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武俠仙俠]

[仙俠]極品分身 作者:以賊之名(連載中)

line
avatar
120855 251 10
本帖最後由 s90872 於 2009-8-20 16:53 編輯

第001章 山野少年
    一片茂密的森林里,成百上千株參天大樹將這個森林蓋的如同烏雲蔽日一般,只有少許的陽光滲透進來,一個身穿獸皮體形壯碩的少年正背著一把獵弓貓在樹上,腰間別著一把鋒利的短刀,一雙銳利的眼楮正緊緊的盯著下面的一個樹叢。

    夏日的森林里燥熱非常,好在有大樹的遮蔽,陽光無法肆虐到樹林里,少年貓在樹上已經有半個時辰了,在這半個時辰里,他甚至連位置都沒有挪動一絲。

    作為落霞村最年輕最優秀的獵人,王羽的耐心無疑是非常好的,所以即便是有個蟲子鑽到了他衣服里他也依然強忍著沒有動,他的目光始終聚集在正前方百米左右的樹叢。

    落霞村位于有窮國的最西邊,緊鄰著落霞森林,落霞森林里有著許許多多強大的凶獸,即便是最高明的獵人,也不敢進入落霞森林千米以內。

    王羽從小在落霞村長大,很小的時候父母就死了,一直都是他姐姐王筱雅在照顧他,雖然王筱雅並不是王羽的親姐姐,可是王羽卻把她當成了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從來都不敢違逆她說的話。

    王羽今年十二歲,在八歲那年他便開始獨自一人在落霞森林的外圍狩獵了,四年多以來,經歷了幾百場人獸大戰,這也讓王羽的身上遍布著駭人的傷口,每次王筱雅在替王羽清洗傷口的時候都忍不住偷偷落淚,這也讓王羽心里暗下決心,以後要盡可能不受傷。

    四年多來,王羽也遇到了不少次非常驚險的情況,不過在他的謹慎和智慧的幫助下,最後依然安然無恙的度過了,這也讓王羽迅速的成為了落霞村里最優秀的一名獵人,雖然年齡僅僅只有十二歲,可是身上的力氣比之一般成年人也不遑多讓。

    烈日無情的揮灑著它的熱量,王羽的後背早已經汗的濕透了,可他依然保持著剛開始的姿勢緊緊的盯著遠處,按照他的經驗判斷,遠處的草叢下應該盤踞著一條銀絲蟒。

    銀絲蟒在落霞森林的外圍也是一方霸主了,成年的銀絲蟒長約五丈,眼楮有拳頭那麼大,全身上下布滿了銀色的絲線,皮粗肉厚,尋常的箭支根本就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王羽這次為了就是為了銀絲蟒而來,甚至不惜代價在村里的老鐵匠那里購置了十支精鋼打造的鐵箭,箭頭處甚至還啐了毒。

    王羽這次之所以找上這只銀絲蟒的麻煩,主要就是因為王筱雅的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王羽無意中听說銀絲蟒的膽可以入藥能大幅度增強人的體質,于是從很早以前便著手準備,這次他認為自己基本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于是便來到了這里。

    下午兩點,也是一天當中最為炎熱的時刻,當別的野獸都躲避在自己的窩里納涼時,正是銀絲蟒出去覓食的時候!

    對于王羽來說,這是一次巨大的挑戰,銀絲蟒比他以前獵殺的所有野獸都要難纏,可以說銀絲蟒已經介于野獸和凶獸之間了,不過為了讓姐姐的身體好起來,王羽已經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得手!

    草叢里突然傳出沙沙的聲音,王羽凝神靜氣仔細的盯著那片草叢,手心里已經有汗滲出,首先出現在王羽視線里的是一個約有臉盆大小的蛇頭,一雙拳頭大小的眼楮正在四處張望著,嘴里不停的噴出一陣陣腐臭的氣息,即便是隔了有百米遠,王羽聞到這股氣息依然覺得頭昏腦脹。

    當下不敢怠慢,從腰帶里取出一個小瓶子,滴出幾滴在手心上,然後雙手緩緩地按住太陽穴,這是村里醫師配置的寧神水,有鎮神驅熱兼掩蓋氣息的效果。

    下一刻,銀絲蟒已經竄出了草叢,五丈長的蟒身讓王羽一見之後心里便暗暗叫苦,居然是一頭成年的銀絲蟒,這下可就有點麻煩了!

