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君王側 作者:那那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5051 71 9
本帖最後由 fongyuen 於 2009-5-1 20:35 編輯

1048045.jpg


  河山萬里一盤棋系列之一
  ……
  最初,只是一時興起,女扮男裝,代弟讀書。
  命運弄人,卻與帝王相知。
  從此,
  她在君王側,看遍貪嗔癡怨,生死愛憎。
  纖纖素手,翻雲覆雨。
  這君王側,誰覬覦天下,誰按劍難拔?
  這四國爭霸,天下落誰家?
  ……
  但使長立君王側,俯瞰河山幾重天。


----------------------------------

第一卷 同學少年兩無猜 第一章 家有雙胞


  林文卿今天的心情很不錯。她拿著剛剛從書鋪老闆那兒淘來的書籍,樂悠悠地騎上了自己的小毛驢兒。

  「小……少爺,你看來很高興誒!」牽著毛驢兒的小柳笑著問道。

  「當然啦。」林文卿拿出手中的書籍,捧到嘴邊親吻了好幾次,笑瞇瞇地說道,「這可是青川先生的親筆之作呢。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

  「啊。就是小……少爺最喜歡的,五年前封筆的那位青川先生啊。」小柳恍然大悟道。

  「是啊。」林文卿笑瞇瞇地說道,「是青川先生的文集匯總。是先生自己親筆臨的。」

  「那一定花了不少銀子吧。」小柳咋舌道,「記得去年,縣城裡有人拍賣青川先生的簽名本書籍,可是賣出了五百兩呢。」

  「是啊。花了我五千兩。」林文卿樂不可支地說道。

  「五,五千兩……」小柳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把趕驢的鞭子都甩到一邊去了,「小,小姐,那麼多錢,可以讓很多窮苦人家過一輩子了。不,是十輩子!」

  「哼。」林文卿捧著文集嘟囔道,「反正爹窮得只剩下錢了。這些錢,我不給他花銷了,遲早也得給那敗家子糟蹋。」

  小柳深呼吸再深呼吸,心中默念道:算了。咱不是第一天知道林家有錢。誰讓人家是天下第一豪富呢。人跟人是不能比的。

  「說到那個敗家子。我就一肚子火。」林文卿捏緊拳頭,怒罵道:「沒點男子氣概,就知道花天酒地。偏生爹娘還寵著他。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可是,少爺雖然驕縱了一點。卻也沒有像城東的張家大少,城西的許家二少那樣,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他也只是比較喜歡玩,然後,沒什麼金錢觀念罷了。」說到最後一點的時候,小柳的聲音不覺弱了下來,她看著自己跟前這個可以花五千兩買一本書的大小姐,覺得她的金錢觀只怕沒比那位少爺好上多少。

  林文卿想了想,嘟著嘴巴,說道:「你這麼說,倒也是的。那個敗家子,至少還知道收斂。」

  「小姐最然嘴巴上這麼說。不過心裡應該還是有點掛念少爺吧。」小柳笑著說道,「少爺去齊國廣內府有小半年了,也不知道在那邊過得怎麼樣了。」

  林文卿捲起書,抵著下巴,嘟著嘴巴,說道:「誰會掛念他啊。我還巴不得他走遠點。我好清淨呢。」

  「小姐不想念少爺。可是柳兒卻有點想念楊哥哥呢。」小柳歎息道。

  驢兒在不怎麼平整的山路上行著,發出「的的的」的聲響。一個身著青裳的秀美書生神情萎靡地依靠在毛驢身上,「他」面前是負責的牽驢的書僮。

  林文卿仰頭看著遠在山巔的家,撲倒在小毛驢兒身上,哀歎道:「小柳,我們再到市集上逛一圈吧。先別回去了。」

  小柳抿著嘴,說道:「小姐,我們已經在市集逛了一天了。再不回去,你是打算走夜路嗎?」

  「可是……」林文卿欲哭無淚地望著小柳,企圖用可憐兮兮的神情勾引她的同情心。

  「你樂意走夜路,我可不樂意。要麼跟我回去,要麼你自己下山。」小柳不顧林文卿的反對,一路拽著小毛驢兒往山上走。

  林家堡建在泓城西側的景山之上,從山上可以俯覽泓城的全部風景,完全符合了依山伴水的經典莊園格局,是林文卿出生那年,為了慶祝喜得貴子的林家老爺請人設計建造的。堡內風景秀麗,囊括各地名勝景觀,各軒室設計精巧,巧奪天工,便是許多達官貴人每次來林家堡遊玩時,都會有流連忘返之感。林文卿騎在小毛驢上,看那高懸的「林家堡」三字越來越近,心中卻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小姐又回來啦!」看門的林英看到林文卿與小柳,忙高聲招呼道。

