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綰青絲》 作者:波波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192210 264 63
第一卷 青樓篇 第一章 承歡

  好痛……

  從身體傳來的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沉重的壓力令我忍不住呻吟出聲。該死的,那死小鬼沒說過借屍還魂是這麼痛的,我整天泡在晉江看過的N本穿越小說也沒說過借屍還魂是這麼痛的,難道是我的靈魂與借來的身體有排異反應?

  想睜眼,可是,眼皮重重的,腦袋昏沉沉的,費了半天勁兒也睜不開,我皺了皺眉,那死小鬼瞞了我些什麼?居然讓我的身子這麼遭罪?

  幸好沒信他的話,那死小子居然還想打我主意,一想到那小鬼一臉色迷迷的表情撲上身抱著我猛啃,我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該不會是那滿腦色情念頭的死小子討我當老婆的想法不遂,就故意整我吧?

  身體猛然傳來差點貫穿我的刺痛打斷我的胡思亂想,隨後襲來的一股炙燙的熱流令我克制不住地尖叫出聲,本應是震耳欲聾的尖叫聲逸出唇卻變成了微不可聞的破碎的呻吟。我就知道那死小鬼不會那麼好心,送我去借屍還魂?把我送進十八層地獄還差不多。誰讓我剛剛在冥殿當著那麼多捂嘴偷笑的鬼衙鬼差譏笑他是沒長毛的奶娃兒,氣得他臉都綠了,現下可好,得罪小人的下場果真難受得緊,古人誠不欺我。

  難道我正在下油鍋?那股奇怪的熱流一波一波地持續而來,燙得我極不舒服,我再次試著睜眼,謝天謝地,這次終於成功了。

  我已經設想好了千百種恐怖的場面,但還是被眼前的情形嚇了一跳。映入眼的並不是血腥恐怖的修羅場,我躺在一張精致柔軟的雕花大床上。咦?那小鬼沒騙我,還真借屍還魂了。我在心裏微嘲,蠻符合穿越黃金定律嘛,借屍還魂有99%是從床上醒過來。不過,有沒有人來告訴我,這個趴在我身上正在嘿咻嘿咻做著活塞運動的男人是誰啊?那些大呼小叫的傻婢、嬤嬤、小姐、爹娘跑到哪裏去了?

  這男人是……?老公?情人?我的頭好像又開始暈了。我就知道那死小鬼不會那麼好心,居然安排我嫁人了!等等,嫁人了?這具身體到底多大年紀了啊?生過孩子沒有啊?乳房有沒有下垂啊?肚子上有沒有難看的妊娠紋啊?不會比我在二十一世紀還老吧?還有,在我一點心理准備也沒有的情況下,安排我跟完全沒有感情,甚至是從來沒有見過面的“老公”或“情人”見面,還是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之下,什麼意思嘛?還有還有,身體這麼痛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第一次?

  我睜大眼,身體的痛楚令我的頭腦仿佛清醒了一點。剛剛在心裏想的那些全是廢話,怎麼應付眼前和以後的狀況才是正題。在古代,女人有多受壓制、多沒有地位我非常清楚,就像這個壓在我身上看起來似乎無比享受的男人,根本一點也沒有在意我身體的感覺是一樣的,女人對男人而言,或許還不比一匹馬幾頭豬來得重要。一個女人想在這樣的社會環境生存下去,就必需要依附男人,何況還是我這樣初來乍到對什麼狀況都一無所知的主兒。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一眼就看出這張床是上好的紅木制成的,似乎比以前我老板辦公室的紅木書桌和書櫃的等級還要上乘一些,看來這男人的家境不壞。咬著牙,我強忍著男人仍在我身上不斷制造的痛楚,不吭一聲。既然已經無法改變已為人婦的事實,我索性大方地打量起身上這個男人,好歹他是我以後的長期飯票,服侍好這個老板,我以前在二十一世紀渴望當個米蟲的理想說不定就有可能實現了。盯著他近在咫尺的臉,這一細看,倒硬生生倒抽了一口氣。這,這個男人,長得也太太太太太好看了一點吧?

  漆黑如緞的長發僅用一根發帶束在腦後,零亂的發絲俏皮地從他的脖子兩旁垂下來,挑逗我的酥胸。瘦削卻剛毅的臉龐,挺直如古希臘雕塑的鼻,稜角分明的薄唇,粗黑挺撥的濃眉,無一不比例勻稱精致,完美不可挑剔。可惜雙眼緊閉著,看不到他心靈的窗戶是否燦如繁星?不過那迷人的睫毛又黑又長又卷,一滴晶瑩的小汗珠掛在上面,隨著他狂野的動作輕輕抖動著,在輕顫的睫毛上晃悠晃悠地搖了兩下,就可愛地滴下來,“嗒”地一聲掉到我的臉頰上。 
 “哄”,一把火從我的喉嚨竄出來,我的身體微微有些抽搐,那滴汗像是一劑催化劑,讓我本來痛楚無比的身體竟然有了一絲異樣的反應。可恥地覺察到這一點,我身子一僵,忍不住在心中微嘲,葉海花啊葉海花,原來你也不過是一個看到帥哥就發花癡的庸俗女人,居然會在身體這麼痛楚的情況下被一張好看的皮相催生出情欲。

