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棺日記[第一部]之可樂殺機

本帖最後由 台北人 於 2009-4-7 14:34 編輯

一日三途判相約在Pub一同相聚。業途靈與腹中首早已到達並等候多時。他們兩人不耐的喝著手中墨西哥進口的可樂娜啤酒。
業途靈:「每次鬼王棺總是珊珊來遲,這個狡突臉真會耍大牌啊!」
腹中首:「等他等到肚子都餓了銎銙銛銘,箈箕箇箎不如叫些什麼東西來吃吧?」
業途靈:「嗯,也好團圖墊墓,塴塹塾墐我也剛好肚子餓了。聽說這家店的火鍋不錯吃,我們兩人先叫一份來吃看看吧!」
腹中首:「聽說最近中原武林最嗆的人嗺嘆嘗嘂,暡朄朅朢名字裡面都有一個龍字。」
業途靈:「嗯~沒錯。六禍蒼龍、魔龍祭天、疏樓龍宿,既然龍這麼有名箝箔箘箸,蒻菣萒蓑我想先來一份龍肉火鍋好了!」
腹中首:「那我要來一份龍肉咖哩飯,附餐飲料要水晶湖的湖水加萬年不化之冰。」
業途靈:「喂!小二!來一份龍肉火鍋跟一份龍肉咖哩飯!」
店小二:「抱歉,兩位大爺,小店只有豬肉、牛肉和雞肉三種口味,大爺要的小店可能沒有。」
業途靈:「嗯~店小二,你這句話已經引動吾的殺機了!」
店小二:「哎呀!大爺,小店只是小本經營,若有冒犯之處,請大爺多多包涵!」
腹中首:「哼哼!我兩人也並非是無理取鬧之輩。業途靈,給他一條生路吧!」
業途靈:「本來你若無法讓我兩人滿足,你便是死路一條。但今天大爺我給你一個機會。」
店小二連忙問道:「多謝大爺高抬貴手,請問大爺有何吩咐?」
業途靈:「既然你們無法給我們龍肉止我兩人口腹之慾,所以我兩人今天要以豬肉的價格吃到龍蝦!」
店小二面露難色:「這........。」
業途靈面帶不悅:「嗯~你有困難嗎!」
店小二為保性命,連忙說道:「不是!不是!只是東港離小店有一些距離,小店需要一點時間準備大爺要的東西。」
腹中首:「騙肖ㄟ!東港哪有多遠!只不過先經過天外南海,再經過東瀛,最後到葉口之間附近的萍山之巔旁邊的孤獨峰下面的罪惡坑隔壁而已嘛!」
店小二:「兩位大爺,請高抬貴手。我還有某子要養呀......。」
業途靈:「好吧!不要說我們不近人情!給你一天的時間來回,若時至未歸,你的小命就不保!」
店小二如釋重負的說:「是!是!我馬上來去!」
店小二急忙的狂奔到櫃台打電話:「喂!風之痕無線!我這邊是瀚海旁邊的陰川路鬼樓大樓之笑蓬萊酒店,要一台Taxi!」
店小二靜待約二十秒之後,電話的另一頭道:「978,三分到!」
接著店小二搭上火速到達的Taxi,奔馳而去。
腹中首:「嗯?剛才那台車......好像是幽靈馬車吧?」
業途靈:「靠!黑白郎君何時加入風之痕的車行了?」
腹中首:「我想大概是素還真介紹的吧......。」
一肚子疑問的業途靈:「也許吧........。」
就在店小二離開不久後,有一名女子向業途靈二人走近了。
那名女子開口說道:「兩位客倌,我是這家店的副掌櫃,我叫金八寶。」
金八寶自我介紹完之後,向業途靈兩人遞出了自己的名片。
金八寶:「我自己本身是經營八寶冰冰品連鎖事業,但我的姊姊經營Pub事業繁忙,也就是這家店的掌櫃,便要我來幫她。」
性好漁色的腹中首馬上邪惡的笑道:「嗯~吃冰我沒興趣,倒是你們店有沒有坐檯的?嘻......。」
金八寶笑道:「本店有幾個不錯的Talking Girl,待我介紹兩個不錯的,陪兩位大爺聊天解解悶。」
腹中首神色略有不悅的說道:「哼!只有聊天而已嗎!?」
金八寶:「哎呦~大爺,請兩位勿為難我,本店的小姐只純聊天,不賣笑的。請兩位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這時候金八寶的背後突然有另一名女子說話了:「寶妹,你暫且退下吧。讓姊姊來招呼這兩位貴賓。」
