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其它類型]

《大清綺夢》作者:餅乾寶寶(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71911 62 13
大清綺夢

這...這...這會不會太誇張阿?!
不過是個代打,幫忙社團走個秀嘛;怎麼走到清朝去了啊!?
雖然有機會能跟雍正談個戀愛,但好想自己的親人啊!
唉~老師說:要有職業道德唄~那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嚕~

我叫段紫蘇,今年剛滿17歲。

17歲的我,剛剛入學成為一名光榮的大一學生。初踏大學校門,一切都充滿了新奇的樂趣。比起枯燥的高中生活,大學就像是我心心念念的天堂。在這兒,花是最鮮豔的,草是最翠綠的,天是最為蔚藍的,連花叢葉子上的露珠仿佛都沾染了青春蕩漾的氣息。一切,都讓我心意盎然。

新的環境給與了我無窮的動力,明明知道學長們是以忽悠入社團賺取社團費為目的,但我還是一口氣加入了八個社團,我就是想在大學裏充實自己,讓自己的生活變得豐盈而有趣起來。舍友們對我這種瘋狂的入社團行為感到很無奈,他們勸誡我說:蘇蘇,你很快就會感覺被矇騙了。這些社團,你加入了以後才會發現他們是不會搞任何活動讓你學到東西的,他們只是為了賺錢而已。

嘿嘿,其實我知道。

可是我不管,我就是這樣的人。我覺得對的事,就很難被別人的意見所影響。

我最好的朋友晶晶對我這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決定感到頗為無奈,只能用一聲長歎象徵性的結束了對我的抗議。

好了好了,不管那麼多了。我大學美好的生活就要很快的拉開序幕了。

可是是哪個討厭的傢伙說學校社團不組織活動讓團員參加的?我癟著嘴想。

這不,我昨天就接到了攝影藝術社團的活動通知,說在學校大禮堂有一次服裝走秀活動。社團讓我們新加入的團員們去湊湊熱鬧,順便去沾染一下藝術氣息,拍幾張照片回來,如果照片拍得好,可以增加學分的噢。

哈哈,我展露頭角的時候來了。

帶好相機,叫上晶晶,我倆興沖沖的去了。我可是以學習為目的的,可是晶晶這傢伙竟很沒出息的固執認為,服裝走秀肯定會有很多漂亮女生看。這傢伙,自己是個女生,偏偏還喜歡看美女,真是讓人懷疑她的性別傾向是否正常。

快步進入禮堂,哇,好熱鬧。我真是不能夠想像,一個學校的走秀活動竟然可以組織得這麼轟動和繽紛。

由於我們的社團是承辦者,因此我們有幸可以流竄到後臺去進行攝影活動。與燈光閃閃的舞臺相比,後臺可謂是別有洞天。許多學生模特在緊張的走來走去,換衣服,試妝,忙得不亦樂乎。我和晶晶實在被擠得沒辦法,簡直是到哪兒站都礙人家事,因此好歹的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了下來。這角落還不錯,可以清晰的看到舞臺的情景,雖然現在是黑乎乎的,我可以盡情的展露我的攝影才華了,哈哈。

好不容易,模特基本換裝化妝完畢。走秀活動開始。據一旁的社團主席介紹,這次走秀分為“玫瑰篇”“歷史篇”與“蝴蝶篇”三個主題,走秀的模特都是校花級的學長美女。我崇拜的端起相機,準備記錄下那一個個美麗的瞬間,作為我動人大學生活開始的序曲。

“段紫蘇!段紫蘇!”我正在那拍的盡興暢然,就聽見有人急呼呼的喊我。那一聲高過一聲的呼喚,不亞于巫婆喊魂這一古老的行為。

回頭一看,竟是我們的社團主席。他正抱著一堆衣服,汗流滿面的沖我跑來。

“段紫蘇,趕快救一下場!”主席急切的指揮著我。

“啊,什麼?救場?!”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快點兒,原定的美術專業的餘曉航走台的時候腳崴了。下場蝴蝶篇走不了了,我看你個頭身材什麼的都挺合適。你快點換上衣服替她走一次吧!”社團主席已經不由分說的拽起了我的胳膊。

