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魔法]異界獄醫 作者:無良匠人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04917 297 15
第一卷 從絕望之地回來的男人 序章 華十三
               

    曹操在處死神醫華佗之前,華佗曾經留給了看守他的獄卒一部醫書,裡面包含了華佗畢生精研的針術,灸術,外科醫術,以及許多中草藥的療效與應用,可惜獄卒害怕曹操牽罪,不敢收取,所以華佗燒掉了自己的醫書,讓他的神技只能成為千古流傳的遺憾。

    可是,如此至寶,那獄卒真的就沒有收下嗎?

    ……

    「華醫生,我主上能活過來嗎?」一個背生雙翼,頭頂高等魔族特有的金色牛角,渾身上下長滿墨黑色鱗片的中年魔族擦了一把汗,小心翼翼的問著清理完自己主人傷口,取出一捧金針準備進行治療的人類男子。

    從他畢恭畢敬,連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的神情看來,面前這二十來歲的人類男子在他心裡地位應該非常尊崇,以至於從來都把人類當成螻蟻看待的魔族在這個男人面前也乖巧的像頭小貓。

    事實就是這樣,雖然面前的高等魔族跺跺腳,大地都要抖三抖,但華十三卻根本沒有在意對方的身份和實力,他只是默不作聲的望著手術台上的金角魔族,仔細的觀察著他胸口創傷的位置,隨後,在選定了天樞、天璇、天璣、天權四個經外奇穴的位置之後。

    「喝!」

    隨著一聲輕嘯,他單手一招,竟然憑空把四根金針從針匣裡攝了出來,捏在指縫之間,緊接著,他僅僅是在金角魔族的胸口傷處揮了一下手,四根軟到連手指甲都刺不進去的金針就扎進了魔族那堅硬遠勝重型鐵鎧的胸口鱗甲之中,而且還是深深的紮了進去,半尺長短的金針只有短短的一截露在外面。

    儘管不是第一次見到華十三施展技藝,但哥贊仍然睜大了眼睛,深怕看漏了每一個步驟,他一點也想不通,即使身為十魔將排名第三的自己,在不動用鬥氣的情況下也無法扎進最低級魔族鱗甲一分一毫的金針,為什麼在這個年青人類的手裡,卻可以扎進迪亞戈斯,這個魔族三至尊之一的絕世魔族鱗甲,而且還是最堅硬的胸甲之中。

    不過,很顯然,雖然哥贊想不通華十三的本事,但由那手本事而顯露出來的效果卻讓他很滿意,甚至是驚喜莫名,因為迪亞戈斯原本不斷向外滲血的胸前創口竟然在金針落下的轉瞬之間就止了血,而且,原本奄奄一息,只有進氣沒有出氣的魔尊竟然開始漸漸恢復了生氣。

    「主上,主上他活過來了!」實在無法掩飾自己心裡的激動,哥贊哆嗦著嘴唇就叫了起來,不過華十三卻非常不合時的冷冷說道:「你給我閉嘴!雖然死不了,但離活過來還差得遠!」

    如果是平時,僅僅就這麼一句不禮貌的話,魔將就能把一個人類甚至他的整個家族撕成碎片,但是,面對著眼前這個年紀不到三十歲的年青人,似乎被他訓斥卻是理所當然的,數魔之下,萬萬魔族之上的魔將大人竟然真的閉上了嘴,看著華十三憑空凝聚出一把晶瑩剔透的冰晶手術刀,像是餐刀切奶油一樣,把魔將堅硬的胸甲給切了開來。

    「連這都死不了,魔尊級的強者果然命夠硬!」看著迪亞戈斯胸腔裡那顆開了個大口子,猙獰翻開的心臟,華十三忍不住讚歎了一句,隨後,他雙手劃出無數道殘影,像是有幾十雙手在同時施展手術一樣,封閉心血管,清楚胸腔內的積液,切除受損的心肌,用自己獨特內力凝結而成,可以緩緩釋放能量,促進傷口癒合的冰線縫合傷口,重新連接心血管,閉合胸腔,縫合胸口的傷口,直到最後一針縫完,打結,斷線,完成了這一系列工作之後,他才像是對自己這近乎完美的手術還存在著不滿似的,皺著眉頭對身邊的魔將吩咐道:「可以了,這下子就是最高議會也得給這傢伙保外就醫了,你告訴迪亞戈斯,如果他出獄之後老老實實靜養半年,這條命就算保住了!」

    「這!」

    眼見自己主上那已經被捅了個通透的心臟重新恢復跳動,連這必死的傷勢在面前這年青人類手裡都獲得了新生,哥讚的驚喜神色已經滿佈在臉上了,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華十三,激動的說道:「華醫生,您救回迪亞戈斯陛下,這個恩情奧丁大陸所有的魔族都會永遠記在心裡的!」