  可是,可是,這也不能怪我啊,另一個聲音在心底小聲地反駁,這樣俊俏好看的絕世美男子,在二十一世紀絕對是當超級偶像的料,一想到我電腦裏那堆分成“下等、中下、中等、中上、上等、上上、絕色”七個等級的帥哥明星圖片以後再也看不到了,我就有些傷心。如果把這個帥美男放到那堆圖片裏,絕對是排七星級的絕色之姿啊。老天啊,我這是走了哪門子的狗屎運,居然嫁了個帥美男老公?中大獎了,怪不得買了這麼多年的福利彩票什麼獎都沒中過,原來補償到這兒來了,這樣想著,以後再也看不到帥哥圖片的傷感也一掃而空,嘿嘿,畢竟以後我有真人秀可以看了,嘖嘖,這樣的禍水,在二十一世紀,平凡如我這樣的女子哪有一星半點的機會能夠禍害得到?如今只是身體有一點點本能反應也是很正常的啊。

  帥美男不知道是否覺察到了我身體的異樣,原本就狂野的沖刺加快了速度,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地貫穿我身體深處。他的身體淌著著淫糜的汗珠,浸濕了我雪白柔嫩如水的肌膚,他粗重的鼻息像羽毛一樣撩拔著我的粉頰,溫熱而暖昧的氣息讓我的身體漸漸也如他一般散發著燙人的高熱,我松開一直緊咬的唇,逸出一聲難耐的呻吟。

  那銷魂的聲音令他全身一僵,他猛地睜開眼睛,我毫不躲避他的凝視,定定地迎上他炫目的雙眼,像有什麼東西在身體裏炸開,那雙眼……,果然是燦如星子,那樣墨黑如漆的雙瞳,我恍惚地想,身體酥麻起來,仿佛一把火,把他的身子跟著一起融掉了,我感到他的身體顫抖地痙攣,他惡狠狠地盯著我的眼,我只覺得他的身體如大江決堤,那排山倒海的快感向我襲來的同時,也令他不能控制地輕顫起來。

  他盯著我,我也看著他,兩個人的身子都僵硬著,保持著這個動作,任憑那令人欲仙欲死的感覺如洪水一般一波一波地侵襲,將我們摧毀、擊散、粉碎……,良久良久,直到那令人銷魂的快感如退潮的海水一般緩緩消退。

  他仍沒動,表情僵硬,一眨不眨地盯著我的眼,我也不敢動,迎著他的目光,看到裏面忽閃過一絲寒意,轉瞬即逝。不明白這個男人緊盯著我看的意圖,我更是不敢輕舉妄動,也不敢貿貿然開口,怕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令男人生疑。他望著我的眼神漸漸深了起來。我心裏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見鬼的,他一直盯著我幹什麼?難不成對我的身體起了疑心?

  我不敢再看他,垂下眼瞼,掩飾住內心的慌亂,不會是真被他看出什麼異樣吧?我不安地想。

  見我垂了睫,帥美男也動了,慢慢從我的身體裏退出來。我忍不住輕抽了一口氣,不再有激情麻痺的身體被他這微小的動作也帶出了火辣辣的疼痛,這樣痛,怕是要養好幾天了。我的臉微微一紅,抬眼撞上他眼裏的譏誚,微微一怔。 

 怎麼會是那樣的表情?輕視、嘲弄、厭惡,甚至還有仇恨。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和他,到底是什麼樣的關系?莫非不是夫妻?可是,這麼親密的事都做過了……,如果他厭惡我,為何要與我上床?唉,我第一萬零一次開始鄙視自己超級貧乏的想像力……

  他翻身下床,赤裸的背影差點讓我噴出鼻血,這男人是什麼人生的啊?怎麼身材也這麼好?身高起碼在1米8以上,嘖嘖,那結實有力的肌肉,古胴色的皮膚,那翹臀、那窄腰、那猿臂、那寬肩、那松一樣挺直的脊背……,視線由下至上滑到那裏,我又抽了口氣,那背上竟有一道一尺來長的傷疤,像條褐色的大蜈蚣,醜陋而猙獰地爬在他的背上,再一細看,那古胴色的膚色還掩飾了眾多各種各樣的大小傷口,像是從刀光劍影裏摸爬滾打而出,那些傷口揭露著主人曾有著怎樣驚濤駭浪的過去。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我怔怔地看著他,腦子又開始混亂起來。一個穿著俏麗粉裳的女子已悄然走至床前,放下一盆清水,手裏拿著一塊濕絹,替他清理身上歡愛的痕跡。乍一看到她,我大吃一驚,這屋裏,竟然還有其他人,他他他,他竟然在屋裏有第三者的情況下,如此坦然地與我嘿咻嘿咻?這男人到底有沒有一點羞恥心?我的臉火燒火繚地燙起來,我這個來自二十一世紀,對性行為也不是那麼保守的人,面對給人演出現場版的A片也覺得非常難堪,好歹他還是個封建社會的古人好不好?

  腦子裏一片混亂,我就這樣傻傻地看著帥美男光著身子一動不動,巍然而立,任那粉裳女子仔細地擦試他的身體。好不容易等那女子幫他清潔完,端了汙水出去,還未等我回過神來,又走過來一個紫裳女子,給他披上一件寬松的白袍。我差點暈過去,這屋裏到底還有多少個人觀看了剛才那出表演。

  轉過頭在屋內搜尋,目光驀然接觸到離床四五米處的一個人時,差點駭得驚叫起來。 本帖最後由 liny0917 於 2014-10-21 17:52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