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三國袁尚傳 作者:暗黑狙击手(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27335 209 10
本帖最後由 aqzsl410122 於 2009-8-31 20:12 編輯

第一章洛陽

漢,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正月,洛陽。

曾經輝煌的大漢皇朝雖然已經行將遲暮但帝國的中心洛陽卻依然繁華依舊。此時朱雀大街上一家名叫“江記老店”的酒肆二樓臨窗的位子坐著名十六七歲的英挺少年,少年雖不高大卻異常精壯一雙長眼炯炯有神,他一邊飲酒一邊注視著川流不息的朱雀大街。

不一會店伙計揭開雅間竹做的帷幕,而後又有兩人走進內室,前面一位是俊秀儒雅的十三四歲少年,後面是個格外高大魁梧並且一臉凶悍的壯漢。英挺少年看了一眼兩人,笑道: “顯甫,莫不是袁中軍又罰你去跟那群老儒講經去了,怎生如此之遲,快坐下。 ”

叫顯甫的少年接過伙計搬來的蒲團坐了下去,微笑道: “曹世叔難得放你出來一次呀,子?兄說有什麼好東西要給我瞧來著? ”

原來這兩少年都是京中世家子弟,前一人乃典軍校尉曹操大公子曹昂曹子? ,後一人卻是中軍校尉袁紹三公子袁尚。

袁尚坐下後吩咐伙計給他的隨從要了一壇子酒和一大盤熟肉。曹昂拉長臉看著袁尚身後站立的壯漢埋怨道: “你這個典飯桶可真能吃的。 ”

袁尚呵呵笑道: “難得子?兄做東,子明你就只管放開肚皮。 ”

那名凶悍壯漢聞言咧開一張大嘴笑道: “俺聽公子的。 ”

曹昂聞言內心叫苦同時臉又拉長了兩分。袁尚看著吃癟的曹昂笑問: “到底是什麼事讓你如此高興? ”

曹昂想到出來的目的這才露出幾分得意的神情道: “元讓叔叔從西涼商販那裡買來一匹好馬送給父親,而父親轉送給了我。 ”

袁尚奇道: “難道是曹典軍遇到什麼喜事麼,不然怎會送你? ”曹昂撇撇嘴道: “哪有什麼喜事啊,是考察課業時我有了長進而已,父親他們正為那些閹黨的事情煩著呢。 “說罷端起青銅爵飲了一尊酒。

說到這袁尚吩咐端來酒肉給那壯漢的伙計退下去,眺望著窗外遠處棟棟樓閣幽幽道: “這京城恐怕要變天了! ”看著人來人往似熟悉似陌生的漢代街道,他的神思卻不知道飄到何處去了。

前世,那是前世吧,自己也是個無憂無慮的青年,雖然渾渾噩噩的混日子但也曾有過夢想有過抱負。那次重大事故發生時原以為自己即將結束著短暫的年華,不曾想一覺醒來居然投胎重生在這漢末,而且成了袁家的袁三公子。從最初的惶恐,不適到新奇,狂喜,自己來到這大漢已經十四個年頭了。雖然有個不錯的起點和出身,但通過這些年的體會知道在這個豪強士族把持的漢末,什麼爭霸天下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從各方盤根錯節的關係到現實的種種情況都預示著在這場爭霸遊戲中稍有不慎就將被歷史的車輪碾碎。

從前以為只要有著超越歷史的知識一切還不混的風生水起,但在這個注重家世地位的時代,沒有一個良好的出身和名望別人什麼名士猛將根本不會搭理你,就像劉備出身微末要假託什麼皇族身份,但還是混到四五十歲才有那麼點點起色。吟詩作對,王八之氣一放策士名將美人紛紛拜倒那是不可能的。好在自己有了個“ 四世三公“ , ”門閥子弟“的身份,將來袁家也將會有一票出色的名將謀臣,但問題又來了,袁紹雖然很喜歡這個三兒子,但是古代向來有立嫡不立庶,立長不立幼的觀念,這個 “袁三公子”的身份也著實尷尬。歷史上的袁尚雖然繼承了袁紹的爵位但與袁譚的內鬥和曹操的夾擊之下最終還是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自己會走上那斷頭之路麼?不!讓曹操劉備見鬼去吧,既然來到這漢末那還有一點血性的男兒,哪怕要自己變得手黑心狠,玩盡權術陰謀也要做到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才不枉走來這一遭。

