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鑑古仙真 作者:黑熊掌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9840 202 9
本帖最後由 coldfire 於 2009-3-26 11:18 編輯

從一柄斷劍中得到的記憶,到底會把江楓推向何方?
  神通廣大的滿天仙佛為什麼不能拯救萬民於清末的混亂?
  斷絕的傳承要如何接續?
  請看鑑古仙真

第一章 江楓和劉二毛

  江楓站在電子稱上,指針隨著壓力驟然增加,猛烈的搖晃起來,好一會,才停留在一個數值上,不妙,很不妙,以江楓一米七的身高,九十六公斤,實在是個有點偏大的數值。摸了摸已經明顯凸起的小腹,江楓有點後悔,早上是不該多吃一籠湯包的,雖然多吃的這籠湯包對他的體重沒有什麼特別重大的影響,但是江楓還是決心明天早上開始,只吃一籠湯包。不過一想起湯包薄薄的皮,滾燙鮮美的湯汁,江楓的肚子好像又餓了起來。

  正在這時,電話響了。

  「喂,找哪位?」拿起電話,江楓習慣地問道。

  「別哪位了!就你孤家寡人一個,打到你家裡還不是找你啊!」電話裡的聲音很不客氣,讓江楓的精神恍惚了一下,這誰啊,聽聲音好像沒什麼印象啊。

  「您是?」江楓狐疑的問了一句。

  「怎麼?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美男,是我,劉二毛!我回濱海了!」

  「劉二毛?!真的是你?你怎麼回濱海了?」江楓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劉二毛大名劉斌,跟江楓是一個院子里長大的,兩家原來就住對門。劉家一共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劉二毛剛剛好跟江楓是同一年生的,前後就差一天,這美男的外號還是劉二毛給起的,當年江楓出生的時候,正趕上老頭子被人誣告審查,按江楓漁火對愁眠的意思給起了這麼個名,倒也有些風雅,可惜,隨著劉二毛識字漸豐,竟然能在初中的時候看懂武俠大家龍古的代表作品《絕代雙驕》結果書中那個死了都迷倒了兩個公主的倒霉配角正好跟江楓同名,從此,美男這個綽號就在院子裡叫開了。

  要說江楓跟劉二毛已經有好幾年沒見了,當年上高中那會,劉二毛一家隨著他老爹北調進京,一起搬到了華夏首都燕京,要不是後來江楓考到了燕京大學,兩人重新聯絡上,只怕就要斷了聯繫了。

  「我說,最近在新聞裡沒聽說你家老爺子出事啊,你劉衙內怎麼突然有空光臨濱海了?」

  「行了,就知道你小子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我妹記得不?這丫頭畢業給分配到濱海日報社,這不,老爺子不放心,非要把我給發配來看著,你當我願意啊。」

  「你妹?劉琳?」在江楓的印象裡,劉琳就是一個拖著兩通鼻涕紮著小辨的一個小尾巴,當年上大學那幾年,正好劉琳不在燕京,好像是說成績不好到下面去借讀,也就沒有碰著。沒想到轉眼功夫,人家都已經大學畢業了。歲月催人老啊~

  「那你在那兒呢?要不我打個車接你去?」江楓搖搖頭,將腦子裡剛剛冒出來的酸氣卡斷,趕緊問道。

  「得了,要等你接,我早就給太陽曬成人幹了,我現在在錦城大酒店,晚上有空沒?過來一起吃飯。」

  「行,沒問題,反正今天雙休,不過我可說清楚了,要請我吃飯,你那菜可自己掂量好了!如果不讓我滿意,哼哼,我那寶貝你想看那就兩說了。」

  「行啊,你小子也會要挾哥哥我了,沒問題,就這麼著吧,我還有事,記得阿,晚上八點,錦城大酒店,咱們不見不散。」

  「行,不見不散。」說著,江楓掛了電話,從床底下拖出了一個大箱子,找了塊抹布好好的將箱子上的灰擦了個乾淨,打開箱子,從裡面拿出一個一米多長的木頭匣子,木頭匣子大概是因為上了年頭,通體漆黑,隱隱的有層油光。

