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異術超能] 我就是妖怪 作者:張小花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42949 208 33
@內容簡介@:[異術超能] 我就是妖怪 作者:張小花 (連載中)
  我是一個妖怪,我是一個可以讓時間停止的妖怪,我是一個可以讓時間停止甚至倒退的妖怪。
  這些都沒什麼,我的身份遠不止這麼神秘。
  我甚至想,那才是人(妖)生中最值得玩味和感慨的——我是一個人類社會的居委會主任……
  哎,所以我的同類都叫我:不堪回首何安憶。


○●◎○●◎○●◎○●◎○●◎○●◎○●◎○●◎○●◎○●◎正文開始◎●○◎●○◎●○◎●○◎●○◎●○◎●○◎●○◎●○◎●○
第一卷 神奇四妖
第一章 王府大街

  我叫何安憶,何是何安憶的何,安是何安憶的安,憶是——回憶的憶。

  我總覺得一個單位的人其實就是一個單位的記憶,不管媸妍美醜貧窮富貴,有記憶才有人,一個嬰兒從降生到三歲呀呀學語再到三十而立,他的每一步成熟都是建立在過去那一年的回憶上的,一個80歲的老人如果沒有回憶,那麼他就是一個——80歲的植物人。

  這樣看來,穿越小說其實沒有什麼,只不過是一個人擁有了兩個人的回憶,或著說,兩個人擁有一個回憶而已,跟我們從北京坐火車到上海一樣,一覺醒來,換了一個地方,換了一種環境,你還是你。

  你看,我的思想是多麼深沉!

  我之所以擁有如此犀利精髓的思想,是因為我沒事就愛胡琢磨這些東西,我比一般人閑得多。

  在我的面前,擺著一杯剛沏好的,兩塊五一兩的花茶,煙霧裊裊,一張不知道誰丟的上個月的《參考消息》,我坐在一張帶靠背,屁股墊是被一圈圖釘按在中央的人造革椅子裡,閉目凝思,貌似妖孽。

  孟大媽忽然衝進我的辦公室,指著街口張皇道:「小何主任,快,快幫我截住他。」

  我把頭探出窗外,見一輛賣菜的小三輪剛好要轉過街角離我們遠去,忙問:「出什麼事了?」

  孟大媽一拍菜籃子:「茄子七毛五,我買三斤,給了他兩塊五,他就找了我兩毛!」

  我扳著指頭算了半天:「他少找你一毛五啊?」

  孟大媽嘆息道:「我要有你這樣的腦子也不至於讓他騙了。」

  我二話沒說就往外跑。

  一毛五分錢,說多不多,說少……它確實挺少的,我今天穿了一雙300多的康耐,按穿兩年來算,一天正常磨損還五毛多呢,這鞋我只有在坐辦公室的時候才捨得穿,出門就換拖鞋。

  可是一個連一毛五分錢都斤斤計較的老太太讓你幫的忙你必須得掂量掂量,她既然已經開口了,就說明把這一毛五分錢和對你的寄托看得一樣重要。

  這麼一會工夫,那賣菜的已經蹬著小三輪轉過了街角,我跑出辦公室,孟大媽還在我身後喊:「小何主任,要實在追不上就算了……」

  聽這意思我要不把菜販子追出三條街去就算「不實在」了。老太太也是懂外交詞令的!

  我跑上大街,眼看那菜販子只灑了一地菜幫子,已然「芳蹤杳杳」,只好打了個響指——然後我周圍的一切就都變了:剛才還喧囂熱鬧的大街像被冥冥中什麼力量用強閃光燈閃了一下似的定格了,那一張張前一秒還流溢著豐富生動表情的臉突兀地頓在那裡,顯得欲說還休,身體也都凝立著,連剛才那嘈雜的噪音現在都呈現出一種單調的、被抽離了的當機聲在我耳邊嗡鳴。

這些人看似都被我定在了原地,其實不然,我只不過是把時間放慢了,只要你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其實還是在動的:張嫂那打自家孩子的手還在揮舞,只不過緩慢得像微風中的鞦韆;兩個在打羽毛球的人雖然在奮力揮拍,不過那球飛到空中像只掛滿沙袋的熱氣球一樣慢騰騰;本來飛起來非常繚繞的蒼蠅在我面前像只十足的呆頭鵝……

  是的,我可以隨意把時間調慢,目前只不過是慢了十倍左右,也就是說別人的一秒於我可以有十秒那麼漫長,只要我願意,我可以把它調到更慢甚至完全靜止,不過既然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夠用了,我也就安之若素地把兩條胳膊一前一後擺在胸前,把腿曲起來,裝作一副小跑的樣子——在別人眼裡,他們的生活並沒有任何改變,張家的倒霉孩子注定躲不過他娘那一巴掌,那只羽毛球依舊快得像子彈,蒼蠅也本來是繚繞的。當然,我,小何主任也就和他們一樣,所以我得擺出一副跑步的樣子和他們保持一致。

