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武俠仙俠]

[現代修真]無限修仙 作者:千頭龍 (連載中)

 
line
avatar
752523 1173 36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09-8-3 21:04 編輯

第一章賣羊肉串的鐵砂掌

    一輛麵包車閃電一般靠上了人行道口,車門因為被被用力拉扯發出了一陣令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

    幾個藍色的大蓋帽從車上餓虎一般地衝了下來。

    人行道上的小販們一哄而散!

    錢幸刷地一下,將鋪開的鐵板一折,鐵板上烤好的羊肉串混沌全部落入下面的盒子裡面,,也顧不上正在吃羊肉串的幾個顧客,錢幸右掌一一個回推,有小半個辦公桌那麼大的移動攤子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回轉,向著背離那幾個虎狼一般的大蓋帽的方向疾馳而去!

    連接越過幾個障礙物,但是攤子卻平穩之極!

    仔細看就可以發現,那雙握住握把的雙手,在攤子每次踫到障礙物的剎那,在將要劇烈顛簸的瞬間,將這有六七十斤的移動羊肉攤凌空舉起,相差毫釐之間,飛速送過地上的障礙物。

    這雙手雖然不是很粗,手掌上卻有著一層繭子,而且,裸露出來的小臂肌肉如鐵鑄造的一般,顯然,練過某種外門功夫!

    這雙有力的大手的主人,卻有著一張清秀的面龐,嘴唇周圍一圈淡淡的絨毛,很明顯,還是一個男孩,準確的說,是一個少年。

    只是,他的臉由於沾滿了木炭的灰燼和羊肉的油煙,顯得有點邋遢。

    以往幾次,遇見城管突襲,錢幸憑著自己練過一陣粗淺的鐵沙掌的功夫,靠著強壯的手臂,每次都平安逃跑-----其實不需跑在最前面,只要不是屬於落在最後面的一部分,城管自然會先逮住那些最後面的可憐蟲,從他們身上搾出那已經少得可憐的油水。

    有句古老的諺語︰「上的山多終遇虎」

    錢辛今天不知是衝撞了那路衰神,賣涼粉的張大媽顫巍巍的推著那藍色的涼粉小車,擋在了他的前面!

    涼粉小車的右側,正是一棵充當綠化樹的法國梧桐,以至於無法從右側超越。

    「歐,瀉吃!她什麼時候到我右邊的!生意太好了,連逃生的路線都沒留意!」

    錢幸他老爸給他起名叫幸---也就是幸運的意思,不過,看樣子今天走的是霉運!

    一隻長滿黑毛的大手凌空罩下,狠狠地抓住了錢幸的後衣領︰「小子,給老子站住!抓了幾回,你都溜了,今天老子就來嘗嘗羊肉串的滋味!」

    一個長馬臉的蓋帽男獰笑著!

    這賣羊肉串的小子比泥鰍還滑,幾次掃蕩路邊攤點都讓他跑了,今天得讓他嘗嘗厲害!

    被抓住了?後果是什麼?

    自己這羊肉攤子將會被砸得稀爛,至少得交一千多罰款!

    那自己快一個學期的學費,就要泡湯了!

    沒錯,錢幸是一個大三學生,出來擺攤賣羊肉串,就是給自己掙點錢!

    雖然學雜費自己家裡還是供得起,但是零用錢一分沒有!更何況練習鐵沙掌的那些藥錢!

    從初中就從一個遊方道士那裡得到練習鐵沙掌秘方的錢幸,就靠著道士傳下來的那張藥方,才用天天用手插進河沙中的痛苦中堅持下來,如果沒有那張藥方,普通人天天用手插河沙,那雙手早就變成了白骨!

    只不過,那護手的藥水,可是不便宜!

    在中國,很多家境好一點的人家都反對孩子練武,說那是個是非根,這話確實有道理!

    擁有超出普通人的實力,就自然有了超出普通人的膽量!

    錢幸並沒有像前面的張大媽在兩周前被抓住時哭天喊地地求繞,而是反手一撩,撩上了馬臉蓋帽男的抓住他衣領的那只胳膊。

    天地良心,錢幸只想把抓住自己衣領的爪子撩開,以便自己逃跑,完全沒有想要把長馬臉蓋帽男怎麼樣的意思,畢竟,雖然膽氣強於一般人,但是好歹也是大學生,知道不能和公家對抗的道理。

    但是,長期虐待沙子,石頭的錢幸,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馬臉蓋帽男的胳膊強度,遠遠不如他囂張的語氣,更加不如那些砂子,石頭。

    於是,卡擦一聲,馬臉蓋帽男的右胳膊怪異地向內彎出一個角度,自然也就不可能抓住錢幸的衣領了。

    殺豬一般的慘嚎,立刻就在現場響起!

