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玄幻奇幻]

藥王 作者:英年早肥(連載中)

line
avatar
235832 128 47
第一卷春風過桃花-第一章村

  霍蒙靜靜地躺在狼皮褥子上,才只有六歲的小孩子,卻是一副大人的模樣,將雙手枕在腦下,使自己的姿勢更適合思考。

  這裡是大周天子治下曹國陽城境內的一個小山村,名字叫做藥王村。

  時間則是一個初夏的午後。

  窗外陽光明媚,風聲婆娑。透過破了幾個小洞的窗紙,有斑駁的光影落在身上,溫暖而安適。雖然不時有鳥雀低飛喧喧,好像是很噪雜,但是卻又偏偏讓人心裡覺得安靜。

  屋頂的瓦片上偶爾會有肥大撩人的黑貓走過,爪子輕輕抬起再輕輕放落,然後它猛地撲下,驚得鳥雀一片亂飛。雖然每每撲空,只能看著那些鳥雀們一邊喋喋不休地嘲笑一邊飛遠,但是那黑貓卻從不在乎。優雅,敏捷,樂此不疲。

  霍蒙勉強笑了笑,收回目光。

  屋子裡的佈置簡單到幾乎一無所有,倒是有一批釘在板子上的獸皮被整整齊齊地擺在屋子一角,只是看樣子還沒有完全晾曬好,那看似順滑的皮毛上猶自帶著幾分凶悍野厲的山澤氣息。它們的旁邊是幾桿獵叉和長槍。黝黑,但是犀利。

  壁上懸掛著的是一張鹿筋弓,黑棗木的弓背被歲月打磨得光可鑑人,只看它那充滿力感的線條,就足以讓人感覺到在它身上蘊藏著的是何等驚人的力量!

  在隔了一道布簾子的外間,那一對夫婦的爭辯還沒有結束。說是爭辯,其實只是那做妻子的在細細的委婉的勸說著自己脾氣暴躁的丈夫。

  他們所說的話應該是某種方言,會有某些字詞音節是霍蒙聽不懂的,但是他卻可以很清晰的把握到,在那你一句我一句的抑揚頓挫裡,有著一種自然的婉轉。流暢,而溫厚。聽去有些高古。而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說的肯定是漢語。

  這討論的核心,就是霍蒙。

  霍蒙不知道這是什麼時代,也不知道自己是身在何處,但是聽著外間裡那分明是刻意的壓低了聲音的對話,以及這一對夫婦的話語中所帶出的自然而然的愛子之情,他卻是不由得苦笑著嘆了口氣。

  因為他,根本就不是霍蒙!在一天之前,他還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三學生罷了。

  如果說有什麼不普通的,那就是他前些天偶爾在一個網絡論壇上看到有人發佈了一本叫做《九天玄功》的秘籍,發佈者還說這是修真界的至高寶典。

  對於這種事情,見者也不過就是一笑置之,沒有人會認為這真是什麼秘籍寶典,所以也不過就是在後面跟個帖或笑或罵的,一轉眼就給忘了。

  但是他卻沒忘。

  因為從記事的那時候起,他就是個孤兒。至於原因,不需要別人解釋什麼他自己也知道,因為也是從開始記事的那時候起,他就是坐在輪椅上的。

  也就是說,他是一個被親生父母拋棄了的殘疾兒!

  他痛恨自己的父母,痛恨他們拋棄了自己,讓自己從小到大都生活在無邊的孤寂裡,每天除了看書、看書、還是看書,從未感受過一點家庭的溫暖。到後來他甚至於痛恨天下所有的父母!但是他又想著有朝一日,如果自己能站起來,能功成名就,那麼自己一定要找到那對狠心的父母,告訴他們自己今天的成就!

  他想要讓他們後悔,他從小就發誓要這樣做!

  他無數次幻想著自己的父母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深深地懺悔他們曾經做過的事情,然後,他覺得自己或許會心軟,會高傲地原諒他們,一家三口抱頭痛哭,從此其樂融融……

  但是,科學沒有辦法讓他站起來,除非裝假肢,而他討厭假肢,於是他只好轉而求助於神仙。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他更相信這世上有白日飛昇的法門,和深山修道的神仙,因為從小到大,他總是可以在夢裡見到他們。

  也因此,他成為了這世上唯一一個修煉「網絡版」《九天玄功》的人!

  在每一個深夜裡,他總是徹夜不眠地按照那書上所教授的方法凝練元神,凝聚元氣,日復一日,從不間斷。雖然一個月堅持下來也並沒有什麼效果,但他卻並沒有放棄,反而加倍的努力。

  但是還沒等他修煉出什麼效果,卻首先迎來了一場噩運!

  在七月十五日中元節的那一天晚上,按照書上所說是一年中月華最為活躍的一晚,他獨自一人呆在樓頂運起九天玄功吸收月華的時候,突然感覺月亮上射出一道光束,將自己緊緊地包裹了起來,然後,他就昏迷了過去,再醒來時,就已經來到了這個小山村,成為了這個叫做霍蒙的孩子。

  他能跑了,能跳了,他有一雙健康有力的腿了,但是他卻聲嘶力竭的放聲大哭!

  穿越,他不怕,哪怕是穿越到再怎麼險惡的環境他都無所謂,大不了就是一死,又有什麼可怕?讓他痛不欲生的是,他已經失去了向那對狠心的父母討回公道的機會了!

  大哭之後,他就是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動。

  天黑了,天亮了,天又黑了。

  一連三天之後,他骨瘦如柴!

