擊錘依然沒有處於擊發狀態,扣下扳機,槍也沒動靜)。

    第三步,瞄準的同時,直接用手撥擊錘,因為此時扳機已經扣下了,所以擊錘直接擊發子彈發射。

    說白了,他們就是拿扳機當保險用,真正完整擊發的是靠手來撥動擊錘,也就是說,理論上講,你撥擊錘撥得有多快,槍就能打多快。張弛還看過一個視屏,最高記錄保持者是一個八發子彈擊中同一目標,而這一切發生的時間,卻僅僅只有一秒。

    馬龍的拔槍速度也是驚人的,不過這一次槍倒是拔出來了,可還沒來得及開火,他就已經中了三槍。他用左手捂著胸口,踉蹌的退了兩步,似乎就要不支倒地。

    斯托克對自己的槍法極為自信,勝負已分,他已經調轉槍口準備對付看住張弛的幾名大漢。誰知異變突起,馬龍突然猛的抬頭,隨後連開兩槍,斯托克不料有此一變,這兩顆子彈照單全收。

    馬龍一臉猙獰的望著斯托克,摀住胸口的左手早已放開,只見他胸肌之上凹下去一塊,此時他輕輕一抖,那出凹進去的一塊便恢復原狀,隨即掉出三顆彈頭。那子彈居然沒打進去!而且以斯托克的槍法,這三顆子彈絕對是擊中了同一個位置。這是什麼肌肉?竟然如此堅韌。

    「沒點貨色,我怎麼會敢來找你報仇?斯托克呀斯托克,想不到昔日大名鼎鼎的賞金獵人,居然會栽在一個手下敗將手裡!哈哈哈……」馬龍狂妄的大笑道。

    鮮血從斯托克摀住傷口的指縫間汩汩流出,方才馬龍開槍的一瞬間,他本能的做出了躲避動作,但是一切都晚了,這兩槍還是擊中了他的腹部,如果不馬上動手術,等待他的只能是死亡。

    「你成了能力者?!」斯托克命在旦夕,但他的眼中沒有畏懼,有的只是一絲疑惑,馬龍,這個曾經的手下敗將,再次出現在他面前之時,卻已成為了能力者。

    知道斯托克已成強弩之末,馬龍好整以暇的插起了雙手,得意的笑道:「不錯!讓你死的明白點,老子的能力是鋼鐵之膚!」他似乎並不著急給斯托克致命一擊,而是很享受的欣賞著斯托克略帶痛苦和驚異的表情。

    能力者!斯托克曾經跟張弛談起過,這個世界獨有的一個群體,並非靠努力就能獲得能力,而是靠運氣,也就是說,你沒那個命無論做什麼努力都是白搭。這就像張弛在他原來的世界買彩票一樣,有的人天天追買而不中,而有的人第一次買就中了。當然,這個世界的能力者的數量稀少的可以媲美稀有動物。

    斯托克恐怕做夢也沒想到馬龍竟然會成為能力者,所以他敗了,只是他這一敗,陪葬的可能是鎮個落霞鎮。以馬龍的心狠手辣,想必不會放過曾經出賣過他的鎮民。

    看著斯托克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張弛那猶如死灰般的心隱隱被觸動了一下,沒想過斯托克會敗,自己在這個世界唯一的朋友即將被殺死,他還能無動於衷嗎,自己有求死的念頭,不代表會希望自己的朋友也就這樣死去。所以,他動了。

    那幾個大漢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決鬥中的兩人身上,對於張弛和約翰,他們根本沒有戒備之心,猝不及防下,離張弛最近的那個大漢只覺突然一股大力傳來,鼻樑處像是被一柄鐵錘敲中,慘叫一聲倒在地上,人士不醒。

    另外兩個大漢聽見這聲慘叫愕然回頭,張弛卻已經抽出被他擊倒的那人的佩槍,沒有絲毫猶豫,一槍一個,射殺了這兩人,並且俱都是眉心中彈。

    這一系列動作,從張弛動手,到解決掉三人,不到兩秒種時間。如此力量,速度,射擊的精準度又豈是普通人可以做到?可張弛不是普通人,從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起,他就不再是一個普通人,因為這個世界使張弛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說簡單點,張弛在這個世界來了之後所有身體能力幾乎強了三倍!他輕輕一躍可以跳起三米多,速度則更是驚人,百米衝刺只需要5秒!