金八寶恭敬的回道:「是,姊姊。」
業途靈看了一下剛來的這名女子,問道:「嗯~你就是這家店的掌櫃嗎?」
被稱為掌櫃的女子回道:「是的,我是這家店的掌櫃金八珍,想必兩位大爺是初次蒞臨小店吧。」
業途靈:「沒錯,所以展現出你們店裡最好的一面,讓我兩人今天可以留連忘返,不虛此行吧!」
金八珍:「呵呵~兩位大爺請稍安勿躁,可愛的姑娘待會就來服侍你們了。請兩位稍坐片刻。」
接著金八珍轉身,看到一名剛巧經過的服務生:「維特!到闍城包廂,將色無極及姥無艷調來!」
維特:「啟稟掌櫃,色無極請假一週去蝴蝶國遊玩。姥無艷昨天就隨太陽女跳槽到春海慾國舞廳了。」
金八珍:「可惡的春海慾國!竟敢來老娘店裡挖角!明天叫炎熇兵燹跟吞佛童子帶人去放火燒店!」
維特:「是,掌櫃。」
金八珍:「不然你去將繯鶯及赫瑤兩人叫來!」
維特欠身應道:「是。」
金八珍臉上趕緊堆滿笑容的對業途靈兩人說:「大爺,真不住,讓兩位見笑了。姑娘馬上就來。」
滿腦邪念的腹中首不斷的催促:「快!快!我快要耐不住性了!」
沒多久,繯鶯和赫瑤兩人便來到了金八珍面前:「珍姐,我們來了!」
金八珍:「快坐下好好招待兩位大爺,不可怠慢。」
就當繯鶯跟赫瑤兩人要坐下之際,腹中首突然說道:「且慢~掌櫃的~這兩個我要打槍!再換兩個更好的來!」
金八珍:「哎呦~兩位大爺切莫說笑了~這兩位乃是本店最漂亮的兩位姑娘,不知多少客人是為她們兩個慕名而來的。」
腹中首:「你以為本大爺眼睛瞎了是不是!這種貨色你跟我說是最漂亮的!看來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腹中首話剛說完,兩個在一旁拖地清潔的服務生,吸引了腹中首的眼神。腹中首連忙指著那兩人說道:「掌櫃的~我要這兩個~!」
金八珍心想:「你一定是頭殼發燒燒壞了。這兩個店裡最醜的,就是因為沒人要理,才會去拖地掃廁所。你居然要這兩個......。」
不過金八珍又想:「反正你喜歡就好,每一個人口味不同嘛。有人喜歡吃排骨飯,也有人喜歡吃控肉飯,當然也有人喜歡吃腳尾飯...。」
所以金八珍轉身叫道:「華羽火雞、陰無獨,你兩人暫放下手邊工作,過來跟這兩位大爺聊聊天。」
華羽火雞和陰無獨兩人欣喜若狂,連忙應道:「是!是!奴家來了!」
腹中首也喜形於色的說:「這兩個也還差不多!來!來!兩位美女快坐下!」
業途靈心中納悶的想著:「我看這個腹中首不是頭殼壞去,就是最近整天在家玩RO玩到眼睛快瞎了。算了,他喜歡就好......。」
腹中首跟華羽火雞和陰無獨聊了起來,越聊越起勁。金八珍見狀,便開口說:「兩位大爺,我先去忙。讓我們小姐好好招待你們...。」
金八珍話尚未說完,腹中首便說:「好了!好了!你忙你的,這兩個陪我就可以了。哈哈哈!」
金八珍:「嗯,那我先失陪了。」
正當金八珍轉身離去之時,腹中首又開口說道:「喂!掌櫃的!今天真高興!再給我開兩手可樂娜過來!」
金八珍應道:「是,大爺,馬上來。」
過沒多久,維特便把兩手可樂娜送了過來:「大爺,您要的酒送來了。」
腹中首在酒酣耳熟之際,對華羽火雞和陰無獨開始毛手毛腳起來,而兩人居然也不加以抵抗。業途靈也因為無聊,開始自己一個人喝起悶酒來了。
業途靈心中暗譙:「看!這個死狡突臉的到現在還沒有來!」業途靈喝酒的速度也不禁加快了。
半個時辰之後,腹中首已經和華羽火雞與陰無獨兩人緊緊抱在一起了。
華羽火雞:「大爺,您長得真俊啊!奴家很喜歡大爺您呢!」
陰無獨:「呵呵~大爺,您長得比談無慾還英俊呢~!」
