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生化危機] 原型 作者:曉賀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1876 83 11
本帖最後由 tapom01 於 2009-8-5 19:04 編輯

當真的喪屍危機出現時,你會怎麼做?
  有人會發笑,有人會逃跑,有人會腳軟,有人會反抗。
  當你度過第一波危機時,你會幹什麼?
  有人會躲起來瑟瑟發抖,有人會到處趁火打劫,有人會滿地尋找聚居點,有人會開始找尋真相。
  ——可是,當你漸漸發現所謂的真相和你想象的完全不同時,你該怎麼辦?





第一章 恐懼的開始

  “哈~~”賀暉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他絲毫不在意講臺上程老師的目光,反正只要他不影響其他人,老師們也基本不管他。

  賀暉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武水市武水五中高3三班的教室。

  剛上高中的時候,賀暉是以優異的成績免學費進入武水五中的。當時甚至被認為是武水五中當年級最有希望進入燕都大學的人,無論是學習能力還是人際交往又或是運動能力都很不錯,屬於絕對的天才級人物。

  可是上了高中沒多久,賀暉就奇怪的請了長期病假,說在家自習。一直到高三,他才重新回到教室裡。重新回到教室的賀暉性情大變,常常不理老師,不理同學,上課不聽講,運動是也懶洋洋,每天大部分時間就是無聊的看著窗外。

  而考試,他甚至囂張到做夠六十分的題目就停筆交卷,無論老師怎麼教育仍然不改。多次之後,漸漸的各科老師也就放棄了對於賀暉的勸導。除了對他不理不睬,他們偶爾也會感嘆天妒英才,這麼好的一個苗子,就這麼生生的荒廢了。

  因此,現在只要賀暉不去影響別人,所有的老師就基本當是教室裡沒有賀暉這個人存在。

  當年賀暉的父親要幫賀暉請病假時,其實賀暉是極其反對的。因為他自己心裡清楚,自己沒有得任何病,可是賀暉的父親沒有理睬賀暉的反對,自顧自的把賀暉拖上了車,然後就消失在眾人的眼裡。

  對於消失後的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賀暉已經記不清了。反正,當他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回到了家裡,時間也已經跨越了近兩年,自己正準備坐父親的車返校。

  那段消失的回憶,是賀暉心裡一個永恆的疙瘩。

  賀暉現在一如既往的,眼神飄忽的在教室裡游走。他漸漸的就看到了窗外,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那麼吸引他。再次打了一個哈欠,賀暉覺得無聊透了,不清不楚的記憶,過分清晰的頭腦,讓他現在對什麼都提不起勁來。

  “下節課逃掉回家好了,好像那些槍模有一陣沒有維護的樣子,該把彈簧松開養護一下了,回去弄弄吧。”賀暉趴到桌上。

  “呀——————!”

  突然,一聲尖叫打破了校園的寧靜。

  賀暉迅速抬頭,看向了發出尖叫的位置——校門口。

  只見校門前,隱約有幾個人正隔著鐵欄桿不停的在向裡面空抓著,甚至有人在咬鐵欄桿,就像他的牙齒是金剛似得。校門裡面,幾個老師樣的人正圍在一邊,當中貌似有個人被襲擊了,正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殷紅的鮮血流了一地。

  不知怎麼地,賀暉突然覺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有一種異常的危機感席捲全身。他顧不得還在忘我教課的程老師,站起來打斷道:“程老師,停一下!沒聽到外面有人在尖叫麼?門口有老師被人攻擊了,流了不少血,你看看校門口!我覺得現在不是繼續上課的時候,為了大家的安全,我們還是做好隨時撤離的準備比較好!”

  這時候靠窗的幾個同學也都看到了門口發生的事情,紛紛驚叫起來。好奇的同學們也紛紛趴到窗邊朝校門口看去。程老師這時再不爽賀暉,也不得不停下授課走到窗前查看。

  這時,門口的形勢又發生了變化。那個被攻擊的男老師不知道是暈了還是死了,反正已經停止了掙扎。其他幾個老師有的還在查看男老師的狀況,有的則掏出手機,看樣子是想打給急救中心讓他們來救人。

  顯然,校門口那確實是出事了。不過看到校門仍然是鎖著的,又有那麼多老師在現場,程老師覺得沒有必要小題大做,於是拍了拍手:“好了同學們,不要看了,沒事的。劉校長和教導主任都在那裡,事情會很快解決的。那些和我們無關的事情不要多想,你們的任務是抓緊時間學習,爭取在快要到來的高考中取得好成績……賀暉,站住!你要去哪!”