  其實我只是在慢慢的走。

  我一個人慢慢走過街角,在一片肅穆寧靜中來到那個菜販子三輪車後,他可能正在賣力地吆喝,不過我不知道他要喊的是什麼,只能看到他大張著嘴,發出「黃……昂昂昂昂……」的聲音,我抓住他的車幫,又打一個響指,嗡——的一聲,秩序恢復了,人們的聲音動作又都活泛起來,我聽到了張家孩子的哭聲。小販喊的是「黃(昂昂昂昂)瓜一塊來——」

  那菜販子覺得有人拉他車,回頭一看,說:「你要買菜啊?」

  我笑瞇瞇地說:「你剛才還欠那老太太一毛五分錢沒找呢。」

  他抓抓頭,驚道:「你硬是為了一毛五分錢追了我兩條街呀?」

  我只能說:「我是實在人。」

  「那你也太實在了,那老太太捏我一把香菜我還沒跟她算呢。」

  我無奈道:「我也是忠人之事,下回你跟她說清楚,大家都省事。」

  菜販子耍賴道:「我要就不找你這一毛五分錢呢?」

  我不悅道:「你這樣斤斤計較有意思嗎?」

  菜販子:「……」

  這會出來買菜的張媽李嬸什麼的都圍過來幫腔道:「小何主任是對的,你沒說清楚怪誰呀,該多少就是多少,快找人錢。」

  菜販子驚訝:「主任?」

  張媽李嬸:「是啊,小何可是我們這最年輕的主任了。」

  菜販子:「什麼主任?」

  我樂呵呵地不說話。

  菜販子審時度勢,唉聲嘆氣道:「我算看出來了,不管你是什麼主任,反正您是一方諸侯,我認栽。」他從兜裡掏出臟兮兮的兩毛,末了又揀了一根水靈靈的小黃瓜遞給我說,「這是孝敬您的,下回您多照顧吧。」

  我接過錢,張媽順手把黃瓜納入自己的菜籃子,一邊道:「他一個大男人要小黃瓜幹什麼?」

  ……

  我想張媽的意思是我一個大男人,又不自己做飯,所以要小黃瓜沒用,要不這樣解釋那就說不清了,她一個老太太要小黃瓜幹什麼呢?

  我捏著兩毛錢回到辦公室,孟大媽在那裡等我,我把錢給她,孟大媽頓時叫了起來:「怎麼是兩毛啊?」

  我說:「可能是沒零錢,您就拿著吧。」

  孟大媽這才嫌棄似的把錢揣好,一邊往外走一邊念叨說:「其實我們這些人呢,是不屑佔人便宜的,下次他來我還得跟他掰扯清楚嘍。」

  我恭敬地送老太太出去,賠著笑道:「說的是您吶。」

  孟大媽回頭碰了碰我的胳膊滿意道:「嗯,小何主任不錯,能給我們百姓辦事。」

  我忙謙遜道:「這些跑跑腿的事我還成,大局上還得您把關,您要撒手不管我還真就抓瞎了。」

  孟大媽心情大暢,把手往上抬了抬放在我肩膀上拍著說:「小何呀,你可以,年輕人腦子快手腳麻利,咱們居委會雖說不算政府機關,可責任也不小,國家把你們這些有文化有素質的人安排在這個崗位上,說明還是英明的嘛。」

  「您分析得對,我就是運氣好趕上好政策和您這樣的好領導了。」

  孟大媽點點頭,在我一個人的前呼後擁下走了。

  回到辦公室我一個勁的擦汗,我敢保證你也沒想到在一個居委會也能聽到這麼多官場客套。

  是的,所謂小何主任就是指此而來——我是一名居委會主任!

  鄭重地介紹一下我吧,我叫何安憶,何是何安憶的何,安是何安憶的安,憶是——呃,這段說過了是吧?

  說起王府大街,那可是有歷史了,我們現在每個城市都有些諸如西安路湖北路上海路什麼的街道,可以看出當初剛解放建城伊始的匆忙,因為一時想不到太多的名字,所以只好拿各地地名湊數。而我面前這條王府大街從好幾百年以前就叫王府大街了,那叫一個寵辱不驚安之若素。

  話說那還是明朝,朱家的某位王爺帶著被半發配半戍邊性質來到我們這個地方,不用說,這是一位在象牙塔鬥爭中失敗了的王爺,但他老人家賊心不死雄心壯志,剛落腳那天就宣佈自己要招兵買馬聚草屯糧,有朝一日當效仿成祖朱棣「靖難」典故打回北京。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這位王駕千歲是自己宣佈自己要招兵買馬的,可是二百五都知道,這種事情是不能宣揚的,所以老朱頭兵沒招到多少馬沒買來幾匹,倒是招得朝廷眼珠子大眼燈似的盯著這裡,老皇帝一死,二百五就成了當今聖上的叔叔,他更覺時機成熟,於是再次宣佈,將於某年某日發動戰爭奪取皇位,把「皇帝輪流坐,一天到我家」改成「皇帝到我家,一天輪到我」,可惜老朱的輿論和保密工作做的都不是很成功,這個消息傳遍京師的時候他自己手下的大將還有不知道的……

