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五大陸遊記 作者:幻想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2233 60 3
第一章回憶

    我不喜歡戰爭、相反的我因為戰爭而變得孤苦伶仃、但我也不討厭戰爭、或許就如同我師父所說的「喜歡追求刺激的懶人」、是的、因為我常偷懶不練功、而我又知道不練功是不行的、所以我自己「養成」追求刺激的習慣、讓我在不斷的在生死間徘徊來強迫自己練功。

    在我的記憶中七歲就去拔白狂猿胸口的白毛、八歲讓彎爪虎頭上的黑色「王」字變成「土」字、九歲偷烈炎獸的蛋來吃(味道蠻不錯、強力推薦)、十歲跟一群紅狼搶食物吃、十一歲時看上火鳳凰美麗的羽毛、到了十二歲那年「不小心」把龍的逆鱗給砍了一塊下來、十三歲後山林裡的動物都不敢接近我方圓百步之內(不是因為我武功高的恐怖、或是我搗蛋的功夫一流、而是怕我被其它猛獸追殺時給波及)。

    我印象中是被一對老夫婦收養的、雖然當時我很小、我卻知道他們不是我親身父母、但他們帶給目前為止最歡樂無憂的一段時光、那時我跟一般小孩一樣、釣魚捉蝦、鬥蟋蟀過著極為平凡快樂的生活;然而、我六歲的那一年、改變我一生的事件發生了‧‧‧‧‧‧。

    當我從附近的小溪玩耍回來時、我看見一大群凶神惡煞的人拖著血淋淋的武器從我家門口走出、我跑回家時、只看到兩具失去生命的屍體倒在血泊中。

    我沒有哭、或者說我不敢哭、縱使淚已經流了滿面我還是忍住了、因為我知道我一哭會將那群強盜引回來。

    而後我開始挖墓穴(接下來的兩天中我除了睡覺以外唯一在做的事)。

    我把墳墓挖好後、我師父出現在我旁邊、他已經在旁看我挖墓穴看了整整一天、然後他帶走了我、開始教我武功、以及其它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

    師父看起來是個有著一頭白髮的中年人、雖然他總是說他已經有兩百九十幾歲、但我根本不相信(當時人最多活到一百五十歲已經很了不起)對他的話嗤之以鼻。

    但他似乎有一段很囂張的歲月(就是所謂橫著走路的時光)、雖然他從不提以往的事、但我從他平常的舉止觀察出他以前必定是個大人物(天文、地理、醫學、軍學、人文樣樣精通、我還看不出就有鬼了)。

    他常誇我是天才(雖然末了會加一句:還比不上我)、像一塊海綿一樣將他教我的武學、知識吸收的一點都不剩。然而我師父在做人處世方面所教的、竟是以「自私」為中心。

    套句他常說的話:一個人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更不用想去保護他人、所以應‧‧‧‧‧‧(因為我不太贊同他的想法、所以根本沒聽他在想什麼)、然而他最後的一段話、卻導致我後來刻意戴在臉上的「面具」。

    記得他當時說「一個自私的人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因此別人也不會想到以你親近的人來威脅你。」一開始聽到這段話我只是有些感觸罷了、可是每當師父帶我下山遊歷一次、我對這番話的感受就愈深刻、我曾聽過不少所謂的絕世高手、或是名震當代的大將軍、平時不可一世、但當他父母妻子兒女被別人用性命威脅後、他也只有乖乖的投降、至於不肯屈服的、也由於自己間接的害死親人的自責、終日生活在痛苦的陰影下、有些甚至還發瘋。

    也曾有一次師父碰上了類似的事情、他幫他們解決後、不理正向他道謝的人們、馬上轉頭對我說:「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幸運、何況避得了一次不見得下一次就沒事啊!」從此我將「自私」這兩個字刻在我的心坎上。

    十四歲那年師父滿三百歲、諷刺的是、他的三百歲生日剛好就是他的忌日、臨死前他把畢生的功力傳給我、並跟我說:「我將我的功力運輸到你體內、你目前還無法吸收、但我將它分成九等份藏在你身上其它經脈中、名為九鎖連環、每九個月會破解一鎖、而如果你當時的功力無法承受的話、你就會爆體而亡。」

    看了我一臉驚懼的表情、他又貶貶眼、以開玩笑的口吻說:「所以你如果想早點見到我、偷懶點不要練功就行了。」

    接著又以很感歎的語氣說「你很好、把我平常教你的都學會了、雖然你練功的方式有點奇怪、不過進步的程度很快、以後你就照自己的意思去過你自己的人生吧!對了!我好像沒給你取名字、總不能讓其它人也叫你死小子(死老頭現在才想到給我取名字)、好吧!從現在開始你就叫周鑄司、字子意。」「周鑄司、就注死(台譯)、啊!師父、換個名字吧!」當我正想向師父抗議時、師父卻已閉上了眼昏沉沉的睡去、再也叫不醒了、他臉上快速老化的模樣似乎在向我證實什麼似的、而我眼淚默默的流下、跟八年前一樣沒有哭出聲、就這樣呆呆的站著‧‧‧‧‧‧。

    我在替師父埋葬了以後、帶著師父唯一留給我的遺物——擎天(平時就像背心一樣貼在皮膚上、到戰鬥時可以隨我的意念變成一炳帶著龍形花紋的血紅色長槍)獨自一個人來到龍騰王國(龍大陸東南一個中型國家)。