  賀暉停下正要邁出教室後門的腳,轉頭看看程老師,然後無奈的聳了聳肩:“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的,我只想說事情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馬上就會有大事發生了——信不信由你。只是在座的各位,作為同在這個教室裡待了一陣的同學,我奉勸你們一句:做好準備吧,能跑,就趕緊跑,剩下的,大家自求多福了。”

  然後賀暉也沒有多說什麼,毫不猶豫的轉身出了教室後門。

  講臺上,程老師氣的渾身發抖。無論如何,賀暉公然在他上課的時候不打招呼走出教室,也實在太囂張了。

  賀暉沒有在學校裡亂走,也沒有打算就這麼出校門。校門口的事情,讓他有很強烈的預感:校外的狀況估計更糟,毫無準備的出去,基本就是找死。

  摸了摸單肩挎包扶手處夾著的折疊小刀,賀暉轉到一間空無一人的教室裡。這間教室的學生大概是去上體育課了,他從教室門後拿出一條打掃用的拖把,兩腳踹掉拖把頭,然後用布條把那把小刀牢牢的綁在拖把的木棍上。

  “這東西不太行啊……”賀暉不怎麼滿意手裡的組合長槍,不過沒辦法,學校裡暫時就只能做到這樣了。

  單肩背包裡除了一把小刀,其他都是沒用的課本。賀暉毫不猶豫的把背包扔到一邊,環視了一下教室,“唔,這個最大,就它好了。”賀暉從一個課桌側面摘下一個碩大的雙肩書包。說是書包,其實這應該算是旅行包了,包裡除了書以外還有些掌機漫畫之類的東西。

  賀暉掏出了掌機裡的電池放回包裡,然後把其他東西統統倒在地上,接著一個一個的課桌翻找起來。

  “喂!你是誰?在我們班裡幹什麼……啊,小偷!”

  突然,一把好聽的女聲從賀暉的背後傳來。

  賀暉頓了一下,然後好像沒有聽到一樣,繼續一個一個課桌的翻找。他的目標基本上是食物、飲料之類,偶爾也能找到一些鉛筆刀、瑞士軍刀或者其他的小工具之類,本著有好過無的心理,他通通扔進了剛拿來的背包裡。

  背後的女生這時已經走到了賀暉面前,“喂!我說你呢,小偷!你還真囂張啊,偷到學校裡不說,還這麼光明正大的到別人教室裡亂翻,難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法律這回事的麼?”

  聽到法律二字,賀暉嗤了一聲,悶頭說了一句:“法律?你放心吧,那種東西很快就沒有了。”

  女生被賀暉的話弄得一愣。

  搜刮的差不多,賀暉掏出身上的手機撥了一次119,手機裡傳來的聲音讓賀暉心說了一句“果然”。他隨手把手機扔給女生,抬頭看了看窗外,說道:“你自己撥一撥119、110之類的號碼看看,就明白我在說什麼了。”

  這個女生長得很漂亮,一頭披肩發,而且很奇異是金色的,不是染發,而是天生的淡金色,非常漂亮。她的臉蛋則混合了東西方的特色,有西方人較深的輪廓,但又偏向東方的柔美。顯然,這是個繼承了父母優秀基因的混血美女。

  金發女生疑惑的看了看賀暉,又看了看手裡造型不俗顯然價格不菲的手機,不知道該怎麼辦。

  賀暉不耐煩的從她手裡搶過手機,然後撥通了119放在她耳邊,“對不起,現在119線路繁忙,請您稍後再撥~~”女生一臉茫然的聽著手機裡不斷重復的忙音,傻傻的說了一句:“119太多人打了嘛,當然就是忙音,那又怎麼樣?”

