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白手起家 作者:星空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8382 118 6
本帖最後由 wohohohw 於 2009-8-5 18:53 編輯

第一章往事如煙

人,一種微妙的感情動物!

    正因如此,無論再平凡的小人物,都會有屬于自己的精彩,于是這個由形形色色人參與的世界,就顯得格外色彩繽紛!

    翻開近幾年的新型犯罪立案,最神秘的網絡黑客一直高居榜首!

    60年代早期,擁有巨型計算機的大學電腦設施-——如麻省理工學院的人工智能實驗室成為黑客初顯身手的舞台。

    最初,“黑客”(hacker)只是一個褒義詞,指的是那些盡力挖掘計算機程序最大潛力的電腦精英,但後來慢慢分成了兩種,一種是真正的黑客,他們討論軟件黑客的技巧和態度,以及共享文化的傳統。

    追溯它的歷史可以回到幾十年前第一個分時小型機和最早的ARPA網實驗,這個團體的成員發明了術語“黑客”。

    所以黑客建立了Internet。黑客做了今天的UNIX操作系統。黑客運轉了Usenet,黑客做了互聯網的工作。如果你是這個團體的一部分,如果你為它和其他黑客做出了貢獻,他們叫你黑客,那麼你就是一名黑客。

    而另一種,他們不是。這些人(主要是處于青春期的男性,本書主角前半段的人生也屬其中)闖入計算機系統、盜用電話系統,甚至盜竊各種機密。真正的黑客叫這些人是“Cracker”,希望自己和他們一點關系也沒有。

    真正的黑客通常認為CRACKER很懶,不負責任,不夠明智。不幸的是,許多人被新聞記者和電影導演愚弄了,用單詞“黑客”來描述“Cracker”,使得普通人百姓把那些“Cracker”也認作為“黑客”,致使“黑客”這一名詞,慢慢向貶義靠攏!但最最要的區分點︰黑客建立,Cracker破壞

    1983年

    美國聯邦調查局首次逮捕了6名少年黑客,他們因其所居住的地區密爾沃基電話區號是414,而被人稱作“414黑客”。這6名少年黑客被控侵入60多台電腦,其中包括斯洛恩-凱特林癌癥紀念中心和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最後,一名黑客因其所作證詞而豁免無罪,另外5人被判緩刑。

    1987年

    17歲的高中綴學生赫爾伯特-齊恩(被執法當局稱作“影子鷹”)承認侵入美國電話電報位于新澤西州貝特敏斯特市的電腦網絡。美國聯邦執法部門指控他(在芝加哥郊區的臥室里操縱一部電腦)闖入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的內部網絡和中心交換系統。齊恩是美國1986年“計算機欺詐與濫用法案”生效後被判有罪的第一人。他是因為在一處電子公告欄中吹噓自己攻擊過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的計算機系統而被逮捕的。

    1988年

    康奈爾大學研究生羅伯特-莫里斯(22歲)向互聯網上傳了一個“蠕蟲”程序。這個程序是他為攻擊UNIX系統的缺陷而設計的,能夠進入網絡中的其他電腦並自我繁衍,上網後迅速擴散感染了6000多個系統-幾乎佔當時互聯網的1/10。它佔用了大量的系統資源,實際上使網絡陷入癱瘓。莫里斯很快被執法人員逮捕,專家稱他設計的“蠕蟲”程序造成了1500萬到1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但是他否認自己有這樣的動機。他面臨最高5年監禁和25萬美元的罰款,但是最終僅被判3年緩刑、做400小時社區服務和1萬美元罰款。

    同年,在發現有黑客入侵軍事網(Milnet)的一部聯網電腦之後,美國國防部切斷了非保密的軍事網與阿帕網即早期的互聯網之間的物理連接。

    1989年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系統管理員克利弗-斯托爾發現了5名西德電腦間諜入侵美國政府和大學電腦網絡的有組織活動並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結果這5名西德人最終因間諜罪被逮捕起訴,其中3人被控向甦聯克格勃出售他們所獲得的情報,罪名成立。但是實際上他們都沒有度過一天的鐵窗生涯。斯托爾後來出版了《布谷鳥之卵》一書詳細講述他追蹤黑客的故事。

