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其它小說]

[武俠同人] 笑傲青城 作者:武兔(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0649 57 5
笑傲青城.jpg
  余人彥,余滄海的倒霉兒子,在去福威鏢局的路上就被林平之給滅了,也成了林家滅門的導火索。
  不過當他被穿越以後,故事就變得不一樣了。



第一卷 青城余人彥

  青城余人彥,拔劍江湖畔。

第一章 青城               

    四月,霖雨綿綿。

    青城山的山道上,兩條青色的人影迅速的竄行著。

    「余兄弟,你不要這麼急嗎,格老子的,我都快喘不上氣了。」後面的那個人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

    「賈老二,想不到跑這麼快,你還有心思說話,看來這幾日,你的功力見長啊。」前面的那個人扭過頭來,露出一張濃眉大眼的小臉,笑嘻嘻的說道。

    看這人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竟然有如此快的速度,放到江湖上也算是一把好手。

    「余兄弟,別來笑話我了,自從兩年前你改掉惡習以後,武功提升那才叫快呢,格老子的,當年你連我四十招都接不下來,現在倒好,就算於人豪那四個龜兒子也不見得比你強。」賈老二見前面的少年步子慢了下來,也跟著緩緩的減了速。

    前面的少年不屑的哼了一聲道:「於人豪,他們算是個什麼東西,也配拿來跟我比,要不是前些年我年少不懂事,不把習武放在心上,我青城派那顯得著他們四個龜兒子出去揚名立萬?」

    「這話不假,不過前些年兄弟你鬧得確實有些過分,這話放到一年前我也不敢說,師父他老人家就是太寵著你了,你不想練武功,他就讓你去隨便玩耍,整日裡鬥雞遛狗,那些日子還在窯子裡賭坊裡鬼混,這也確實不長進了點,說到底咱們青城派以後還是要靠你來支撐。」賈老二一邊走一邊痛心疾首的念叨。

    那少年又是一陣冷笑:「呵呵,前些年確實有些不懂事,不過這青城派以後誰當家還不好說啊。」

    「怎麼,余兄弟對這事還有疑問?師父他老人家是你爹,以後這青城派不傳給你傳給誰?」

    「最近這些日子,侯人英,於人豪他們青城四秀的名號在江湖上可是響亮的很啊,我爹十分高興,連摧心掌的內功心法跟闢邪劍法都傳給他們了,要知道,這摧心掌的內功心法向來是我青城的鎮派絕學,歷來不傳三十歲以下的嫡傳弟子。這摧心掌本身使起來就陰毒無比,若是在配合上內功心法,威力更加驚人,祖上立下的規矩,就是怕年輕弟子跟他人結仇招招致人死命,為我青城闖下大禍。」

    這說話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這青城山松風觀觀主余滄海的獨子餘人彥。

    而眼前的餘人彥卻還另有身份,他並不是這個年代的人,而是另外一個時空的人。

    在那個時空裡,有著這麼一本叫做笑傲江湖的小說,說的就是他現在所經歷的一切,而他在那個時空裡也剛好看過這本書,知道了所有的劇情流程。

    而他的身份就是青城派余滄海的兒子,就是在福威鏢局一戰的馬前卒,余滄海為了得到闢邪劍譜殺林氏全家的藉口。

    原著裡,這餘人彥本身武功低微就算是跟福威鏢局裡那個嬌生慣養的白面公子林平之對打也只是略略佔了點上風,還曾不留神連續被打了兩個耳光,後來更是不謹慎之下被林平之給殺了。

    而他的父親則是拿為子報仇為藉口殺光了福威鏢局林平之全家,為的只是得到闢邪劍譜,可惜最後依然沒有得逞,被華山派的偽君子岳不群得了劍法,後來又被學了闢邪劍譜的林平之給殺了,而青城派的傑出弟子青城四秀基本也都被人給殺了個乾淨,從此青城派一蹶不振,怕是從江湖上除名了。

    「闢邪劍譜,多麼誘人的東西,可惜不知道怎麼現在卻變得如此拙劣不堪。」餘人彥幽幽的嘆了口氣。

    「是啊,余兄弟,那闢邪劍譜咱們青城上下有十數人會使,卻看不出絲毫高明之處,你說這是為何?」賈老二奇怪的說道。

    餘人彥低罵道:「鬼才知道呢,也不知道當年的林遠圖得了什麼秘密的方法竟然能使他們的闢邪劍法如此高明,而現在的闢邪劍法別說是他們林家用不來不怎麼樣,就是我爹來耍也不見得有多高明。」