    如果是未成年的銀絲蟒的話,王羽自信有八成的希望將其獵殺,可是成年的銀絲蟒,王羽能成功的機會卻不足一成,因為成年銀絲蟒的肉身防御力極度變態,即便是王羽攜帶了淬毒的精鋼箭,也很難對它造成多大的傷害!

    不過在這個時候,王羽也沒有想過退縮,最近姐姐的咳嗽越來越厲害了,甚至有幾次還咳出血來,村里的醫師也是一籌莫展,只有用這銀絲蟒的蛇膽制成秘藥才能將姐姐的病治好,王羽別無選擇!

    敵強我弱,不宜硬踫,王羽選擇了繼續潛伏,多年的打獵生涯造就了王羽遠超旁人的耐力和毅力,曾經有一次王羽為了獵殺一只斑斕野豬,足足在地底潛伏了三天三夜之久,最終乘其不備利用陷阱將其獵殺!

    銀絲蟒拖動著它那龐大的身軀不斷的向前竄行著,嘴里不時的吞吐著猩紅的蛇信,看起來很是嚇人,蛇頭上的兩個疑似鼻子的小孔更是時不時的抽動著,似乎是在嗅著獵物的氣息。

    銀絲蟒作為落霞森林外圍的霸主,基本上森林里所有的野獸都是它的食物,不過它最喜歡吃的是人。

    這麼多年來,不知道有多少落霞村的優秀獵人葬送在銀絲蟒的血盆大口里,銀絲蟒三個字甚至可以止小兒夜哭。

    似乎是寧神水起到了作用,銀絲蟒那嗅覺靈敏的鼻子並沒有聞到王羽身上的氣味,銀絲蟒擺動了一下它那巨大的頭顱,旋即便朝森林里竄去。

    王羽一時間躊躇在巨樹上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追過去的話,很可能就會被銀絲蟒發覺,可如果不追過去,萬一銀絲蟒跑掉了,自己想要再找到一只銀絲蟒就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了,姐姐的病可拖不起啊!

    權衡利弊,王羽最終還是選擇暫時潛伏在樹上,在沒有十足把握對付銀絲蟒的情況下,必須要謀定而後動,而且這處草叢應該是銀絲蟒的一處棲息之地,它捕食之後應該會回來吧?

    大約三分鐘後,森林深處突然傳來一陣尖嘯聲,大地似乎也隱隱地在震動著,王羽心中一動,莫非銀絲蟒正在捕獵?听這動靜,似乎銀絲蟒這次的獵物並不太好捉啊!

    稍微猶豫了一下,王羽就打定了主意,飛快的從樹上躍下,然後一路疾馳向森林深處,行動如風,而且每前行一段,王羽都會事先找好隱蔽點,一路有驚無險的來到森林深處。

    只見百米之外一蛇一龜正戰的天翻地覆,銀絲蟒的對手是一只磨盤大小的烏龜,烏龜表面上一層漆黑的龜殼閃爍著攝人的黑光,烏龜盤踞在一個小湖泊之中,依靠那堅硬的龜殼抵擋著銀絲蟒一次次凶猛的攻擊!

    這里可以算是落下森林的內部了,王羽從來沒有來過,悄悄的爬上樹隱藏好自己,王羽將背上的拓木弓取到手上以防萬一,雙眼緊緊的盯著遠處的戰況。

    這張拓木弓是王羽的傳家之寶,拓木是造弓的極品材料,以王羽如今的臂力,可以一箭射出三百米遠,配合上精鋼箭支,穿透力驚人。

    當王羽做好這一切,遠處的戰況又發生了變化,只見銀絲蟒利用它那粗壯的蛇尾不停的拍打著湖面,激起了層層浪花,將烏龜周身的湖水暫時擊開之後,蛇尾突然無比迅捷的竄入湖中,狠狠地卷起烏龜的身體,似乎是想將它拖離湖面。