腹中首:「本大爺不只相貌過人,還有其他過人之處呢!哈哈哈~!」
華羽火雞:「是什麼呢?奴家好想知道啊~!」
陰無獨:「也讓奴家見識一下嘛~!」
腹中首見華羽火雞和陰無獨似乎已快上鉤,便說道:「那麼想知道嗎?哈哈哈~!跟本大爺前往我的居所一觀,你兩人必定嘆為觀止。」
華羽火雞跟陰無獨兩人尖聲叫道:「奴家想看!奴家要看!」
腹中首再也耐不住心中飢渴:「那還等什麼!即刻動身吧!業途靈,吾一個時辰內便回!掌櫃的!這兩個借我一下!」
腹中首說完後,人馬上就帶著華羽火雞和陰無獨消失了。
金八珍還來不及說什麼,原本將說出話的口,又再度閉上。只是心想:「唉!又是另一個武林浩劫!」
這時的業途靈已經無聊到把身上的PSP拿出來玩了。邊喝著酒,邊玩著PSP的業途靈身影,今夜看起來特別落寞......。

業途靈獨自一人在笑蓬萊喝了大約一箱可樂娜之後,突然間,華羽火雞急急忙忙的奔了進來。
華羽火雞神色驚慌的對業途靈說:「大爺!大爺!你的朋友腹大爺口吐白沫,休克暈倒了!」
業途靈面帶驚訝的說道:「怎有可能?!事情到底是怎樣發生的?」
華羽火雞稍稍喘了口氣說道:「腹大爺他...他剛剛跟奴家還有陰無獨在他房間時,我們三人正準備...正準備...」
業途靈急道:「別吞吞吐吐!趕快將事情的詳細經過道來!」
華羽火雞面帶羞澀的說道:「就我們三人準備做那個那個的時候...腹大爺他說要吃點補品助興......。」
業途靈又問道:「是什麼樣的補品你知道嗎?」
華羽火雞:「奴家聽腹大爺他說,好像是一種名叫神醉夢迷的壯陽藥......。」
業途靈:「看!腹中首這個白癡!神醉夢迷是我因為家中老鼠太多,買來要毒害老鼠用的藥!前兩天無故不見,原來是被那個愚昧的腹中首偷走!」
業途靈又問道:「腹中首現在人呢?」
華羽火雞:「已經讓陰無獨先送去殘林醫院了。」
業途靈臉色發青的說道:「靠,哪間醫院不送,送去殘林醫院...妳不知道從殘林醫院出院的人,從來沒有一個可以完好出院的嗎...?」
華羽火雞略帶驚訝的問道:「大爺,奴家不解,醫院不是專門救人的嗎?怎會不能完好出院...?」
業途靈:「從殘林醫院出來的病患,非殘即傷。醫院院長名叫殘林之主,本名叫皇甫笑禪,後來改名為皇甫笑殘...。」
業途靈嚥了一下口水又說道:「因為這個院長有點心理變態,看到別人越殘廢他就越高興。聽說他還有一段不堪的往事......。」
華羽火雞:「真不可思議,世界上怎會有如此變態之人?而且居然還可以當醫院院長?」
業途靈:「唉!他們皇甫家本來就有錢有勢,開醫院對他們來說根本就輕而易舉。皇甫笑殘的爹親皇甫君笑原本將希望寄託在他身上的...。」
華羽火雞:「皇甫君笑不是那個黃埔軍校的創校校長嗎?」
業途靈又說道:「嗯,沒錯。但誰知後來皇甫笑殘竟然患了一種非常罕見的病症......使得皇甫家一夕變天......。」
華羽火雞越聽越奇,急忙問道:「大爺!大爺!後來皇甫家到底是發生何事?」
業途靈:「皇甫笑殘罹患了一種名為"性別認知障礙"的病,導致他不愛女生,只愛男生......。」
華羽火雞驚訝的說道:「啊!那他不就是同性戀嗎?」
業途靈:「也可以這樣說啦...後來他居然還愛上了他的親哥哥皇甫霜刃,因為連皇甫霜刃也患了相同的病...。」
業途靈停頓了一下又說道:「更令人意外的是,皇甫笑殘為了跟他哥哥在一起,不惜去動了變性手術,變為女兒身了。」
華羽火雞:「唉呦!真是好悲慘的遭遇,好淒慘的家庭悲劇啊...。」
業途靈:「正因為如此,皇甫老爺受不了這種刺激,自殺身亡了...。聽說當時屍體沒人收埋,還是總統素還真,委託總統府機要秘書屈世途以及市議員秦假仙前去處理的。」
