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鐵血英雄的霸王三國 作者:水木四(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4983 89 1
本帖最後由 aqzsl410122 於 2009-8-25 01:46 編輯

第一卷 亂世

第一章亂世開幕

故事就開始於安廣縣[注一]城... ...

一老者急切地問管輅:“管輅神算,你說的是真的嗎?張少爺,李少爺和陳少爺他們真的能名揚四海?”管輅卻不置可否地嘆氣地說:“時運如此!唉!時運之下自然會有英雄應運而生!可憐了這天下蒼生卻再度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了!唉!唉!他們能不能扭轉乾坤,結束這亂世呢?唉!“

老者雖然聽不懂管輅話中的意思,可是他心中還有東西要問管輅:“我劉蹇能不能親眼看見他們功成名就呢?到底能不能活這麼長呢?”管輅從地上撿起一支幹樹枝輕輕地遙指範府,隨後用樹枝在地上寫了四個字:“遇蔣則止”。劉蹇看著這個情形,還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卻待問的時候,管輅卻已離去了。

劉蹇一頭霧水的呆立著,他百思不得其解。管輅這其中有到底有什麼玄機?

一座富麗堂皇的府第,只見在大門上的牌匾上大書“範府”兩個字,這裡是交趾著名的大戶人家,這戶人家世代經商且又樂善好施。

突地,府中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驚叫。只見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手持一把利劍將一個人給擊翻於地,被擊倒的人倒在了積滿水的地面上,將地面上的積水給染紅了。血水在往著低處不斷地流動著,也將被擊倒的人生命中的能量一點一點地流走。躺在血泊中的人喘著急促的粗氣,而他的雙腳先是劇烈地抖動著,漸漸地漸漸地抖動得越來越薄弱,倒在地上的人想要盡一切最大的努力去拘留自己的生命,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太晚了。他的眼睛悲哀地,呆滯地瞪著,瞪著... ...他並不想自己的生命一點一點地流失著,直到死亡... ...那雙悲哀以及對人世間無限留戀的眼睛,時刻都瞪著,瞪著... ...

該少年卻在驚訝之時,這少年居然是遠離了被自己所殺的人,來到了一片樹林之中,也不知為何一股莫名的恐懼感快速地佔據了少年的周身,少年身上的每一根神經,每一個細胞都滲透了這種世人恐怕是窮其一生都不可能遇到的前所未有的恐懼感。那種恐懼感又產生了絕望,徹徹底底的絕望... ...

少年驚異於這種感覺,生平以來首次感覺到了比死還要恐怖得多的恐懼感!

又不知為何,突然間,少年只覺得這種恐懼感忽然消失了。少年來到了楓樹林裡,從楓樹上不斷飄落著片片赤得似火的楓葉,而這些楓葉卻一點也不枯黃,只是隨著陣陣狂風的刮動之下飄落了下來。

少年的懷裡躺著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子,這女子臉上流露出了幸福的微笑,緊閉著星目。少年頓時覺得自己的心疼得非常厲害,非常的厲害!在少年的身後站著另一個艷美無比的女子,她在悲哀地看著少年以及躺在少年懷中的女子... ...

少年頓時覺得自己的心碎裂成了無數,無數塊一般,這種痛苦用言語或者是筆墨也無法表達出來!

“啊!”少年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嘶叫,他把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給踢翻於地,他猛地一躍而起,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對著剛才自己所做的惡夢還是驚魂未定。少年時不時地又摸摸自己額頭上不斷溢出的冷汗,由於恐懼少年的衣衫已經被汗所打濕了。

(少年就是本書的主角范立,由於在投票中讀者的意見是以第一人稱來寫,所以以後我全都用第一人稱來描寫。)

我心有餘悸地說:“奇怪!我怎麼會做這樣的夢呢!真是奇怪啊!夢中的一切又如此清晰地刻於我腦中!唉!這夢就有如自己親身經歷般!真是太恐怖了!呼!“

“四弟!你怎麼了!”有三個人聽見了喊聲後急急地跑了進來。那三個人分別是李雄,陳智,張鐵,是我的三位結拜兄長,我因為年齡最小所以屈居末席。

李雄,陳智,張鐵關心地看著我,我見到自己的三位結拜兄長緊張於自己,我嘆了口氣,說:“三位兄長,我沒有什麼事!只是剛才做了個惡夢而已!呼!“我回憶起了適才那惡夢還心有餘悸。陳智皺著眉說:”看你怕成這個樣子!你所做的夢一定是很恐怖了!“

我便將適才自己所做的怪夢告訴了李雄等三位兄長,三位兄長聽後也連連稱奇,不明白我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怪夢。

李雄想了想,說:“四弟,你這都是因為太勞累了吧!唉!不如范立們去京都[注二]雒陽遊玩一下,散散心啊。順便看看這大千世界以長長見識!我們可不能成天窩在偏僻的家鄉喲!要出去看看,玩玩!怎麼樣呢?同意嗎?“