  外面的那對夫婦終於結束了爭辯,最後似乎是那委曲求全的母親獲得了勝利,把自己的丈夫推出了門去。

  然後霍蒙就聽見外面似乎有動靜,但是她的動作很輕,好像是怕驚醒了裡間的霍蒙,即便是霍蒙側耳傾聽,也只能聽到一些叮噹脆響。但是隨後,卻有一股清香飄了進來。

  於是,一切的聲音都頓時有了意義。

  藥王村緊靠天陽山,祖輩以採藥和打獵為生,所以村人的日常飲食,也都是以大葷大腥為主,但是顯然,以一個母親的細心,自然會明白已經連續三天水米不進的兒子是吃不得那些東西的,所以,過了不大的一會兒之後劉碧娟端進來的,是一碗飄著淡淡香氣的雞蛋羹。

  見兒子正看著自己,她顯然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又高興起來,三兩步走到床前,先把雞蛋羹放在一邊,輕輕地扳過霍蒙的腦袋,把他攬在懷裡。

  「濛濛,咱不練了,不練了啊!你別記恨你爹,他也是盼著你將來能比他強啊!」

  在她心裡一直都認為,自己的兒子之所以瘋了一樣不吃不喝,都是因為他老子那天下午打了他一巴掌。

  藥王村第一高手的兒子卻是個扶不起來的膿包軟蛋,這當老子的當然有打兒子的理由。但讓他始料未及的是,這一巴掌居然打出了那麼大的麻煩。

  眼看著兒子連續三天不吃不喝,除了哭就是發呆,身子也迅速的消瘦下去,劉碧娟這個做母親的只覺得心如刀絞,背地裡也不知道捶了丈夫多少拳頭!甚至連「要是兒子沒了,我跟你拚命」的話都已經說出來了。

  天知道現在她那摟著兒子的雙臂收得有多麼緊!

  但是此時的霍蒙不管是精神還是體力,都已經透支到了極限,而一旦從那種歇斯底里的傷心中回過神來,趴在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女人懷裡聽著她柔柔的呵哄,他突然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輕鬆,那是一種身心解脫後的釋然。然後,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再然後,她覺得自己恍恍惚惚的睡著了,卻又好像是記得,這個叫劉碧娟的女人像是被嚇瘋了一樣抱著自己往外跑,一邊跑還一邊喊,「來人哪,救救我兒子……」

  那聲音,真好聽。

  ※※※

  霍蒙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他這一場大病,驚動了全村男女老少所有人,最後倒是又活過來了,但是他爹霍長河卻迅速的消瘦了下去,原本豹頭環眼極是生猛的一張臉,現在居然瘦出了褶子。

  現在的他幾乎不願意出去見人,總是自己把自己關在家裡,沒事就是一聲長長的嘆息。憋悶之極了操起那桿長槍來一聲大喝,然後就是滿院的槍影。

  自己可是藥王村第一高手,堂堂的三級雲者,方圓幾十里不管是誰提起來都要翹起大拇指讚一聲「好漢子」的人物,卻養出了這麼一個廢物兒子!讓他可還有什麼臉出門見人?

  自己村上的那些兄弟都還好說,大家都憋著不提這事兒,就是為了不觸到他的傷心,但是那外村的就沒那麼客氣了。上次進山在小霞嶺那邊碰上了,東邊小葛莊的葛老三居然敢指著自己的鼻子罵自己家都是孬種!

  他葛老三才只不過是個二級雲者,擱在以往,他號稱霍大槍的霍長河什麼時候拿眼皮夾過他,但是現如今被他給指著鼻子罵,他氣得乾瞪眼卻愣是說不出話來!

  他罵得沒錯呀,自己雖然不是孬種,但自己的兒子是啊!

  所以只要不上山,他就把自己關在家裡,拿那桿槍撒氣。

  而此時的霍蒙,卻正趴在窗檯上看著他。經過母親幾天細心的調理之後,現如今他的身子已經又逐漸的康復了起來,臉上也重新有了些紅潤的顏色。

  劉碧娟挑開簾子進來,霍蒙扭頭看看她,笑笑,又轉過頭去,這時院子裡的霍長河一套槍法正使到潑辣處,似乎整個院子裡到處都是他那黝黑而犀利的槍尖。

  「好濛濛,別怕,你爹他不敢拿你怎麼樣的,有娘護著你呢,啊!咱不練了,就是不練了,氣死他!」劉碧娟從身後把兒子摟進懷裡,呢喃般地呵哄著,但說到最後,自己卻是苦澀的一笑。

  不練了?真不練了?

  在這個一切東西都要靠自己的實力去獲得的地方,如果濛濛他一個男孩子長到了十七八歲,卻根本就張不得弓,提不得槍,到時候,他能做什麼?

  有他爹在的一日,他自然沒事,但是將來呢?再將來呢?他不能打獵,不會採藥,進不得山,殺不得狼,難道讓他呆在村子裡整天吃白食麼?

  就算是村子裡的兄弟叔伯們看在他爹的份上養著他這個吃白飯的,但是以這孩子的那股子傲勁兒,他能受得了那種日子嗎?

  將來,他會不會怨恨自己這個當娘的?會不會怪自己現在心太軟?

  想到這些,一向性子文淑的劉碧娟突然覺得自己心裡慌亂了起來,她放開霍蒙掀簾子出去,站到堂屋門口對著院子裡的漫天槍影喊:「別練了,你嚇唬誰呢!有力氣外頭使去,別在這裡嚇唬我跟孩子,我們說不練了就是不練了!打死也不練了!」

  霍長河驀地收槍,剎那間漫天槍影消失不見。

  「你……」

  他剛說出一個你字,嗓子就像讓人給打了結似的,說不出話來了。

  霍蒙站在他娘的身邊衝他笑,「爹,我想跟著您練武!」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