華羽火雞突然間曖昧的笑了一下:「秦假仙嗎?呵呵~~~!」
業途靈似乎沒有聽到華羽火雞說的話,又自顧自的說了下去:「皇甫家這兩個傳人,原本打算攜手退隱江湖的,但是......」
業途靈嘆了口氣又說道:「唉!但是誰知道皇甫霜刃,居然丟下他弟弟皇甫笑殘,和另一個名叫跨海神足的男人私奔了。」
華羽火雞:「這個皇甫家大公子也未免狠心了些,居然將為他變性的親弟弟丟下,獨自離開...。」
業途靈:「還不只如此,皇甫霜刃為了永絕後患,還花錢找了兩個殺手要做掉皇甫笑殘...。但是皇甫笑殘早有預防,撿回一命。」
華羽火雞:「那兩個殺手不就沒有得手了?」
業途靈:「沒錯,這兩個殺手原本也是張錫銘手下的重要人物。是一對不要命的夫婦,男的叫患劍,女的叫刀瘟。」
華羽火雞:「啊~!這兩個我知道,這兩個殺手原本警方一直在通緝。後來兩個人雙雙自殺身亡了是不是?」
業途靈:「當時新聞媒體報的很大,造成警方破案的壓力。那時警政署長殷末蕭還說了重話,說一個月內如果沒破案他就下台。」
華羽火雞:「結果警方偵辦了將近三十年才宣布破案...所以殷末蕭下台了,換無名接任警政署長了......。」
業途靈:「嗯,就是如此。當年患劍刀瘟造成了皇甫笑殘不小的傷害,他的手腳都無法像正常人一樣活動了。」
華羽火雞:「就是這樣才會造成今天皇甫笑殘的變態個性嗎?」
業途靈:「嗯,爹親被他們氣死,自己又做了這麼大的犧牲去變性成女性。最後,自己最深愛的親哥哥又跟別的男人私奔,自己更成了殘廢...。」
華羽火雞:「真是可憐啊........。」
業途靈:「喂,現在不是講古的時候吧!快前往殘林醫院,將腹中首轉診到別的醫院去吧!」
華羽火雞:「是!大爺您剛剛有喝了一點酒,待奴家叫台計程車來!」
經過了幾分鐘以後,計程車到了。業途靈看了計程車一眼,居然是白骨靈車,驚道:「我靠!這麼老的老爺車還在載客?」
但是因為趕時間的關係,業途靈和華羽火雞還是匆匆的上了計程車。計程車也隨即快速的飛奔而去。
業途靈訝異的說:「想不到這麼老的古董車,還可以飆這麼快!」
計程車司機:「人客,這還不夠快,待吾盡展吾之功夫吧!」
計程車司機說完後,將車上的汽車音響打了開來,播放的是電影東京甩尾的主題曲。
計程車司機:「人客,坐穩了!讓你們一見我畢生絕學!啊~烽火紅塵路!」
業途靈下意識的看了一下司機的名字:「看!居然是傲笑紅塵!聽說這個人開車超殺的,以前還是飆車隊的頭頭...。」
傲笑紅塵:「人客,我要甩尾了,坐穩了!」傲笑紅塵說完後便急速甩尾。
華羽火雞不禁發出了尖叫聲:「啊~~~!嚇死奴家啦~~~!」
沒多久,便到了殘林醫院。傲笑紅塵坐在駕駛座轉頭對兩人說道:「人客,到了。還有,請不要吐在我車上,謝謝合作。」
業途靈此時整顆腦袋已經暈頭轉向了:「華羽火雞,你先進去找一下急診室在哪裡......順便也先幫我掛一下急診好了......。」
華羽火雞聞言後,便先行快步進入殘林醫院了。
業途靈又轉身問傲笑紅塵:「呃......多少錢?」
傲笑紅塵:「一共五兩黃金,謝謝。」
業途靈臉色蒼白的說道:「啊!怎會這麼貴?」
傲笑紅塵:「本車行秉持的是精緻的服務品質,以及以客為尊的優良態度。所以這樣的價格算是非常合理了。」
業途靈掛念著好友腹中首的傷勢,心中雖在暗譙,但還是無奈的問傲笑紅塵說:「我今天身上沒有那麼多現金,你們有接受刷卡嗎?」
傲笑紅塵:「有,但是刷卡要多加5%的手續費。」
業途靈從身上拿出了忠狗信託的信用卡,遞給了傲笑紅塵:「看...算了...這張信用卡拿去刷吧...。」
過了一會兒,傲笑紅塵一臉殺氣的走回業途靈身邊。緊握拳頭,語氣顫抖的說:「人客,你那張忠狗信託的卡是偽卡!」