我問:“三位兄長都去?”陳智充滿嚮往地說:“京城雒陽既是我大漢的京城又是最大的城市,不去看看怎麼行呢!雖然說此行的目的地是遠了點,不過我覺得此行一定會有所收穫的!“張鐵淫淫地笑道:”在路上最好能碰見絕世美女!中原的美女可是很多的喲!能和絕世美女今生相伴的話真是此生無悔了!“李雄指著張鐵說:”你呀!永遠都是這樣色!不過也是,真能見到絕世美女就好了!“張鐵哈哈大笑說:”我們一定會見到美女!“

范立也笑了,問道:“去雒陽好啊!不知三位兄長想要幾時出發啊?”李雄應道:“明天收拾行裝,後天就出發!”陳智,張鐵,范立齊說:“好!”

李雄說:“但願在路上能碰見師傅吧!他們說走就走了!師傅... ...”張鐵看著李雄,顯然他也和李雄一樣也在想念著自己的師傅。

四人卻不知道在屋頂上正有四人在偷偷地看著他們。其中一人對一個滿臉板髯的人說:“[注三]烈火,范立們的徒兒還是很掛念范立們的!唉!范立們躲著他們,這好不好呢!“烈火回答:”金剛,徒兒們都十五歲了,該有自己的生活了!而且范立們能教的全都教了!就是看他們日後能否領悟並將范立們的武藝給發揮光大了!若真能如此,范立們也算是對得起然明兄和子遠了!“

管輅連連點頭,說:“不錯!不錯!范立果然是有天眼!只是他的天眼還是隱藏著的!哈哈!”左慈驚問:“什麼!你說范立有天眼!”管輅點了點頭,說:“正是!劉蹇請范立為他們算命之時,范立已經看了出來!適才他將自己夢中所做的一切皆和范立算定他的命途一樣!有天眼之人,有時往往能預知未來!他所做的夢將會全部實現吧!唉!這也是他命中的苦難啊!“

烈火和金剛一聽,齊緊張地問管輅:“立兒日後的命運會如何啊?”管輅搖了搖頭,說:“天機不可洩露!”烈火和金剛二人知道管輅不肯說,他倆自然也是沒有辦法了。

左慈笑了一下,說:“有意思!有意思啊!烈火,金剛,你倆不是求我收范立為徒嗎?我可以考慮,考慮!哈哈!若范立真可以相教的話,我會收他為徒的!“

烈火和金剛一聽,大喜,一齊拜謝左慈道:“我們替立兒先行謝過道長了!”左慈忙說:“哼!不要這麼急著謝我!我還沒有決定呢!”烈火和金剛卻是相視一笑,顯然他倆有信心,左慈會收范立為徒。

烈火和金剛兩人隨之向左慈和管輅說:“道長,管神算,我們要去找個地方修練了!無論如何,我倆要報被天下第一霸王刀所打敗的恥辱!我倆先告辭了!“

左慈說:“反正我也要走了!回去和小黑一起玩了!哈哈!”管輅則說:“我要雲遊四方了!再會吧!”四人便各自散去。

第二天,我和三位兄長有說有笑的上路了,可是我們在路上見到的都是逃難的人,我們為此感到非常的驚訝。

當四人來到了荊州的宛城地界之時,見到的不光有逃難的百姓,還有那屍橫遍野的慘狀。“行行好吧!給點吃的吧!”有不少衣衫破爛,枯瘦如柴的人拿著一隻爛碗在乞討。

“兒啊!你在哪啊?”不少的父母正在哭喊著找自己失散的兒女。也有不少的孩子哭著不斷地抹著眼淚想要找到自己的父母親... ...一位可憐的母親背著自己的孩子屍體在不斷地安慰道:“兒啊,很快就到安全的地方了!你就能過上好日子了!你要挺住啊!”家人都在無奈地看著這位可憐的母親... ...

百姓流離失所的慘嚎聲以及他們的哭聲響徹雲霄。

我驚道:“怎麼會這樣啊?”李雄看著那些賣掉了孩子換取了一個餅在猛啃的著的男子,李雄不覺悲哀地說:“這,這個,怎麼會是變成了這樣啊?發生了什麼事了啊?“

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我便向身邊一個匆忙趕路的老奶奶打招呼道:“老奶奶,您好!”老奶奶打量了下我,也回應:“小伙子你好!不知你找老嫗有什麼事嗎?”