    「哎呀,我的手斷了!瘤子,狗熊,快抓這小子,他把我的手弄斷了!」

    正在老鷹抓小雞一般地撲捉其他幾個小販的蓋帽男們,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慘叫不是雞飛狗跳的小販們發出的,而是自己的同僚發出的!

    「小子,你該老子站住!」

    「不許跑!」

    各種形式的怒喝突然集中到了錢幸的身上,這事情麻煩了!

    回頭一瞥之後,錢幸加快了推車速度,沒想到這氣勢洶洶的長馬臉這麼不經操!還不如一個娘們。

    錢幸心裡明白,今天絕對不可以被逮住,一旦被逮住,就不是罰款那麼簡單,很可能直接進四面牆-----監獄。

    錢幸和不少社會上的主往來過,社會經驗可不是那種菜鳥。

    才剛跑幾步,就聽見身後腳步一響。「呼---」地一陣風聲,肯定是凳子一類的大傢伙!

    錢幸頭也不回,運功上掌,就向後面一揮!

    「啪」好像一個大個的雷鳴炮炸響,一個蓋帽男砸向錢幸後背的木凳子在半空中就被錢幸一掌給打散了架,木屑在半空中亂飛。

    這一掌和剛才那一撩可是不同,剛才那一撩沒有把鐵砂掌的功運上掌,只用了三分力,這一掌,運功上掌,至少用了七分力。

    錢幸已經把長馬臉的胳膊打斷了,已經屬於行事違法,因此,其他的蓋帽男們,出手就不再留情,這一凳子要是砸實嘍,雖然不會腦袋開花,但是砸斷幾根肋骨,來個長期養不好的內傷,卻是大大可能的事情,而且,這個蓋帽男也不用負任何的責任!

    但是,錢幸這一擊,讓其餘的幾名蓋帽男都停下了腳步,沒有停下的,只有他們嘴裡那虛張聲勢的話語。

    這人有功夫,誰也不敢說,自己的腦袋和身體,比那張老式木凳子,更加堅硬,何況,只管市容的他們,也沒有槍支一類的遠程殺傷武器!

    所以,在怒罵聲中,錢幸一拐就進了居民小區的道路,一進到這路如蛛網似的地方,錢幸就知道,他安全了。

    但是在左拐右彎了半個小時,錢幸將羊肉攤推進自己一個寢室的哥們租住的一層車庫之後,卻臉色鐵青,全身都開始顫抖起來!

    全完了!打傷人了!要是找到自己,搞不好要做牢!

    我他媽不就想掙點錢麼?我礙著誰啦我!

    怎麼會這樣!

    沒想到擺個羊肉攤子,弄出這麼大事情的錢幸,只感到全身的血液直衝腦門,他發瘋一般向頂樓的天台衝去---------不是要去自殺,很難想像,如此愛錢的一個人會去自殺,錢幸只想去天台,狠狠地打上兩套拳,發洩一下不可抑制的狂怒。

    十五樓台階的劇烈運動,不但沒有平息錢幸心中的怒火,反而讓他心中的熊熊戰意,燃燒到一個頂峰!

    天台的閣樓門就在眼前,但是,那門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顯得昏暗的樓梯,通向更高的地方!

    如果要是在平常,錢幸絕對要考慮再三,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有可能將他平靜的生活打破,搞不好還有牢獄只災,錢幸至少也是一個正常的人,不是那種幾進宮的社會人渣,狂怒之下,他蹬蹬地順著樓梯衝了上去。

    哪怕這盡頭是一個惡鬼,我也要把你砸個稀巴爛!

    這莫名其妙的怪事反而激起了一個武者在心中的獸性,武者,用拳頭解決一切怪事!

    一陣光芒,如水銀洩地一般,從黑暗的盡頭延伸出來,就好像一條光路一般。

    看見這陣光芒,錢幸這才猶如當頭澆了一桶冷水一般,這,這,真的像超自然的現象,從激怒的心情一回復正常,錢幸的心中,立刻就起了怯意。

    自己太衝動了,一回頭,樓梯的下方,卻如一個黑洞一般,黑黝黝的,糟糕,進來容易出去難!