天哪,我沒聽錯吧。我可是從小到大除了鋼琴比賽上過一次舞臺,其他時候還沒上過呢。而且,鋼琴比賽的時候是坐著比賽的,也不會有這個難度得走上去啊。而且,臺步我也不會啊!想到這些,我剛要溜,在旁邊已經聽傻的晶晶拽住了我,趴在我耳邊說道:“你幫一下忙吧,不就走一遍麼。你平時那麼大的膽上哪兒去了?而且,說不定還可以看見好多帥哥呢。”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以為走秀是很簡單的事麼?”

社團主席卻不理會我的猶疑,一個勁兒的催我。

“沒事,沒事,你就走個過場就行,學生本來就不是專業的模特啊。我們現在不是要求你走得多麼好,是著急現在連能走的人都沒有。”說著,主席用期盼的目光打量我,那眼神的威力,仿佛要把我灼透。

“去吧,蘇蘇。沒事的。你不是想在大學裏學到東西麼?機會來了啊。你可以證明你自己的勇氣啊。”一旁的晶晶唯恐天下不亂。

損友的力量是無窮的,晶晶的話神經質似的蠱惑了我。“好吧,我試一下,不過我可不承擔我走不好所引起的責任。”

“好,好!什麼也不讓你擔著,只要你答應去走就行。你快去換衣服吧,還得換裝呢快點,快點。”

這是什麼事啊,參加社團活動還充當了一次義務勞動者。       

在更衣室換衣服,不愧是服裝設計大賽獲獎的衣服,就是漂亮。以至於我這個從來沒接受過訓練的人穿上以後都改變了很多。白色為主色調,讓我學生的身份特點更襯托的乾淨純潔。藍色的蕾絲邊邊,讓我平添了一絲浪漫精靈的味道。只是這胸部曲線的凸顯,會不會顯得太過火了些?我一邊穿一邊想。

換完衣服走出更衣室,就看見晶晶和主席的嘴長成了一個O字狀。晶晶拉過我的手對說沒有淑女像的叫喚:“天哪,這衣服不會為你設計的吧。太漂亮了!蘇蘇,今天你會讓全場模特都失色的!你會驚豔全場的!”

主席也喜滋滋的沖我點頭,然後把我拽到了化妝台旁邊。化妝姐姐誇張的看著我說,“這是我今晚看到的最漂亮的模特了。”說的我自己也蠻不好意思的。其實,從小到大,就一直有人誇我漂亮。可是,對於這麼直白的誇獎,我還是有些不大習慣。

化妝姐姐有著化腐朽為神奇的本事,為了更襯托“蝴蝶篇”的主題,她特地在我頭上別了幾個大大的蝴蝶的發飾。藍蝴蝶,黃蝴蝶,粉蝴蝶,以至於在我走秀的時候,蝴蝶會在我頭上一顫一顫的,造成了蝴蝶飛飛的絕佳效果。

一切準備好,還沒等到我緊張,我就被推上了舞臺。       

初次走舞臺我控制不了自己緊張的情緒,雖然台下驚豔噓聲一片,但我還是感到窒息般的壓抑。不知道怎麼走的,已經來到了舞臺中間。我忽然發現舞臺中間有一個塌下去的地方,正在納悶時,腳已經不自覺的踏了進去,沒想到這一踏,竟然斷送了我美好的大學前途。舞臺塌下去了!形成了一個洞!我掉進了洞裏!