    「我救迪亞戈斯,並不是為了得到什麼恩情!」洗乾淨了手上的血污,華十三拿起桌邊的瓷杯,大口的灌了一氣茶水,隨後他冷冷的望著哥贊說道:「他是奧丁天牢的囚徒,我被委任為這裡醫生,他需要救治,我救他,就這麼簡單。」

    「是的,是的。」似乎對華十三這種冷酷到不近人情的作風早已經習慣了,哥贊訕訕的笑了笑,隨後他從口袋裡取出一支非金非玉,看不出用什麼材料做成的,但卻漆黑髮亮的角笛,小心翼翼的用雙手平托著放到了華十三的面前,畢恭畢敬的彎著腰說道:「這是剛剛墨菲斯托陛下離開的時候交代我贈送給華醫生的東西,黑暗角笛,只要吹響角笛,方圓千里的魔族都會以最快速度趕過來,為您做任何事情。」

    面前這根角笛幾乎就是代表了半個魔君的威嚴,而且還是被魔族至尊贈送,這裡面代表著的意義甚至相較角笛本身還要珍貴,但是比起這根東西在魔族的號召力和魔君表達出來的好意,更加讓華十三注意的卻是角笛周身古樸剛勁的紋飾。

    任何人只會以為那是一種美麗的裝飾性紋飾,因為現存的文字中沒有一種能夠和這符號相匹配,但是這符號落在華十三的眼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他認得出,那是中國古代的篆體字,大篆。

    為了能夠獨立閱讀華佗留下的醫書,華十三曾經花下大力氣研究過這種文字,所以,他認的出那角笛上刻畫的符號,而最讓他心裡翻起滔天巨浪的是角笛邊沿最大,也是最清晰的五個字。

    『巴爾·銀·恐懼!』

    巴爾的名字在魔族就是一個傳說,因為他的存在代表著煉金藝術的最巔峰,雖然這個煉金天才已經死掉超過一千年了,但他的名字依然在魔族甚至是整個大陸流傳,相傳誰能找到巴爾的煉金實驗室,誰就會擁有整個大陸的財富,這麼說也許有些誇張,但如果能夠找到巴爾的實驗室,絕對可以讓一介凡人變的富可敵國。

    華十三對巴爾的財富不感興趣,但是他對巴爾的煉金術卻充滿了渴望,因為他現在的醫術進境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整整三年沒有半寸進步,為了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華十三把心思放在了利用其他途徑提高上面。

    為了瞭解各種戰鬥技能如何對身體造成創傷,他努力修煉自己的武技,甚至和奧丁天牢許多交好的絕世強者學習鬥氣和魔法,而煉金這門奇術在華十三看來,對自己醫術的提高一定會有難以估量的幫助。

    默不作聲的,華十三對著哥贊點了點頭,像是並不多在意的把這代表著希望的角笛收了下來,隨後他走出手術室,來到外間,從牆上的藥櫥裡抓了一些草藥,打算給躺在手術台上的魔尊增加一些額外的服務,可是,正當他把藥草放進一個藥缽裡,準備研磨一下的時候,大門口一聲歇斯底里的吼叫卻打斷了他的工作。

    「華醫生,他媽的華醫生快給老子滾出來!」粗魯至極的聲音迅速由遠及近,緊接著,「嘭!」的一聲,木質的房門被踹了開來,現出了裡面的用布簾隔起來的手術室和站在牆邊上的華十三,隨後,踹開木門的傢伙收起了粗壯的大腿,低下腦袋,從門外面擠了進來。

    那是一頭身高超過四米,剃著標準的朋克頭,下顎齜著兩顆野豬般的獠牙,渾身刺青,看起來面目猙獰的巨魔,這巨魔正拿著一截被砍斷的胳膊,用飽含著痛苦的血紅眼珠死死的盯著牆邊上研磨著草藥的華十三大聲吼叫道:「人類,我以最高議會議員,兩百萬巨魔戰士總首領希瓦的名義命令你,立刻放下手裡的工作,把我的胳膊接起來!」

    「裡面還有一個病人,他的治療還沒有結束。」華十三眼角也沒有看巨魔一眼,他一邊自顧自的把清水倒進藥缽裡,把搗碎了的草藥和成墨綠色的藥泥,一邊冷冷的說道:「我可以給你把胳膊接起來,但前提是你得遵守我這裡的規矩,唯一一條規矩,排隊等待治療。」