接著傲笑紅塵仰天大聲狂叫:「你!為何欺騙我?你!罪無可赦~~~!」
傲笑紅塵邊說,邊從身後拿出了一根球棒襲向業途靈:「該死的騙子!伏罪受誅吧!紅塵冉冉~!」
業途靈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從身邊抽出了一根電擊棒回擊傲笑紅塵:「金光亂射霧煞煞~!」
兩個人打了將近一個時辰,依舊是難分難解,不分軒輊。旁邊突然有人騎馬而來,加入戰局了。來者竟是狡突臉鬼王棺!
鬼王棺跟業途靈聯手將傲笑紅塵壓制在地,鬼王棺道:「且慢!你兩人因何衝突吶?」
業途靈將前因後果說給了鬼王棺聽,鬼王棺聽聞後,從口袋拿出了一錠黃金:「司機,這錠黃金少說有六兩,多出來的算是彌補你的損失的吶!」
傲笑紅塵怒道:「哼!只怪我學藝不精,技不如人。下次再相遇時,今天的恥辱我會加倍奉還!」傲笑紅塵說完後,駕著白骨靈車離開了。
業途靈轉頭問鬼王棺:「你怎會知曉要來此?」
鬼王棺:「吾剛剛到笑蓬萊之時,店內的掌櫃跟吾說的吶。」
業途靈隨即不悅的說道:「哼!為何你會遲到這麼久的時間!」
鬼王棺:「實在沒辦法吶,吾之摩托車在半路拋錨,所以才會耽擱這麼久的吶!」
業途靈轉頭過去,望了一下鬼王棺騎來的馬問道:「那為何你會騎這匹這麼醜的怪馬來此?」
鬼王棺:「這匹馬是機車行的老闆先借吾代步用的吶!」
兩人話才剛一說完,那匹"馬"開口了:「就跟你說過多少次,我不是馬!我是上古聖獸呢!我叫火龍麒!有名有姓的,而且還比你們的名字好聽!」
鬼王棺當作沒聽到火龍麒的話,自顧自的說:「業途靈,腹中首現在情況到底是如何的吶?」
業途靈:「我也不知道,不過先到急診室去找人問個清楚就知道的吶!」
鬼王棺:「業途靈,別學吾講話的吶!」
業途靈:「廢話少說,走吧!」
兩人來到了急診室前,看到了一名護士,業途靈便急忙問道:「護士小姐,這邊有沒有一名患者名叫腹中首的?」
護士翻了翻手上的資料:「有,醫生剛幫他做完急救手術。他真幸運,今天遇到院長親自幫他開刀。」
業途靈聽完馬上腿軟說道:「啊......完了......。」
業途靈隨後聲音顫抖的問道:「那...他現在情況如何......?」
護士:「命是保住了,但是病人到院時下體腫大,所以他的小GG被割掉了......。」
鬼王棺幸災樂禍的笑道:「他要是醒來知道了一定會瘋掉吶。」
業途靈心想也不用轉診到其他醫院了,便又問道:「那...病人何時可以出院?」
護士:「待會兒你們辦一辦出院手續後,便可以接他回去了。」
鬼王棺:「走吧,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吶......。」
業途靈不自覺的,又學起了鬼王棺的口氣:「一切都是命吶......。」
鬼王棺:「是吶......。」
今晚醫院的白色長廊,陣陣吹來的風,顯得格外的淒涼......。
鬼王棺和業途靈幫腹中首辦好了出院手續,他們一時還不敢跟腹中首說出他已經被去勢的事實。但是腹中首似乎已感受到自己身體的異狀了。突然間,華羽火雞走了過來。
業途靈看到華羽火雞怒道:「妳是死到哪裡去了!從剛才一進醫院就沒有看到妳的人!」
華羽火雞:「剛剛有人從背後偷襲奴家,然後奴家就失去意識了。接著醒來的時候,就發覺到自己身在太平間裡面了...。而且...還有被侵犯過的感覺......。」
鬼王棺面色冷然的說道:「滾吧!已經沒有你的事了!離開!」
華羽火雞語氣恭敬且害怕的回道:「是、是...!奴家告退。」
華羽火雞話語一畢,便馬上急急忙忙離去了。這時腹中首低頭不語,沉默了一會兒後,又抬頭望向鬼王棺及業途靈兩人。