  「老英。」林文卿從毛驢上蹭下來,湊到林英耳邊,輕聲問道,「娘現在在家嗎?有沒有被李姨請走啊!」

  「夫人……」林英沖林文卿死命眨眼睛,讓她注意身後。

  「卿兒!」說曹操曹操到,林文卿感到背脊一陣發涼,一轉頭,果然看到自己老娘手持皮鞭對著自己微笑,額頭有著清晰可見的青筋。

  「嗨,娘哈。」林文卿揮了揮小手,小碎步退後,打算跨進家門口,立刻開溜。

  「給我站住!」林夫人戚氏揚鞭直逼林文卿的屁股,邊追邊罵道,「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以後不准穿男裝,假冒男孩子。你16歲了!不是6歲!」

  「娘,娘啊,饒命,饒命。」林文卿一邊跑一邊求饒,喊道,「我只是覺得家裡太悶了。出去逛逛而已啊。」

  「逛逛逛!你非挑今天逛啊!我早三天前就告訴過你,今天鄭家小公子會來我們家。你分明是故意在躲他!」戚氏可不吃她這一套,繼續在後面追趕。

  小柳看著化為流光的自家小姐,長長歎了一口氣,她轉身將毛驢牽進門,交待給守在門邊的門僮,並囑咐道:「好好照顧阿毛。它可是小姐的寶哦。」交待完,她便吹著口哨,往自己房間走去。她知道小姐和夫人的追逐,只怕還得花上好一段時間。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小姐會挨上幾鞭呢。她還是早些去上官大夫那裡去要些傷藥來備著先吧。

  ……

  「疼死了。」林文卿極不淑女地揉著屁股,蹭進自己的閨房,喊道,「小柳,快拿清香軟膏來。」

  等她一路蹭到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卻還沒發現小柳的身影時,才發覺事情有點不對。林文卿直起身,向內室走去,邊走邊喊道:「小柳,小柳。」只向內走了幾步,她就感覺到房內似乎有另一個人的氣息。果然才走進內室,她就看到屏風下露出的兩隻腳,看那鞋的大小與樣式,分明是個男人。林文卿心中一寒,暗道:難道是老娘逼我相親不成,乾脆放人進來,來個生米煮成熟飯。

  她故作無事地走到一旁的書桌旁,從桌子底下抽出一根長棍,口上說道:「看來小柳還沒回來,我還是自己出去,找上官大夫!」夫字尾音方落,她便猛地將長棍往屏風方向擊去。琉璃製成的百花屏風在外力的壓迫下瞬間粉碎,屏風後的人也發出一聲慘叫。

  「住手啊!老姐~~~~~」

  「咦!」林文卿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立刻將長棍偏開了一點,長棍便狠狠地插到了那人的臉側。那人感覺到長棍在木製的地板上砸出了一個坑後,再想像到棍子落到自己身上的後果,不由得臉色發白,顫聲道:「老,老姐,你果然還是這麼兇猛啊。」

  林文卿將那人的臉扳正,與自己眼對眼,鼻對鼻,吃驚道:「林文靖!你怎麼在我房間裡!你不是應該在廣內府讀書嗎?非年非節的,你怎麼跑回來了!」

  「疼啊疼啊。老姐,先放開我好不好。」林文靖將自己被碎琉璃所傷的手伸到林文卿面前,申訴道。

  「少爺,我們帶吃的回來……」門外傳來一個聲音,來人看到房內遍地碎琉璃,林文卿拽著林文靖的場面,立刻驚叫起來,說道,「小姐,你要把少爺怎麼了?」

  聽到這聲響,小柳提著食籃闖了進來,看到這場面也是一驚。

  林文卿看著那個和小柳長相神似的少年,皺起眉頭,她放開林文靖,指著他,問道:「小楊,怎麼回事?你們怎麼回來了。小靖還鬼鬼祟祟躲在我房裡?」她忽然靈光一閃,喊道,「怪不得剛才老英,說我又回來了。是你們兩個冒充我和小柳。」