    錢幸一咬牙,右腳踏上了那條光路,還好,如同實體的路面一般堅實。

    錢幸冷靜下來,以中等的步伐,不緊不慢地向前走去。

    這種走路的節奏,有助於錢幸隨時如豹子一般,全力撲向自己的獵物。

    這種節奏,卻不是任何人教的,而是錢幸在動物園觀看老虎獅子捕獵,模仿而來。

    一個巨大的輪廓,出現在前方,直到走進近,這才發現,是一道百米高的大門,這大門全身青銅,卻又有斑斑血跡,佈滿整個大門。

    門的邊上,一排排幾米長的獠牙,彷彿從門中長出來一般。

    雄偉而凶歷,這就是這座大門給人唯一的感覺。

    暗紫色的光芒浮現,一個身著黑袍的人形在紫色光芒中浮現出來,不知名質地的黑袍,黑得閃閃發光,將人形全身裹得密不透風,只剩下一對閃閃發光的眼楮。

    這對眼楮向刀鋒一樣掃過了錢幸,立刻,一種死亡的恐懼就將錢幸完全籠罩,豆大的汗珠,從錢幸的背上涔出,但是,錢幸的臉上,卻古進無波,絲毫不見恐懼。

    越是面對危險,就越要面不改色,憑著這份沉著,錢幸躲過幾回混混的群毆。

    刀鋒一般的目光中,登時多了幾分玩味︰「歡迎來到鬥獸場,沉著的年輕人,你的編號79540。」

    錢幸的眼前,立刻出現一個血紅的光帶,上面出現了幾個大字︰歡迎進入鬥獸場,是否進入預備鬥獸士場景是|拒絕?」

    第二章神雕世界

    望著已經變為兩道寒冰的眼光,錢幸苦笑了一下,心裡默默念道︰是。

    黑袍人伸出寬大的袍袖,向著大門一指,巨大的青銅立刻發出一陣血光,一陣巨大的吸力,將錢幸扯進了這片血光之中。

    一片血光滿天,什麼都看不見。

    等到眼前一亮,錢幸睜開了眼楮,自己正位於一片荒野之中,而自己的身上,卻換成了一件古代的勁裝。上面打著不少的補丁。

    而腰間,則是一把獸皮鞘的劍。

    一摸頭頂,已經是古人的長髮,上面打了一個結,戴著一頂麻布質地的頭巾。

    心中明白,自己的裝束至少在外表上被這個鬥獸場改變了。

    身前一步,一塊淡黃色麻布平攤在地面,上面的字體,發著淡淡的青光。

    俯身撿起一看,

    「場景︰古武之神雕俠侶世界。

    難度︰d級

    任務︰一進入神雕俠侶的世界,熟悉其規則,在蒙古千人隊駐紮的營地,殺死二十名蒙古士兵,兩名十夫長,獲得積分200分。

    任務二︰阻止編號1023小隊,殺死金輪法王大弟子達爾巴。

    任務三︰令編號1023小隊至少死去三名成員。

    任務完成時間︰120小時,鑒於新手第一次進入,給予優惠100小時。

    此次任務完成後,不再有時間優惠。

    無法完成此次任務的後果︰抹殺。」

    看完之後,青色火焰騰起,淡黃色的麻布,立刻消失。

    現在最要緊的,先看看自己的實力怎麼樣,心念至此,眼前立刻跳出一排菜單︰

    數字化人物信息︰力量4敏捷3體力4精神力7.

    精神力低於兩點,人物進入昏迷,體力低於2,人物無法行動。

    力量決定傷害能力和負重能力,敏捷則是決定反應速度和行動能力。

    人物數值為黃種人普通人中等水平。

    存儲空間,一個立方米。」

    而在提示下方,有一鮮紅的長槽,血槽上有一行字體︰體力數值乘以10,想來,這就是自己能承受傷害和傷害程度的數值。

    負重為體力乘以2。

    但是錢幸的眉頭皺得,幾乎能擠出汁來,人物數值為黃種人中等水平?沒搞錯!我雖然沒有成年,但是也練過了鐵砂掌,怎麼會是普通人的中等水平呢?

    丹田提氣,鐵砂掌功運在右掌,整個手掌,都變成鐵青色,這可是自己的十成功力了!

    再次點開自身屬性,力量上升到7,體力上升到5,力量7比起力量4的傷害能力提高了將近一倍。

    錢幸這才滿意地舒展開眉頭,原來,運功上身的傷害力和不運功的傷害能力是不一致的,這和真實的情況一模一樣。

    任憑你什麼武林高手,如果完全不運起武功,完全有可能被一個普通人打到。所以,自己在不運功力的時候,力量只是普通人的中等。

    對於還在讀大三的自己來說,已經是不錯了。

    抽出劍一看,長度約為一米,默念查看劍的屬性,低級劍一把,白色裝備,攻擊1-3,耐久度4,不能帶出本世界,可以兌換20積分。

    自己不善於使用劍,而且,這個該死的鬥獸場,也沒有給自己一本初級劍術之類的書籍,進入這個世界,竟然完全依靠自己的能力!