    「排你媽個頭!」已經疼的齜牙咧嘴的巨魔看起來暴躁異常,被華十三這不溫不火的一擠兌,他立刻就吼了出來,而且,這頭巨魔看起來還是行動派,話音還沒有落下,這傢伙居然就從空間戒指裡取出了一桿不斷閃現著血光,看起來十分詭異而且充滿了壓迫力的長矛,直挺挺的就朝華十三的藥缽刺了過去,看那個樣子,這傢伙已經失去了耐性,準備武力干涉了。

    巨魔的長矛筆直朝藥缽刺了過去,那矛尖上凝聚的濃烈金芒直白的說明了巨魔的力量層次,九級槍豪,奧丁大陸凡人力量的最頂端,可是,看著這甚至可以洞穿空間的一槍刺到自己面前,華十三卻連眼瞼都沒有眨一下,他依然自顧自的工作著,連手裡藥缽的位置都沒有改變半分。

    他是力量不足,根本躲不開這一刺?還是藝高人膽大,自覺有恃無恐呢?

    當那帶著殘影的長矛即將刺到藥缽上的時候,答案出現了。

    「呼~」

    哥贊帶著數十個連串的殘影從手術室裡掠了出來,迅捷的速度甚至連隔開手術室的布簾都來不及吹起,緊接著,當魔將的身影顯現出來的同時,他兩根手指就已經捏住了長矛力量最強盛的尖端,緊接著,就像火苗遇上了傾盆大雨似的,巨魔的鬥氣在與魔將鬥氣相遇的剎那間灰飛煙滅,而緊接著,墨黑色的鬥氣就以長矛為橋樑,蛇一般竄向了巨魔的手腕,在一瞬間便讓原本繃緊了肌肉的巨魔軟軟躺到了地上。

    「華醫生。」中年魔族張了張嘴,朝著和好了藥泥,正朝手術室裡走進去的華十三問道:「怎麼處理?」

    「他破壞了規則。」華十三冷冷的回答道:「所以,他已經不是我的病人了。」

    「十級黑色鬥氣,你?您是十魔將之一?」看著抓起長矛,拎著自己的脖子朝外走去的中年魔族,巨魔渾身癱軟的哀求道:「大人,那只是個最卑微的人類,我可是魔族最忠心的臣民啊!」

    「卑微的人類?」絲毫沒有理睬巨魔的哀求,當中年魔族把巨魔拖到屋外的空地上,狠狠的把長矛尾部插進了石質地面,讓血紅矛尖直指天空之後,他才望著巨魔冷冷的說道:「整個奧丁天牢,沒有人敢在那個人類的面前露出一絲不敬的神色,因為他是整個天牢,甚至是整個奧丁大陸唯一能把至強者從生死邊緣拉回來的人類,對他不敬,就是對這個位面所有的強者不敬!」

    隨著魔將展露雙翅,漸漸升上半空,被他捏著脖子的巨魔也身不由己的來到了自己的長矛上方,隨後。

    「知道你剛剛想要刺破的瓦罐裡裝的是什麼東西嗎?」哥贊冷冷的問道,不過很明顯,他的問題並不是想從巨魔嘴裡得到答案,因為他緊接著就自己說出了答案。

    「那是給迪亞戈斯陛下調製的藥。」魔將用他飽含著森寒殺意的聲音宣佈道:「懺悔自己的愚蠢和衝動吧,這是你死前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噗!」

    「啊!!!!!」

    聳人聽聞的慘烈吼叫瞬間從巨魔喉嚨裡傳了出來,隨後,在長矛刺穿他的喉嚨,從滿佈獠牙的大嘴裡伸出來之後,迅速轉變成一種雖然沒有那麼尖銳,但是卻更加讓人頭皮發麻的嗚咽低鳴,而手術室裡,正在給迪亞戈斯塗抹藥泥的華十三在聽到巨魔的慘叫之後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激動的樣子,他只是面無表情的放下藥缽,走到門口,把木門輕輕的關了起來。

    「十三啊,我很懷疑,你和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類真的是同一個種族嗎?」手術室裡,已然睜開眼睛的迪亞戈斯望著面無表情,繼續給自己上藥的華十三,半帶調侃的說道:「你的冷酷有時候連我這魔尊都感到汗顏啊。」

    「冷酷嗎?」混不在意自己面前躺著的是整個位面的終極武力之一,華十三淡淡的說道:「也許吧,不過迪亞戈斯陛下,作為奧丁天牢唯一的醫生,如果我白痴到為了一頭沒有禮貌,而且肆無忌憚打破我規矩的巨魔求情治傷,那我根本沒有資格在這混亂之地存活下來吧。」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