    粗壯的蛇尾盤在烏龜的身上,銀絲蟒身上那一根根銀絲似乎也逐漸變得明亮了起來,烏龜不停的嘶吼著、掙扎著,可是奈何力氣比不過人家,身體一分分的被拉離湖中。

    也就在這時,烏龜似乎被銀絲蟒的舉動徹底激怒了,烏**中突然噴出一道藍色的水柱直接朝銀絲蟒的頭部射去。

    銀絲蟒似乎早已料到烏龜有此一擊,在水柱即將臨身之際,險險地避開了,不過那水柱依然砸到了銀絲蟒的身上。

    銀絲蟒仰天狂吼,似乎水柱的傷害讓它頗為痛苦,就連一直緊纏在烏龜身上的蛇尾都有了一絲松動,烏龜自然不會放過這等良機,身軀猛地一用力,逃離了蛇尾的束縛。

    只見銀絲蟒的脖頸之處,赫然有著一個紅色的傷疤,似乎烏龜噴出的水柱連它那堅硬的身軀都無法抵擋,不過銀絲蟒這次很顯然不想放過烏龜,再次故技重施利用蛇尾拍開烏龜身邊的水,蛇頭更是攸得來到烏龜身前,狠狠地朝烏**咬去。

    烏龜嚇得連忙把頭一縮,險險的躲開了,可是沒有火柱的牽制,烏龜就很難抵擋銀絲蟒的拉扯,很快就被蛇尾拖到了地面上。

    銀絲蟒五丈長的蛇身緊緊的盤住烏龜,似乎是想將它勒死,畢竟烏龜只有表面的龜殼防御驚人,而下面一旦離開了湖面就變得脆弱不堪了!

    烏龜似乎知道自己這次在劫難逃了,心中一發狠,頭再次伸了出來,一道道藍色的水柱仿佛不要命般的往銀絲蟒身上噴著。

    這只烏龜名為玄龜,和銀絲蟒一樣都是落霞森林外圍的霸主,論道行的話,玄龜還要稍勝一籌,那藍色的水柱更是帶有超強的腐蝕效果,不然憑銀絲蟒的肉體防御力,已經很少有什麼攻擊能對它造成威脅了!

    PS︰小賊新書開爐,請大家收藏、推薦,謝謝!


第002章 人蟒大戰
    (新書急需大家的推薦和收藏支持,謝了!)

    在玄龜不要命的攻擊下,銀絲蟒也是頻頻中招,身上多出了好幾個被腐蝕的傷口,正不停的往外冒著血。

    吃痛之下,銀絲蟒勒的更緊了,玄龜的水柱攻勢也漸漸的變得微弱下來,從剛開始的一秒噴一次到後面的五秒一次,而且銀絲蟒有了更多的時間防備,已經很少被擊中了。

    玄龜似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努力的聚集著體內最後的那道水柱準備給銀絲蟒一次沉重的打擊。

    只見玄龜身上的龜殼突然黑光一亮,玄龜暫時得到了一口喘息的機會,嘴里一道比之前更粗的藍色水柱以極快的速度射向了銀絲蟒的頭部。

    “嗚”只听銀絲蟒慘叫一聲,蛇尾用力一卷然後一甩,玄龜直接被銀絲蟒這飽含怨氣的一擊給甩到了百米之外,撞倒了數顆大樹,然後緩緩跌落在王羽藏身的那顆樹下,已然是雙眼泛白死掉了。

    王羽無暇顧忌樹下的這只玄龜,目光仍然投注在遠處的銀絲蟒身上,發現玄龜的最後一擊似乎射到了銀絲蟒的左眼上,而眼楮正是銀絲蟒全身上下最脆弱的地方,此時它左眼的眼珠似乎都已經被腐蝕掉了,一滴滴紅色的血液混合著藍色的血水不停的往下滴著,左眼一片空洞,而且傷疤也顯得非常恐怖,銀絲蟒盤身坐在湖邊不停的哀嚎著,看來玄龜的最後一擊給它帶來了不小的傷害!

    眼下,玄龜身死,銀絲蟒重傷,似乎也是王羽最佳的得手機會!王羽心里也非常清楚,如果這個時候動手都不能將銀絲蟒格殺的話,以後恐怕就沒多少機會了!

    王羽如鷹隼般的雙眼緊緊地盯著遠處的銀絲蟒,從箭壺里取出一支精鋼箭,緩緩搭上弓弦,右手握弓,左手拉開弓弦瞄準著遠處的銀絲蟒。

    銀絲蟒此時似乎也隱隱感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碩大的頭顱猛地朝王羽藏身的那顆樹看去,也就在這個時候,隨著“嗡”的一聲,王羽蓄滿力的一箭嗖的射了出去,目標正是銀絲蟒的右眼,如果銀絲蟒的右眼再瞎掉的話,王羽就有百分百的信心取走它的性命!