  於是可想而知,到了某年某日,老朱正準備吃了早點去開誓師大會,他皇帝侄子的軍隊已經把整座城池圍得二五八萬似的了,這反還沒等造就被平了。

  也正因為這樣,驚慌了一早上到中午終於緩過點勁來的老朱忽然靈機一動,跑上城頭理直氣壯地問朝廷那位帶兵的將軍:「我犯什麼罪了我?」

  帶兵的將軍當時就傻眼了,他原以為老朱要麼會帶人跟自己拚個魚死網破,要麼自裁謝罪,他實在是沒想到老朱家還有這麼不要臉的人——

  但老朱問的對啊,他老人家造反的大旗還沒挑起,這一層窗戶紙還沒捅破按理說朝廷就不應該把他怎麼樣。

  於是大軍依舊兵臨城下,請示的奏章回京,皇帝一看也是哭笑不得,最終還是念在朱家血脈的份上,沒有把事情做絕,況且他也深知自己這個叔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也就是個攢堆打群架圖熱鬧的料,於是下旨:朱某某有不臣之心,但念其多年戍邊有功,爵位不減,兵權一削到底,封地盡奪,只著其在王府大街一帶可以自由活動……

  這明顯是一種羞辱,要是有點心的人照樣還得自殺,可是老朱頭心寬體胖,渾不當一回事,自那以後在這一條街的範圍內依舊是風生水起,因為其爵位仍在,一般地方官也不敢真把他得罪死了,幾年以後這事風頭一過,老朱家的人也就可以自由活動了,按菜販子的話說,照舊是一方諸侯,但畢竟兵權政權全不在了,人家真正的望族也不怕他,偏偏老朱王爺家的人仗著自己是這裡唯一的皇族還想玩弄跋扈的特權,於是爭端屢起,失了勢的破落王爺自然佔不到便宜,好在老朱也不拿自己當外人,以前還想著造侄子的反,現在又總哭天抹淚的六百里加急告御狀,今天說張三打了他家的狗,明天說李四攆了他家的雞,皇帝簡直被他這個叔叔弄得要瘋掉,悔不該當初心慈手軟,有時候甚至恨不得當年老朱造反成功了才好……只好再下一道旨意,大體是說當地諸權貴如果是行使正當權利,可以不理會這位王爺的面子,但是王府門前誰也不得去滋生事端,否則不管有理沒理一律先罪加三等。

  這就等於把這一條街封成了老朱的領地,從此以後老朱也果然消停了很多,別的地方輕易是不去了,但在自己的「國中之街」裡卻變本加厲地跋扈起來,任你幾品大員,要從這裡過,文官出轎武官下馬,更別說尋常百姓遭到的責難,那真是過個挑大糞的都得嘗嘗鹹淡。這一條街就成為了整個城市的敵人。

  這就是後來臭名昭著的王府大街!

  滄海桑田世事變遷,幾百年來這條並不起眼的大街一直被朱家人和其下人們霸佔著,後來朱家人退出了歷史舞臺,這裡甚至連最後一個朱姓人家都不見了,但這條大街仍舊堅持這它那扭曲了的自尊和驕傲,這裡的傢伙都自命是皇族後代,在任何歷史時期這裡的人都對整座城市帶著強烈的排斥性和攻擊性,就算無辜從這裡經過的人,輕者遭白眼,重者被飽以老拳,據說八年抗戰那會最嚴重——那會一隊一隊的日本兵從這條街上過,出去點數老少一個。

  雖然後來又經過了很多年,再加上拆遷什麼的變革使這條街的惡劣血統得到了一定改善,但這裡的居民依舊被本地人評為有史以來最難打交道最恐怖的種群第三位,排在恐龍和日本人後面。

  而我,就是這堂堂王府大街的居委會主任。

  -------------------我是從三個月前就消失了的分割線啊,大家想我沒----------------------------

  新書開了,啥話也不說了-----那是不可能的:

  急求各種票

  書名跟老大商量後由以前有些生僻的神奇四妖改為現在比較上口的我就是妖怪

  風格嘛,還是不著調,這一章估計已經是全書風格最沉重的了,惡搞某些東西的精髓是不會變的,如果說混亂的惡搞風格像拿片刀噌蹭地一削一大片,那麼妖怪就像一把電鉆一鉆一個眼兒.......

  今天已經半夜了,就先傳這一章,稍後可能傳些寫妖怪寫廢了的廢稿



§如我在我帖子有出現亂碼
如:�@##之類的
或者有漏字
煩請各位PM給我
我將會在最快時間內進行修改~謝謝§
最後請好心人幫忙"感謝作者"一下吧

BY 千歲
  • 1評分人數

  • +2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x21315 +21 滿好笑的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