“蘇蘇,蘇蘇!”我恍恍惚惚聽見旁邊晶晶在喊我,還有全場亂哄哄的呼喊聲音。這是我最後的感覺,慢慢的,刺痛湮滅了我,我什麼也不知道了。

“天啊,疼死我了。媽媽,媽媽。”我這麼疼,媽媽為什麼還不來看看我呢。我不知不覺的叫出了聲。疼痛可以讓人昏厥,也可以讓人驚醒。我目前面臨的就是這樣的情況,刺骨的疼痛讓我無法安心的失去知覺。我費力的睜了睜眼皮,眼前的景象立即嚇了我一跳。我不是應該在學校裏麼,怎麼在這個地方?驚恐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好像是森林公園的佈置,滿是雜草,還有好多沒見過的參天大樹。此刻我就躺在了一顆大樹的旁邊。

難道誰把我拋屍到了這兒嗎。我死了嗎?一個可怕的念頭猛地溜進了我的大腦。

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幹幹的嘴唇,疼!原來我還沒死啊。那誰把我弄到這兒的?哎呦,腿上的一陣刺痛打斷了我關於這是什麼地方的猜想,我吃力的坐起來想看看自己的腿,只看見紅紅的血跡印染在了我白色的紗裙上,但是我卻動彈不得。看來,一定是我摔下舞臺的時候被舞臺鋒利的木板得劃傷了。

可能是沒吃到東西的緣故,感覺整個身體綿綿的沒有力氣。我換了個稍微舒服點的姿勢重新躺在了地上,“咚咚咚”,一陣陣馬蹄聲從耳邊傳過來,難道有人過來了?是不是有人來救我來了?可萬一是壞人呢,再對我不利怎麼辦?權衡之下,我選擇了閉上眼裝昏迷這種方式,不管怎麼著,先看看情況再說。

馬蹄聲越來越近,我的心也隨著聲音的漸大而提到了嗓子眼。這到底是些什麼人呢。“駕駕駕!”好像還有策馬揚鞭的聲音。天哪,我到底是落在了一個怎麼樣的環境裏!

終於終於,馬蹄聲近了…………


初遇       

“籲!”馬蹄聲近的不能再近了,好像還有人說話的聲音。       

“其他人退後,保護聖駕!”我的天哪,我更加用力的閉緊眼睛,我難道被人丟了在了一個片場裏?而現在正拍古裝戲麼?這樣的話我不就有救了?

“老十三,怎麼了?”又聽見一個聲音,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透著威嚴。

“回皇阿瑪,這兒好像有個人!”

他們是說我嗎,我不由自主的挪了挪身子,難道拍戲還得這麼一本正經的?不過這語境也不像是在拍戲啊。

我在心底一個勁兒的分析,猛然一個激靈,難道我也穿越了?!

真的如同那些小說,我也穿越了?

不管怎麼說,幸虧剛才沒說話裝暈來著,這個地方這個時代我不熟悉,少開口靜等事情發展才是上策啊。

“十三弟,別輕舉妄動!看清楚是什麼人再說。”接著,有一個人下馬的聲音。我的心砰砰砰的直跳,好像是沖著我走過來了!

“四哥,這是什麼人啊?好像是個女的。穿成這樣怎麼這麼不知羞恥?”

“嗯啊,這打扮的是夠奇怪的。你看看,頭上還有蝴蝶在閃動呢。看樣子好像是洋人。不過這發色,又是我們的顏色。”

“是啊,頭上有蝴蝶!四哥,不會是蝴蝶仙子吧?我小時候額娘說過的,每種動物都有屬於他們的仙子的!”

我心裏暗暗叫駡到,這還討論什麼啊。這個什麼十三還真夠想像力豐富的,我穿成這樣就不知羞恥?禮服不都是這樣的麼?看來我真是回到遠古的清朝來了,這種衣服,在21世紀,是絕對不會讓人冠以不知羞恥這頂帽子的。想到這兒,我真想說話反駁回去,雖然這身衣服和學生的身份是不搭了點,但不至於趁起有失體統四個字啊。

哎呦,有一陣疼痛從大腿處鑽心的冒出來。看來傷口又掙破了。我甚至覺得腿濕乎乎的,應該是又流血了。怎麼辦怎麼辦?這個流法,雖然不會死,但也會暈的。

“四哥,你看看,她不會是小產了吧?,你看看,她那在流血!”

我的神!我忍不住臉蹭的一下子紅了起來,流產?       

