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現代修真] 小仙有毒 作者:豆子惹的禍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638173 318 163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10-2-14 11:57 編輯

小仙有毒.jpg     小仙有毒-1.jpg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快樂的修真故事——

  用毒的高手,未必都是心狠手辣之人。

  溫樂陽就挺厚道,一天到晚笑呵呵的,能不毒就不毒。

  當他無意中發現,修真並不是傳說的時候,一副波瀾壯闊、在平凡中處處湧動著神奇的瑰麗畫卷,已經悄然展開在他的眼前。

  溫樂陽的遭遇前無古人,即便是真正的劍仙,也看不出他是修煉者。

  所以,溫樂陽的出現,嚴重擾亂了修真秩序。

  ---------------------------

  敵人未必都是壞人,壞人更不一定都是敵人。

  唯一能夠確定的只是,溫樂陽是個樂觀、天真、厚道的青年。

  ---------------------------


第一卷 破天荒 第一章 十年

  溫不草,苗不交,烏鴉嶺上死不了。

  千年傳承的歌謠,唱得是天下絕對不能惹的三個勢力。

  川西九頂山溫家,擅使毒,據說溫家的辣椒醬都是鶴頂紅做的,而溫家人施毒的手段更是匪夷所思,明朝年間曾經有一夥朝廷皇綱都敢搶的巨盜,無意中惹到了溫家,結果偌大一座山寨,不僅所有人死於非命,甚至野草樹木都一夜枯萎,之後整整十年,山上都是光禿禿的一片,從此九頂山溫家得了個溫不草的毒名。

  蜀中七娘山下,有一支青苗氏族,擅巫蠱拜天魔,性格孤僻行事乖張,恩怨分明睚眥必報,路過這裡的路人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和這些苗人有所接觸,否則說不定被人家不知不覺留下根頭髮或者指甲,幾年以後家破人亡,都不知道自己哪句話哪個動作得罪了那些苗人。

  川南烏鴉嶺駱家精通操屍之術,和烏鴉嶺結仇的人,當然不是死不了,而是死後就連屍骨也不會被放過,被人家拿來作提線木偶,一千年也休想安寧,更別想轉世投胎,只能當活死人。

  這三股隱匿在蜀地的勢力一向自行其事,算不上江湖幫派,也不理會正邪紛爭,極少主動去招惹別人,其他的勢力自然也不願意來得罪他們。

  斗轉星移,轉眼千年。

  三家自古傳承至今,也漸漸入世,而世間還記住『溫不草,苗不交,烏鴉嶺上死不了』這句歌謠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惠風和暢,紅杏出牆。

  從三月十九開始,一向寧靜的川西九頂山溫家村突然熱鬧了起來,十年一度的溫家大考即將開始,所有在外的直系子弟都趕了回來。

  外人看來,這裡不過是個大山深處的偏僻村落,可又有誰知道,就是這個小村子,早在千年之前就以毒名威震天下,無論正邪都避之如蛇蠍,溫不草。

  溫樂陽是個純潔少年,正一邊嚼著胡蘿蔔一邊上山,他也是溫不草的直系弟子,十六歲,正在縣城讀書,此刻也匆匆趕回山裡。看上去只是一個的山村少年,身板還稍稍有些瘦弱,長相一般,但是透著純良敦厚,看上去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只是眼睛亮亮的,讓人感覺很真誠。

  各種各樣的交通工具停在村口,大貨小客、轎車雙排、還有一輛三輪車,不知道是『溫不草』的哪位子嗣強悍的把它騎上了山。

  溫家村的幾位老人站在村口哈哈大笑,回來的所有未婚的溫家子弟,無論男女大小一律派紅包,紅包裡裝的不是人民幣,而是一打薄薄的金葉子,沉甸甸的手感很好。

  溫樂陽一進村,立刻就被年幼的弟弟妹妹圍住,他用變戲法的動作從背包裡拎出碩大的一包糖果,這些零食不怎麼貴,不過在地處大山深處的小山村裡輕易見不到,溫樂陽每次回家都會記得給弟弟妹妹帶上一大堆。