腹中首看著鬼王棺和業途靈問道:「說吧...我是不是已經失去男人最重要的東西了......。」
鬼王棺和業途靈兩人四目交接,欲言又止的說不出話來。他們兩人心裡在盤算著,如何對腹中首說出這個殘酷的事實。
最後還是業途靈先開口說話了:「腹中首,你的情形並不是完全沒有轉機。中原苦境有許多醫術高超的神醫,我與鬼王棺一定會想辦法助你恢復完好。」
突然有一道神秘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指引你們一線生機,前往南宮醫院,找院長北辰元凰與外科部主任南宮博士,也許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鬼王棺:「你是誰吶?吾憑什麼相信你吶?」
神秘的聲音:「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想不想讓腹中首可以雄風再起。信與不信,由你們自己選擇了,請。」
話一說完,週遭又恢復了原本的寧靜。鬼王棺等三人六目相互交視,但卻沒有人先開口說話。最後還是由腹中首自己先開口了。
腹中首:「只有姑且一試了......。」
業途靈:「嗯...沒錯...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不然也沒有其他可行之法。」
鬼王棺:「既然如此,走吧!前往南宮醫院吶!」
於是三個人一同騎上了火龍麒,火龍麒生氣的說:「超載啦!你們三人太重了,我跑不動啦!」
鬼王棺:「不要挑動吾的殺意,你相信我等一下就把你賣到山產店的吶?」
火龍麒暗譙,但又無奈的嘆了口氣:「唉,走吧......等等如果"雷禪"就不要怪我啦......。」
鬼王棺怒道:「囉嗦吶!快走吶!」火龍麒不敢再說什麼,載著三人前往南宮醫院了。
半個時辰之後,三途判來到了南宮醫院之外。鬼王棺看著醫院大門,低聲說道:「這個地方透露著異常的氣氛吶!」
業途靈:「嗯,但也沒什麼好怕的,我們是滅境最兇最嗆的三途判啦!」
鬼王棺:「說的也是,進入吶!」
一進入醫院,三途判來到了掛號櫃檯前。鬼王棺先開口問道:「吾要見你們院長的吶!」
櫃檯護士:「請問三位有何貴事嗎?」
鬼王棺指著腹中首說道:「吾的朋友需要你們院長的救治吶,快叫他出來吶!」
櫃檯護士:「真不住,北辰院長到拂水樓去開醫療會議了,三天後才會回來。」
鬼王棺又問道:「那你們的外科部主任南宮博士在哪吶?」
櫃檯護士:「南宮博士昨天和他的助手,科學小飛俠中的鐵雄一起搭鳳凰號,到副總統居所無慾天去幫副總統談無慾看病了。」
鬼王棺一陣錯愕:「這......該如何是好......。吾之朋友非常需要救治啊!」
櫃檯護士:「請問...他有什麼問題需要看診?」
鬼王棺:「他需要看外科吶,他有某個器官斷掉,需要想辦法接回吶!」
櫃檯護士:「但本醫院最擅長外科的北辰院長跟南宮博士,目前都無法為您的朋友動手術了。請您先預約看診吧,三天後他們兩位都會回醫院。」
鬼王棺:「嗯......只有這樣了......。」說完後便先幫腹中首預約了三天後的看診。
三途判離開醫院後,鬼王棺提議道:「現在煩心也是多餘,為了表達上次聚會吾遲到的歉意,今天請你們兩人去喝一杯的吶!你兩人意下如何?」
業途靈:「嗯...我沒有意見......看腹中首的意思吧......。」
腹中首:「走吧......但我今天不想喝酒...。」
鬼王棺:「無妨,前幾天吾之好友因為總統特赦被放了出來。我們到一家不錯的酒店,有現場Live Band表演,吾帶你們前往一觀吧。」
三途判來到了鬼王棺口中所說的酒店,外觀裝潢非常的氣派豪華,腹中首似乎忘了自己目前身上的缺憾,表情又開始邪惡起來。
