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其它類型]

《回到明朝當皇后》 作者:寧馨兒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30881 261 43
回到明朝當皇后內容簡介:
這年頭,有回到明朝當皇帝的,也有回到明朝當王爺的
  咱沒那麼遠大的志向,只想找回不小心穿越的男朋友
  可在這被穿成了篩子的時空裡,到底哪一個才是我的正牌老公?
  難道我還得學那唐伯虎點秋香,點到哪個算哪個?
  怎麼點來點去,把自個兒點成了皇后?
  顛倒乾坤,指點江山,本該是男人們的事,怎麼就落到了我頭上?
  不愛宮斗愛武鬥,只羨鴛鴦不羨仙。

第一卷 回明

楔子

  「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在上,佛祖在上,雷公電母在上,走過路過的各位神靈在上,求求你們大發慈悲,打個霹靂下點冰雹,最好是掉下來個大石頭,砸死這頭惡狼吧!」

  一個十七八歲的錦衣少年雙手攀著一根並不粗壯的樹枝,兩隻腳拚命地縮著,眼睛裡水滴盈盈,鼻子下涕淚交融,嘴巴裡則是不斷地禱告著,腳下,則有一條餓狼在不停地跳躍起來撲咬他的腳,每一次,都差那麼一點點就夠到了。

  這少年可不是普通人,他是當今皇上的異母兄弟,郕王朱祁鈺。

  這次他藉著到遼東巡視的機會,好容易可以過過打獵的癮,卻沒想到會遇到幾條凶狠的惡狼,他一路逃竄到這兒,掉下馬來,和幾個侍從完全失散,但依舊有一條惡狼緊追著他,而且是其中最壯、最凶狠的一頭。

  在朱祁鎮拚命的扭動下,那樹枝發出卡卡的聲響,眼看就要不堪重負而斷裂,他望了眼腳下的惡狼,喃喃自語頓時變成了震天哀號:「老天啊,求您砸下塊大石頭吧!我一定遇佛拜佛,給您重修金身,多捐香油錢——」

  也不知是他的誠心感動了上天,還是許諾的香油錢打動了過路神靈,一團黑影從天而降,不偏不倚地砸到那頭狼身上,那惡狼一聲慘叫,頓時了賬。

  幾乎與此同時,那樹枝終於斷了。朱祁鎮狼狽地摔了下來,撒腿就跑。他剛跑出幾步,就被個樹根絆倒,哇哇大叫了幾聲,一回頭,卻發現那惡狼竟然沒有追上來。大著膽子過去一看,那餓狼呲牙咧嘴吐著舌頭,早已沒了氣息。而它的眼眶裡,嵌著個奇怪的物事,有些像是用皮革做的繡鞋,只是後面多了個兩寸長的細跟,又尖又硬,直接穿透了它的頭顱,自然一命嗚呼。

  而那個壓在狼身上的,竟然是個長髮的女子,朱祁鎮輕輕動了下她的肩膀,翻了過來,不由得呆住了。

  那女子只穿了條緊身的長褲,不知是什麼布料做的,貼在身上,勾勒出誘人的曲線,上身更是誇張,居然穿了個背心不似背心,肚兜不似肚兜的東西,露著一雙粉嫩的藕臂和肩頸。

  看得他眼睛都直了,伸手去剛想拉起她來,觸手卻是冰冰涼的手臂。

  朱祁鎮嚇了一跳,手抖抖索索地伸到了她的鼻下,哇地一聲大叫,跳到了一邊。

  這次他的叫聲終於有了回應,不遠處傳來了侍從們的歡呼聲和馬蹄聲,一轉眼就到了他的身邊,看到他安然無恙,這才鬆了口氣。

  一起來的還有海寧衛的都指揮錢貴,領著眾人給他行了禮,便準備扶他上馬離開。

  朱祁鎮一回頭,看到幾個手下頻頻回頭看那女子,心下一酸,解下外袍過去蓋在她身上,然後對錢貴說道:「這是我的救命恩人,好好安葬,不得失禮!」

  「是!——」錢貴應了一聲,扶他上馬,一行人策馬而去,他和幾個手下留下來,看了看那個奇怪的女子和倒霉死的惡狼,歎息了一聲,難怪小王爺一點劫後餘生的興奮都沒有,這麼個美人兒就這麼香消玉殞了,任誰看了都難過啊。

  「大人,這是個什麼東西?」一個侍從拿著個古怪的方形包包過來,錢貴看那包包很是奇怪,上下連個扣鎖都沒有,只有一處垂著個小巧的銅墜子,不以為意地擺擺手,「都是那女子的東西,一起葬了吧!」

第一章 盜墓

  凌若辰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一片漆黑。

  左摸摸,是木板,右摸摸,還是木板,身上不知被蓋了什麼,摸上去滑溜溜的,手感還真不錯。

  奇怪,這是哪裡?凌若辰下意識地張了張嘴,才想說話,卻差點兒沒給噎死。她的嘴裡不知怎的,竟然被人塞了一塊硬邦邦的東西,她這麼一張嘴差點兒嚥了下去,嚇了她一大跳,嗆得她直咳嗽了好半天才吐了出來。

  「我呸!誰這麼缺德,拿石塊兒來塞我!」

  凌若辰氣憤地想坐起身來,腦袋「崩」地一下撞在了上面,上面居然還是木板。她心裡一陣慌亂,手腳亂抓亂蹬一氣,到處碰壁,這才發現自己被裝在一個四四方方的木頭容器裡。剛一轉頭,一股香料的氣息撲鼻而來,那味道,像是上次參加一個葬禮時聞過的,她心裡嗖的一下涼透了,這東西,竟然是個棺材!