    為了替自己尋找危險來督促自己練功、我毫不猶豫地虛報年齡(19歲)加入了軍隊、雖然我已經特意隱藏自己的功力、然而我平常表現出的實力還是相當搶眼、很快我就被升到騰軍團第二軍第五團當第四隊的隊長。

    但、當上隊長後我和上面處的不太好。原因只不過是我叫隊員教訓了一群在我維護秩序當著我的面辱罵我的紈褥子弟(不給我面子)、而他們其中一人的伯父剛好是我們的第二軍的軍長、也就是為什麼在現在這場美洛戰役裡我會被分在後面當任留守、偵查的工作的原因。

    大陸歷2620年春三月、位於龍騰西方的欽列王國發起了一場被當時視為不自量力的一場戰爭、僅以五萬的輕步兵就進攻龍騰王國、帶兵的還是初次上戰場的二王子欽必信而不是舉世聞名的藍鳩戰將、至於原因則是龍騰向欽列要求每年須進供二十萬枚黃金、五萬絲綢、一萬批戰馬等不合理條件、以欽列王國一個小國根本無法承擔、於是先發制人發動了這場戰爭。

    龍騰方面全國有近四十萬的精銳士兵、其中更有八萬讓東南各國頭痛的重騎兵、而這次派出了擁有二萬重騎兵、二萬輕騎兵、二萬重步兵、一萬輕步兵的騰軍團迎戰、其中還加上龍軍團的二萬重騎兵、一萬重步兵總兵力高達十萬、在大多數人的眼中龍騰根本不可能敗、在我們軍團裡幾乎把這場戰爭當作成名立業的好機會、而此時我被留在戰場後方當守衛的工作、被排擠的程度可想而知。

    戰局一開始如想像般、剛侵入境的欽列王國根本不是龍騰的對手、三天下來五萬輕步兵、從龍騰的翊陽關連退二十幾公里、已經退到欽列邊境的美洛平原上、而震驚東南大陸的美洛之戰即將開幕。

    此時我站在美洛河東方的小山丘上、頂著天上不停飄著的雨、觀看眼前的戰場。

    「隊長!已經照你交代做好了。」我的副隊長小傑(今年18歲、以我虛報的年齡叫他小傑不過分)、眼中閃著尊敬的光彩說道。(之前被我教訓的幾個紈褥子弟平常就喜歡欺壓百姓、因此當我讓他們嘗到苦頭時、平民們以為我是要替他們討回公道(我真的只是因為面子才「照顧」他們一下)、所以從此對我好感大增、我手下的隊員又都是平民出身的、他們因而十分尊敬我、算是一項意外的收穫。)

    「嗯!」我隨口回答了一句。在大家都以為此仗必勝時、我卻從師父教的兵法中看出了不利的條件。

    美洛平原土質鬆軟適合耕種、平常都有欽列王國的人在此種植一些穀物、然而從附近情況看來、這裡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耕種、再加上欽列的敗退速度、以及梅雨季的到來、還有我們現在的補給問題、我幾乎能肯定欽列的計策了。

    「泥濘的土地不適合馬匹和重步兵戰鬥和補給、偏偏來的是以重裝部隊為首的騰軍團、糧食不夠須速戰速決、剛被勝利沖昏頭的士兵、就算指揮官想停卻被龍軍團的第一軍長質疑與欽列達成協議、連軍權都不統一、會贏就有鬼了。」我喃喃自語道。

    同時心中也對龍騰的大王作出如此不妥當的安排感到不解、居然兩個幾乎沒合作過的軍團聯合作戰、一路上礙手礙腳的、甚至發生行軍路線完全重疊的重大錯誤、不然、欽列早就被殲滅了、哪還能拖到現在。

    「隊長還有什麼吩咐!」小傑看我在發呆、提出疑問把我喚醒。

    「隊員有多帶點乾糧在身上嗎?還有我跟你說的路線你記清楚了嗎?」我發出疑問道。

    「都記清楚了、不過隊長你會不會擔心過頭了。」小傑以小心翼翼的口吻試探我。

    「我的擔心好像已經成了事實。」就在我感歎的同時、眼前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散亂隊形像海潮一樣奔逃過來。

    小傑顯然已經說不出話來。

    「小傑!」我大聲吆喝著、如果再讓他這時發呆就完了。

    「嗯、是!」小傑被我突然大聲的話嚇醒了。

    「去水閘那邊、叫他們聽我號令就把水閘打開、還有叫隊員們來這裡集結、要快!」我嚴肅的發出號令。

    在小傑接到命令走後、我看著眼前的部隊慌張的往回跑、盔甲武器都不知丟到哪去了、騎兵們丟下身下泥足深陷的馬兒往回跑、而軍長以上的軍官更是一個也沒看到。

    也還好我事先用水閘把美洛河的河水堵住、河水只有膝蓋高、所以無法從橋上過來了人也可以渡河而過、但這些沒有長官指揮的敗逃軍隊卻也把其它原本和我在守衛的幾個隊衝散、只有我的隊伍因事先得到我的命令、五百人在我後方集結、我知道這時如果逃跑只不過是較慢死而已、所以我一直盯著前方、在等待最好的時機、握住擎天的右手不知不覺中握得更用力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