腹中首:「狡突臉的!這邊有沒有坐檯的?哈哈哈......。」
鬼王棺:「原本有,但這幾天因為特赦放出了一萬多條鬼靈邪魔。所以這幾天一直有司命拘役使在執行擴大臨檢的勤務,小姐便暫時不敢跳秀吶!」
腹中首:「看!趕羚羊的司命拘役使!這樣來酒店的趣味便少了五分!」
業途靈:「不管如何,我們先進去再談吧!」
突然,眼尖的業途靈看著酒店內有他熟悉的面孔。業途靈便對那人說道:「喂!表象意魔!你怎會在此?你不是到好萊塢拍片了嗎?」
表象意魔哀怨的說道:「靠!我們十三邪靈原本滿懷希望,期許有一天我們能成為好萊塢大明星,結果誰知我們拍的那一部電影票房竟然慘賠......!」
業途靈:「話雖如此,連你們拍的電影片名叫什麼,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呢!」
表象意魔:「就是那部"惡靈十三"啦......算了...明星路歹行啊......。」
業途靈:「那你現在在此是做什麼的?」
表象意魔神色無奈的說道:「現在跟我另外十二位兄弟,在這家酒店做圍事,混口飯吃了......。」
接著表象意魔又說:「好了,我要去忙了,待會有空再過去跟你聊聊。我會叫少爺出一些招待給你們。」
業途靈回道:「有勞了,請。」
三途判到了一桌有空位的位置坐了下來,為了躲避最近司命拘役使的緊迫盯人。酒店內近期都是請一些樂團來做表演,此時,有一個樂團正在台上準備了。
舞台上有一個身形魁梧的主持人,拿起了麥克風講話:「各位貴賓,大家晚安,歡迎光臨四海第一家。我是今晚的主持人橫千秋,在樂團表演之前,我先講個笑話給各位聽先......。」
橫千秋自顧自的說了起來,台下的氣氛一片冷寂。就這樣,橫千秋講著那他自以為好笑的冷笑話,講了將近二十分鐘。
終於橫千秋的無聊笑話接近尾聲了:「這個笑話就是這樣,如何?好笑嗎?好笑嗎?哈哈哈哈哈~~~!」
橫千秋的笑聲未停,一道冷冽又迅速的劍氣破空而過,橫千秋碰的一聲躺在舞台上了。舞台底下一片驚呼,酒店少爺則走近一探橫千秋的狀況。
酒店少爺看著橫千秋的脖子上有一道劍氣所造成的傷痕,一探橫千秋的鼻息後,酒店少爺訝異的說:「啊!死了!是冷劍封喉之招!」
酒店少爺話語一畢,店裡眾人皆一同望向劍氣所發之處。有許多人私私竊語了起來:「啊!是傳說中的快劍手冷劍白狐啊!」
只見冷劍白狐不屑的說了一句:「哼!死有應得!你的冷笑話會比我的冷劍厲害嗎!」
一陣騷動後,橫千秋被抬了出去。有一個男人走上了舞台:「各位貴客,真對不住。吾是本店之經理南宮佈仁,希望各位切莫因為剛才的意外而掃興。」
南宮佈仁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又說道:「現在就請我們今晚要表演的樂團上台!歡迎霹靂金光大樂隊!」
此時有三女兩男,依序走上了舞台。而且馬上快速的調整他們的位置及樂器。其中的一名女子先開口說話了:「各位貴賓,大家晚安,我們是霹靂金光大樂隊。我是主唱名伶。」
名伶接著說道:「首先,我先介紹一下我們樂團的成員。在我左手邊的這一位是我們的吉他手羽人非獍,他二胡也拉的很棒喔!」
此時,舞台底下一堆酒家女不斷的騷動:「羽人最英俊了~~~!羽人加油~~~!」
好不容易稍稍平靜了下來,名伶又繼續說道:「接下來我右手邊這一位,是我們的吹簫手,外號吹簫神女的骨簫!」
名伶接著轉過頭去:「接下來是我們的鍵盤手瑤琴巧韻!她的師傅是鼎鼎有名的琴魔,血琴希恩是她的師弟。」名伶說完後,瑤琴巧韻秀了一段Solo。
名伶等瑤琴巧韻Solo完後又說:「最後是我們的鼓手皮鼓師!」接著皮鼓師也秀了一段。之後,樂團便開始表演。