    錢幸眼中,閃過一道歷光,將劍還鞘,慢步跑上小山頂,尋找最近的河流或者溪流。

    千人的軍隊大營,必然位於河流的旁邊,否則,是無法供應如此多的水的。

    剛登上山坡,就看見遠處一道小河婉轉而下,到得近前一看,順著上游,飄來一些雜物。

    那蒙古兵的軍營,必然在河的上游,此次是新手任務,應該不會在路徑方面設置更大的難度。

    辨認了一下方向,順著河流,小心翼翼地向著上遊走去。

    心中的情緒,在剛開始緊張一會之後,放鬆了下來,現在當物之極是要找到一個落單的蒙古兵,驗證他們的戰鬥力如何,任務完成時間是將近十天,先試探一下,才好決定餘下的行動方式。

    向上遊走了七八公里之後,終於看見一條河邊小道,以及小道盡頭,隱隱的軍營。

    錢幸立刻就蹲在茂盛的草叢後面,等待前來打水的士兵出現。

    軍營周圍,應該有斥侯巡邏,此處打水地點,一定是巡查重點,可得小心些才是。

    沒有一刻鐘的功夫,六名身著皮甲,帶著氈帽的蒙古士兵,面色嚴肅地順著小道巡邏過來,走動之間,雙腿都有點羅圈,應該是長期騎在馬背上的緣故。

    錢幸屏住氣息,一動不敢動,等到那六名士兵回轉,這才松老一口氣。

    這六名士兵,軍容嚴整,滿身殺氣,一看就知道是精銳士兵,若是這六人一起上,自己必死無疑!

    又過了一個小時,那些巡邏兵又來了兩趟,這才看見一個身著皮甲的士兵,挑著一對水桶,來到河邊。

    全身的武裝,除了皮甲之外,只有腰上的一把彎刀。

    巡邏兵半小時一趟,離下次出現的時間只有十分鐘了。

    錢幸看了看手上的電子錶,悄聲無息地從背後摸了過去,鐵劍持在右手,稍微向下,就要一劍刺進目標的後頸。

    根據看過的無數小說,後頸應該是比胸部更加致命的部位。

    但是,錢幸畢竟不是受過殺人訓練的,就在舉劍的一剎那,腳下弄出了聲響。

    只見那打水的士兵,頭都不回,就是身形一縮,劍光一閃,只削掉了他半隻耳朵,於此同時,一把雪亮的蒙古彎刀,已經握在他的手上,順勢就往上一撩,就將錢幸的鐵劍擋開,手腕一送,雪亮的彎刀,就迎面向偷襲者---錢幸劈了過來。

    錢幸身子一側,一個經典躲避動作使了出來---懶驢打滾!

    靠,別人穿越,一殺一個順溜,而自己穿越,確是如此狼狽,精銳士兵,又豈是這麼好殺的麼!

    左耳朵上的血流滿左臉,那蒙古士兵滿臉獰猙,野獸般的低吼一聲,刀光如匹練一般,邪劈了下來,沒有太多花式,就是快!重!二字。

    不過,作為一個現代的軍事愛好者,對於力學原理,顯然比這個蒙古士兵,知道得更多。

    錢幸不橫劍直擋,而是一劍劈向彎刀的側面,只聽見噹的一聲,沉重的刀勢,被蕩向一邊,運起鐵砂掌的錢幸,產生的打擊力,遠遠超過一般的成年人。

    第三章全真五代弟子

    乘著這個蒙古兵刀勢盪開,錢幸一個弓步,就靠近蒙古兵的側面,鐵青色的左掌,狠狠地向著蒙古兵的右肋拍下!

    此時錢辛的右手劍擋在蒙古彎刀的則面,蒙古兵無法通過改變刀路,來解自己之圍。

    隨著錢幸的右掌按實,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想起,幾根肋骨連同內臟,都被錢幸的這一掌打成了幾段。

    劇烈的疼痛,讓這個蒙古兵狂號出聲。

    錢辛一把向著彎刀抓去,立刻出現一行文字︰獲得蒙古彎刀一把,佔用0.2個立方米空間,可以兌換4個積分,負重為1。

    一陣喝罵聲在遠處傳來,隨之是數人的跑動聲,巡邏隊來了!

    錢幸轉身就跑,鑽入樹林的之後,「咄咄」幾聲。三隻長箭,帶著顫動的尾羽,

    緊跟著鑽進背後的樹幹之上!

    蒙古騎射,天下精兵,要不是躲進樹林,肯定會被這幾箭射死!

    雖然成功殺死一名士兵,但是躲在遠處偷偷查看的錢幸確實滿腦門的汗,對面的巡邏明顯加強了,而且打水的士兵,增加到了三人!

    那麼,偷襲,已經不大可能,強攻?更是找死!

    照這樣下去,完成任務,根本不可能!

    難道,自己要死在這個鬼地方了?

    看看引自己入門的黑影那殘暴的眼神,自己在他的眼裡,恐怕不過一根草而已。

    錢幸的大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運行起來,他現在有兩條路,一是待在這裡,想盡各種手段,比如挖陷阱,打埋伏一類的辦法。

    但是,從剛才巡邏兵的反應來看,簡直和現實中的精銳軍人沒有什麼分別,因此,這條路只能是找死,

    第二條路,就是離開這裡,這個場景是神雕俠侶,到處都是武俠,如果能找到一個心中充滿正義感的俠客,那就是再好不過了,說不定,還有機會學兩招呢?