    在落霞森林里打獵了這麼久,王羽對自己的箭技可謂是信心十足,幾乎從未失手,素有百步穿楊的稱號。

    可是這十拿九穩的一箭卻射空了,雖然精鋼箭的速度極快,可是銀絲蟒的反應也不慢,在最後關頭猛地一扭頭,居然險險的避開了這絕殺的一箭,精鋼箭幾乎是擦著銀絲蟒的頭飛了出去,然後射中了它身後的大樹,死死的釘在樹干上,箭羽不停的震動著。

    王羽暗嘆一聲可惜,不過面上卻並沒有多少失望之色,不動聲色的繼續拿出三支精鋼箭搭在弓弦上。

    此時銀絲蟒剩下的右眼中精光一閃,顯然是發覺了王羽的存在,心里不禁一陣惱怒,它何曾被一個凡人逼到如今這種境地?即便如今左眼已瞎,它也不認為區區一個凡人能給它造成什麼威脅,龐大的身軀嗖嗖朝王羽的方向竄去,蛇口大張,蛇信更是不停的吞吐著。

    眼見銀絲蟒奔來,王羽沒有絲毫緊張,反而精神更加集中,雙目緊緊地盯著銀絲蟒的一舉一動,弦上的三支精鋼箭嗖的射出,箭飛到空中,赫然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朝銀絲蟒射去。

    “叮叮叮”,三聲清脆的響聲從銀絲蟒的身上傳來,雖然這次命中了目標,可是成年銀絲蟒那變態的肉體防御力依然不是精鋼箭可以擊破的!

    此時銀絲蟒距離王羽已然不到五十米的距離,身體被擊中讓它更為暴怒,龐大的身軀猶如離弦之箭一般朝王羽射去,一雙拳頭大的蛇眼更是凶狠地盯著王羽,噬人之勢一覽無遺。

    王羽右手緊握手中的拓木弓,心底計算著銀絲蟒的前行軌跡,左手從箭壺里再次取出三支精鋼箭搭在弦上,以銀絲蟒的速度,自己頂多只有兩次射箭的機會了,如果在銀絲蟒來到樹下的時候自己依然沒能給它重創的話,恐怕就不可避免的要和它進行肉搏戰了!

    精神高度的集中,腦海里分析著銀絲蟒下一刻所在的位置,左手用力拉開弓弦,三支精鋼箭再次呈品字形朝銀絲蟒射去,射出這三支箭,王羽甚至來不及觀察有沒有射中,左手再次朝箭壺里探去,抓起最後的三支精鋼箭。

    只見空中的三支精鋼箭劃著一道優美的弧線朝銀絲蟒射去,銀絲蟒看到這三支箭也是不敢怠慢,粗壯的蛇尾猛地彈起,直接打落了一支精鋼箭,然後頭一偏又躲過另外一支,不過最後那支卻是射進了它已經瞎掉的左眼之中。

    這一箭無疑是雪上加霜,銀絲蟒狂吼一聲,左眼中的箭支來不及拔出便驟然加快了竄行的速度,似乎恨不得立刻將眼前的凡人給撕碎。

    王羽沒有驚慌,反而更是超乎尋常的冷靜,放棄是不可能的,以銀絲蟒的速度,自己若是逃也肯定是逃不掉的,只能寄希望與最後的三支箭了!

    此時的銀絲蟒陷入暴怒之中,一路橫沖直撞般的向王羽竄去,這也讓王羽能更準確地判斷它的行動軌跡!

    王羽的眼神陡然變得無比銳利,左手一放,弓弦上的三支箭突然依次飛了出去,此刻王羽已經用上了他生平最得意的箭技——流星趕月!