  看著一群弟弟妹妹歡呼雀躍,溫樂陽也滿臉開心的笑著,露出了一嘴整齊潔白的牙齒,從兜裡摸出了一根胡蘿蔔塞進嘴裡,他從小就這一個嗜好:胡蘿蔔。

  幾個長輩呵呵笑著對望一眼,這群離開村子的半大小子裡,也只有溫樂陽有這份心思,總掛記著家裡的娃娃。

  現在的溫家後生們比著祖先們還要辛苦一些,除了泡藥酒、練功之外,他們還得去縣城裡唸書,畢竟是科技時代,溫家早已悄然入世,幹什麼的都有,溫樂陽有個叫溫吞海的大伯都當上縣長了,不過後來因為丈母娘太多,又被革職開除,現在在山上一心一意的跟著大爺爺煉藥。

  隨後七天裡每天晚上溫家村都大擺酒宴,全族一起暢飲歡笑,天天炒雞蛋燉羊肉,吃的男女老少一起流鼻血。

  第八天,三月二十六。

  在第一線曙光剛剛染紅天邊積雲的同時,一聲悠遠飄揚的鐘聲,緩緩送進了所有人的耳中,寧靜的山村轉眼甦醒,所有溫家的後人無論老少個個表情肅穆,但是目光中卻掩飾不住的喜悅和激動,悄無聲息的匯聚到一起,幾百人浩浩蕩蕩走向村後的青石坪。

  溫家村的村長兼家長,溫老太爺早已等候在石屏上,溫樂陽的大伯,因為丈母娘們而落馬的前任縣長溫吞海,恭恭敬敬的站在老爺子跟前。

  溫樂陽既緊張又興奮,很想吃一棵胡蘿蔔。

  溫老爺子目光掃過眾人,眼神中流露出了幾許和藹與神色,看上去就是個普通的慈祥老人,不過老人不慈祥的時候,彈彈手指就能毒死一個養雞場。倒是溫家現存的另外兩位老人,溫二爺和溫三爺好像更有些陰森的氣勢,就像隨時準備詐屍的死人一樣,直挺挺的站在溫老爺子身後,眼皮下垂沒有一絲表情。

  輕輕咳嗽了一聲之後,溫老爺子底氣十足的聲音響徹石坪:「三月二六,是我們溫家子弟十年大考的日子,老規矩,所有三十歲以下的弟子都可以參加,今年大考通過的弟子,正式繼承祖先衣缽,成為我九頂山溫家的內室弟子。」說話的時候,老頭子一雙眼睛都笑得瞇了起來。

  十年大考是溫家自古傳承下來的族規,也是溫氏少年弟子躍龍門的機會,只有通過大考才能繼承祖先留下的精奇秘術,成為溫家的核心成員,不過誰都知道這大考極難通過。

  等老爺子說完了,大伯溫吞海踏上一步沉聲喝道:「所有十二歲以上,三十歲以下的弟子都可參考,有什麼手段儘管向我來使,施毒試藥,只要能難住我,就算通過!」他話說的輕鬆,溫家子弟卻沒有一個人敢稍稍放鬆,上兩次大考這位前縣長也是這麼說的,結果溫家二十年沒有出現過入室弟子。

  溫吞海是三十年前通過大考的弟子,從那天起,就成為溫不草族內,除了三位老爺子之外唯一的主事人。

  大約百人左右的溫家年輕弟子,按照年齡順序由大到小整整齊齊的排成隊列,一個接一個的走到溫吞海跟前,溫樂陽排在隊尾,老實巴交的一點也不明顯,他是個純潔少年,正純潔的排著隊,等待著純潔的考試。

  第一個弟子躬身施禮,人還沒站起來,一條通體純白如玉,雙目漆黑的怪蛇猛地從他袖口中竄出,咻的一聲撲向溫吞海,溫吞海壓根來眼皮都不抬,小蛇激射到他面前的時候,竟發出了一聲彷彿猴啼的驚叫,漆黑的眼珠閃爍出恐懼的光芒,鱗片都咋起來,在半空中詭異的扭轉身體,掉頭就跑,所過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漆黑的印記,那個弟子叫了聲:「小白!」顧不得正在考試,轉身就追了下去。

  溫吞海從鼻子裡哼了一聲:「淘汰!把雜種蛇當寶貝,惹人笑話!小白……哼,你當你叫溫小新嗎!」

  第二個弟子依舊躬身施禮,一層閃爍著妖冶綠色的苔蘚悄無聲息的蔓延而過,轉眼間就從地上長到了溫吞海的身上,那個弟子一見又驚又喜,急忙手忙腳亂的取出解藥,不料溫吞海又是一聲冷哼,狠狠一跺腳,彷彿要鑽進他皮膚裡去的那些苔蘚瞬間枯黃,像麩皮一樣嘩嘩掉落:「淘汰!蘚毒入藥有些奇效,你拿來直接傷敵以為另闢蹊徑,其實是貽笑大方狗屁不如,你的毒苔爬上身體的時候,人家有的是時間一刀子捅死你!」