    賈老二嘿嘿了兩聲,不再說話,餘人彥這個當兒子的可以說父親,但是徒弟卻不能說師父。

    不片刻,兩人已經來到了松風觀門前。

    這是一座蔚為壯觀的道觀,紅色的琉璃瓦,黃色的高牆,幾十間古樸的房屋錯落在此,還有幾處頗大的練武場,中間則是三清寶殿,余滄海平時裡便在那處講解內功心法。

    「余師兄回來了。」一群身穿青色長袍,頭戴白色頭巾光著大腿穿著草鞋的漢子走了過來,對餘人彥行禮。

    餘人彥點了點,道:「各位師兄弟這是要去做什麼?」

    帶頭那人道:「余師兄,今日我們幾人在這月的劍法大比中失利,被師父罰去山上劈柴。」

    「嗯,去吧。」餘人彥擺擺手讓他們離開。

    「嘿,看彭人騏那龜孫子,以前總以為自己多了不起,還覺得咱們青城派出了侯人英那四個龜兒子就數他最厲害了,天天在那四個龜孫子**後面轉悠,哼,要不是余兄弟你去年把他打得遍地開花,還不知道要猖狂成什麼樣子呢?現在倒好了見了咱們兄弟也知道行禮了。」賈老二得意的在那裡嘿嘿直笑。

    「夠了,賈人達,我警告你,我們這是在松風觀,不是在外面遊歷的時候了,別把什麼話都放到嘴邊上,別說你現在還打不過彭人騏,便是你打得過他,你這樣詆毀同門弟子,被我父親知道了也是要嚴懲的。」餘人彥面色不豫的冷聲道。

    這賈人達聽了急忙收聲,尷尬的笑了兩聲,道:「余兄弟,你別生氣,我這不是隨口說說嗎?」

    餘人彥和聲道:「我倒也不是要怪你什麼,但是你這麼口無遮攔的亂說話,以後我兄弟在這裡總要遇到麻煩的,都是同派弟子何必鬧成這樣?再說了,你這樣詆毀彭人騏被於人豪他們知道了能放過你嗎?到時候找你切磋,我也幫不了你。」

    賈人達連忙說是。

    餘人彥看了看天說道:「現在不過中午時分,我估計這月的大比應該沒有結束,你現在青松坪我父親那裡招呼一聲,我隨後就到。」

    「我現在去?那我不是也要跟著參加大比嗎?余兄弟,你知道我跟你出去這三個月可都沒有怎麼練過武功啊,手底下早就生疏了,現在去比,不是讓我丟人嗎?」

    「賈老二,怕什麼說不定現在已經是最後的時候了,如果是於人豪羅人傑他們在比劍,自然就沒有你什麼事了,再說現在已經回山了,難道你敢不到我父親跟前報導?」

    「這。」賈老二無奈的朝青城派四個練武場之一的青松坪走去,而餘人彥則是緩步走向了他自己的房間。

    進了房間,關好門窗,餘人彥慢慢的把手伸進胸口前,從裡面的掏出一塊破布,就見他用手一抖,這破布展開,竟然是一張破舊的袈裟。

    而上面用血寫著密密麻麻的小字,而最開頭的四個大字則是,闢邪劍譜。

    兩年前,餘人彥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來到了笑傲江湖的世界,便開始為自己的一生開始謀劃。

    而第一件事自然是練好他的武功,雖然說青城派的武學算不上是什麼極品武功,但是單從余滄海能夠憑一己之力,率領青城派在江湖上闖出偌大的名頭來看,青城武學也不容小視。

    余滄黑笑傲中的武功只能勉強算的上一流,但是他的摧心掌卻是極為厲害,而正是這個武功在另外一本小說中名頭更大,那就是射鵰英雄傳裡九陰真經的武功。

    當然,余滄海的摧心掌不可能和九陰真經比,但是卻也是從九陰真經裡流傳出來的,當年黑風雙煞被陸乘風找人到處追殺,卻被青城派的先祖收留,趁陳玄風昏迷致傷之時,看到了刺在他身上的九陰真經,倉促之下,只記得摧心掌的修習方法,不過這摧心掌只有招式和運勁方法,卻沒有符合的內功,在青城派手裡用出來效果並不顯著,也甚少有人知道。

    經過數百年青城先輩們的推敲琢磨終於創出了一套符合摧心掌的內功,於是這摧心掌才成了青城派的絕學,可惜笑傲江湖中,人多用劍,這武功並沒有發揮出他應該有的威力。

    而餘人彥卻清楚的知道他的威力,所以當他穿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假裝在山下跟人比武被打,然後奮發圖強,玩命的修煉摧心掌和松風劍法。

    可惜前些年餘人彥鬧的實在厲害,給余滄海留下了紈褲子弟的印象,擔心他沒有恆心所以也沒有傳授他摧心掌的內功。

    不過幸好去年歲末大比時,餘人彥靠著手裡的三尺青鋒技壓群雄,把余滄海的這群弟子打的落花流水,才算是重新得到了父親的歡心,同意他外出行走江湖三個月。

    現在餘人彥急著下山也是有道理的,因為他知道福州城向陽巷的林家老宅裡有一個能決定他一生命運的東西。

    所以這次他跟賈老二從青城山出發,直接奔福州而去,不過為了不讓賈老二有所懷疑,他們沒有進城只是在城外的一家驛站住了休息了一天,而他自己則偷偷的潛進福州城,沒有任何難度的拿回了闢邪劍譜。

    至於他為什麼去拿闢邪劍譜?