    第一支精鋼箭以流星般的速度射出,緊接著第二支箭猛然追上第一支箭,擊在箭尾處,然後是第三支箭,三支箭連成一線,飛行的速度也是陡然加快,只听“嗖”的一聲,那銳利的箭頭赫然正中銀絲蟒幸存的右眼之中,右眼頓時流出了一滴滴的鮮血,而箭頭上淬的劇毒也同時侵入了銀絲蟒的體內。

    “轟”的一聲,右眼突然失明,銀絲蟒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然後撞到了旁邊的巨樹上,一人環抱都抱不過來的巨樹在銀絲蟒的撞擊下居然被撞倒了,可見銀絲蟒的速度和力量。

    “嗚”,雙眼失明,銀絲蟒失去了王羽的位置,雙眼處的劇痛讓它不停的在地上打起滾來,粗壯的蛇尾不停的拍擊著地面,塵土飛揚,飛沙走石。

    不過此時王羽依然沒有放松警惕,仍然站在樹梢上觀察著銀絲蟒的一舉一動,只見銀絲蟒的哀嚎聲越來越微弱,掙扎的幅度也是越來越小,王羽心里暗喜,看來這次買的精鋼箭是物有所值了!

    在樹上待了半晌,直到銀絲蟒那龐大的身軀頹然摔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時候,王羽才小心翼翼的從樹上跳了下來,他並沒有去看銀絲蟒的死活,反而先跑到了遠處將射出的精鋼箭一一撿了回來。



第003章 今日之恥
    這精鋼箭一支可是價值一百文錢,不到萬不得已,王羽是絕對不會浪費的,而且有箭在手上,即便銀絲蟒還沒死,他應付起來也會容易許多。

    爬到離銀絲蟒約有五十米的一株大樹上,王羽居高臨下的看著縮成一體的銀絲蟒,心里不禁暗暗咂舌,如果它事先不是被玄龜擊傷的話,自己今天想成功拿到它的膽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見銀絲蟒的頭耷拉在地上,右眼還在不停地往外冒著血,只不過此刻冒出來的血卻是黑色的了,顯然是箭上的劇毒起到了作用。

    不過此時王羽依然無法判斷銀絲蟒到底是生是死,而且也不敢貿貿然上前查看,萬一有詐,近距離的搏斗他顯然是要吃虧的。

    雙腿叉開站在樹干上,王羽再次抽出一支精鋼箭搭在弓弦上,拉弓開弓一氣呵成,鋒利的箭矢再次朝銀絲蟒射去,目標依然是它的右眼。

    不動靶對于王羽來說顯然沒什麼難度,精鋼箭再次射進銀絲蟒的右眼直至沒羽,如果銀絲蟒還活著,此時必然忍受不了這般劇痛,王羽在樹上又等了半晌,發現銀絲蟒還是沒有絲毫動靜,這才放下了心,跳到樹下,朝銀絲蟒走去。

    看著蜷縮在一起像個小山般的銀絲蟒,王羽不禁皺了皺眉頭,這麼大的塊頭可不好搬回去,無奈之下,只好取出腰間的短刃,這是王羽花重金托人在附近的城里買的一把匕首,鋒利異常!

    可是匕首切在銀絲蟒的身上卻傳來一陣陣的金鐵交擊聲,居然無法刺入它的身體,可見銀絲蟒的皮有多厚了!

    好在銀絲蟒的身上還有傷口,王羽從腰帶里取出一副皮手套帶在手上,他剛才可是見識到了玄龜那藍色水柱的厲害,如果自己的手沾上了一點,恐怕要不了一會就會變成白骨了,由不得他不小心!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一直忙活到日落西山,王羽終于將銀絲蟒的蛇膽給取了出來,順帶還有丈許長的完整的蛇皮。

    一到夜間,落霞森林里的危險那是成倍的增加,王羽可不想留在這里過夜讓姐姐在家擔心!

    這時王羽的目光又看到了不遠處樹下的烏龜,這只烏龜能和銀絲蟒相持這麼久,很顯然也不是一般的野獸,看那漆黑發亮的龜殼很顯然也是一件寶貝!

    王羽快步走上前,看了看烏龜,好在它的體積不大,重量也還可以承受,用蛇皮將玄龜包裹在里面扛在肩上,然後再也沒有絲毫遲疑的朝村里奔去。

    雖然肩上扛著重物,可是王羽的速度依然如同獵豹一般,不停地在森林里竄來竄去,很快就消失在暮色的森林之中。

    一路上王羽的心情也是出奇的好,原本今天的目標只是銀絲蟒,沒想到不但免費看了一場罕見的龜蛇大戰,而且自己還坐收了漁翁之利,這下姐姐的病就有希望了!

    王羽出了落霞森林,便急忙朝村內奔去,剛跑到村前,便發現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居然都聚集在村前的小廣場上,難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王羽急忙加快腳步,這時村里也有人看到了王羽,嘴里喊道︰“王羽回來了!”

