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新茅山風雲 作者: 雪浩哲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1027 79 8
本帖最後由 ark17303 於 2009-5-25 20:46 編輯

新茅山風雲介紹

泱泱華夏,古有十劍,據傳十劍合則可得華夏龍脈所在之處,五千年血雨腥風,列強亡我之心不死,為了能找到華夏龍脈,各國奇人異士組成八大高手大舉侵犯中國各大門派,南北茅山等派慘遭浩劫,唯一的一個倖存者在清理屍體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嬰兒……
    他師父是一個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蕩的笨道士,他姐姐是一具百年難得一見,讓各大高手為之抓狂的五彩斑斕屍,他唯一的一個情敵則是一個整天偷雞摸狗好吃懶做的胖和尚……


  正文 第一章 不速之客
茅山腳下,幾個穿著灰色道袍的小道童正坐在一個小涼亭裡,在他們中間,一個二十歲左右的胖道士,正在喋喋不休地給周圍的小道童講著什麼。

    “我一茅從八歲起開始在茅山學道,對茅山的大小事宜可謂瞭若指掌啊。哼哼,不怕你們說,如果我想當掌門的話,那簡直是小菜一碟!”那幾個小道童互相望了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說:這傻胖子又抽瘋了。眾人擦掉被他噴到臉上的口水,各自散開。去忙自己的事了。

    “喂!喂別走啊,小師弟,聽我說嘛,我一茅自從八歲上山學道……”

    “你自從八歲上山學道,然後怎麼樣啊?”一個冷冷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一茅心中暗叫不妙,是師父。

    “嘿嘿,師父……您老人家也出來透風啊……”一茅獻媚地說。

    “我好像是讓你去廚房洗碗吧,難道這麼快你就把碗洗完了?”

    “嘿嘿,這個,這個。還沒有。我現在就去,現在就去。”

    “等等,老規矩,一個時辰。”

    “師父,不要吧,洗碗要緊……我還是先去洗碗吧……”看到他師父的臉色,一茅立刻閉上嘴巴,站到一片空地上,雙手著地,兩腳朝天,說道:“師父,書上寫了,頭朝下容易得腦癱啊……”

    “哼,你頭朝哪都腦癱,記住,一個時辰,少一分就再加一個時辰。”老道士說完,向著大廳走去。

    “師兄,你又在練功啦!”一個小道士從山下跑上來,對一茅喊道。

    “嘿嘿,是啊,這樣,容易避免腦癱……師弟,幹什麼去。”一茅擺出一幅很享受的樣子說道。

    “哦,是南茅山的清明子師叔來了,我去通知師父。”小道士說完,向著大廳走去。

    茅山大廳裡,現任掌門玉玄子正在拜祭三清尊神。

    “師父,南茅山派掌門清明子師叔率眾師兄弟前來拜見。”方才那小道士匆匆跑進大廳,半跪在地上對玉玄子說道。玉玄子聽到小道士的話,微微點了點頭,說:“差不多也是時候到了,清心明月,你們隨為師來拜見你們的師叔,無塵,你去通知九洞二十一峰閉關的諸位師祖,說清明子師叔來了。”

    “是。”他身後的三個弟子畢恭畢敬地答道。三人中兩男一女,是現在北茅山派裡最有天資的三個三代弟子,頗受諸位師租喜愛。

    茅山一派自古就是中國道教聖地,道教又分南北兩派,北方道教為“符籙派””,符、籙都是寫著神的名字的牌子,北方道教認為人生病是因為鬼魂附體所致,所以要拿符、籙來鎮鬼,用劍來除妖;南方道教卻認為人生病是由於陰陽不和,要想長生需要用丹補之,所以南方道教被稱為“丹鼎派”。所以,捉鬼道士一般是北方道士,煉丹道士一般是南方道士。

    道教的發展在中國已經有著幾千年的歷史,南北道教為了“正統”一名,也隨著道教的發展不死不休地對峙了幾千年,直到元末明初,玄玄子張三豐打破南北道教數千年來的理論,融合了南道教的丹鼎說和北道教的符籙論,再加上自己高深的武學修為,自成一家,創立武當一派,從此,道教在中國逐漸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清朝末年,西方列國屢犯中國。少林寺空明方丈廣發英雄貼號召武林人士組成武林聯盟共禦外敵,武當,娥眉,蜀山劍派,南北茅山等各大門派紛紛響應,道教千年來的正統之爭也因此而結束。

    自從新中國成立以後,大多的門派都選擇了隱姓埋名,在最後一次的武林盟主大會上,空明方丈只留下一封書信便飄然遠去。

    今天是北茅山現任掌門玉玄子的退位大典,身為親密道友的南茅山掌門清明子自然要前來祝賀,老友重逢,感慨良多,清明子和玉玄子兩人可謂道教的泰山北斗,兩人又都是愛酒如命之人,這一見面,幾罎子陳年老酒自不可少。

    “老哥,不錯啊,不錯啊。”清明子喝光酒杯裡的酒,不住的點頭說道。

    “這酒可是我藏了三十年的女兒紅,專門為老弟準備,哪能錯得?”玉玄子得意地說。

    “我可沒說這酒,老哥,我說的是人。”

