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痛快淋漓闖三國 作者︰澀黑咖啡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4624 149 5
【小說封面】:
痛快淋漓闖三國.jpg
【小說書名】:痛快淋漓闖三國
【小說作者】:澀黑咖啡
【其他作品】:殺神成仙

【內容簡介】:
三國,一個充滿激情的時代。
三國,群雄並起
本小說描寫的是一個穿越回三國的青年進行種田、拼殺的故事。
與智者、猛將博智、博力,情節超爽。



前傳
第001回 《回到古代》


  注:喜歡謀略的朋友可直接跳過《前傳》這一卷
  *********
  這年頭,日子難過。
  特別是有點想法、經濟能力又有限的年輕人的日子尤其難過!
  年近三十的張軍,就是這類人。
  懷裡雖然揣著張化學專業的大學文憑,奈何這年頭大學的文憑比茅廁裡的衛生紙還不值錢,找工作處處碰壁,畢業幾年後還是在朋友的幫助下才進了身後這家水泥廠工作。
  奈何這廠的老闆除了對把錢撈進腰包和對年輕貌美的女人有興趣外,其餘都不太關心,更不用說花大錢買新設備或花钜資進行技術改造了,在競爭如此激烈的當今社會,想不破產都難,換一句就是說張軍失業只是遲早的事了。
  這些年來,眼看周圍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身邊的親朋好友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唯獨自己王二小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到現在還打著光棍,身上沒有幾個餘錢,時刻承受不平衡之痛的張軍連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心情煩躁的他邁步向廠門旁的小餐館走去,想又來一次一醉方休。
  沒注意到狹小的店門裡有人正好走出來,兩個低頭悶走的人自然撞了個滿懷。
  “唉喲。你走路不長眼睛啊?”但聽得一個嗲聲嗲氣的女人怒道。
  “操!想找死……”張軍還沒有看清是誰,就破口大駡,手也順勢抬了起來,不想揮動的手碰到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
  “你耍流氓……,咦——”女人的聲音嘎然而止,“怎麼是你?”
  張軍驚異抬頭,只見身前站著的女人也在驚訝地望著自己。聽她的話,看她的神態,張軍不由得仔細打量著對方,嘴裡的話自然收住了。
  此女高一米六左右,著一件淡藍色的現在已經不太流行的連衣裙。但及肩的短髮下麵則是一張清新動人的臉蛋。年紀雖然不輕,但合身的衣服迷人的身材使她顯示一股嫵媚誘人的成熟美。
  張軍感覺到似乎在哪裡見過她——
  “你不是張軍嗎?”女子微笑著看著張軍問道。
  “你……你是祝鳳悠?”張軍也看著女子問道。
  “你來這兒幹什麼?”
  “你怎麼在這兒?”
  兩人幾乎同時問道,問完都忍不住相視一笑。
  此時張軍不由心情大暢,抬了抬手,大方的示意對方先說。
  鳳悠焉然一笑,道:“你是來吃飯吧?”
  “吃什麼飯?飯哪裡沒有吃,我是來買醉的!哈哈……,你呢?”張軍笑著道。
  “呵呵,正好我有酒。”只見鳳悠手拿著瓶白酒在張軍的眼前晃了晃,又聽她爽朗道,“老同學,好久沒見,過的怎麼樣?這樣吧,到我家去吃頓便飯吧,順便你我還可以敘敘舊。”
  “好啊!不過我有言在先,我不管是心情不好還是高興,都不喝醉不甘休的,怕不怕?”
  “你這傢夥,還是象高中讀書那麼有個性。走吧,保管你醉得不認東南西北。”
  “爽!你可要提防我酒後亂性。嘿嘿……”
  女子臉一紅,道:“看你樣子還沒有找到老婆吧?”
  “不要問,問這個就俗了。再說這不是個人隱私嗎?”張軍轉身就走,邊走邊說道,“你們這一批六盤水市的美女被那些有錢的男人選完了,困窘的我就只好選下一批了,不急,不急……”
  兩人隨口開著玩笑,就這麼不急不慢地走了三十多分鐘才到她家,只見一棟郊區常見的二層水泥樓房立於灰濛濛的柳樹中間。已經落葉的柳樹和房子上下都落了一層與水泥廠常見的那種灰塵,不過現在的張軍看了它們已經不再煩躁了,似乎平時討厭的它們也開始鮮活起來。
  房子很普通,東邊廚房西邊臥室,中間是堂屋或者按時髦的說法算是客廳吧。她開鎖推門帶他進了客廳,只見灰白色水泥地板上堆滿了收穫不久的幾種農村常見的農作物:水稻、小麥、土豆、紅薯,甚至牆上還掛了一些大蒜、辣椒。地板上只留下了一條窄窄的通道。
  鳳悠一臉歉然道:“你瞧我這記性,這屋裡都沒個滿腳的地方,還叫你來吃飯,真是。為了有幾個零花錢,我把樓上的房子都租給那些在城裡打工的民工了,只剩下這堂屋和一間睡房了。你看這堂屋快成了倉庫,而廚房還是與那些房客共用的呢。今天他們到外面慶祝一個老鄉生日去了,正好安靜,我也就準備一個人改善一下生活,嘻嘻……,這麼擠,沒事吧?”