  賀暉一臉無語的看著金發女生,心說你的腦子不會真的和傳說的那樣長到胸部去了吧,不得不解釋道:“119忙音意味著很多人在打,為什麼很多人打119?自然是到處都發生了需要119到現場救急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事情——你自己看校門口。”

  女生疑惑的趴到窗口朝校門那看了看,接著趕緊捂住嘴,生怕自己會忍不住叫出來。

  賀暉也走到窗口。只見校門那裡,鐵欄桿做的校門不知何時被打開了,大群晃晃悠悠的人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們人人身上帶血,甚至還有人身上缺胳膊斷腿的也在搖搖晃晃的前行。

  在他們前進的路上,不少老師和上體育課的學生被幾個人一擁而上撲倒,然後慘叫著被咬的渾身是傷。被咬的時間久一點的,這會兒已經開始搖搖晃晃的爬起身,加入到了“喪屍大軍”的行列。

  賀暉默默的看著,之前讓他感覺毛骨悚然的,貌似就是這種事情。他預感到了,但他不確定到底會發生什麼,因此在教室裡也沒法和其他人詳細解釋,只能無奈的離去。

  “好了,別看了,再看你也救不到那些人。”賀暉把金發女生從窗口拉開。

  金發女生愣愣的被賀暉拉到教室裡,剛才她已經看到,被攻擊的人裡有不少她的同學。就在剛才,她們還在一起上體育課,自己只是提早偷溜回教室而已,卻因此躲過一劫。不然,就要和樓下的同學們一樣,變成那些搖搖晃晃滿身鮮血的怪物了。

  半晌,女生才開腔道:“那些……那些怪物都是什麼東西?怎麼見人就咬?而且被咬的人也變得和他們一樣……難道是電影裡說的那種喪屍?”

  賀暉搖搖頭:“不知道。從他們的表現看來,和電影電視裡所說的喪屍很像。但到底是不是我也不知道,總之,別被他們攻擊到,這是肯定的。——現在我不想討論這些學術問題,你也看到了,那些喪屍現在已經進到校園裡,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你有兩個選擇,要不就縮在這裡發抖等待救援,要不就和我一起沖出去。兩種的危險性都差不多,前者可能在這裡等到餓死,後者可能隨時被喪屍咬死,看你怎麼想了。反正我是要出去闖一闖的。”

  這時,教室裡的廣播響了:“呼呼……喂喂……大家都得聽到麼?通告!通告!通告全校師生,現在校園內發生奇怪的暴力事件,事態已經失控,請同學們立即收拾好書包在老師的指引下避難……重復,重復。現在校園內發生奇怪的暴力事件,事態已經失控,請同學們立即收拾……啊啊啊——”

  喇叭只響了一陣,廣播的人好像就被什麼東西襲擊,在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慘叫聲中,廣播停止了,接著就是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金發女生聽到廣播時已經徹底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不願意相信,但廣播裡的聲音結合窗口看到的,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惡作劇了。

  其他教室裡的人也終於反應了過來,恐慌迅速蔓延。


第二章 蔓延

  走廊上,疾跑聲、尖叫聲和叫罵聲混和在一起,不時還有慘叫聲夾雜其間,看起來沒有人遵循所謂老師的指引,都在胡亂的逃跑。
  賀暉這時反倒不急了,現在出去搞不好沒被喪屍咬死,先被人群擠死或者踩死,那才真的不值。等人群散開,聲音減弱了,喪屍群也會被人群分散,到時候再逃也許會簡單很多。

  迅速的關好教室的前後兩扇門,然後搬了幾張桌子在門後頂住,賀暉才放心的開始整理起背包來。金發女生則縮在墻邊抽泣了好一陣,才漸漸恢復了過來,“你知道要發生這種事麼?為什麼你好像一早就準備好了似的,有武器,還跑到我們班上搜刮食品和水——你是不是知道要發生這種事?!為什麼你不通知其他人!”

  賀暉聞言白眼一翻:“你白癡啊,我要是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我會巴巴的跑到學校來找死?我只不過是看到了最開始發生的事情,有了預感而已。可惜,我的班裡沒人願意聽我的……”

  金發女生無言,好一會兒,她才說道:“……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不應該隨便責怪你。”

  賀暉沒說什麼,只是揮了揮手,然後說道:“怎麼樣,決定了麼。是準備跟我一起逃,還是呆在這裡等待救援?你要是想呆在這,我也不勉強,食水我大部分留給你。只是你應該也清楚,這種狀況很難說最後會不會有人來救你……”