    同年,凱文-米特尼克因從DEC公司盜竊軟件和從MCI公司盜竊長話代碼而被判有罪。他在監獄中關了一年,出獄後被禁止使用或與其他黑客聯系。

    1990年

    “末日軍團”(美國南方的一個黑客組織)的4名成員因盜竊南方貝爾公司的911緊急電話網絡的技術秘密而被逮捕。4名黑客中有3人被判有罪。

    同年,聯邦特工處在14個城市發動“陽光罪惡行動”對黑客實施嚴打。

    1991年

    美國警方在達拉斯以擁有一部偷竊來的汽車逮捕了簡斯汀-特納-彼得遜,隨後搜查到的電腦文件顯示他曾入侵TRW公司的電腦網絡。後來他幫助聯邦調查局和聯邦特工處調查計算機犯罪活動。據報道他協助調查人員辦過米特尼克的案子。1993年10月他突然失蹤,不久當局宣布他為逃犯。1994年他因參與凱文-波爾森案而重新被捕(見1993年)。

    同年,國會總審計署宣布在海灣戰爭期間,幾個荷蘭少年曾侵入國防部的計算機,修改或復制了一些非保密的與戰爭有關的敏感情報,包括軍事人員、運往海灣的軍事裝備和重要武器裝備開發情況等。

    1992年

    “欺騙大師”(紐約市一個少年黑客組織)因入侵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美國銀行和TRW公司及國家安全局的計算機系統而被判有罪。警方在這起案件中使用了竊听裝置。

    1993年

    凱文-波爾森利用計算機破壞洛杉磯市的三家廣播電台的比賽被起訴。據悉波爾森一共騙得了兩輛保時捷汽車、2萬美元現金和兩次前往夏威夷的旅行。他被控與另外兩名黑客羅納德-奧斯汀和簡斯汀-特納-彼得遜合謀控制電台的電話線路,只讓他們的電話能夠打進去,從而“贏得”大獎。

    1994年

    格里菲斯空軍基地和美國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電腦網絡受到兩名黑客的攻擊。甦格蘭場經過調查逮捕了代號“數據流”的16歲英國黑客。另一名黑客Kuji至今逍遙法外。

    同年,英國《獨立報》報道,英國電信一名臨時雇員用一個很容易就得到的密碼發現了英國女王、梅杰首相和其他幾位軍情五處高官的電話號碼。所有這些號碼都被公開在互聯網上。後來,這篇報道的作者承認為英國電信工作並偷竊了上述電話號碼的就是他自己。

    黑客向安全專家下村孜位于聖地亞哥超級計算機中心的計算機發動全面攻擊。下村後來參與了對米特尼克的追蹤行動。

    1995年

    美國第一黑客米特尼克被逮捕。他被指控闖入許多電腦網絡,偷竊了2萬個信用卡號和復制軟件。米特尼克被囚禁到1999年3月,等待審判。他承認自己犯有7項嚴重罪行。隨後他又被囚禁了10個月並于2000年1月獲釋。未得到警官批準,他在2003年以前不得使用電腦。

    俄羅斯黑客列文(30歲)在英國被捕。他被控用筆記本電腦從紐約花旗銀行非法轉移至少370萬美元到世界各地由他和他的同黨控制的賬戶。列文後來被引渡到美國,被判處3年監禁和歸還花旗銀行24萬美元。

    1996年

    代號為Johnny的黑客向大約40位政治家、企業領導人和其他個人發送郵件炸彈,一個周末便制造了高達2萬條垃圾郵件。這名黑客迄今仍逍遙法外。

    同年,一直神秘于世,獨來獨往,在各大網站主頁涂鴉,並透露商業機密,代號為“Angel”的超級黑客歷經聯邦當局長達三年的追查,最終落入法網。但不知為何,聯邦法院並沒有向外公開審理這件案子,成為當時一大迷案!

    1997年

    網絡解決方案公司管理的InterNIC域名注冊網絡受到競爭對手的攻擊。AlterNIC公司的管理員後來承認他設計了一個破壞性的程序,將InterNIC網站的訪問者“劫持”到自己的網站上。

    1998年

    美國防部宣布黑客向五角大樓網站發動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最系統性的攻擊行動”,打入了許多政府非保密性的敏感電腦網絡,查詢並修改了工資報表和人員數據。不久,警方抓獲了兩名加州少年黑客。三個星期後,美國警方宣布以色列少年黑客“分析家”被抓獲。