    新手任務,肯定不止一個策略來完成,

    想到這裡,說做就做,順著河流,向遠離蒙古軍營的下遊走去。

    走了三個多小時,才走上一條比較寬一些的土路,遙遙地看見了,遠處村莊的影子,

    拉住一個路人,詢問這是什麼地方,「此地乃是樊川,已是終南山的所在。」

    終南山?錢幸激動得發抖,終南山重陽宮全真教?古墓派?

    發達了!看來,完成任務的訣竅,必然是落在這座名山上面了!

    當即問明終南山的方向,卻是離此不遠,果然,儘管元軍就駐紮在離終南山不遠的地方,有些怪異,但是,若是離得太遠,光是趕路的時間,就足夠新人完蛋了。

    沿途岡巒迴繞,松柏森映,水田蔬圃連綿,宛然有江南景色。

    休息一晚上之後,就來到終南山下的「普光寺」,想起郭靖帶著楊過,在這個地方討了齋飯吃,而自己自從進入這個場景以來,已經是一天沒有吃飯了。

    本來想在野外打個兔子,烤著吃,但是靈機忽然一動,這個寺廟,好歹也是劇情人物,何不向他們化點飯食,看看可有什麼好處?

    瘦瘦的知客僧,雖然面色冷淡,但是,錢幸卻彬彬有禮雙掌合十,再三懇求。

    得到了三個饅頭,立刻得到系統提示「你得到雪白的饅頭,每個可以回復體力值百分之十五」

    點擊自己的血槽,眼看紅紅的血槽已經出現了一截空擋,血槽的剩餘數值,只有三十五了,滿血是四十,自己餓了一天,竟然餓掉了五格體力值。

    乾淨將一個饅頭塞入口中,四十的百分之十五是六。

    立刻,就將體力值加滿。

    本來可以加六格,現在自己體力值只消耗了五格,早知如此,應該再走一段路程,等到自己的體力值再次下降一格,再吃這個饅頭。

    不過,作為一個新人,犯這樣的錯誤也是正常,以後,就得加倍小小才是。

    又走了幾個時辰,只見遠處山峰,有十幾棟道觀,稀稀疏疏,坐落在山間,山腳下,一個不大的小湖,湖水清澈無比,閃閃反射著陽光。

    想必,這小湖,就是玉清池,而那道觀,就是重陽宮。只是,仔細觀看,那些道觀之間,竟然有幾棟燒得焦黑的殘骸。

    仔細一想,原來是蒙古王子霍都和藏僧達爾巴,前來向小龍女求親,被全真教攔住,因此放火焚燒全真教的道觀,才搞成這個樣子。

    正在觀看間,風聲一晃,眼前就多了一個,卻是一個肥胖的道士。

    這道士身穿一件繡有陰陽魚的道袍,卻也掩蓋不住他的大肚腩,臉頰之間,隱隱有肥肉下墜,山羊鬍子,卻顯得發黃。

    這道士的小眼楮一瞪,朝錢幸呵斥道︰「哪裡來的野人!竟敢擅闖我全真派!」

    心念點轉之間,錢幸回憶起全真派的胖道士只有一人,正是全真七子,王處一的徒孫,鹿清鄔。

    這胖大道士自負愚蠢,被楊過耍了一通,綁在柱子上,差點燒死。

    但是,這種人最好虛榮,不如先試試,看能不能拜此人為師父。

    只剩下九天的壽命,錢幸再也顧不上面子,當即就跪在這個胖大道士鹿清鄔的面前,大聲喊道︰「仙人師父,請救小人一名吧!小人----」

    在言語之中,錢幸把自己說成看見蒙古士兵,正在劫殺民眾,自己路遇不平,長著練過粗淺外功,拔刀相助,哪想到根本不敵眾多蒙古士兵。

    從小就聽說,終南山上有全真派的仙人,因此,特地來投奔全真派的仙人,希望學的一身本領,為百姓除害,殺退蒙古韃子。

    錢幸一口一個仙人,真把鹿清鄔聽得心花怒放。

    他前幾個月被楊過使計謀,差點燒死,早就成了師兄弟的笑柄,而前一陣楊過又因為被他和趙志敬責打,跟著小龍女跑了,更是讓鹿清鄔被丘處機罵了個狗血淋頭。

    如今被錢幸仙人仙人地一喊,早就樂得心花怒放。

    眼楮朝錢幸上下一掃,立時就看出錢幸練過鐵砂掌的功夫。

    當即擺足了仙風道骨的姿態,點了點頭,「你憑著幾手粗淺的鐵砂掌功夫,就敢和蒙古兵格鬥,這份膽氣,卻也難得,你可願意拜我為師否?」

    重陽宮經過霍都王子放火焚燒,丘處機深感在亂世之中,門下弟子,是越多越好,因此,早就頒下掌門令,要大肆擴招。

    因此,錢幸順利地成為全真派第五代弟子。

    可以說,凡是被傳送到神雕俠侶這個場景內的每一個新人,都會出現在這個時間段,但是,根據新人不動的體質和技能,傳送到的新人場景,也都不同,傳送到神雕俠侶這個場景的,若是中國人,倒還有十分之三四,能夠想起到重陽功拜師學武,若是老外傳送到這個場景以內,一百個只有兩三個能想起到重陽功學武拜師。

    其餘的新人,除了實力極強者意外,大多死在蒙古騎兵的彎刀和長箭之下。

    因此,神雕俠侶這個場景,被很多洋人成為新丁的墳墓!