    剛來到這裡時,張弛就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異常,不過他並沒有驚喜。也沒想過要靠這個能力搞什麼泡妞爭霸之類的,開玩笑,這裡的科技雖然落後地球許多,但是也相當於地球的19世紀,隨便誰拿把槍給他來上一槍他一樣得玩完,更何況還有能力者這個特殊群體。而且,任何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他的心中只會想到回家,即使在這個世界變成超人又如何?這一切都不比不上慈母嚴父對自己一句關懷的叮嚀。至少,張弛就是這樣一個人。

    至於張弛的射擊精準,這也歸功於他的愛好,他從小愛好射擊,要不是志不在此,張弛絕對有資格成為一名射擊項目的運動員。

    射殺了兩人的同時,張弛心中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沒有害怕,有的只是一點愧疚和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但他還是同時對約翰大吼道:「老闆,你快回鎮上叫大家快跑!」馬龍有鋼鐵之膚這項能力,對於他來說幾乎立於不敗之地,他只能讓約翰通知鎮民快跑,而他,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試著救下斯托克。

    約翰愣了一下,驚訝於這個平時要死不活的厭世之人居然是一個高手,不過他還是捂著自己受傷的胳膊,答應一聲,飛快的跑開。

    馬龍有些看不懂了,自己的手下竟然如此之快就被幹掉,這個不起眼的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就在他吃驚之際,張弛又開槍了,這次他的目標是馬龍的臉。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馬龍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等到子彈打在他的臉上,他才悶哼一聲摀住了臉。鋼鐵之膚並不是真正的鋼鐵,受到子彈的衝擊馬龍一樣會痛,只不過這子彈的衝擊力還不足以破開這種皮膚罷了。

    斯托克抓住這難得的機會,踉蹌的跑向張弛,而張弛則是不停的開槍射向馬龍的腦袋,讓馬龍狼狽不已,顧不得去殺斯托克。

    子彈耗盡,這種轉輪槍只有六發子彈,不過斯托克也總算逃了過來,張弛立馬扔槍背起斯托克就跑。馬龍剛從疼痛中緩過來,舉起自己的槍胡亂的朝張弛開了幾槍,奈何張弛的速度在身體變異之後,即使背了一個人,又豈是馬龍所能比擬的。再加上左輪手槍有效射程極為有限。他只能看著張弛漸漸逃離他的視線。

    「媽的!算老子看走眼了,這個臭小子居然有兩下子!」馬龍氣急敗壞的跺了下腳,自言自語道。

    張弛拚命的跑著,兩旁的景物呼嘯而過,這是他到了這個世界第一次全速奔跑,速度之快,連他自己也暗暗心驚。良久,直到張弛確定馬龍不會追上來了,他才在一處隱蔽的樹叢中停了下來。

    輕輕的把斯托克從背上放下來,張弛發現,斯托克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斯托克,你怎麼樣了,告訴我最近的醫院在哪裡?我馬上帶你過去!」張弛的心中不禁有些焦急,到目前為止,斯托克恐怕是他在這個世界最在乎的人。

    斯托克緩緩睜開了眼睛,他艱難的蠕動嘴唇,道:「沒用了,來不及了,張弛,謝謝你,你做的已經夠多了!」

    張弛其實心裡也清楚斯托克沒救了,他失血太多,把張弛的背後全染成了紅色,而在這個地方,及時找到一處醫院無疑是癡人做夢。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朋友死在面前的滋味並不好受,張弛曾經告訴過斯托克,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現在唯一瞭解自己寂寞的朋友就要死了,繞是張弛早已心如死灰,也不禁黯然神傷。