  她伸手咬了自己一口,很痛,看來不是做夢,而是真的被人活埋了。

  凌若辰摸了下自己的手腕,那冰涼的手鐲還在。就是這個東西,害得她跟即將結婚的男友吵架的時候,脫口而出說了一句——「我再也不想見到你」,結果綠光一閃,秦翰真的不見了。

  這鐲子是老輩傳下來的,據說有很神奇的力量,只不過,誰也沒想到會有這個烏龍的事情。新郎沒了,婚禮開天窗嗎?她又試了好多次,讓鐲子還回男友來,都沒實現,最後在收拾原來要化新娘妝的東西時,隨口一句「不找回新郎來,我怎麼當新娘,不管怎樣,一定要把他找回來!」

  然後只看到綠光一閃,嗖的一下,再醒來時,她就到了這裡。

  可這是什麼鬼狀況,居然把她弄到了棺材裡,她摸摸手鐲,吼吼了半天,什麼心願都許了,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凌若辰折騰了半天,終於失望了,摸摸身邊,居然化妝包還在,抹掉臉上的淚水,死就死吧,這麼說,秦翰也是被她一句話給害死了,等下了地府,再跟他道歉,做他的新娘吧!

  還好化妝包裡的東西不少,還有個秦翰專門送給她的兩用防狼器,激光手電加電擊棒,她打來開照照鏡子,面青唇白,怎麼合適做新娘?就算是做鬼新娘也得漂漂亮亮的啊,拿出面膜眼影睫毛夾,開始收拾自己。

  ********************************************

  「張老三,是這裡嗎?」

  「沒錯,我親眼看著錢將軍領著人在這裡安葬的!」

  「真的有很多陪葬品嗎?」

  「那當然,聽說是小王爺的人呢,你想想,陪葬的金銀首飾還能少了嗎?先下手為強,再晚兩天,連頭髮都沒了!」

  一胖一瘦兩個男子藉著月色在墳場裡來回尋找,「這麼多新墳,到底哪個是啊?」

  胖子撓撓頭,「我當時怕被人發現了,遠遠看的,好像就是這裡,咦?這位大叔,你在這裡幹什麼?」他們轉過個墳頭,突然看到個老頭蹲在一座新墳前,在墓碑上摸摸索索,不知在幹什麼。

  老頭木然地回頭,眼神空洞,「我家那個不孝子,把老子的名字都寫錯了,我出來改改!」

  胖瘦兩賊面面相覷,同時大叫一聲,「有鬼啊!——」撒開兩條腿就狂奔而去。

  老頭看著他們跑得無影無蹤了,臉上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兩個兔崽子也敢跟我搶生意,還是太嫩點了吧!」

  老頭從墓碑後面拿出個鐵鍬來,走到旁邊一個新墳處,動手開挖。

  剛挖了沒幾下,墳旁的草叢裡伸出一隻手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幽幽說道:「找死啊!半夜三更吵著老子睡覺,乾脆下來一起陪我睡吧!」

  「哇!——」

  老頭也嚇了一大跳,一把甩掉鐵鍬,屁滾尿流地連滾帶爬逃出墳場,速度之快,竟不遜於之前那兩個盜墓賊。

  這時,從草叢裡鑽出兩個人來,其中一個沖另一個豎起了大拇指,「四哥你就是強啊,這樣的招也能想得出來!」

  那個叫四哥的人冷笑一聲,「沒辦法,這年頭搶飯碗的人太多,不想點絕招怎麼吃得下去,動手吧!」

  兩人從草叢裡拖出鐵鍬和鎬頭,顯然是幹這行的老手,沒多大功夫就刨開了墳堆,露出下面個上好的紅木棺材。

  剛一撬開棺材蓋,就聽到裡面有些古怪的聲音,這哥倆心裡有些發毛,戰戰兢兢地推開棺材蓋,看到裡面突然坐起一人來,長髮披散,青綠色的面孔,血紅的嘴唇,頓時嚇得慘叫一聲,全然忘了自己怎麼嘲笑之前被嚇走的同行,這會兒只恨少長了兩條腿,跑的比兔子還要快。

  凌若辰見那兩人嚇得落荒而逃,先是有些納悶,一抹臉,突然想起剛才抹上的海藻泥面膜還沒擦掉,隨手擦掉了面膜,紮起了頭髮,從棺材裡面爬了出來,剛伸了個懶腰舒展下筋骨,就看到遠處一片火把閃耀,一群人嘰嘰喳喳地叫喊著跑了過來。

  錢貴剛得到下人通報,說是有人看到昨天替小王爺安葬的那個美人兒詐屍了,嚇了一跳,趕緊帶著人過來,剛跑到墳場,就看到那個女子站在墳頭上,雙臂舒展,也不知是在跳什麼舞,身姿優美,神態清麗脫俗,腳下被月光拉出個長長的身影,分明是個活生生的美人,哪裡是什麼詐屍。

  他趕緊向前一步,行了一禮,說道:「請姑娘恕罪,卑職不知姑娘是假死,將姑娘安葬於此,幸好上天庇佑,讓姑娘重見天日,還請姑娘隨卑職回府安頓。」

  凌若辰看著個頂盔貫甲的中年漢子帶著一群古裝打扮的兵丁衝過來,恭恭敬敬地朝自己行禮說話,一下子呆住了,猛然想起,剛才跑掉的那兩個盜墓賊也是束髮髮髻穿古裝的,難道這不是在演戲,而是真的像那些穿越小說一樣,自己竟然回了古代?

  天,她欲哭無淚地看看自己手上的鐲子,真是個慘痛的教訓。

  藥可以亂吃,吃錯了大不了去洗胃,話不可以亂說,亂說真的會穿越的!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4-10-23 06:14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