  “沒事。擠得緊顯得溫馨,呵呵,不是嗎?”
  穿過客廳打開後門,兩人來到了屋後,這裡卻別有一番洞天。這裡倒象一個小小的花園,難得的是幾樣花草還都是綠油油的樣子,在這冬季展示著它們生命力的頑強。四周用竹籬笆圍了起來,上面爬滿了已經枯萎的藤蔓,既規劃了界限又擋住了他人的視線,在場地的中間還擺放了一張矮矮的小茶桌,和四把小竹椅。
  她把酒放在小茶桌上,隨手麻利地把桌上的兩個空茶杯和一個不知有沒有茶的白色圓茶壺拿走了,邊走邊說道:“你隨便坐會兒,我去做飯。”
  張軍眼睛盯著她扭動的背影,豐滿的身軀讓他有點想入非非,心裡想:今天在我們之間能不能發生點什麼?
  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廚房門後,張軍的眼光又被廚房窗臺上的一個神龕吸引了。表面看那神龕與許多人家的神龕差不多,立著一個寫了靈位的牌子,牌子後面寫也是常見的某某之靈位的字樣,只不過這個神龕的所有字都鮮紅鮮紅的,它前面也沒有常見的插香裝灰的器件,而且……而且它為什麼要放在房子外面的窗臺上呢?
  未幾,他便聞到了一陣菜香,他正想站起來去廚房看看。卻見鳳悠已然用一個大盤子端了飯菜過來。他忙上前接過盤子放在小茶桌上。
  吃飯間,鳳悠卻不喜說話,只是頻頻向自己敬酒。張軍也就不好多說什麼,只好儘量地多喝些,轉眼間這瓶酒便已見底。
  “沒想到老同學這麼能喝,早知道我就多買一瓶了。”鳳悠陀紅著臉,一邊為張軍夾菜一邊道:“來,多吃些菜,嘗嘗老同學我的手藝如何?”
  張軍此時已然醉了,更何況現在酒不醉人,人自醉?此時滿腦裡都是鳳悠的一頻一笑。只覺她一笑百媚生,二笑傾國傾城,三笑自己沒了魂。她的一抬手,一動足,無不充滿了風情,無不撩撥著自己的心弦,眼睛也就不由自主地只落在她身上。
  看著張軍那傻相,鳳悠不由地笑了:“傻子,沒看過女人麼?”
  “看過……看過。”張軍只覺得口乾舌燥,道:“只是沒有這麼近的見過你這麼誘人的。”
  鳳悠嫣然一笑,仿佛百花盛開:“我漂亮嗎?”
  “漂亮!當然漂亮!”張軍斬釘截鐵道。
  “那為什麼有了幾個臭錢的他要為了別的女人拋棄我?”她此時已然淚流滿面。
  張軍哪見過如此陣仗?頭先還是陽光燦爛,春情盎然,轉眼之間已是梨花帶雨。一時間不由得手忙腳亂,想找手巾手巾沒,找紙巾紙巾沒。
  鳳悠見張軍手忙腳亂的樣子,想笑,不過張開嘴卻大哭起來。張軍更慌了,忙起身上前扶住她,一邊說道:“你這麼漂亮,是男人都捨不得。也許不用過多久,他就會想起你的好,回到你的 身邊。”
  鳳悠卻一把抓住張軍伸上來的手,順勢站了起來,撲入他的懷中大哭著。她靠的如此近,以至於她胸前的兩坨都擠壓在他身上,讓他立即心猿意馬手也不老實起來。
  突然,四周暗了下來,一道長長的、細細的黑線從那窗臺上的神龕裡竄了出來,就象蛇的信子射向張軍的背後。
  毫不知情的張軍突覺大腦突然轟的一聲,便已然失去了知覺。
  ……
  “三公子,三公子,你醒醒!醒——醒!”
  當張軍再一次有意識的時候,他的眼睛還沒有睜開,帶哭腔的喊聲就衝擊著他的耳膜。
  “出……出什麼事了?”張軍大驚。但睜開眼睛後,已經不能再以吃驚來形容他此刻的感受了——他是驚呆,或者說嚇呆了!他發現自己躺在野外,周圍圍著好幾個陌生人:有的掐他的人中,有的摸他的胸口……
  而且……而且這些人好象穿的衣服是非常的奇怪。對,就是在電視裡見過的古代的服裝,更過分的還有一人穿著盔甲!
  “你們是誰?這是在哪裡?”張軍感到全身都是疼痛,但驚訝之心更甚,不由自主地問道。說話時他發覺自己的聲音變了,身體也變了——變成了一個裝著古代服裝的小孩。
  “三公子,小的是胡石橋呀,剛才三公子不知為什麼突然跌到那個石洞裡去。三公子感覺怎麼樣?”裝盔甲的青年連忙答道。
  張軍這下真的目瞪口呆了,他喃喃地說道:“我難道……難道真的回到了古代?” 這種事網路小說中有很多,是以張軍一下就想到了。
  那個叫胡石橋士兵奇怪地問道:“什麼回到古代?”