    王羽走近人群,看著那個喊話的中年人說道︰“李叔,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大家都聚在這?”

    李宏是落霞村的村長,平日里對王羽一家也是頗為照顧,一看到王羽便急忙說道︰“小羽,你可回來了,有大仙要帶走你姐姐!”

    “什麼?”王羽臉色大變,急忙擠進人群,便發現姐姐王筱雅正被三個身穿道袍的青年人圍在中間,而一旁的村民則都是個個敢怒而不敢言!

    “姐姐!”王羽喊道。

    “小羽!”王筱雅看到王羽來了,也不禁喜形于色,可是臉色又瞬間變得蒼白!

    這時王筱雅身邊一個長相俊逸的青年人越眾而出,對王筱雅說道︰“這就是你弟弟嗎?”

    青年長相不凡,身穿絳青色長袍,身上有著一股攝人的威勢讓人不敢靠近,見到王筱雅輕輕點了點頭,便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口氣對王羽說道︰“我是天元門的李青松,你姐姐福緣深厚,我打算收她為侍婢,現在你來了正好,跟你姐姐告個別吧!”

    話語里絲毫沒有將王羽放在眼里,不過這也難怪,天元門可是整個東大陸有名的修真門派,即便是窮鄉僻壤的落霞村村民也都有所耳聞,修士在這些凡人眼里可都是大仙般的存在,任何一個都有著莫大的神通,一直以來都是凡人仰望的對象!

    李青松的話說得倒也沒錯,能被修士看中選為侍婢,這是一般人一輩子都求不來的莫大機緣,可是在王羽的心中卻完全不是這麼想的。

    他從小就和姐姐相依為命,姐姐更是他這輩子唯一的親人,他的夢想就是和姐姐永遠在一起,可此時李青松居然說要帶他姐姐走,這讓他如何能答應?而且看李青松眼里的神色,估計福緣深厚是假的,恐怕是看中了王筱雅的姿色。

    “不行,你們不能帶走我姐姐!”王羽大聲說道。

    李宏急忙扯了扯王羽的衣袖,小聲說道︰“小羽,這可是大仙,你可萬萬不能得罪大仙啊!”

    “哼!”李青松難得和顏悅色的和一人凡人說話,如果不是王筱雅以死要挾的話,他早就直接帶她走了,又怎麼會留在這破山村里,此刻被王羽頂撞,那心中的傲氣和怒氣更是毫不留情的發了出來!

    只見王羽身體一震,臉色一下子就變得蒼白起來,一口鮮血更是忍不住噴了出來,修真者的氣勢哪里是一個小小的凡人能夠抵擋的!

    王筱雅急忙跑了過來扶住王羽,眼神里有著掩飾不住的擔憂之色,嘴里說道︰“小羽,你怎麼樣?”

    王羽直著腰和李青松對視著,嘴里說道︰“我沒事,姐姐,我不會讓他們把你帶走的!”

    “小小年紀,口氣倒是不小,我倒是看看你今天怎麼阻止我?”李青松似乎也被王羽的動作激起了心中的怒氣,這時眼楮突然瞥到王羽身上背著的玄龜身上,驚訝道︰“咦,居然是玄龜和銀絲蟒的皮,看不出來你這個小家伙倒也有幾分本事,不過我先告訴你,不要惹怒我,否則我捏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螞蟻那般簡單!”

    “大師兄,時候不早了,我們還要趕路,你看……”這時李青松身邊的一個修士說道。

    只听李青松哼的一聲,然後右手往前一張,王筱雅就被吸到了他身前,然後左手彈出一顆火紅色的藥丸,嘴里說道︰“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今天就饒了你,這一顆火雲丹就算是我給你的補償吧!”說完便帶著王筱雅幾個起落便消失在落霞村里。

    “不!姐姐,姐姐!”王羽撕心裂肺般的喊著。

    在強大的修士面前,凡人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眼看著自己至親的姐姐就這樣被別人帶走了,王羽心中的仇恨和怒火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看著幾人消失的地方,王羽恨聲說道︰“你等著,今生之恥我一定要讓你百倍千倍的償還!”

    話語里冷冽的寒意和恨意讓邊上的村民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王羽俯身拾起地上的那顆藥丸,然後默默地轉身走向自己的家。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