  林文卿與林文靖是一對雙胞胎姐弟,而當年二人出生時,林家僕役中,恰好有一對夫婦也誕下了雙生子。林老爺大喜之下,立刻將那對夫婦從最低級的馬奴提拔成山莊管事,將這對雙胞胎兄妹分別配給兩個孩子做書僮和侍女。因此,當喜好男裝出遊的林文卿與小柳離開時,林文靖與小楊偷偷回來,家裡根本沒有人會發現。

  「小柳,我疼死了。快給我包紮啦。」林文靖獲得自由後,立刻走到小柳身旁,將割破了表皮的手,伸到小柳跟前。

  小柳和小楊伺候這兩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立刻各自分工,小楊去林文卿處解釋事情的原由,小柳拿著剛從上官大夫處要來的藥膏和棉布給自己少爺包紮傷口。

  「小姐,是這樣的。」小楊扶著林文卿到一旁坐下。

  「哎喲。」林文卿的屁股一沾椅子,立刻發出一聲怪叫,小楊見機,立馬從床上拿來一個墊子給墊到椅子下面。林文卿皺著眉頭坐下來後,問道:「說吧。到底怎麼回事?這次是不小心扯了夫子的鬍子呢,還是不小心砸了夫子最喜歡的古董?亦或是不小心燒了書院的房舍?」

  小楊額頭一陣冷汗,支支唔唔道:「都……不是。」

  「那是什麼。」林文卿問道,一邊暗暗揉著自己的小屁股,低聲罵道,「疼死我了。娘下手也太狠了。」

  「這次,什麼都不是。」小楊小聲道。

  「我就是不要讀書了。」林文靖高聲說道,「我不要再待在書院,我要回家。我本來就不是讀書的料。我從小看到書就頭發昏,聽到唸書聲就想睡覺,一上馬再溫順的馬也能把我顛下去,一練騎射,就會傷到自己。偏偏爹信了那個死算命說的話,說什麼我們家有狀元之才,非要我去考學。這次,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我要回家,再也不讀書了……了……」林文靖話剛說完,一轉頭,就看到林文卿手持椅墊,神色嚇人地看著自己。他立刻從座位上蹦起來,向後退去,邊推邊顫聲問道:「姐,姐,你這是做什麼!」

  「你居然敢給我說你不讀了!你居然敢說!」林文卿拿著坐墊狠命往林文靖腦袋上砸去,「打打打,看我打不死你這個敗家子!從小叫你讀書不讀書。一本《論語》背個三年,氣走的西席沒一百也有九十九了。弄得這十里八村沒人敢來我們林家堡教書,連累我也沒個好先生教導。送你去書院讀書,天祿閣到廣內府,天下五大書院,你當是自己家後院啊。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尤其是廣內府,裡面那麼多藏書,我想去還沒得去呢。白花了爹那麼多錢,虧你有臉說你不讀!不讀!我叫你不讀。」

  「好疼啊。姐,輕點,輕點。」林文靖被打得狼狽鼠竄,卻因為林文卿素日積威不敢隨意躲閃。

  小楊被發飆的林文卿嚇得不敢開口說話,只悄悄挪到小柳身旁,悄聲問道:「小,小姐今天怎麼特別凶悍?我們要不要去請夫人過來。」

  「主要是少爺撞到槍口上了。這半年少爺走了以後,夫人一直在逼小姐相親。她正一肚子火呢。」小柳小聲說道,「請夫人來只會火上澆油。沒準私底下,少爺要受更多皮肉苦。」

  「那……就先讓小姐打個夠吧。」小楊苦笑道。

  =========姐弟相殘快進分割線==========

  「小姐,喝茶。消消火。」小柳見戰況有停歇之勢,便立刻奉上一杯清茶,遞到林文卿面前。

  林文卿喘了一口氣,接過茶杯,看著靠在地上裝死的林文靖,說道:「好了。別裝了。明天就給我回廣內府去。別再昏頭說什麼不讀書的話了,仔細爹扒了你的皮。」

  林文靖卻沒有如她所料的那樣,畏畏縮縮地答應,而是一反常態地倔強。他坐起身後,氣鼓鼓地撇過頭去,說道:「就算爹要把我趕出家門,我也不要再讀了。」

  林文卿難得看到這個脾性軟弱的弟弟如此堅決,倒也是一驚。她歎了口氣,正經說道:「……你,你知道不知道爹對你的期望有多高?你說不讀就不讀,這麼跑回來,娘會吃苦頭的。」