  將匣子放到桌面上仔細撫摸了一陣,放到客廳裡最打眼的地方,江楓自言自語道:「寶貝啊寶貝,能不能扳回一城,這下就看你的了。」

  江楓愛好不算多,古董收藏勉強算是一個,之所以是勉強算,主要是因為古董收藏那可是一個耗費銀子的大工程,不是什麼人都能玩的起的,就算江楓收藏的是古刀劍這樣的偏門,也不是他一個省顧問委員會的調研員能負擔的起的。

  這古董一行,書畫、瓷器、玉器、青銅器、家具、裡面的門道多了去了,這一行選一個門類一輩子都不見得能鬧清楚。江楓選擇古刀劍,倒多半是受了他家老太爺的影響。跟南邊鬧革命的不同,北邊參加革命的,基本上都是家裡有錢有勢的,雖然現在傳媒發達,什麼電視啊,網路啊什麼的,鬧革命那會,能夠得到新思想,新信息,所憑藉的無非就是報刊雜誌收音機,可是收音機那可是金貴玩意,就是一般的富人家也不見得用得起,至於報刊雜誌,那是不算金貴,但是你要讀書看報,你總得認識字吧,那個時候可沒有什麼義務教育,想讀書識字,都是家裡請了先生的,能請得起先生,那能是一般家庭嗎?

  江楓的老太爺家裡當年可是齊省一霸,福遠鏢局整整一千趟子手,不過這些江楓都沒有見到,全是小時候聽老太爺說得,他們家是二房,從的是文,專門就是做帳房和白紙扇的,家傳武功那是一點也沒學到,後來投身革命,也一直都是做組織工作。後來退了,就一天到晚給小孫子講當初江家如何如何厲害,最後的結束語,總是:「後來,革命勝利了,咱家就變成學校了。」

  這學校江楓倒是去過,從初小到高中,一應俱全,那地方,看的江楓都眼饞,雖然作為顧問委員會的調研員,江楓還享受著全國獨一份的福利分房,不過,就是省級領導幹部的小院也不過就是他家柴房大小,實在讓江楓很不平衡。

  不過老太爺的祖屋捐了作學校,但是手上還是很留下了一些好東西,開鏢局的嘛,刀槍劍戟十八般兵器,倒是有不少精品留給了江楓,雖然不夠古,但是好歹也給江楓留下了一個收藏古刀劍的好底子。

  劉二毛的爺爺則不同,鬍子出身,那是一員戰將,殺敵上戰場打從革命開始到建國後就沒消停過,戰將愛刀,佐官刀,將官刀,都是戰場上的繳獲,按說兩家住了對門,這相同的愛好,江老爺子和劉老爺子應該是無話不談的好友,平常交流一下藏品那是經常的事情,可是小日本的刀劍雖然現在名頭大,但是劉老爺子的收藏怎麼也比不過江老爺子世代習武留下的刀劍,雖然劉老爺子手上有天皇御賜上將佩刀,咱江老爺子也有皇上御賜龍泉七星寶劍,比來比去,到成了一個傳統。每回江劉兩家碰面,都要拿出新收的好兵器比評一番。

  不過,自從劉家搬到燕京以後,劉二毛經商還開了個古董店,燕京是老皇城,留下的好東西多,最近兩次比拚,都是劉家佔了上風,這次江楓可是準備好了,準備了一個好寶貝,就等著扳回一局了。

  好容易到了晚上八點,江楓一個人,打個車就直接來到了錦城大酒店。作為濱海市五星級酒店中的龍頭老大,錦城大酒店在夜晚的映襯下,越發顯得燈火輝煌,完全中式的亭台閣榭,小橋流水,在所有的酒店中獨樹一幟。穿過一條小橋,來到了錦城大酒店的前台,還沒跟那個明眸皓齒的漂亮小姐搭上話,就聽見一個聲音在大堂裡突兀的響起:「江楓,這裡,這裡。」

  轉過臉一看,劉二毛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正大步向著他走過來。幾年不見,劉二毛到沒什麼變化,江楓趕緊迎了上去,嘿嘿一笑:「行啊,哥們,什麼時候帶上金邊眼睛了?」