  “我跟你走。”金發女生打斷賀暉的話,堅定的說道,“在這裡呆著明顯就是等死,比起到外面被喪屍咬死,那種等死的感覺更可怕,我不要!我會跟你一起走的,帶上我吧。”

  賀暉點點頭,伸出一隻手:“那好,先認識一下,互相之間也好稱呼。我叫賀暉,我知道你叫楚堯——不用奇怪,像你這種級數的美女一間學校不會有多少,我認識你不奇怪。”

  楚堯羞澀的笑了笑,說道:“沒你說的那麼誇張啦。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賀暉從大背包裡掏出搜刮來的一把小刀,以和之前同樣的方式綁在一根木棍上,遞給楚堯:“拿著,這是這裡能找到的最好的武器了。等下出去以後盡量不要發出什麼聲響,碰到喪屍盡量用這個把它們推開,不要浪費體力做無謂的攻擊,殺死他們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楚堯接過,點點頭,緊張的說道:“那萬一必須要攻擊呢?怎麼辦?”

  賀暉指指自己的頭:“那就照著頭部攻擊——用刺的,以和他們保持距離為最優先,別讓它們接近。”

  想了一下,賀暉又補充道:“還有……不要手軟,該攻擊的時候絕對不要猶豫。無論你看到的是誰,記住,他已經不是他了,只是一具行屍走肉而已。你一個遲疑,可能下一個變成喪屍的就是你……我可不想等你變成喪屍後一槍刺穿你的頭。”

  “……為什麼一定要攻擊頭?好惡心的,刺其他地方不行麼?”楚堯覺得有點難過。

  “你看看外面,”賀暉指指樓下,說道:“那一堆“同學”裡面,有哪一個身上是完整的?無一例外的身上都有傷,不少對人類來說都是致命傷,但是你看他們有絲毫受傷的反應麼?”

  楚堯無言的看著窗口下方已經開始稀疏的喪屍群,它們已經散開進入樓內,開始到處攻擊其他人了。

  這時候賀暉又拆了幾張椅子,弄了兩條粗大的木條,用刀子削出粗略的柄來當近身武器。然後從大背包裡掏出一個麵包和半瓶水遞給楚堯:“吃吧,等下開始逃生,下一餐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空吃了。先積纍些能量比較好,別吃太多,不然跑起來很難受。”

  楚堯接過,擔憂的說道:“我們什麼時候走?再等下去恐怕就走不掉了。”

  “別傻了,除了極少數幸運兒能逃到街上,大部分人恐怕都已經變成喪屍了吧……應該也有小部分像我們一樣冷靜的,現在正躲藏在校園的各處。如果可能的話,把他們聯合起來,我們逃生的把握會大很多。”

  這時,學校不知道哪個地方發生了大爆炸。巨大的爆炸聲和沖擊波震動了整座教學樓,幾乎所有喪屍都被爆炸的聲音吸引,慢慢的朝著爆炸的方向走去。

  “好機會!收拾一下,把東西拿好,我們準備走。”賀暉一躍而起。

  兩人合力,輕輕的挪開了堵門的桌子。賀暉慢慢打開教室門迅速探頭朝外看了看。賀暉他們是高三的人,所在的位置是教學樓的最高一層,因此走廊上除了一些凌亂的雜物,安安靜靜的,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

  賀暉放輕腳步,雙手持槍走在前面。楚堯同樣拿著長槍,輕步跟在後面,兩人迅速的移動到了五樓的樓梯口。樓道裡也沒有動靜,除了幾個生死未知的學生躺在地上以外。

  躺在地上的幾人身上都沒有明顯的傷口,只有嘴角殘留了一些血跡,看來是逃亡時被人群擠死或是踩死的。其中,賀暉赫然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那是個女同學,叫做蘇玉蓮,長的挺可愛。不過相對於長相,更加奪人眼球的是她胸前的一對兇器,被少數狂熱的傢伙稱之為“巨RU童顏”,就連身為混血美女的楚堯身材也沒有她好,和楚堯一樣,也是學校裡數一數二的美女。

