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重生成了吳應熊 作者:而山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75998 314 2
自己是齊良還是吳應熊?自己是生還是死?在歷史的長河中,在血與火的生死斗爭中,為生而戰......


第一部 第一章 成了額駙
    公元2006年「五.一」黃金週最後一天,晚十一時,北京宣武門附近大街發生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一輛重型卡車疾駛過來,撞上一位迷糊過馬路的男子,男子頭顱碎裂,當場死亡。

    據查:男子名叫齊良,二十五歲,湖南人,公司職員,本科物理學專業。

    人有三魂六魄,在某種特殊情況下,人的思想會脫離肉體存在,古時謂之靈魂出竅。

    「我這是在哪?」齊良一骨碌坐起,他清楚記得當時一輛閃著耀眼燈光的車高速駛來,他連叫聲都來不及喊出,便被撞入了一個黑洞中,然後就在裡面飄啊飄啊飄!

    昏暗的燈光下,一個靠著床柱流著口水打著盹兒的侍從驚醒過來,驚喜歡叫:「額駙!你終於醒啦!」

    「額副?是叫我嗎?」齊良瞅瞅,他第一眼瞧見的不是對方的裝扮,而是侍從嘴角掛著的「哈滋油」,不由一陣皺眉。接著看下去,他看到了對方前額光禿禿的半個腦袋,和後面拖著的長長辮子。「怎麼回事?」他暗驚,四周瞧瞧,他又發現許多蹊蹺之處,房裡點著油燈,沒有一樣現代家電,但房裡擺設佈置卻極為講究,古色古香中透著一種歷史的沉澱。

    「你是誰?」齊良驚惶,往床裡縮了縮。

    「我是你的跟班侍從小六子啊!」侍從迷惑地搖搖頭,看來額駙這次受創不輕。

    「我又是誰?」齊良越來越糊塗。

    「你是額駙啊!」小六子大搖其頭,不會連自己是誰都忘記了吧!

    「我叫額副?」好奇怪的名字,齊良還是沒有弄明白自己是誰。

    「這裡是什麼地方?」他繼續問,聰明如他的心裡有一種越來越不祥的預感。

    小六子同樣有一種越來越不祥的感覺,難道主子被重擊得失去了記憶?這不是不可能的事,民間早有這樣的例子。

    「主子!你沒事吧?」小六子擔心地問。

    「我頭好疼,好多事記不起來了!」在沒弄明白事情之前,齊良只能裝迷糊。

    「主子!你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了?」他抱著殷殷希冀。

    「記不起來了!」齊良茫然。

    「這裡是京城宣武門石虎胡同的額駙府,主子您是當今朝廷和碩額駙——吳應熊!」小六子提醒。

    齊良現在才明白「額駙」非「額副」,不是名字,而是一種稱謂。

    「吳應熊?我是吳應熊?」齊良恍神過來,失態驚叫,好熟悉的名字啊!

    「對!主子您就是吳應熊!」小六子肯定地點點頭,他以為齊良終於正常了。

    齊良目瞪口呆,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我的父親是吳三桂?」

    小六子興奮:「對!老爺就是當今天下第一王爺——平西王吳三桂!」

    「啪」地一聲,齊良猛地拍打一下自己的臉,臉上火辣辣地生痛,他又馬上伸手到後面,摸到了一根又粗又長的辮子。「快幫我拿面鏡子過來!」他歇斯底里吼道。

    小六子驚悚,趔趄一下,趕緊照吩咐去辦。

    齊良雙手在左一下右一下地拍打自己的兩頰,心中在千萬次地拒絕這個事實。

    「額駙!給你鏡子!」小六子抖著雙手遞過銅鏡,齊良的瘋狂狀令他心驚肉跳。

    昏黃的鏡裡出現一張細眉大眼,厚嘴唇,肥雙頰的臉。

    「這就是我?不,應該說這就是吳應熊?」臉上的變化絕不是化妝出來的,齊良萬般無奈地接受事實——他被時空轉移到了另一個世界,他的肉體在現代已死去,而他的思維卻回到了過去,並佔據了一個叫吳應熊的人的身體。

    「沒想到這種光怪離奇的事居然發生在我的身上!」齊良看過一些穿越時間的科幻小說,卻怎麼也不能把這類事跟自己聯繫在一起。

    齊良仔細端祥著銅鏡中新的自己,肥胖臃腫,長相普通,看起來忠厚樸拙,他不由一陣失望,過去的自己可是英俊高大,在高中、大學都是運動健將的啊!

