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仕途風流 作者:斷刃天涯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684573 632 45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8-6 10:10 編輯

正文 第一章試探

    春雨淅淅瀝瀝的下著,風吹在臉上雖然還有點涼,卻已經感覺不到冷,而是感覺到暖洋洋的春天的氣息撲面而來。

    街面上不少年輕女人已經迫不及待的穿起了裙子,撐著各式各樣的花雨傘,綻放著妖嬈從站台前走過,留下形態各異的背影。

    楊帆顯得有點無聊的站在街邊站台下,目送著一個又一個女人的背影從面前經過,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身後不遠的社科院的大門並不張揚甚至顯得有點老氣橫秋,高高的圍牆後的建築顯得也有點老氣,「京城社科院」的牌子安靜的掛著,在京城數不清的招牌中顯出平凡又卓然不群的味道。

    嘎吱!一聲清脆的剎車聲打斷了楊帆無聊的觀望,一輛奧迪車停在面前,車窗搖下露出周明道那張清瘦淡薄的臉。

    「上車!」

    周明道的表情似乎從來都是一副平靜如水的樣子,但是楊帆清楚的確定,就在剛才周明道喊自己的一瞬間,沒有表情變化的臉上卻送出了一絲凝重的目光。

    周明道實際上已經六十五歲了,看起來卻只有五十出頭的樣子。等楊帆在身邊坐下後,周明道不緊不慢的說:「等很久了吧?」

    「師父相招,多等一會沒啥。」

    儘管楊帆語氣平淡沒有任何的不滿,周明道從來都是一個非常守時的人,今天的事情來的突然了一點,約好8點見面的,現在已經是10點了,按照楊帆一貫准點到達的習慣,至少等了兩個小時。

    「想知道為啥我來晚了麼?」

    「師父覺得能說的,自然會告訴我。」

    周明道是楊帆師傅,表明上是京城社科院的院長,上世紀80年代初哈佛經濟學博士,暗地裡還有一個易學大師頭銜,只是知道周明道後一個頭銜的人並不多。

    很多事情現在想起來楊帆心裡依舊有點苦澀,大三那年素不相識的周明道讓人把楊帆接進辦公室,亮明身份後提出要收楊帆為研究生。當時楊帆有一種被天上掉下餡餅砸暈的感覺,但是楊帆清楚的知道,天上是絕對不會掉餡餅的。正如太祖爺爺說的那樣,「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當時楊帆果斷的拒絕,頭也不回的選擇了離開。三天之後,又被人請上一輛紅旗轎車栽進了一個紅牆包圍的大院內。那一天楊帆見到了一個權位顯赫的老人,知道了一些往事。當時不怎麼相信的楊帆,給才華橫溢卻甘於清貧在一個小鎮的中學裡當教師的母親打了個電話,母親說是她的安排。

    從那天起,楊帆成為了周明道的徒弟兼研究生,周明道要求楊帆叫自己師傅,而不是叫導師。用周明道的話來說,中國現行的經濟學基礎是從西方舶來的產物,這種單純的建立在市場基礎上的東西太膚淺了,沒什麼多少值得研究的地方,倒是自己擅長的易學領域可以教楊帆一點有用的東西。

    周明道不動聲色的低聲道:「陳家老爺子要見你!」

    楊帆聽了臉上露出微微詫異的表情,眉宇間微微的皺起,努力的裝著漫不經心的樣子道:「他老人家要見我,打個電話叫我去就是了,怎麼還要師父您轉達?」

    周明道想起一個小時前,在陳老爺子的書房內自己也是這麼問的老爺子,結果老爺子苦笑著說:「那小子的脾氣和他姥爺是一樣的,無慾則剛啊!他對你還算尊重,所以請你列席旁聽,說起事情的時候萬一僵住了也好出面緩和一下氣氛。」

    這些是陳家的家事,周明道本不想摻和進去。當初收楊帆於門下,本意是還老楊家一個昔日的人情,不過楊帆雖然只是跟著周明道學了大半年,但其良好的國學修養已經超人的領悟能力和接受能力,讓周明道有得徒如此足慰平生的意思。周明道當然希望楊帆好好的繼承並發揚光大自家的學問,可惜楊帆的身份擺在那裡,很多事情終究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再說陳家老爺子那裡的面子,怎麼也都不好開口去駁回的。