我指了指逃難的難民,眉關緊鎖,問:“老奶奶,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在逃難啊?”老奶奶長嘆一聲後,注視於我說:“小兄弟真的不知道嗎?前段時間自稱為'太平道人'的張角起兵造反了!官軍正在前方不遠處正和起義軍交戰啊!我們都是避兵禍才出逃的!現在兵荒馬亂的,小兄弟,我看你們不是本地人,你們可要小心啊!還是早些離開這裡,回到你們的家鄉去吧!“

我們四人一聽,大驚:“什麼!張角起兵造反!雖說如此,可官府不理你們這些出逃的百姓嗎?不安置好你們嗎?”老奶奶苦笑道:“官府理我們?小兄弟你們可聽過,'[注四]河內人夫食婦,河南人婦食夫'啊!“

張鐵稍點了下頭,說:“聽過啊!皇上只知享樂,任用張讓等宦官,致使民不聊生!衰鴻遍野!”“唉!”老奶奶重重地嘆了口氣後,老淚縱橫地說:“當官的哪把我們當人看啊!百姓的生活真的是很苦啊!現在我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被迫背井離鄉,連填飽肚子都難了啊!”“唉!”老奶奶在重重地嘆了口氣後繼續說:“你們竟然知道這世道如此混亂,我勸你們還是快快回家去吧!”老奶奶正說著的時候,她的肚子咕咚咚地響了數下。明顯老奶奶她是餓了。

我因此拿出乾糧朝老奶奶遞了過去,說:“老奶奶,我有一些乾糧,你拿去吃吧!”老奶奶以滿懷感激的眼神看著我,推辭道:“小兄弟我怎麼可以要你的東西啊!你的心意我領了!“我硬是把隨身帶的乾糧往老奶奶那裡塞,順便掏出了錢來硬塞給了老奶奶,說:”我沒什麼錢只能給你這些了!“老奶奶連連拜謝: “謝謝!謝謝!你們真是大好人啊!”老奶奶對躲在她旁邊的一個小女孩說:“小英,過來拜見一下恩人!”

只見躲在老奶奶背後的一個長相非常清秀的小女孩出來向我們四人施了個禮後又躲回到了老奶奶的背後。雖然那小女孩子打扮成了男孩的樣子,而且還是灰頭土臉的,可是卻無法掩蓋得住她天生麗質的相貌,她真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不知為何,我們四人見到了那小女孩後有種感覺,覺得那小女孩有一股非常高貴的氣質,令人肅然起敬的感覺。范立初見那小英卻突然心頭一顫,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異常的強烈,可是那感覺只是一閃而過而已!我都感到有些奇怪了。

張鐵見小英長得蠻漂亮的,便來了興趣,向老奶奶問道:“老奶奶,這是你的孫女?”

老奶奶道:“是啊!她是個苦命的孩子啊!從小就沒了爹。可是誰又想到會有戰亂發生,在逃難中我和我的老伴還有她娘親都失散了,如今只有我和孫女在一起啦!唉!“老奶奶說到這的時候顯得是非常的傷心。我眼中泛著淚花,說:”真是可憐!唉!“張鐵卻在多看那小英幾眼,可能是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了吧。

陳智這時指著前方不遠處,說:“你們快看!那些官兵竟然搶百姓的東西!真是太可惡了!”張鐵說:“我們去教訓那幫傢伙!”李雄說:“贊成!“

我們四人剛要走過去的時候,只見一個人站了出來對那些官兵大聲斥責,而那些官兵服服貼貼地抱頭四竄而去!我見狀,對自己的三個兄弟說: “此人必不簡單!可能是個當官的,不然不會令官兵如此害怕!我想去看看那人!”李雄等三人同意了:“好!我們上前去認識一下他也好!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當我走到那人面前,不知為何那人散發出的一股力量迫使自己就要跪下來參拜於那人,但奇怪的是李雄,陳智,張鐵也都忍不住向那人下跪。那人扶起就要跪下的理:“四位小兄弟,你們這是做什麼?”

立等四人互相看著,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控制不住自己,反正就是在一股不莫名的力量壓迫下要向那人下跪。

我心驚:“為什麼?為什麼?那個人有著一股壓迫著人的氣質,而那股氣質壓得人情不自禁地要向他下跪呢?他到底是誰啊?看來這人絕不簡單! “

[注一]:安廣縣包括現在的廣西南寧市一部,邕寧縣以及橫縣。安廣縣的縣治所在就是現在的廣西橫縣橫州鎮,建城於西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

[注二]:雒陽就是洛陽,因為漢朝皇帝認為自己的漢朝是得火德,京城洛陽的洛字中有水,以五行來看會對本朝不利,於是便將洛陽改成了雒陽。所以漢朝寫雒陽稱雒陽都是用這個“雒”字,而不是這個“洛”字。到了曹魏時才改用回這個“洛”,曹魏認為自己本朝是土德,按五行改回這個帶水的“洛”,對自己本朝有利。

[注三]:烈火和金剛以及李雄,陳智,張鐵,范立都是自創的人物。

[注四]:'河內人夫食婦,河南人婦食夫'是范立從史書上抄來的一句話,這句話是描寫當時百姓生活的困苦的,漢時的河南,河北是指黃河以南,以北的地區。

下章內容提要:范立四人在宛地卻碰見了人稱鬼部尉的... ...而那人還想邀請范立等人協助於他...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