    第四章拯救小龍女

    錢幸和一大幫小道士們住在一起,其中,有不少剛入門的小道士只是負責砍柴,跳水,掃地一類的雜貨,要過上幾個月的時間,才由師門選擇資質好者,傳授入門的武功。

    而錢幸就幸運多了,因為有著粗淺的武功基礎,又是全真七子之一王處一的玄徒孫,因此,第二天就得到了鹿清鄔的全真派入門內功口訣和練功方法的傳授。

    立刻就得到系統的提示「你獲得了全真派的初級內功口訣,技能登記E+」

    每天早晨六點至八點,是練氣時間,然後,傳授全真派的基本劍術。

    全真派執武林之牛耳,正是這兩樣看家本領----內功,劍術。

    初級的入門劍術,就已經很不簡單,步伐,姿勢已經是相當的繁雜。

    繞是錢幸有鐵砂掌的基礎,卻從來沒有練過劍術。

    只覺得這劍術,比起初級內功,還要難練許多。

    已經是第三天了,離任務完成只有六天多一點的時間了。當天練習完畢內功和劍術之後,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其餘的小道士都散去休息,錢幸卻找了一個樹木濃密的地方,一遍又一遍地複習初級劍術。

    其他的小道士們有大把時間練習,他卻沒有時間了,只能以勤勞練習,來加深熟練度,看看到了最後兩天,能夠擊殺幾個蒙古士兵,就算自己玩不成任務,也要多殺幾個,解解心頭惡氣。

    練習一天以後,基礎內功,和基礎劍術上面兩道有一指半長的空白黃色槽內,出現了猶如切成薄片的胡蘿蔔一樣寬度的紅色,提示︰「基礎內功,基礎劍術熟練程度1」

    錢幸已經有了完全抓狂的感覺,熟練程度才1,自己現在繼續一位大俠給自己來個洗髓灌頂,脫胎換骨!

    如果按照練習一天,熟練度增加一,這次自己是鐵定死翹翹了!

    雖然如此,一股不服輸的勁頭,支持著錢幸,絕不放棄,白天練完了,那就晚上再接著練。

    第四日的晚上,錢幸正在練習,只見兩道黑影,猶如大鳥一般,掠過了道觀圍牆,投向林外而去,以錢幸現在的眼神,只能見到兩道模糊的影子而已。

    但是這兩道模糊的影子在錢幸眼裡,卻如同巨大的燈塔一般。

    任何異常情況都有可能是隱藏任務,這是錢幸多年玩遊戲的經驗,在這個和真實世界一模一樣的世界裡,他沒有紅外視覺,也沒有高深內功能視黑夜如白晝,因此,能夠看見這兩道黑影飛出,完全是自己在晚上也吧、努力練習的結果。

    圍牆不是很高,但是錢幸也用了一段中距離的助跑才爬出,練了兩天的基本內功,稍微有點內力的感覺。

    兩條人影已經不可見,錢幸朝著記憶中兩條人影飛掠的方向急奔而去。

    走的越一炷香的功夫,只聽得遠處猶如大風刮起,轟轟響聲猶如爆炸一翻,月光之下,遠遠地一看,只見一條白影,一條灰色影子,上下翻飛,斗在一處。

    而那先前那兩條從道觀中飛出的影子,卻一前一後,躲在兩顆樹後,遠遠地觀看。

    那條白色影子和灰色影子,相鬥甚急,響聲巨大,掩蓋了錢幸走近的聲音,沒有被那兩個黑影發現,而走近之後的錢幸,卻藉著月光,遠遠地看清了兩人的模樣,真是全真七子的弟子,尹志平和趙志敬!

    而那白色影子白衣飄飄,身形飄逸輕靈,卻像個女子。

    雖然看不清面貌,但是,這個女子,十有九成是萬千男子的心中偶像-----小龍女。

    和她相鬥的那個魁梧男子,滿腮鬚髯,根根如戟,一張臉猶如刺蝟相似,難道是大boss歐陽鋒麼?

    小龍女和歐陽鋒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交手的場景不就是現在麼?

    難道今天晚上,就是神雕俠侶中,令無數少年男人垂下口水三尺,無數少女惋惜不已的小龍女失身之夜?