    周明道也不解釋,擺出一副師父要閉目養神的架勢,車廂內頓時安靜了下來,只聽見細細的雨滴打在車身上的滴答聲,還有刮水器發出一下一下的聲音。

    道路上的行人和車輛漸漸的少了許多,沿途門口站著崗哨的地方倒是不斷的多了起來。京城的紅牆大院內,往往象徵著權利。

    奧迪車停在一座大院的門前,端著槍的門衛上前一番盤問,打電話問了後才放行。車子最終停在一個帶院子的兩層小樓跟前,佔地面積不小的兩層樓顯得有點古意,門口站著一個三十多樣子的男子,慇勤的上前給打開車門。

    周明道從車裡下來,沖男子微微一笑,輕輕道:「恭喜了!劉秘書!」

    「您太客氣了,沒有您在老爺子面前幫著說話,我也沒有放出去的機會。」一臉沉穩的劉青對周明道恭敬有加的笑著,看見從另外一個門出來的楊帆,微微的出了一口氣後,笑道:「楊少您來了!老爺子推了幾個應酬,在裡頭等了有一會了。」

    劉青的話裡頭想透露一點什麼意思?楊帆的腦子裡不由的冒出這個問題來,不由的暗自分析道:「劉青是老爺子身邊的秘書,聽剛才周明道的意思是要外放了。劉青含蓄的透露老爺子對今天的見面很重視,應帶多少有點討好自己,擔心等一會見面不歡而散麼?好像自從知道自家的身世後,自己對陳家的人從來都沒有好臉色過,總是一副君子固本油鹽不進的態度,劉青身為老爺子的秘書有擔心也不是不可能的。」

    楊帆心裡想著今天這個見面會發生什麼事情,臉上沒有表情變化的朝劉青點了點頭,依舊是一副寵辱不驚的味道。

    目送著周明道和楊帆的背影,劉青想起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不由的心中微微的歎息,同樣是陳家的孩子,怎麼差別就那麼大呢?

    大廳中央的沙發上,一個相貌清矍身形清瘦的老人端正的坐著,手上拿著一份文件正在看時,發現周明道和楊帆進來,放下手上的文件扭頭頷首道:「你們來了!坐下稍等!」

    說完話的老爺子繼續拿起文件低頭看了起來,好像兩人不存在似的。說是稍等,這一等一個小時很快過去,眼看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了,老爺子也沒有抬頭說話的意思,只是讓兩人在那乾坐著。

    周明道還好有點,隨手從隨身的包裡拿出一本《周易》來看著,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場面。楊帆的處境任誰都能看出來有點尷尬。

    時間一分一秒的繼續的往前走,端坐在沙發上的楊帆就那麼安靜的坐著,姿勢都沒有變一下,清澈的目光中看不出任何的不耐煩,只是扭頭專心的朝窗外漸漸露出綠色的枝頭在看著,嘴角還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

    一直拿眼角的餘光注視著楊帆表現的周明道,心裡微微的歎道:「這個老傢伙,為什麼總喜歡搞這一套,從血緣上來說,這可是陳家正兒八經的子孫,用得著熬鷹似的的折騰麼?再說了,楊帆才多大?好像才22吧?」

    周明道心裡非常清楚,只是老爺子對楊帆的一個考驗,這個時候只要楊帆稍微露出一點不耐煩和不滿,在老爺子心裡的分數就會降低。對這個做法周明道非常的不滿,不就是因為楊帆不是大小在陳家長大的麼?楊帆的兩個堂兄倒是從小在陳家長大,老爺子言傳身教過的,結果做出來的事情弄的老爺子很惱火,也對這兩位孫子失望了,這才想起還有楊帆這麼一個孫子來。

    「老東西,都什麼年代了,還講究庶出嫡出這一套,我還擔心楊帆不吃你這套呢?」周明道在心裡埋怨了一句,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意思是提醒一下老爺子,差不多了哈,別沒完沒了的。

    牆壁上的掛鐘上,時針正好指在正午12點整的位置上,一直在低頭看文件的老爺子聽見了周明道的咳嗽聲,放下文件摘下老花鏡,終於把頭再次抬了起來,臉上帶著一種威嚴的同時,嘴角有一道掩不住的喜意。從周明道的角度看過來,意外的發現,此刻老爺子和楊帆嘴角的模樣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想起兩人在性格上的諸多共同點,周明道在心裡不由的又嘀咕:「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楊帆,正和跟我商量,打算把你的戶口遷到他的本子上,你對此有啥意見?」

    老爺子這話說的非常突然,陳正和,現任湘省省委第一副書記,也就是從血緣上算起來是楊帆的親爹的那一位。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