  第三個弟子舉著個藥丸子,溫吞海問都不問,直接把藥丸子扔進了嘴裡大嚼,嚥下後撇撇嘴巴:「淘汰!黑狐耳、苔鹽、相思豆,三種材料本來是不錯的,但是煉製的火候不夠,比例不對,更差了最關鍵的草莓葉,呸,讓人反胃!」

  第四個……

  前面所有參考的弟子,無一不是滿臉羞愧的敗下陣去,等到天黑的時候,終於輪到溫樂陽了,他手裡也拿著一顆小藥丸,白色的,看上去純潔的要命。

  溫吞海還是那副誰也看不上的表情,連問也不問直接拿起藥丸扔進嘴裡,嚼了幾下之後,臉上終於顯出了一絲錯愕的表情,精光四溢的眸子猛然收縮,好像冰針一般的目光狠狠刺進溫樂陽的眼中:「混蛋,這是旺仔小饅頭!滾!」

  溫樂陽在家族裡一直是個老實少年,一天到晚都是樂呵呵的,兄弟姐妹們之間拿他開玩笑,他也跟著哈哈大笑,從來不和大家計較,所以人緣很不錯。

  其他的溫氏子弟全都樂了,誰也沒想到平時愛吃胡蘿蔔的溫樂陽,還這麼有搞笑天分,有些機靈的少年已經暗暗後悔了,早知道自己苦心修煉的本事原來那麼不濟事,與其被大伯羞辱了一翻,還不如也弄個旺仔小饅頭惡搞一下來的開心。

  溫樂陽苦著臉對他大伯搖搖頭,沒滾:「不是小饅頭,是小饅頭口味的,是藥。這個藥現在覺不到,到了那個時候……」

  溫吞海不耐煩的揮揮手:「滾蛋,下一個!」

  …….

  溫樂陽身後沒有幾個人了,雖然參考的年齡規定是十二歲以上,但是溫家弟子十二歲才剛剛接觸毒功的要訣,沒有幾年的錘煉根本不會有什麼建樹,像溫樂陽這樣十六歲就來參加大考的弟子,已經算是年少的了。

  和前兩次一樣,這一屆溫家十年考,依舊沒有弟子能夠達到標準。

  溫老爺子歎了口氣:「年輕弟子回去認真練功,十年後再來參考,年紀稍大的弟子也不用灰心,你們總歸是我溫家的中流砥柱,這份家業,遲早還是要交到你們的肩膀上!」老頭子的話雖然這樣說,但是神色之間也充斥著掩飾不住的沮喪,又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之後,揮手讓大家散去。

  溫二爺爺和溫三爺爺對望了一眼,兩道陰狠冰冷的目光在半空中交匯,蕩起了一層冷冰冰的失望。

  這天晚上,溫家村裡沒什麼動靜,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怎麼好,畢竟溫家已經三十年沒有人能通過大考了,只有幾個年輕氣盛的弟子覺得大伯考校的太嚴格,湊在一起憤憤不平的小聲議論著。家家戶戶都早早的熄了燈,黑夜中的小山村,在略帶壓抑的氣氛裡陷入了夢鄉。

  子夜時分,突然一聲炸雷般的怒吼轟天而起,大伯溫吞海嗷嗷怒嘯著,飛腳踹開了溫樂陽家的大門,一把把溫樂陽揪出了被窩,氣急敗壞的罵道:「小王八蛋,你給老子的是什麼藥!」

  溫樂陽睡眼惺忪的看著大伯,愣了片刻之後突然想起了是怎麼回事,純潔的驚喜道:「藥起效了?」

  溫樂陽的爸爸披著衣服跑過來,錯愕問道:「大哥,咋了?」

  「你別管!」溫吞海拎起自己的侄子就走:「走,跟我見大家長去!」
  • 7評分人數

  • +3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yeh319 +10 低調推
avatar   kdysp33097 +3 後頭有點小倉促的感覺!但整本書很不錯
avatar   kelvin12354 +5 趕快推,不然別人以為我們看不懂
avatar   bock1002 +3 這本還不錯,不用穿越也沒有老妖怪附身
avatar   騷包天秤 +1 不要亂吃旺仔小饅頭 ~ XD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