樂團開始表演後,業途靈有點不屑的說道:「看!那個冷劍白狐真是有點猖狂!看起來就是一副欠電的樣子!」
鬼王棺略表贊同的接著說:「嗯,無妨。等吾打電話找吾剛出獄的朋友來的吶。」說著說著鬼王棺便打起了電話來。
鬼王棺對電話的另一頭說:「喂!三八兄弟!吾現在在四海第一家,一起過來喝一杯吶。嗯嗯嗯,好,吾在此等你們吶。」接著鬼王棺就掛掉電話了。
業途靈和腹中首好奇的問道:「鬼王棺,你叫來的朋友我們認識嗎?」
鬼王棺說道:「吾叫來的三個朋友中,有兩個是你兩人的舊識吶!就是罪惡坑罪首狂龍一聲笑與三罪首破玄奇吶!」
腹中首好奇的問道:「那另外一人是誰?」
鬼王棺回道:「是我昔日在牢裡的"同窗"好友,亂世狂刀吶!」
業途靈驚訝的說道:「就是那名為了自己的女友慕容嬋,一日斬了三千個人的那個變態殺人魔啊?」
鬼王棺眼睛斜睨著業途靈說道:「沒錯!就是他。怎樣,會怕了嗎?」
業途靈故作鎮定的說道:「哼!有什麼好怕的!只是想不到你會跟那種殺人魔做朋友。」
鬼王棺:「其實他也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壞吶!好了!口渴了,叫點東西來喝吶!」
業途靈:「也餓了,順便叫個披薩來吃好了!」
腹中首:「名副其實的肥靈,就是這樣你才會越吃越肥。」
業途靈:「不管那麼多啦!肥就肥!肥又怎樣!我就是想吃披薩啦!」
鬼王棺:「好了!別吵了!我先點個披薩。既然點披薩,就要配可樂才夠味。反正腹中首說他今天不想喝酒吶。」
鬼王棺接著轉頭叫道:「少爺,吾要點東西吶!」
接著酒店少爺走到了三途判的桌邊問道:「請問三位大爺要點什麼?」
鬼王棺:「吾要一個夏威夷海鮮披薩,跟三瓶可樂吶!」
酒店少爺:「是!大爺!馬上為您送來!」
幾分鐘以後,少爺將東西送來了:「大爺,這是你們的夏威夷海鮮披薩。另外還有三瓶可樂娜。」
鬼王棺怒道:「誰叫你送酒來!我們要可樂吶!」
少爺一臉驚慌且無辜的說道:「大...大爺...這就是可樂娜啊......?」
鬼王棺這下子更加火大了:「我們不是要可樂娜,我們是要可樂吶!」
少爺情急之下,講話開始支支吾吾起來:「大...大...爺...這就是...可...可樂娜啊......?」
鬼王棺此時終於抓狂了:「吾要可樂吶~!吾要可樂吶~!吾要可樂吶~~~!」
盛怒之下,鬼王棺極招上手:「該死吶!挑戰吾鬼王棺之耐性,便是自找死路!引歸殺象吶~~~!」
可憐的少爺被鬼王棺的引歸殺象轟的屍骨無存,此時舞台上的所有樂手當場傻眼,所有人皆望向鬼王棺。
鬼王棺喝道:「看什麼吶!是他白目吶!吾要可樂,他偏偏給吾可樂娜吶!」
就這樣,那名可憐又無辜的少爺便冤枉的含恨九泉了。就為了這該死的可樂,沒想到,可樂竟然也會引來無謂的殺機......。
鬼王棺依舊繼續在碎碎念道:「真是白目吶!連可樂跟可樂娜都不會分吶!」
此時,遠方的天空,彷彿傳來了一陣令人熟悉的詩號:「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

轉載於DJ洛克的搖滾國度
http://tw.myblog.yahoo.com/jw!h6bJueKeHxSuhrIsHgctQneiNA--/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覆 1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提示訊息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