  劉二毛給江楓說的一愣,趕緊將架在鼻樑上的金邊眼睛摘了下來:「你說這個啊,平光的,咱接觸的都是文化人,沒這個傢伙傍身,實在是心裡打鼓。」

  也不怨劉二毛戴眼鏡裝斯文,實在是劉家老太爺的遺傳因子太強大,即使劉二毛西裝筆挺的穿著實在像個成功人士,但是摘了眼鏡,總有一點黑道老大的匪氣。

  餐桌是早就定好的,靠近溪水的人工河邊上的一個小座,錦城大酒店的小座是十分有名的,四散在一條人工河的兩邊,低矮的石燈讓小座籠罩在一片昏黃之下,專門修剪的綠色植物組成了天然的屏風,將一個個小座自然地分割成了不同的私密空間,要是到盛夏,錦城大酒店還會放出專門從鄉下收購來的螢火蟲,不愧是濱海市蟬聯了十年的約會聖地。

  菜不多,國宴標準四菜一湯,很快就上齊了,抿了一口今年新釀的青梅酒,江楓開腔道:「怎麼你老爺子把你下放來看著小公主,平常不都是你大哥把關嗎?」

  「嗨,老大今年剛放到天南軍區去當他的特種兵大隊長,正好我不是在濱海還有個鋪子嗎,這不就給老爺子抓了壯丁了。」劉二毛夾了一口菜,就著梅酒喝了下去:「小公主現在還在家跟老媽膩歪著呢,我過來先給打個前站,把房子什麼的準備好,老爺子說了,不能讓小公主到了單位還沒地方住。」

  「這次來,既然敢叫我,那你手上不會沒有帶東西吧,我這可是準備好了,就等你過眼了。」江楓嘿嘿一笑,斜著眼睛就往劉二毛身上瞟了過去。

  「少來這套,沒點好東西,我敢讓你過來?我這次帶的東西可是精品,這幾年沒見,你要還弄不出點好東西,可別怪哥哥我落你面皮,我們劉家可是要連中三元了啊。」

  「你就吹吧,這次我可是準備充足,就等你放馬過來了。」

  「好!那吃完飯,咱們就上你那裡,好好比一比。」

  吃完了飯,江楓出了酒店,劉二毛還要取東西,沒過一會,就看見一輛奧迪停在江楓面前。

  「怎麼?不是大奔嗎?什麼時候改成奧迪了?」看見劉二毛從車裡探出頭來,江楓一愣問道。

  「少廢話了,還不是老爺子說做人要低調,好好的大奔不讓我開,非要我開個奧迪,你小子上來就完了。」

  江楓的家不遠,省顧委的宿舍大院,說是宿舍,倒是很漂亮的一個居民小區,誰要省顧委有錢呢,這年頭,大一點的私企老闆鑽破頭了想弄一個顧問委員的身份,自然讓省顧委的工作人員福利待遇長期佔據公務員榜首,號稱金飯碗。這個居民小區,就是一個大地產商贊助的。

  繞過了幾個大花壇,劉二毛將車停在了江楓家樓下,打開後備箱取出了一個包裹。跟著江楓上了樓,進了房間,一開燈,劉二毛就看見了江楓早早就放在客廳裡的那個匣子。

  「你先來我先來啊?」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劉二毛將手中的包裹一放,「要不還是我先來,你這個盒子看著滿好看得,別到時候裡面的東西不咋地,先看我的,也好給你一個藏拙的機會。」

  江楓聽了,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口氣不小啊,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計較,你要先來,那就你先來吧,省得到時候又說老遠拿過來的東西卻根本沒機會出場。」

  說著,江楓將早就準備好的白手套給劉二毛扔了過去,劉二毛戴上了白手套,解開了纏在包裹上的繩子,打開包裹,是一個錦盒,揭開一看,果然不出江楓所料,是一把日本刀。按理說,日本刀,雖然號稱十分鋒利也確實十分鋒利,但是還是有其致命的弱點的,採用高碳鋼打造的日本刀,不但保養起來十分費事,萬一要是出現了個裂紋什麼的,刀的性能就會受到致命的影響,象華夏刀劍砍成了鋸子一樣還能用的情況在日本刀上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刀保養的很好,只有一個刀條,沒有上任何裝具,刀身上火紋儼然,寒光閃閃,下部呈雉子股型,在靠近刀身的三分之一處有一個不是很圓的孔,上面有兩個歪歪斜斜的銘文「國綱」。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