  張軍慌忙道:“沒……沒什麼。”
  過了一會他又問道,“我現在腦袋有點暈,你能告訴我今天是什麼日子,我在哪裡嗎?”
  “三公子別著急,小的已經叫人去喊郭大夫去了。”胡石橋客氣地回答道,“今天是建安六年二月初九,我們現在就在三公子家的後花園。”
  張軍聽到“建安”二字馬上就想到了三國。張軍馬上問道:“益州府?那現在的益州牧是不是劉璋?”
  胡石橋聽了他的話,又用奇怪的眼神看了身邊的其他人一眼,然後轉回頭對張軍說道:“州牧大人就是三公子的父親。”
  “你是說益州牧是劉璋,劉璋是我的父親?”躺在地上的張軍驚異地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目光在身邊幾個臉上掃來掃去。
  胡石橋和周圍的人雖然迷惑不解,但都點頭不已,他們心裡在想:難道三公子被摔傻了?
  “哈哈……,真的?真的嗎?”張軍大笑起來,一邊自問道。
  周圍的人見張軍這個樣子,都確認他是瘋了。這些人連忙按的按手、按的按腳……,還有一人對遠處幾個人喊道:“快……快喊大夫來,三公子他發病了!”
  張軍見大家一副緊張的樣子,只好強迫自己抑制住激動的心。他慢慢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現在的他要理一理自己的腦子了,否則怕真的會瘋掉。
  “我的天!真讓我回到三國?那她呢?也回古代了嗎?今後還認識她不?不管怎麼樣,她對自己還是不錯的……。我是劉璋的兒子?真是太好的!至少吃喝不成問題!……不對呀,記得史書上說劉璋只有二個兒子:大的叫劉循,小的叫劉闡,怎麼自己是三公子呢?……”
  就在張軍想入非非的時候,聞訊而來的一個大夫正在為他檢查身體:把脈、看眼珠、觀舌苔、摸額頭……
  過了一會兒,那大夫噓了一口氣對張軍說道:“稟三公子,你只是受了一點驚嚇,沒有什麼大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這時過來了一輛豪華馬車,幾個人就小心翼翼又害怕地把張軍抬到了車上。
  在上車過程中,張軍轉頭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他們嘴裡說的這後花園還真的不小,面積只怕有現代都市的公園大。車廂裡也有一股好聞的香味,裡面鋪墊得也非常舒適,讓過慣了窮日子的張軍第一次感到了生活的美妙:太好了,想不到老子也有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一天!
  可是馬車沒有走多遠就聽見遠處一陣馬蹄聲傳來。
  馬蹄聲就在馬車前不遠的地方消失了,接著一個聲音在車外大聲喊道:“使君大人召三公子!”
  張軍一愣,正在懷疑是不是喊自己的時候,車廂布簾被撥開,一個下人小聲地說道:“州牧大人召公子。”
  張軍連忙問道:“喊我?”
  一個電視裡見過的僕人模樣的人立在馬車旁牽著馬鞠了一躬後恭敬地朝張軍說道:“是!使君大人現在正在怡雨亭等三公子!”
  “怡雨亭?怡雨亭在哪裡?”張軍毫無城府地張口就問。
  來人一愣,但還是客氣地回答道:“就是東花園那個靠大湖的亭子裡,每季度州牧大人都要在那裡考查三個公子學的知識。小的剛才過來的時候,使君大人正在考查大公子背《論語》呢。”
  “啊?”張軍大驚,連忙問道,“背《論語》?是不是也要我背?”
  “小的可不知道使君大人會考三公子什麼,不過剛才小的聽大公子背的是《論語》。以前每次考查,三公子不都背得很好嗎?”來人有點奇怪地說道。
  “可……,我今天受了傷,什麼都記不得了。”說完,張軍心想:看來在劉璋這裡混吃現成的也不是容易的事呀。
  “三公子別急,休息一下,慢慢地就會想起來的。”大夫在旁邊說道,同時催車夫,“要下雨了,快走!”
  傳喚張軍的人也沒有急於離開,而是牽著他的馬走在馬車的後面。
  “這可怎麼辦?要背三字經我還能背上幾句,我哪裡知道背什麼鬼論語?”張軍心道。
  馬車出了後花園大門就不能前進了,張軍只好下車。傳喚他的人也把馬交給了別人,帶張軍朝旁邊的一個門洞走去。
  穿過一道長長而曲折的走廊,就看到了前面竹林叢叢、花草茂盛。再轉上一段小石路看到的就是樹林、小河、花草相間的花園。這裡與剛才那個什麼後花園相比風格大異,那裡以樓苔軒榭假山見多,這邊則以湖水、樹木、花草見長。這裡雖然漂亮,但此時的張軍卻沒有心思欣賞這些,心裡只想著馬上就要面臨考查怎麼辦?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