    「你還有什麼心願嗎?我一定幫你做到!」張弛用無比堅定的語氣對斯托克說道,這是他現在唯一能為斯托克做的事情。

    「殺了馬龍!張弛,我的朋友,我最後的願望是希望你殺了馬龍!」斯托克平靜的回答,臉上沒有一絲對死亡的恐懼。

    張弛聞言略微遲疑了一下,並不是他懼怕馬龍,而是擔心自己做不到,如何破開馬龍的防禦體質確實是個難題。更何況馬龍的槍法也是極為厲害的。不過張弛也只是略為遲疑,便開口道:「好!」

    斯托克微微一笑,道:「謝謝你答應我最後的請求,我的朋友,你的實力我是清楚的,馬龍所謂的鋼鐵之膚其實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厲害……」說到這裡他猛的咳嗽了幾下,面色也逐漸紅潤。

    張弛知道這就是臨死前的迴光返照了,只聽斯托克又說道:「我的三槍連發讓他的胸口凹進去一大截,我想如果是四槍連發或者更多呢?他的皮膚還能承受住嗎?」

    那情景張弛也看的清清楚楚,確實,假如再繼續產生衝擊力的話,難保不會突破這層防禦。斯托克是輸在大意,以他的本事,做到一秒種之內六發子彈擊中同一目標並不是難事,但誰知道馬龍莫名其妙的成了能力者。因此斯托克選擇了用比較穩妥的三槍連發技巧來決鬥,這樣的好處是子彈不會一下打完,為接下的一系列變故做準備。

    柯爾特式左輪手槍六槍連發技巧,左輪在槍套裡先將擊錘後撥到待發位置,右手快速出槍時,槍口離開槍套就可以扣扳機開火,這時食指扣住扳機不動,左手此時應該早就到了腰際位置,然後用從小指一直到大拇指,走外圓依次撥動擊錘,整個過程中左手掌就是快速的揮了一下,就打出多槍,這個技巧,斯托克曾經傳授給了張弛。張弛的射擊天賦驚人,他的六槍連發雖不算上百發百中,但是命中率已經是相當的高了。這也是斯托克對張弛能殺掉馬龍的信心來源。

    「好了,我的朋友,快去吧,落霞鎮的鎮民們需要你,馬龍是不會放過他們的,快……」說到這裡,斯托克的聲音漸漸變小,並停止了呼吸,他就這樣死去了。

    張弛靜靜的看著斯托克,他現在很想把斯托克安葬下來,不過,時間不允許他這麼做,他必須盡快趕回落霞鎮,雖然約翰先一步逃回去通知鎮民,但約翰受了傷,難保馬龍不會追上他。

    想到這裡,他對著斯托克深深的鞠了一躬,便轉身朝落霞鎮的方向跑去,臨走之前,他還帶走了斯托克的手槍和一些子彈。

    以張弛現在的身體素質,跑起來並不如何費力,但卻可以保持一個相當驚人的高速,比起駿馬也不逞多讓。沒過一會兒,落霞鎮的房屋已經遠遠在望。並且還不時有槍聲傳來。張弛聽見槍聲,更是加快了速度,沒命的狂奔。

    就在張弛即將進入鎮內之際,一具屍體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約翰的屍體,想不到他最終沒有能逃掉。張弛眼睛微微瞇起,深深的吸著氣,這是他的習慣,只有在他極度憤怒的時候才會有這個舉動。斯托剋死了,約翰也死了,現在恐怕很多熟悉的鎮民也已慘遭毒手。這叫他如何不怒。儘管他在這裡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五個月,儘管他一直認為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而心如死灰。但是,他卻並非失去了情感。

    現在,他暫時忘卻了對故鄉的思念,他要殺了馬龍,這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掏出斯托克的手槍,他努力讓自己逐漸進入最佳的射擊狀態,快步朝槍聲剛剛響起的地方走去。