  「我知道啦。」林文靖懊惱地說道,「所以我才假扮你溜回來的。就是想找你商量個對策。」

  「我能有什麼對策。」林文卿憤憤地說道,「爹把讓你讀書考學光宗耀祖,看得比他的生意還重要。他把你的事都放到錢的前面去了,誰還能說服得了他啊!」

  「……」林文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強人所難,但是想到書院規矩森嚴的生活,他立即跳腳道,「我不管。反正你一定要幫我想辦法。不然,不然我就離家出走給你看!」

  林文卿聽到弟弟的威脅言論後,眉頭糾結成一團,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林文卿相信眼前這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笨蛋弟弟已經被自己用眼神給片了。

  「免談。我可沒那麼大魅力讓爹放棄他的狀元夢。」林文卿拿過一根繩子將弟弟的手與自己的床柱繫在一起,悠哉悠哉地說道,「你老實待著,我這就去外面招幾個家丁來把你綁起來。小楊,你要敢把他放了,我保證今晚,小柳得去院子裡跪到天亮。」

  「哇!姐,姐。饒了我吧。你幫我這一次,我就幫你逃脫娘的相親追擊。」林文靖見姐姐不是在開玩笑,忙慘叫著求饒。

  「哼!」林文卿方才也只是做勢罷了,倒沒真的打算出賣弟弟。她轉身給林文靖頭上來了一個狠狠的響指,罵道,「讓你小子以後威脅我!」

  林文靖委委屈屈地說道:「我真的不要再讀那些經史子集了,也不要再練什麼騎射。我寧可在家裡待著。」

  「有得學不學,在家裡待著有什麼意思。如果我是你啊,不知道會有多開心呢。」林文卿哼了一聲坐下來。

  「咦!姐,你剛才說什麼?」林文靖覺得似乎有什麼重要信息從自己耳邊劃過,便開口問了一句。

  「剛才?我說,有得學不學,在家裡待著有什麼意思。」

  「不,不是這一句!」

  「如果我是你啊,不知道會有多開心……」林文卿不耐煩地重複道,話一說完,她也愣住了。

  林文靖興奮地看著自己姐姐,歡呼道:「我就知道有辦法的。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為什麼不可以你是林文靖,我是林文卿啊!反正你從小就喜歡讀書!」

  林文卿頓住了,她也開始認真思考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姐,就這麼辦。你代替我回去讀書。反正,我們小時候也經常交換,連爹娘都認不出來,更何況別人呢?」

  林文卿沉思許久後,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不行的。」

  「為什麼?」

  「第一,小時候我假扮你,你不會假扮我。難道你願意穿女裝嗎?如果我代你去書院讀書,你就必須留在家裡代替我。第二,我們可以交換,可是楊柳是不能交換的。難道你要讓小楊服侍我?那種日子,我可過不了。」林文卿歎了口氣,說道。雖然她很渴望去廣內府一睹天下藏書,可是想到這些難處,也只能歎氣了。

  林文靖轉頭看了看楊柳,再看了看自己和姐姐,也的確絕了讓楊柳互換的心思。他們姐弟二人都長得極為秀美,這張臉無論男女看起來都不會讓人覺得彆扭。但是楊柳可不是這一型的長相,兩個人雖然相似,卻各自稜角分明,根本不可能換身衣服就出去糊弄人。方才進門的時候,小楊也是半遮著臉才瞞過林英的。

  「我,我可以穿女裝。」林文靖一咬牙,說道,「至於楊柳的問題……姐,求你幫我熬半年吧。等過了這一關,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其實林文卿早就心動了,見弟弟肯假扮自己後,幾乎就要答應了。但是表面上,她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刁難道:「你能怎麼報答我?就你這文不成武不就的小身板,我還能指望你?」

  「等我做了家主,我就給你蓋一個大大的書房,幫你收集天下藏書。還有啊,你的理想不是一輩子不嫁人嗎?我供養你一輩子。娘逼你相親的事情,也由我解決。半年後,等你回來的時候,我保證,娘再也不逼你了。以後你就可以舒舒服服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林文靖許諾道。