    不過還算好,重生的自己是一個額駙,也就是傳說中的皇帝的女婿,吃穿是不用愁的了,他不由又一陣陣慶幸,一陣陣高興。

    「吳三桂不是後來又造反了嗎?吳應熊不是又被那個雄才大略的康熙皇帝給斬了嗎?」心情才好一點的齊良突又一陣頭腳發涼,「唉呀!吳應熊是一個短命鬼,我不要做短命鬼!」

    小六子一直在一旁觀察著主子,主子臉上的表情十分豐富,一時陰一時晴,一時喜一時悲,他的心也一時緊一時松,暗暗祈禱:「救苦救難的觀菩薩,您可千萬不要讓主子再有事啊!」

    「小六子!」

    「奴才在!」

    「現在是什麼時候?」齊良放下銅鏡。

    「現在是午夜子時!」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問的是現在是什麼年代?」

    看!看!連年代都忘了,主子還是沒有恢復過來!小六子好一陣失望。「現在是康熙十二年五月!」

    「康熙十二年是什麼時候?」齊良歷史學得不好,根本不能跟後世通用的公元曆法劃上等號,他對康熙、吳三桂等人的瞭解僅限於電影、電視劇中的一些故事,他雖知道康熙年間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但那些具體的時間與細節卻又不知道了。

    「康熙十二年就是康熙十二年啊,還能是什麼時候?」小六子出身卑微,沒讀過什麼書,他不可能告訴齊良什麼答案。其實,當時世界還沒有進入大航海大殖民時代,就是飽讀詩書的讀書人也不一定會知道公元曆法。

    幸好這些對於齊良來說並不重要,他關心的只是離吳三桂舉旗造反的時間還有多久?他得保住自己的小命啊!雖然上次的死沒有經歷傷疼的痛苦,但面臨死亡那一刻的恐怖他是永遠也不想再嘗了的。

    「鰲拜……?」齊良把自己記憶中的一些人物與事件說出來,以此推算一下時間。

    「奸臣鰲拜早已伏法!」小六子真搞不懂,主子是怎麼了?說他不清醒嘛,他又能想起一些東西來,說他清醒嘛,一些人人都知道的事他又不知道了。

    鰲拜伏法之後才有撤藩,齊良也只能從自己的腦海中搜腸刮肚出這一點點歷史知識,就這點知識還不是他上學時記下的呢,那得謝謝那位現代武俠大師金庸,是他的小說《鹿鼎記》的電視劇版令他在腦海中留下了隻言片語的有關康熙年代發生的事件。

    鰲拜伏法了,表示康熙撤藩的決策也不遠了,時間緊迫啊!

    歷史中,吳三桂平定西南,擒殺南明永樂皇帝,為滿清入主中原建國立下汗馬功勞,滿清為表彰他的功勳,命其永鎮雲南,並管轄貴州,但又由於他兵強馬壯,實力雄厚,威震朝廷,為滿清所忌,於是由當時的攝政王多爾袞作媒,將皇太極的女兒和碩公主下嫁吳三桂兒子吳應熊,封其為「和碩額駙」,但必須永住北京。這表面上是滿清皇族給予吳應熊的無上榮譽,其實質是把他作為人質,以挾制吳三桂,這點歷史齊良還是知道的。

    既然是人質,周圍必定有清廷密探的監視,說不定額駙府中就潛伏有清廷密探,齊良心事重重地瞟一眼小六子,可恨有了吳應熊的身體卻沒有了他的記憶,這個小六子看似機靈,但不知根不知底,現在也不能相信。

    短短的時間內,齊良經歷幾番大悲大喜,感到身心疲憊,他的腦袋中一片凌亂,輕嘆道:「小六子!你先下去吧!」他想休息一下,他得理清一下頭緒,好好構思一下新的自己的未來。

    「喳!」小六子躬身。

    「別告訴任何人我的事!」齊良語重吩咐。

    小六子恭卑:「是!額駙您早點休息,奴才在外面候著,有事你叫奴才就是!」

    齊良揮揮手:「去吧!去吧!」

    望著被小六子輕輕帶上的門,齊良頹然仰靠,喃喃:「今後我就是吳應熊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