    果然,劇情在三位用心叵測的旁觀者觀察之下,按照原來的套路發展。

    就在兩人要比拚內力的同時,楊過利用新學到的九陰真經內功,跳了出來,制止了兩人的爭鬥,接著在楊過大聲的爸爸呼喊下,歐陽鋒認出了這個新收的兒子,抱著楊過哭了起來。

    緊接著,歐陽鋒帶著楊過如狂風一般飛掠而去,全然不顧小龍女了。

    小龍女原本就有內傷,此次和歐陽鋒交手不就,舊傷復發,就在花叢背後,開始療起傷來。

    尹志平鬼鬼祟祟地靠了過去,漸漸接近了小龍女。

    而趙志敬看著這香艷的一幕,更是緊張得直發抖,尹志平只要一犯了淫戒,他的把柄,就落在趙志敬的手裡,尹志平的三代弟子首座,便是當不成了。

    因此,就連錢幸偷偷摸摸靠近,都沒有被心神集中在尹志平和小龍女身上的趙志敬發現。

    玉女心經要解開上衣練功,在月光之下,小龍女那清麗脫俗的絕代容顏和那雪白如玉的身子已經隱約可見,而尹志平已經激動得渾身不可抑制地顫抖著,向陷入神智混亂狀態的絕世女體,伸出了魔爪。

    接下來,就是一場限制級的鮮花插到牛糞上的真實過程----如果按照原著來的話。

    但是,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喊︰「尹道長住手,你不能犯淫戒,丟咱全真派的臉啊!」

    小道士模樣的錢幸從旁邊的草叢中撲了出來!

    已經被尹志平摸得情迷意亂的小龍女

    上身已經完全赤裸,正在迷糊中,口裡喃喃地叫著過兒,將抱住她非禮的尹志平當成了楊過。

    但是,這突入起來的大喊,讓她神智為之一清,轉頭看見正在肆意輕薄自己的人不是自己深愛的過兒,而是見過兩面的,全真派的尹志平!

    「龍,龍姑娘!」

    正在極度興奮的尹志平大驚,一時間竟然僵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被小龍女鼓起餘力,一掌擊在胸口上,登時鮮血狂噴,險些暈死過去!

    錢幸心中一絲冷笑,任然大喊大叫︰「你不能犯淫戒啊,師叔祖!我就算拼著責罰,也不能坐視這種禽獸行為!」

    尹志平認出了此人是鹿清鄔前天收的五代弟子,眼見這地位低微的五代弟子撞破自己好事,還大喊大叫,登時心頭怒級,指著錢幸,連說幾個︰「你—你---你」

    小龍女此時上衣已經勉強批好,知道自己的清白就是眼前這個全真派的小道童所救,她生性善良,何忍見到這個小道童因為救自己而受罰,勉強提起一口真氣,提起錢幸的右腕,如一片白雲一般朝著活死人墓飛掠而去!

    第五章九陰殘經

    錢幸感受著風鋪面而來,暗自慶幸,自己這一把,是賭對了。

    小龍女天性善良,自己挽救了她的清白,她一定不會坐視自己受全真派的責罰。

    因此,必然會出手救自己,只要把自己帶到活死人墓裡面,自己就有機會,學習更加上乘的武功了,而不是現在這些垃圾入門功夫。

    當小龍女帶著錢幸進入活死人墓之後,體力有些不支了,雪白嬌嫩的絕世容顏上,露出了不知將錢幸如何處置的表情。

    此時,活死人墓裡面,只有孤男寡女,小龍女如今對男女之事情已經不是一無所知,有點不知將這個救了自己清白的年輕男子怎麼辦的感覺。

    錢幸這個小奸商何等乖巧,當即又把自己編造的路見蒙古士兵施暴,自己拔刀相助,被迫逃跑的故事,又慷慨激昂地複述了一遍。

    看著小龍女看自己的目光有了幾分讚賞之意,錢幸知道,自己在小龍女心中的好感度,有所提升了。

    錢幸這個奸商立刻趁熱打鐵,撲通一聲,跪在了小龍女的面前︰「這位神仙姐姐,全真派肯定不要我了,你就收下我當一名偉大的古墓派的弟子把!」

    饒是小龍女的目光澄如秋水,寒似玄冰,此時也有點不知所措。

    想起這男子雖然不想過兒那樣有男子氣概,但是,好歹也救了自己清白,導致現在全真派不能容他,無處可去,只好輕輕點頭。

    提示框立刻出現「你成為古墓派弟子,習得初級古墓派內功,同意|否?」

    錢幸點擊同意,古墓派的初級內功心法,立刻就出現在腦子裡面,開始自動運行。

    但是,錢幸卻表情淡然。

    同樣是初級內功心法,古墓派的初級內功,並不比全真派的強。

    小龍女並沒有給自己易筋洗髓,讓自己功力倍增,那麼自己的目標,就放在活死人墓裡,最有價值的目標上面-----九陰真經殘篇!