    麻薩諸塞州伍切斯特機場導航系統因一名少年黑客入侵而中斷6小時。

    聲稱屬于黑客組織“下載大師”的黑客攻入五角大樓網站,竊取了機密軟件,從而獲得了對美國一顆軍事間諜衛星的控制權。黑客威脅說要將軟件賣給恐怖分子。五角大樓隨後否認這套軟件是機密的,能夠讓黑客獲得對衛星的控制權,但是承認一個保密級別較低的網絡被黑客成功打入。

    1999年5月-6月

    美國參議院、白宮和美國陸軍網絡以及數十個政府網站都被黑客攻陷。在每起黑客攻擊事件中,黑客都在網頁上留下信息,但是這些信息很快就被擦去。黑客在美國新聞署網站留下的信息最引人注目︰“水晶,我愛你。”署名為︰Zyklon。

    1999年11月

    挪威黑客組織“反編譯工程大師”破解了DVD版權保護的解碼密鑰。該組織編制了一個DVD解碼程序公布在互聯網上,這個舉動引發了一系列訴訟案。

    2000年2月

    在三天的時間里,黑客使美國數家頂級互聯網站-雅虎、亞馬遜、電子港灣、CNN-陷入癱瘓。黑客使用了一種稱作“拒絕服務式”的攻擊手段,即用大量無用信息阻塞網站的服務器,使其不能提供正常服務。

    美國紐約,漆黑的夜空,朵朵烏雲飄過,不時遮住天邊的一輪明月!

    各棟形狀不一的摩天高樓聳入雲間,被五顏六色的燈光裝點得閃閃發亮,與街邊的霓虹燈相互輝映,形成了一道與白天不同的夜景,另人賞心悅目!

    1996年,2月11日,一個普通的日子,但對于某人來說,今天,卻是人生的轉折。

    午夜凌晨3點,世界聞名的富人區——曼哈頓,不知什麼原因,一群身穿黑衣,面帶頭罩,穿有身後印著FBI字樣的聯邦政府官員,正一個個利索的利用障礙物封鎖第五街道兩段的通行路口;而另一部分全副武裝的行動人員,則听從現場指揮官的命令,悄然無息的向路旁一所普通紅色洋房慢慢逼近,現場氣氛壓抑,每個人都感到莫名的緊張。

    “逮捕黑手黨頭目嗎?”走在最前面的武裝人員,看目前這個陣勢,不由心中暗自揣測!

    而此時,洋房內一片寂靜,一位長得如瓷娃娃般的小男孩做著甜蜜的美夢,嘴邊的口水不知不覺滑落在潔白的床單上;而他的母親同他一樣,早已深深的進入夢鄉,他們全然不知外面即將發生的一切,正有一場危機即將降臨到他們的身上,這也將改變男孩的一生。

    2月的凌晨,風還是冷颼颼的,路邊小樹輕微的搖擺著,小洋房附近鄰居的屋子暗暗的沒有燈光,只是偶爾會听見幾聲狗叫,打破寧靜的長夜。

    行動人員部署完一切,指揮官模樣的男子看看時間所剩無幾,于是拿起對講機,下達了強行進攻的命令!

    只見門口一名行動人員熟練的利用幾根特別地鋼絲塞進鑰匙孔,然後手指輕輕挑撥幾下,外表結實的大門隨之打開。

    而後,最前面的特工做了一個手勢,後面一群行動人員低下腰,打開槍械探照燈,目標明確,利索的沖進屋內各個房間。

    “別動!FBI!”黑衣蒙面的特工提著長槍,快速到達早已明確地理位置的兩個臥室內,用M4冷冷的槍口對準躺在床上年齡幼小的潘俊宇;而隔壁房間,小俊宇的媽媽——翁麗正遭受同樣的待遇。

    “你們干什麼?憑什麼逮捕我,我是中國公民,我要求保護!”雜亂的腳步聲與媽媽的叫嚷聲從隔壁傳來,小俊宇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楮,呆呆打量著拿槍的FBI特工,沒有像其他同齡孩子那樣害怕得大哭大鬧,正當他迷茫時,身穿睡衣的母親已被FBI特工帶到了跟前。

    “媽媽!”潘俊宇輕喊一聲,人小敏捷的撲入母親懷中,“媽媽別怕,俊宇沒事!”幾名特工相互對視一眼,難道身前的中國小孩就是此次行動的目標?可惜自己是行動人員,按照FBI的保密規定,無權干預,不然出于好奇,真想明白他所犯何事?