可悲的是發現自己前世學的不是高精尖的理科,不會什麼兵器,機器製造,也不是特種兵,根本不會什麼軍事技能,更別說武藝超群賽張飛挑呂布。所幸自己前世學的是中文,在這個時代士族儒生還是吃得開的。類似一些歷史文獻名篇大作還是拜讀過的,當然三國遊戲更是玩了不少,雖然不能確定能有什麼幫助,但是這些年來通過自己的努力歷史還是向既定的軌跡偏離了一點點。

既然學的是文科自己就是文人了,自己通過賣弄一些詩文辭賦得到了個神童才子的名號,而後搗鼓出了雕版印刷術,刊印出了“漢書”和“論語”讓袁紹進獻給了靈帝,結果自己被舉薦為孝廉,還做了皇子伴讀,在士人中算是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回過神來看著曹昂,袁尚不禁有種暢快的得意感,因為自己身後這個魁梧凶悍的壯漢可是三國有名的大保鏢-典韋。別的什麼武將名士他招攬不到可是說起來這個典韋倒是不難騙到手,當初讓僕人到陳留己吾打聽之下果然有個典韋,而且在當地還頗有名氣,此人天生神力又受過名師指點,武藝自是不凡。但奈何典韋不通農務又身家拮据,加上有老婆孩子要養活,平日裡也給大戶人家做過護衛,但他脾氣耿直,時人又極其輕視這種下等階級的人,結果他都做不長久。在袁尚招錢財攬加上賞識禮遇下典韋也就跟他做了隨從,平日裡有酒有肉跟隨袁尚遛狗走馬倒也覺的日子過的愜意,袁尚也給他起了個字:子明。

這邊袁尚心裡寬慰了些,有了這個三國三大保鏢之一,今後身家性命才多了一份保障。曹昂當然不知道他心裡想什麼,看他呆呆出神了許久以為他思量自己的話,逐勸道: “也不用擔心,我看袁中軍和父親他們已經有了計較,恐怕不久就會有動作了吧,要是我等也能一齊討伐奸佞那該多好! ”他曹昂也是個熱血的世家子弟又經父親曹操行為的耳濡目染自然會有這種想法。袁尚聞言內心卻冷笑不已:你曹家三代前還不是所謂“閹宦” 。自從作了著袁家三公子他對曹家向來都是缺乏好感的,只是現在臉面還沒有撕破,表面工夫還是要做的,而且此時曹操和袁紹的關係還是不錯的。

曹昂接著說道: “對了顯甫,父親又稱讚你了,說你前些時候做的”觀河“簡練直接氣勢磅礴成就可比蔡大家的”翠鳥“呀。 ”袁尚心裡暗暗告了聲罪,自己那首五言絕句是抄襲王之渙的“登鸛雀樓” ,但是在這五言詩創始期的東漢來說卻是一篇佳作。 “曹伯父謬讚了,我哪敢與蔡大家相比。 “曹昂道: ”我不喜詩文偏愛騎射,但父親可是很少稱讚一個後輩的,再說現在大漢誰人不知你袁才子的。 “接著他嘿嘿笑道: ”最近有人修訂了一本你袁大才子的詩集叫什麼“花間集”的,我可是聽說現在洛陽的深閨名媛可是人手一本吶。 “

袁尚心裡又微微汗顏,這是在他指示下讓人做的,為的是提高在天下士人中的名望,為了能生存下去自己也是無所不用其極。要擊敗曹操劉備等人你只能變得比他們更黑更加會玩弄權謀機關和籠絡人心。

兩人對爵飲了一陣後曹昂提議去城外溜他的新馬,叫來酒肆老闆記賬後兩人來到江記老店樓下。曹昂的隨從和典韋牽來各自的馬匹。袁尚一看曹昂引以為傲的馬,只見馬匹通體艾葉青色,體格高大勻稱,果然是匹不錯的西涼好馬,他也是學過相馬之術的,看得出這匹馬雖好卻不是經過訓練的戰馬。看來曹昂是想自己訓出一匹好戰馬來了,畢竟這是一件值得這類世家子弟稱耀的事。

在洛陽正月冷冽寒風吹拂下幾人牽著馬從朱雀大街向洛陽城郊走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