    當然不是為了自宮練劍,而是為了改良青城派的劍法。

    小說裡面岳不群為了自己的目的把假的闢邪劍譜給了左冷禪,從而獲得勝利。而左冷禪也因為這個假闢邪劍譜使他的劍法的速度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所以餘人彥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松風劍法的速度。

    但是他卻也有些害怕,害怕有一天他會因為禁不住高明劍法的誘惑,被淹沒理智。

    所以在他得到了袈裟的第一時間,便把子宮練劍的法門撕掉一小半,然後用火摺子徹底燒燬。

    餘人彥想過,如果這本闢邪劍譜讓自己研究的話,估計沒有個三年五載的,是弄不出什麼改良的辦法的,到時候什麼都遲了,他決定把袈裟交給他老爹余滄海,沒有揮劍自宮的的闢邪劍法到底能有幾成威力,裡面的步法劍招能有多快的速度,這就要看余滄海這位劍法大師的領悟力了。

    不論什麼年代,每個人得了好處總是會先把好處給自己的孩子的,除非是他的孩子實在不爭氣。

    如果是兩年的餘人彥,他不能保證他老爹會把什麼都東西都優先給他,但是現在他有這個自信,自從他去年歲末一鳴驚人以後,余滄海看他的眼神完全不一樣了,要不是他過完年就急著下山了,那麼他現在絕對已經學到了青城所有的高級武功了。

    放好了劍譜,餘人彥不緊不慢的朝青松坪溜躂過去。

    「人彥見過父親。」走到青松坪,見余滄海正坐在首位,眯眼看著台下羅人傑跟洪人雄的比武,就見這兩人揮劍如風以快打快,銀光漫天一時也分不出上下,餘人彥也不理會直接走到余滄海跟前行禮道。

    「噢?人彥回來了。今次下山歷練有何長進?說來與為父聽聽。」余滄海見自己的寶貝兒子步法沉穩,呼吸悠長,明顯內力已經不凡,比之以前更是有天壤之別,怕是台下的比武的傑出弟子也未必能比他高明多少。

    「有勞父親掛心,這些日子,一路風塵,只有內力有少許精進,其他並無長進。」

    「嗯,你的松風劍法用的已經十分純熟,這個從去年歲末的大比我就知道了,但有形無神,連小成都算不上,你看台下你兩位師兄的劍法可有什麼感悟?」余滄海指著下面比武的兩人說道。

    餘人彥略微思索了一下,道:「太慢,而且太花哨了把力量都分散了。」

    余滄海驚奇的看了兒子一眼,問道:「人傑跟人雄的劍法速度已然不慢,你為何說他們太慢?」

    「父親你看,羅人傑師兄剛才那招蒼松歲寒明明可以直刺,他卻故意用了個虛招,似乎想要迷惑人雄師兄,但是他卻忘了他們在以快打快,他的那個虛招一下把他的動作給緩了下來,而人雄師兄也算不上高明,不但不知道以最**度打落他手中的長劍,反而用風舞殘月進行防守,過於小心。」

    余滄海有些驚奇他的眼光,愣愣的看著他,還沒有說話,旁邊的於人豪不服了,冷笑道:「余師弟,這是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啊,若是余師弟自覺的比我們青城四秀高明許多,不妨與我比上一比。我們兄弟可不曾把時間浪費在酒肆青樓之上。」

    「於師兄,你不覺你有些以大欺小嗎,余兄弟不過剛剛十六歲,你都跟師父學了多少年了,還好意思跟余兄弟比試?」後面的賈老二聽了不滿的說道。

    餘人彥朝賈老二擺擺手,意示他不要開口,轉而對余滄海道:「父親,我想跟於師兄比上一比。」

    余滄海輕輕的點點頭,沒有反對。

    過了一會,台下的羅人傑洪人雄兩人比試結束,果然打了個不分上下,而聽說餘人彥要跟於人豪比武都十分驚奇,因為在他們眼裡這個小師弟的武功實在不怎麼樣,雖然說去年的時候他的劍法確實有過人之處,在眾多弟子中算的上翹楚,但是跟他們四大弟子比還是差了很多的。

    與他們相反,一個餓虎撲羊躍到台下的餘人彥卻是信心滿滿。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6 20:31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