  「為什麼是半年?」

  「廣內府的規矩不是每一年就會舉行一次辯會嗎?夫子們反正一直也看我不順眼,到時候你再在辯會上表現得愚鈍一點,讓卜府丞完全討厭你。林文靖不就可以被打發出來了嗎?廣內府可是最後一個爹看得上眼的書院了。這樣也不成了之後,爹肯定會放棄了。從此以後,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林文卿見弟弟越說越興奮,又隨手拿了一個堅果扔過去,生氣地罵道:「你也就這點出息了。」

  林文靖委屈地揉揉下巴,問道:「那姐你到底幫不幫忙嘛。」

  林文卿哼了一聲,說道:「我也不要你供養我一輩子。不過我們得寫一份文書,上面註明了,等你成為家主以後,要把唐國南部武夷郡的林家土地全部轉到我名下,再幫我在武夷郡蓋間宅子。」

  「好。好。」林文靖見姐姐答應,也沒想到她是在趁機勒索,忙不迭地答應了。

  林文卿立刻叫小柳去書房拿紙,她提筆在上面寫下自己的條件。

  「一、林文靖在家期間,不得隨意出遊,不得對小柳心懷不軌,不得踏足書房禁地,不得穿男裝。

  二、林文靖在家期間,一切事項須聽小柳吩咐,每隔十日寫一份日常生活報告送交廣內府。

  三、林文靖保證在成為家主後,將南部武夷郡的林家土地全部轉到姐姐林文卿名下。

  四、林文靖保證在武夷郡為姐姐林文卿按照林家堡現有的規模,蓋一座大宅。

  五、林文卿如認為林文靖的行為有任何不妥之處,有權隨時中止交易。」

  「畫押簽字吧。」林文卿把筆一甩,說道。

  小楊努了努嘴巴,想提醒少爺,這文書上隻字未提小姐應該為少爺做什麼,盡規定少爺的行為了。但是被林文卿凜厲的雙眼一掃,這句話立刻吞了回去。不是他不夠忠心護主,實在是……比起純良的少爺,精靈古怪的小姐要難應付得多。反正,少爺也吃不了大虧,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

  在姐弟二人一致的歡呼下,這份不公平合同正式成立。只有小楊柳對於自己將來要伺候的主子懷有強烈的不安。

  夜幕下,林家的後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四個身影偷偷摸摸地鑽了出來。

  「天啊。後門到底有多少年了啊?這開門聲,要把我的牙都酸倒了。」一襲淡黃色長裙的「女子」抱怨道。

  「閉嘴!」菱格曲裾衣在身,看來風度翩翩的「男子」在女子額頭彈了一個響指,罵道,「你想把家裡人都吵醒啊!」

  「哦。」林文靖摸了摸額頭,覺得自己回來這一天,臉上身上的淤青就多了好幾處,都是拜凶悍的姐姐所賜。

  「好了好了。你快回房吧。不用送了。免得一會兒娘來查房,找不到我。」林文卿看著一身女裝的弟弟,嘴角忍不住扭曲成一個奇怪的形狀。

  「那我回去了噢。」林文靖憨憨地點頭應道。

  等林文靖和小柳一進去,林文卿就忍不住一陣爆笑,連眼淚都出來了。

  「小姐,你也不用這麼誇張吧。」小楊無奈地歎道。

  「可是,可是你不覺得。小靖扮女裝真的很像嗎?我都沒想的,他其實這麼適合做女人啊。」林文卿用衣袖擦著眼角淚,說道。

  小楊也沒想到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少爺,扮上女裝後,竟然真的有那麼點味道。至少……小楊斜眼睨了睨眼前的大小姐,心道:至少比小姐更像個小姐。

  林文卿大概是男裝穿多,眉眼間總是有股子英氣在。相反,性格一直有些弱的林文靖臉上的神情卻有一種天然羞澀。這兩人角色一對調後,竟然看起來十分和諧。

  「好了。好了。出發了。」林文卿躍上馬,說道。

  天上月溫和地俯瞰著大地,映出青山隱隱水迢迢,映出一對可愛兒女的歡喜故事。不過現在,一切都還剛開始,連林文卿自己也不知道,等待她的怎樣一番前程。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