  蘇玉蓮的那一對大兇器看起來對她的逃跑造成了影響。她整個人卡在樓道的墻角裡,胸前有一小片鮮紅。

  賀暉倒也沒有冷血的就這麼無視這些人,盡盡人事的逐一探了探鼻息,發現蘇玉蓮的呼吸還比較粗重——她還活著。

  人死了賀暉當然不會理那麼多,不過要是還活著,那當然還是要救的,這點人性賀暉還有,不然也不會帶著楚堯這麼個纍贅。躺在地上的人除了蘇玉蓮外,還有兩個男生也活著,只是有一個胸骨凹下去一塊,怎麼叫也叫不醒,基本上是沒救了;另外一個或許是有些肥肉,也能稱得上壯,倒是一點事都沒,只是昏迷罷了。

  賀暉和楚堯把蘇玉蓮以及另外那個昏迷的男生架到洗手間,用涼水弄醒他們後,讓他們先洗乾凈嘴裡的鮮血。賀暉關上門指指自己和楚堯介紹道:“廢話不多說,我叫賀暉,她是楚堯,蘇玉蓮我們是同學我就不介紹了。你呢,你叫什麼,大家認識一下然後趕緊準備離開。”

  那男生洗乾凈自己嘴裡的血,咳嗽了兩聲說道:“咳,我叫東華,是高三5班的——外面到底怎麼了,我之前……呃,在睡覺,然後就聽見廣播裡的那一段。大家就開始往外跑,我只能跟著大家一起跑,還沒明白過來就被擠昏在樓道裡了……”

  賀暉制止他:“行了,別說了,我們沒有時間。你只需要知道,我們現在要逃離學校:第一,盡量不要發出聲音;第二,見到身上有傷口的人不要靠近,如果他要靠近你,不要猶豫,照他的頭用力攻擊。這個你拿著,記住我說的話,詳細情形你出去一看就知。”

  東華接過賀暉從洗手間門後拖把拆下來的木棍,看了看賀暉手裡的自製長槍,沒說什麼。

  蘇玉蓮也分到一把木棍,她顯然比東華知道的多,至少她和賀暉坐在一間教室裡,賀暉出去時說的話,她也聽到了,因此她有點後怕的說道:“賀暉,你反應好快啊。一看到校門口的事情就知道要出事,我們都是在廣播的時候才知道的,你反應這麼快,應該能把我們帶出去吧?”

  賀暉聳聳肩:“別抱太大希望,我也是求生而已,普通人一個,不是超人。而且那幫喪屍是從校外沖進來的,也就是說校外的情形不會比校內好多少,也許更遭。但我們不能守在這,學校裡空間太開放無法防守,因此我們必須要轉移,這是一定的。”

  幾人無聲的點點頭,這時候指望別人不如靠自己,大家都是自保不足,有什麼理由要求別人來保護自己。

  “好了,等下我在前,楚堯和蘇玉蓮在中間,東華你斷後——楚堯的長槍給你用,記得能不要攻擊就盡量少攻擊,該攻擊的時候絕不要手軟,外面游蕩的那些傢伙已經不是我們的同學和老師了。”

  賀暉打開洗手間的門。這時候,因為爆炸的緣故,絕大部分的喪屍都集中到了爆炸點附近,校園裡空蕩蕩的,只有幾個死去沒多久,剛剛變成喪屍的“同學”在樓道裡游蕩。

  幾人輕手輕腳的用長槍木棒推開它們,迅速的遠離了它們的追擊范圍,賀暉還毫不猶豫的捅倒了一個喪屍同學,跟在他背後的楚堯和蘇玉蓮緊緊捂住嘴,防止自己吐出來的同時,也防止自己尖叫出聲。

  東華輕松的跟在最後,因為幾人移動速度快,基本上沒有喪屍跟在他們後面。四人迅速下到了二樓,這裡一片狼藉,游蕩的喪屍增加了不少,到一樓的樓梯間甚至被堆滿了,看樣子都是爆炸之後才蘇醒的。

  賀暉皺著眉頭,這邊樓梯是沒法走了,只能從另外一邊下到一樓,不過看這個樣子,那一頭的樓梯也不見得比這邊強。

  “去醫務室。”賀暉想了想,斷然說道。

  “醫務室?去那幹嘛?”另外三人疑惑。

  “別問了,現在站在這裡太危險,到了醫務室我再解釋。”

  其他三人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跟隨賀暉的腳步。
  • 2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knight618120 +2 感覺在抄學園默示錄
avatar   longwang -1 請在發表文章時,請在標題後加(連載中)或( ...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