    鎮民們哭喊著四處逃散,但在馬龍的射擊下,不時有鎮民慘叫著倒下,馬龍就像一個死神,不停的收割著這些善良鎮民的生命。他在發洩被斯托克逮到聯合政府治安所的屈辱,每殺掉一個人就會讓他興奮不已。

    「馬龍!」張弛藉著逃亡人群的掩護,已然走到了馬龍身前的20米開外,這是他的最佳射擊距離。他的一聲大喊也讓馬龍暫時停下了對鎮民的殺戮。

    「我正找你呢,臭小子,把斯托克交出來!」馬龍說著就要調轉槍頭,張弛哪會讓他拿槍指著自己,一個閃身就躲進了一處牆角。方纔那一聲大喊只是為了讓他不再繼續屠殺鎮民,他不屑於偷襲馬龍,他要堂堂在決鬥中戰勝馬龍,這是他此刻小小的固執。他要為斯托克贏回那次決鬥。

    「馬龍,你可敢與我決鬥?」張弛躲在牆角大聲問道。

    馬龍略微一愣,這小子居然要跟自己決鬥,難道他還不知道他的鋼鐵之膚是射不穿的麼?但是他杖著自己的能力,倒也不怕張弛玩什麼花樣,張弛的速度他是見識過的,要是他一心逃跑,馬龍自知也拿他沒辦法,還不如來場決鬥省事,當下便嘿嘿一笑,道:「好,老子成全你!」說完便主動把槍收回槍套。

    張弛倚著牆角偷偷瞥了一下,確定馬龍把槍插回了槍套,便把自己的槍也插到槍套中,緩緩走了出來。

    他冷冷的盯著馬龍,馬龍則是帶著玩味的表情回望著他。

    「開始吧!」張弛面無表情的說道。在他的心中,隱隱泛出了那種玩命所產生的刺激感覺。對,他在興奮。身為一個男人,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在他以往的生活中是體會不到的。第一次,他突然發覺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生活也不是那麼排斥了。

    馬龍沒有廢話,又是掏出了剛剛在跟斯托克決鬥中使用的硬幣,拋向了天空。按規矩,硬幣落地之時,便是槍手們拔槍的信號。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張弛感覺自己的汗如雨下,他緊緊的盯著馬龍,卻發現馬龍的嘴角浮現出一個狡猾而殘酷的笑意。

    不好!一絲不詳的預感在張弛心中升起,馬龍沒有打算照規矩跟自己決鬥,他只想不擇手段殺了自己。

    他猜對了,硬幣剛剛上升到最高點,正要下落之時,馬龍就一臉猙獰的抓住了槍把,張弛命懸一線……

    速度!儘管馬龍先一步開始拔槍,但是張弛有著絕對的速度,他的速度連他自己的動態視力都跟不上,他幾乎是依靠自己的本能完成了六槍連發,而馬龍此時卻才剛剛舉起了手槍,準備撥擊錘的左手定在了擊錘之上。

    「呯……!」在其他人看來,張弛只射了一槍,但是,這六槍在一秒鐘之內完成,常人聽來,卻是只有一聲槍響。

    兩人就像被定在了原地,張弛大口的喘息著,似乎怎麼也呼吸不夠,冷汗已經打濕了他的全身。而馬龍則是雙眼凸起,良久,他才慢慢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在他的心臟位置,鮮血汩汩流了出來。六發子彈無一例外擊中同一位置,終於是破開了馬龍的「鋼鐵之膚」。

    馬龍看了看胸口,又抬起頭來望了張弛一眼,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緩緩朝後倒下。

    看著馬龍倒下,張弛也像是洩了氣一樣,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好險!要不是自己洞察了馬龍的意圖,那現在就得交待在這裡了。劫後餘生的快感淹沒了他,還是活著好啊,他自嘲的笑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這是他第一次笑的如此自然。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