    “人?”玉玄子被他說得滿頭霧水,清明子見他滿臉疑惑的樣子,忍不住大笑:“想不到你老哥一生愛酒如命,天天喝得爛醉如泥,卻能尋得兩個好徒弟,不錯,不錯。”

    “哈哈,不是我自誇,老道一生糊塗,平生最大的驕傲之處,正是能收得三個徒弟,清心明月,你們過來拜見你們師叔。”

    “弟子清心,明月,拜見師叔。”兩人走到空明子跟前,一齊跪下說道。

    “好,好,男的英偉不凡,女的出塵脫俗,而且,個個天資聰明,不錯,不錯,老哥,你說你有三個高徒,那,第三個呢?怎麼不叫來讓老弟我見識一下?難道還怕我搶走不成?哈哈。”清明子打趣說道。

    玉玄子等清心明月退下,湊到空明子耳邊,得意地說:“這第三個徒弟,可是我老道的命根子。呵呵,他現在去通知九銅二十一峰裡閉關的祖師了,等一下就回來,到時候,我包你羡慕死。”

    “老哥這一退位,世上自當是又多了一個活神仙啊。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收到一個不錯的徒弟。到那時候,我也可以放馬南山了”

    兩人正在那裡一邊品酒一邊閒聊,方才進來通報的那個小道士跑進來喊道:“師父,門外來了一群奇怪的人,他們說,……”

    “他們說什麼?”玉玄子疑惑地問,這時候,一道紅光從外面飛射進來,打在那小道士背後,小道士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

    “他們說,希望借貴派的震山之寶一用。”門外走進來一群打扮各異的人。為首的一個白衣男子說道。

    “外國人?”玉玄子看著這些人的長相和裝束,明顯的是外國人打扮,其中有幾個還是白皮膚藍眼睛。

    “對,你們一直都是這麼稱呼比你們強大的人的,對吧,玉玄子道人。”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大個子說道。

    “我好像沒請你們進來。”玉玄子強壓著心裡的怒火,同時他有種不祥的感覺,果然,隨著一聲刺耳的大笑,他的感覺得到了證實。

    “哈哈哈哈,您認為死人會請我們進來嗎?”另一個人說道,他腦袋上上光滑得讓人難以置信,連根眉毛都沒有。

    “你們這次不請自來,到底意欲為何?”玉玄子問,清心和明月拔出手中寶劍站在玉玄子身後。

    “老道士,你可真健忘,我們剛才不是已經說了嗎?我們前來,只是想借貴派的震派之寶一用,如果你肯大方的拿出來,我們還是有商量的餘地的,”

    “笑話,別告訴我你們這些雜七雜八的人聯合起來只是為了來這裡借一把劍,而且,借東西借到你們這個份上,還指望我能把東西借給你們?”,

    “既然你知道我們不是誠心來借東西的,那你好好想想吧,對了,別想著南茅山的人會來救你們了,你們看。”剛開始說話的那個白衣男子得意洋洋地拿出一把精緻的寶劍。

    “莫邪劍!”一旁的清明子驚呼道:“你們去了南茅山了?你們……你們……”

    “我們已經把您的徒子徒孫送到了一個他們一直想去的地方,西方極樂界,不是嗎?哈哈。”

    “玉玄子道人,如果你不想讓你的北茅山像南茅山一樣血流成河,那麼,就乖乖地交出幹將劍,我們這次而來,可不是專門來殺人的。”

    “只可惜,老夫並沒有把劍交給你們的意思,也不想讓自己的地方血流成喝,而且……”

    “而且什麼?”一個忍者打扮的矮子說道,同時他的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玉玄子身後的明月。

    “而且,我還要為南茅山的弟子報仇!”玉玄子說完,抓起桌子上的酒罈,向著那群不速之客仍去,眾人沒防備他會突然來這麼一招,全都不自覺地閃開。

    “把他們通通圍住,一個也不要放過!”隨著玉玄子的喊聲,大廳兩側沖出許多手持長劍的小道士。

    “哈哈哈哈,好笑好笑。既然如此,就讓戈爾來領教一下中國道士的威力吧,”那個光頭說著,他把右手中指放到自己嘴裡輕輕一劃,然後用被自己咬破的手指指著離他最近的一個小道士,一滴鮮血打在小道士身上,小道士慘叫著倒下,身子頓時裂開。

    “滴血降,你是降頭師!”清明子看著地上小道士完全翻開的屍體說道。光頭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道:“老道士好眼力。”

    “玉玄子道人,希望你能考慮清楚,到底是讓我們自己把幹將劍找出來?還是您拿出來。”

    “混蛋,你們當這裡是什麼地方,茅山弟子聽令!現在所有的禁法禁咒全都解禁,上!”玉玄子想也沒想,直接說道,說完,他拿出一道黃色紙符,向著大廳中間那些人打了過去。只見對方穿著斗篷的那人輕輕一揮手裡的魔杖,玉玄子打出的符咒在空氣中自動燃燒起來。

    “如果你們堅持的話,我們只好這樣。”一個白皮膚藍眼睛人說著,十根手指突然爆長,嘴裡長出兩顆白色的獠牙,向著離他最近的一個小道士撲去……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ark17303 -1 請在發表文章時,請在標題後加(連載中)或( ...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