    “俊宇乖,有媽媽在,別怕!”翁麗緊張而擔心的抱起心愛的兒子,冷冷看著這群政府機器,她並沒在意,為何沒等她開口,兒子卻事先安慰起自己。

    而此時的FBI特工當然沒給他們繼續對話的機會,馬上將他倆分開,然後在嘴上貼好膠帶,帶上黑色頭罩,架著翁麗與潘俊宇走出屋子,然後在緊密的看守下,先後上了兩輛政府牌照的黑色公務車,拉上車門,留下地勤人員收拾殘局,武裝人員則帶著潘俊宇母子呼嘯駛去。

    ※※

    大約三個半小時以後,雖然太陽早已露出炙熱的圓臉,但位于紐約聯邦調查局分局的封閉審問室內,兩名特工正用強光燈照潘俊宇的母親,以疲勞戰術審問她。

    “翁女士,我們知道你是享受美國政府特別津貼的眼科權威醫師,但你此刻卻在美國的土地上,更有義務配合我們的調查工作,請不要再以這種不配合的態度對待我們,否則將以妨礙司法公正的罪名起訴你,你有可能會面臨長達3年的監禁!”其中一名黑人探員眼見審問臨近兩個小時,可還是一無所獲,于是毫不客氣的拍起桌子,沖著翁麗惡狠狠的說道。

    “哼!我不配合你們工作?你們FBI有沒有搞錯?居然認為我十三歲的兒子會利用非法手段,在互聯網上盜竊大型公司的商業機密,而且公布于眾,造成通用,微軟,波音等幾家大公司商業機密泄漏,股票被投機者抄作,從而造成了大部分散戶投資者的損失。可你們編的也太可笑了!如果他真像你們所說的那般厲害,那你們能抓到他嗎?要知道,他只是一名十三歲的孩子!”翁麗冷笑了一聲,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翁女士,首先我以個人立場不得不承認您兒子的電腦技術十分厲害,而且我也可以坦白的告訴你,雖然美國政府至今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起訴你兒子,但FBI的技術人員剛從你家電腦中恢復了所有的上網記錄,只要核對幾大公司被侵入的時間,不出半小時,一定會有答案,到時就算你想說也為時已晚。”審問室內的白人探員剛說完,才一會的功夫,就同一名剛敲門進屋的工作人員咬起耳朵,一邊听,一邊滿意的點點頭,當進屋的工作人員留下一份文件出去後,白人探員很快改變對策,信心十足的把厚厚一疊文件扔在翁麗面前,帶著狡猾的笑容說道。

    翁麗頂著刺眼的燈光,抬頭看了兩名聯邦探員幾眼,將信將疑,雙手顫抖的接過文件夾,慢慢翻開,仔細閱讀起來。

    只見紙上密密麻麻的打印著不少上網記錄,其中許多還用紅線勾劃出來︰1995年9月3日,14時43分20秒,訪問入五角大樓中心系統;6日15時22分21秒,訪問國防部內部文檔,14日19時09分38秒,進入白宮網站。14日22時59分27秒,進入美國太空署全球監視衛星……才翻了幾頁,後面記錄的侵入次數越來越頻繁,厚厚的文件內,單單被紅線劃出的就有上千條,作為孩子母親的她,除了知曉兒子喜愛電腦外,根本沒有想到才年僅十三歲的兒子居然會干出這些連普通人也無能為力的事情。

    “怎麼樣?你現在應該相信我們所說的!”黑人探員滿意的看著翁麗驚訝的表情,笑眯眯的問道。

    翁麗面對事實,只能無可奈何的點點頭,突然想到什麼,連忙站起身,緊張的開口說道︰“先生,我孩子還小,他不懂事才干了這些,我是他的監護人,你們要抓就抓我吧!”

    “翁女士,我也是孩子的父親,同樣以家長的身份告訴你,如果你孩子這次不單單是黑客行為,沒有把商業機密公布在互聯網上,他頂多被驅逐回國,不會被判任何刑事罪;但他這次犯的罪影響巨大,幾家公司與美國政府關系密切,最後怎樣,還需經過聯邦法庭的審判!”白人探員同情的看了看身為母親的翁麗,好心的倒了一杯咖啡,遞到她面前。

    “不會吧,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他父親還在中國等他回去過暑假,求求您網開一面,讓我見一下兒子,他還小,一個人肯定會害怕的!”翁麗實在不忍心讓兒子受罪,母子連心,忽然情緒失控,哇的哭出聲來。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wohohohw -1 發帖時請依照標準格式發帖 標準格式例:[武 ...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