    全真派的祖師王重陽,因為不服古墓派祖師林朝英所創克制全真派的武功,在活死人墓的墓室中留下了九陰真經的殘片篇,好掙回這一口氣。

    當即,錢幸的奸商忽悠大法又使開來,說林朝英前輩力抗蠻族,已經成為全體有志男兒的偶像,全真派的道士們,雖然在明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是私底下,還是對林朝英祖師,佩服非常的。

    自己竟然有幸拜入古墓派門下,自然想到林朝英祖師埋骨之地,隆重祭奠,以表示對林朝英祖師,一個女兒身,仍然不忘抗擊外敵,實在值得天下男兒學習!

    小龍女雖然和全真派做了十幾年鄰居,但是,對全真派的道士,究竟怎麼看待自己的祖師,並無太明確的概念。

    聽了錢幸的這一番忽悠,覺得此人到還是尊師敬祖之人,當即帶著錢幸往進來的路走去。

    錢幸這才記起,活死人墓正面的斷龍石已經放下,而自己進來的通路,正是放置石棺材的墓室頂部標注的密道。

    果然,再往回路七拐八彎之後,就來到了放置著幾具石棺的密室。

    錢幸大喜,知道九陰真經的石刻,就在這間石室的下面,而開啟的機關,也就在一個空棺之中了。

    等到小龍女指明林朝英的石棺後,錢幸當即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來!

    錢幸這眼淚,卻是貨真價實!他一想起自己好端端被送到這個鬼地方,以自己的小身板,要殺掉二十名蒙古士兵,兩名十夫長,還要阻止那個什麼鳥隊伍的任務,要是完不成,自己就得徹底蒸發,此情此景,怎麼還不讓還是處男的錢幸嚎啕大哭,哀嘆自己何等的倒霉!

    小龍女眼見新收的弟子哭得如此哀痛,心中登時也是一疼,想起逝去的師父,將自己從小養大,悲痛之情,登時引起內傷發作。

    趕緊給錢幸指明了旁邊孫婆婆的居室,叫錢幸當天晚上,就呆在孫婆婆曾經住過的床上。

    自己要去療傷,至少在兩天以後,才能再來指導錢幸的修煉。

    錢幸大喜!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到來了!

    墓室裡只剩下一盞孤零零的油燈,但是,錢幸的心中,卻充滿了一種即將得到的狂喜!

    接連將幾個空棺的棺蓋翻開,終於在一個棺蓋的內側看見那十六個大字︰「玉女心經,技壓全真。重陽一生,不弱於人。」

    心中暗喝一聲好!就是此棺!

    當即躍入棺中,四下摸索,果然摸到個可容一手的凹處,於是緊緊握住了朝左轉動轉而後往上一提,只聽喀喇一響,棺底石板應手而起,露出下面一排石階,石階下面,是一條短短通道。

    這通道楊過小龍女不久之前才來過,應該沒有什麼瘴氣之類的東西,於是,錢幸直走下去,轉了個彎,果然走進一間石室。

    抬頭一望,石室頂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大字,當頭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九陰真經!

    系統提示立刻出現,「你發現了中華古武—九陰真經殘篇,技能等級C-,學習條件,全真派基本內功,基本劍法,古墓派的基本內功,或者基本劍法。確定學習|否」

    錢幸當然毫不猶豫地點擊確定二字。

    立刻,眼前出現了五行空白的進度條,而每一行進度條,將眼前跳出來的屏幕寬度,全部佔滿!每一行進度條的長度,都有基本內功的十倍之長!

    錢幸不知道,他一個剛進入鬥獸場的新人,竟然能夠學到B-的技能,是何等走狗屎運的一件事情。

    一般的新人,只能從和自己等級相近的技能學起----就是E級技能,等級提高以後,就得再次學習相應等級的技能。

    當然,有些新人能夠學到可以隨著自身等級提高昇級的技能,但是,這種人出現的比例,比起中五百萬大獎的還要稀少。

    B-已經屬於高級技能,高級技能能夠讓剛進來的新人學習的,在鬥獸場的無數技能裡面,只有兩三家,中華古武,就是其中的一家!

    以錢幸可憐的古武知識來看,九陰真經裡面,又包含無數的子篇,自己繼續尋找一個和自己已經練習的鐵砂掌相近的功夫,來急速提高自己的能力。

    突然,一行小標題映入了他的眼裡-----九陰白骨爪!

    鐵砂掌是一種外功,而九陰真經裡面,和鐵砂掌類似的,就是這個九陰白骨爪了!

    望著彈出的提示「九陰白骨爪—學習|否?」

    錢幸,毫不猶豫地點擊了學習!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longwang -1 請在發表文章時,請在標題後加(連載中)或( ...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