“十三弟,別廢話了。快幫我把她弄到我馬上去。”

恍恍惚惚中,我好象被人抱到了馬上。也許是害怕自己的處境,我仍然不敢睜開眼,就怕有人再把我扔出去,然後丟到荒山野嶺裏再置之不理,讓我不得不生死由命。於是,我決定,繼續暈下去。

“十三弟,你去圍場西邊和皇阿瑪說一聲。我先回府,不管這女子是什麼來歷,你看看她蒼白的臉,想是病了很久了。還是救命要緊。我把他弄到我府裏去。”

“知道了,四哥,你小心些。我先稟告皇阿瑪去了。”       

一路上我仍然不敢睜開眼睛。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我覺得我比那些將要被獵殺的禽畜飛鳥好不了多少。命運之神真的是好好戲耍了我一番。幸運的是,我在這個時代裏竟然沒有被人賣到青樓那種地方。不幸的是,救我的人竟然是舉世聞名的四阿哥,原想我並不以為這四阿哥是什麼角色,可是經過腦子裏對清宮戲的綜合分析,我明確的判斷出了這四阿哥肯定就是康熙的皇四子,因為在滔滔的歷史長河中,只有康熙才有這麼多的兒子,乃至已經延伸到了十三這個數字上。

這樣一來,我就不可避免的接觸到了皇室,以我的任性與迷糊,很難不招惹到這些伸出一隻手指頭就可以將人賜死的人。一想到這兒,我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絕望。現在可以裝暈逃避,但是總不能老不睜開眼吧,何況我傷的是下肢,又不是腦子,自然也不能裝瘋賣傻的糊弄下去。

胡思亂想中我暈暈乎乎的被人抱著駕馬奔去。坐慣了21世紀的汽車,我感覺騎馬還不如走著舒服。幸虧這個四阿哥還是體貼人的主,考慮到我下肢的傷,儘量讓我舒服的貼在馬背上。要不然以我傷痕累累的身子,縱然不被馬摔下去,也會被馬顛折了腿。不過這樣一搖一搖的實在不舒服,要不是現在我還得假裝昏厥,肯定會擠眉呲牙的把臉搞的慘不忍睹。

忽然,極速奔跑的馬減慢了速度。接著我感覺四阿哥給我披了件衣服。然後脫下他的長褂把我好好裹了裹。這傢伙,難道是怕我走光?

“爺回來了,爺回來了”。良久,遠遠的聽見有人喊。

馬終於停了下來,我被慣性搞得不由自主的一晃。“爺,您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皇上打完獵了嗎?”

“先少廢話,小路子,過來幫我把這姑娘抱下去。”

“是,爺。”好響脆的一聲回答。接著,我感覺我終於被從馬上拖了下來,從一個男人的手裏轉移到了另一個男人的手裏。

“你小心些,她身上有傷。先把她抱到書房裏。”這位四阿哥囑咐道。

“知道了,爺。您放心吧。”

“爺,吉祥!”隨即聽見一個女人嬌滴滴的聲音,接著又聽到了抱著我的小路子喊了聲“福晉吉祥。”他這一喊,立馬讓我知道了這個女人的身份。原來是四阿哥的福晉啊。

我被小路子小跑的抱著,仍然能聽見了這對夫妻有趣的對話。

“爺,您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皇阿瑪不是下詔一天狩獵麼?”好嬌氣的女性聲音,聽得我一身雞皮疙瘩。

“哦,看見了一個受傷的姑娘。皇阿瑪就下旨讓我早回來了。”這聲音可是冷冰冰的。

雖然我有閒心繼續聽下去,可是這個名字叫小路子的身手實在靈活,三下兩下就把我抱進房裏。

我的天啊,終於能躺在床上了,這可真舒服。雖然腿還是很疼,可這總比在野外風餐露宿好多了。剛被放下,我就聽到了快走的腳步聲。伴隨著一陣陣此起彼伏的“吉祥”,我意識到了,這個四阿哥來看我來了。

“小路子,快去請太醫來。”四阿哥下了命令。

“是,爺!”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意識到,那個名字叫小路子的太監又跑出去了。 本帖最後由 Jtugreen2013 於 2014-10-11 12:30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